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牵手吗少年

      第十一章
      
      艺林街,三水工作室。
      连日来的骄阳终于偃旗息鼓,孟城又下了一场雨。
      雨后的空气裹挟着淡淡的花香,花香透过窗子传到走道里,沁人心脾。
      黎渺渺将樱粉色的雨伞收好放在门口的伞架上,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
      
      程倩倩提着一盒蛋糕,昂着头走过来,斜眼瞥了瞥黎渺渺。
      她看黎渺渺的眼神很复杂,有骄傲和得意,也有几分避之不及。
      
      程倩倩推门进去,黎渺渺跟在她的后面。
      她俩见面,谁也没有主动给谁打招呼。
      
      顾言淼正在画室里泡茶。艺术家总有些讲究,喜欢玩雅致。
      顾言淼有好几套茶具,不同的款式代表着不同的心境。
      他今天用的是青花瓷,证明他心情还行。
      
      顾言淼见两个学生进来,首先招呼她们喝茶。
      第二道滤过的茶,苦涩褪去一下,清香甘甜,淡而不腻。
      黎渺渺礼貌地谢过,仰起头,将茶一饮而尽。
      程倩倩坐在沙发的另一边,离黎渺渺很远。
      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茶,慢慢品,看起来很惬意。
      
      “渺渺,你今天想通了没有?”顾言淼边洗茶杯边看向黎渺渺。
      面前的袅袅热气萦绕,蒙得他的眼镜上有一层水雾。
      
      黎渺渺看着老师的眼睛,十分认真地回答:“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渺渺,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呀?”
      “我承认我严厉了些,但我认为一视同仁才是对你的尊重。”
      “你昨天在电话里那样说,过分了啊。”
      “这件事情你好好考虑,别意气用事。”
      
      顾言淼年过四十,人也不再年轻。
      自认为过了不惑之年,看问题通透许多。
      他还是第一次被学生这样说,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上来就被数落的黎渺渺不服气。
      “顾老师,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开门见山。”
      “昨天您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质问我为什么不去拿作品反馈。”
      “事实上,我昨天按时去了。然后恰好听到您和程倩倩同学的谈话。”
      
      黎渺渺的语气平静,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似的,没什么情绪波动。
      她至始至终没有看程倩倩,只是注视着顾言淼。
      
      “您对我作品的任何批评建议,我都欣然接受。”
      “但您要是不喜欢我在这里,就直接讲出来,不用看我爸爸的面子。”
      等她受不了了自然会走这种话,她决然没想到会从自己尊敬的老师口中说出来。
      
      顾言淼听了她的话,忽然急了,他说:“你真的误会了。”
      “我昨天确实评阅了你的作品。”顾言淼解释,“你的画比前几次有进步,我看的出来你用了心。”
      “我把你之前的画拿出来,一起做了比较。当时程倩倩同学进来,她看到你初次考核时画的画,说了些不好听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黎渺渺:“……”
      
      顾言淼:“都要高考的人了,怎么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呢?”
      “渺渺啊,不是我说你。你没头没尾地听个片段,就跑来跟我说要退出。太让我失望了。”
      
      黎渺渺:“……”
      
      顾言淼见黎渺渺沉默不语,越说越起劲:“渺渺,你看啊,离联考还剩下四个月。保持你昨天画画的那个水平,继续练下去,你考个本省的美术学院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要是你的心静不下来,或者是摇摆不定的话,那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小时候没接触过画画,基础薄弱,自然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
      “你要做的不是抱怨老师严厉或者同学的看法,你要战胜你自己,懂么?”
      
      黎渺渺沉默了半晌,慢慢地低下头。
      她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手指因用力而泛白。
      
      “渺渺,你想通了没?”顾言淼说的口干舌燥,顾不上斯文,提起茶壶倒了一大杯水,咕咕噜噜喝完。
      
      黎渺渺不吱声,像是在酝酿着什么情绪。
      顾言淼见小姑娘似乎已经被自己说服,轻松地站起来。
      他走向玻璃柜,打开柜子的门,从里边拿出一叠画纸。
      
      “渺渺,今天就在我这儿好好练习。我给你辅导。”
      
      顾言淼话音刚落,坐在一旁看戏的程倩倩这时开口了。
      “老师,黎渺渺这样误会您,怎么着也该让她道个歉呀。”
      “没大没小的,成什么体统?要是每个学生都这样,您以后怎么办?”
      
      顾言淼笑了笑,摆手,道:“不用了。”
      “小事一桩,我没放在心上。”
      听起来挺大度的,却又像是一个□□脸,一个唱白脸。
      
      黎渺渺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看着顾言淼。
      她面带微笑,梨涡可爱迷人,眼里秋水盈盈,有光。
      黎渺渺轻声细语道:“顾老师,我还是想走。”
      “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顾言淼:“你非得争口气呀!你这孩子为什么这么倔呢!”
      
      黎渺渺:“顾老师,我留在这儿,除了拖你们教学的后腿,没什么好处。”
      “同学们都是要去参加国际比赛的,目光不仅限于高考,我待在这儿,不利于士气。”
      
      “你既然知道,就该知耻而后勇啊。”顾言淼直来直去,完全不客气。
      
      黎渺渺噎了一下,苦笑:“可老师啊,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高考是我的全部。”
      “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来学习画画的。我想考最顶级的美术学院,如果您没办法帮我达到这个目标,那么我就再去找别人。”
      
      顾言淼听出这小丫头片子的意思了,这是在暗里讽刺他水平不够呢。
      倒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你这个水平最多能考个本省的美院。”
      “你下太高的目标,不过是给自己造成困扰。”
      “画画又不是别的,哪能一蹴而就?”
      
      程倩倩拆了蛋糕在吃,她看了看黎渺渺,冷哼了一声。
      “有些人,努力没见得多努力,白日梦倒是做得不少。”
      
      “你要是真厉害,出国去念国际前几的艺术学院啊。”
      “苦哈哈地巴着老师,还怪人家不帮你算什么。”
      程倩倩说话的时候,老是不看人,语气也是阴阳怪气的。
      
      黎渺渺没理她,继续向顾言淼阐述自己离开的决心。
      就算这次的事情是误会,就算顾言淼以后对她上心,黎渺渺也想走了。
      她已经被顾言淼的光环束缚太久太久,每次都战战兢兢,害怕自己达不到期望,影响画室的水平。
      渐渐地,她都快要忘了,画画那种最简单最纯真的快乐。
      
      昨天晚上回去,她拿着许嘉森的画反复看,幡然醒悟。
      或许,当局者迷,说的就是她。
      
      顾言淼见挽留不住人,最后便也松了口。
      “你要走可以,但是学费……”
      
      黎渺渺勾唇,笑得人畜无害:“老师,您这么有名的艺术家,不会舍不得我那点学费吧。我爸妈赚钱好辛苦的。”
      
      顾言淼顿时语塞。他笑得冠冕堂皇,忙道:“我的意思是说,剩下的学费我会让助理返还给你。”
      
      黎渺渺点点头,“那您给我个收据。”
      不给对方一点反悔的机会。
      
      顾言淼硬着头皮去给黎渺渺开收据,原本面色红润的脸渐渐失了血色。
      他看着黎渺渺潇洒离开的背影,霎时痛心疾首。早知道他就说点好话,这下倒好,进口袋的钱还没捂热就飞了。
      
      一旁的程倩倩揶揄:“顾老师,您