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2可爱可爱死了

      第十二章
      
      黎渺渺松开树干,往后退了几步,抬起头看随风摇曳的枝叶。
      绿叶在头顶织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少许几缕阳光突出重围漏下来。
      黎渺渺眯起眼睛,忽然笑起来,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许嘉森。
      
      她缓缓道:“你知道今日的蝉如此喧嚣吗?”
      
      许嘉森默了片刻,回:“这蝉每天都很喧嚣。”
      “夏天嘛,发情的好季节。”
      “这些家伙爱秀的很,配个对搞得天下皆知。”
      
      黎渺渺:“……”
      呵,懂不懂浪漫呀。
      人家只活一个夏天容易吗?
      
      黎渺渺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拉回现实。
      拜许嘉森所赐,她现在听到蝉鸣浑身起鸡皮疙瘩。
      
      脑袋清醒过来,黎渺渺这才注意到许嘉森的脸色不对劲。
      
      “哎,你这脸怎么了?你发烧了吗?”黎渺渺担心地跑过去。
      她站在他面前,噼里啪啦说着话,语气里尽是关切:“看起来挺严重的,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黎渺渺抬手,十分自然地要去碰许嘉森的脸。
      一般确认对方有没有发烧,这是最常见的做法。
      
      谁知,她手伸到一半,就被许嘉森给你挡了下来。
      “老大,我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黎渺渺抱着胳膊,若有所思地点头。
      “看起来不像有事,急得结巴都好了呢。”
      “可是你的脸……”黎渺渺做了个长久的停顿。
      “为什么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你当真不知道原因?”许嘉森无力地问。
      黎渺渺老实地摇摇头,“不知道。”
      少女的眼眸特别亮,眼底的漆黑有着说不出的深邃。
      眉头微蹙,眼尾轻轻上挑,一脸的无辜。
      
      许嘉森酝酿好的一肚子说教全部吞了回去。
      
      比如,女孩子应该矜持一点。
      比如,不能乱对别人放电。
      再比如,男生的手不可以乱抓。
      抓了可能是要负责任的。
      
      所有的话,冠冕堂皇的也好,夹带私心的也罢。
      许嘉森通通说不出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气中重新恢复闷热。
      头顶的阳光愈演愈烈,挂在许嘉森脸上的红晕慢慢消失。
      他不拘小节地坐在青石板台阶上,接过少女递过来的冰镇酸梅汁。
      
      “渺渺——哦不,老大。”
      许嘉森咬着吸管,喝了一口饮料。
      酸酸甜甜的滋味,就像夏天的此刻。
      他微笑着,语气温和:“以后,你打算去哪儿学画画?”
      
      黎渺渺不假思索:“还没想好。”
      
      “既然你没想好,那我帮你介绍个好去处。”
      许嘉森腿长,没有伸直,而是抱着腿。
      那样子看上去很是乖巧。
      
      他说话时眉眼间散着淡淡的笑意。
      迎面而来的骄阳洒下来,额前的发在脸上投下阴影。
      
      玻璃瓶瓶身沁着水珠,细小的冰凉的水珠滴进手心。
      仰起头喝酸梅汁,冰凉的汁水入喉,酸甜而舒爽。
      瓶子渐渐空掉,视线透过玻璃,能看到少年的侧影。
      像是蒙了层纱,不清晰,但美得朦胧。
      
      这一瞬间,黎渺渺忽然觉得这人就像是上天从地球某处找来的天使。
      她笑着问许嘉森:“那你说说看,是什么样的老师?”
      “如果能够吸引我,我现在就去拜师。”
      
      许嘉森卖了个关子,眼睛盯着不远处的梧桐树,胸有成竹道:“你肯定会喜欢。”
      
      “好歹透露点具体信息吧。”黎渺渺轻嗤一声,“小跟班,你不能对老大这么小气。”
      
      许嘉森拗不过,诚恳地评价:“你的新老师不吵不闹还可爱,很好相处的。”
      
      黎渺渺一愣,庆幸自己还好没有在喝酸梅汁,否则肯定要吐他一身。
      
      “你说的不就是你么?你要教我画画?”黎渺渺轻咳,糯糯地说,“不成的。”
      “怎么着我也是你的老大呀!虽然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但是——”
      
      黎渺渺嘀嘀咕咕没讲完,许嘉森打断她:“你刚才、刚才……”
      “……夸我可爱?”
      
      这种形容词,在许嘉森的记忆里,是小时候七大姑八大姨的专利。
      成年后,被一个可爱的姑娘夸可爱,他的心莫名其妙地混乱了好一会儿。
      
      “我说正经的呢——”
      “哎,许嘉森,你怎么又脸红了?”
      “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不、不用了。”
      我捂住自己的耳朵就行。
      
      许嘉森抱着酸梅汁转过身,背对着黎渺渺。
      他默默地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两只耳朵。
      
      听不到少女可爱的声音。
      却听见胸腔里,另一番震耳欲聋的悸动。
      
      妈的,许嘉森,你醒醒啊。
      你他妈多大的人了啊,可爱个毛线?
      
      ……
      
      算了。
      她说可爱就可爱吧。
      
      .
      
      当黎渺渺站在孟城孤儿院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许嘉森口中的不吵不闹还可爱是什么意思。
      他说的老师,是一帮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孩子们安静地坐在休息室里画画,笔触稚嫩,纸上灵气逼人。
      
      房间的墙被粉刷成天蓝色,天花板上缀着白云,整个屋子构成一片天空。
      墙壁上嵌有大大小小的相框,里边都是画,有油画,色粉画,素描,以及水彩画。
      黎渺渺缓步走进来,从开头看起,不错过任何一副作品。
      
      “这些都是他们画的吗?”黎渺渺惊讶地问,完全不敢相信。
      
      许嘉森点头称是,随即向她抛出问题:“看了这些作品,你有什么感想?”
      
      黎渺渺的嘴里吐出五个字:“天赋型选手。”
      
      “那你想好了要拜师吗?”许嘉森追问。
      
      房间里,有一个小孩子闻声抬头,好奇地看着黎渺渺。
      他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盯了她一会儿,又低头专注自己的事。
      
      只一眼,黎渺渺的母性光辉仿佛被释放。她看着那肉乎乎地小手在纸上描山水的样子,心都快萌化了。
      
      “果然好可爱啊。”黎渺渺忍不住感叹。待她感叹完,两人已经来到院子里。
      
      天空中横亘着两道彩虹,明亮美丽。彩虹的两端跨越孤儿院的主楼和对面的食堂。
      黎渺渺坐在院子的凉亭里看彩虹,转头瞥见一个西装领带的小家伙正支着画架,在画着天边的彩虹桥。
      
      黎渺渺问:“你是怎么发现这些宝的呀?”
      许嘉森勾唇浅笑:“受人所托,无心插柳。”
      
      “你可以跟着院长学画画。”
      “孩子们的画,都是她教的。”
      
      黎渺渺哑然失笑:“跟着天才混,有朝一日我也能开窍,对吗?”
      
      许嘉森怔了怔,犹豫再三,还是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黎渺渺的肩。
      “渺渺,你一定可以成功。”许嘉森说完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话时,声音坚定得不像话。
      “——我相信你。”
      
      外出的院长抱着一盆向日葵回到孤儿院,老远就抽出一只手,热情地向许嘉森打招呼。
      女院长年近五十,为人善良、热情,十分好相处。加上常常和孩子们为伍,童心未泯。
      “许同学,你又来做义工啊。”女院长朝许嘉森和黎渺渺的方向走过来,笑吟吟的。
      
      “今天不是。”许嘉森主动接过院长手里的花盆,开门见山,“我是来给您引荐学生的。”
      
      许嘉森抱着花绕到黎渺渺的身侧,给黎渺渺和女院长留出说话的空间来。
      
      女院长笑容淡淡的,声音很温柔,她对黎渺渺说:“同学,你真的想跟着我学画画么?”
      
      黎渺渺点头,道了句“是”。
      
      “我可以收你。”女院长说,“但你必须通过我的考验。”
      
      “考验?”黎渺渺懵了懵。
      
      女院长:“嗯。”
      
      .
      
      十分钟后。
      孟城孤儿院的院长室里。
      
      黎渺渺坐在镜子前给自己扎小麻花辫。
      许嘉森坐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拿着金色剪刀剪窗花。
      
      剪完一个喜庆的双喜,许嘉森抬头看少女。
      “老大,你有信心搞定那群小家伙吗?”
      “……就凭这个造型?”
      
      黎渺渺漫不经心地回:“怎么不行啊。”
      “我的目标是把他们全收了,当我小弟。”
      
      “你哪哪儿都不像是不良少女。”
      许嘉森小声嘀咕。
      
      黎渺渺耳朵灵,偏偏听见他的话,不以为然:“我妈说了,做不良少女是有诀窍的。”
      
      “什么诀窍?”许嘉森一听乐了,放下手里的剪刀跑过去,坐到黎渺渺对面,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来。
      
      少女松开扎辫子的手,稍稍往前倾身,眨着双眼,用力地看对面的少年。
      
      “重要的是眼神,你懂么?”她直勾勾地盯着他,说话时梨涡陷进去。
      
      窗外艳阳天,树影倾斜,蝉鸣漫天。
      室内安静,甚至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许嘉森抓着椅子,稳住差点晃摔倒的身体。
      
      他诚恳地给出建议:“老大,你千万别这样看人。”
      
      “怎么?”黎渺渺一脸不解。“没效果?”
      
      许嘉森没吱声,不看她,眼神一阵飘忽。
      
      黎渺渺忽然笑起来,“你是不是怕我把他们全收了,你的地位不保啊?”
      
      许嘉森:“……”
      
      被少女盯得不自在,许嘉森故作镇定挠后脑勺,默默埋掉藏在心里的话——
      
      你这哪里是不良,分明是勾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森哥节操不保。
    小孩子的醋都要吃???
    感谢灌溉:
    读者“姜姜”,灌溉营养液 x70
    读者“板蓝根治百病”,灌溉营养液x10
    读者“是好可爱辣”,灌溉营养液x5
    读者“冰冰粉”,灌溉营养液x3
    读者“糖炒栗子”,灌溉营养液x1
    读者“阳阳蕙蕙”,灌溉营养液x1
    读者“瓶盖”,灌溉营养液x1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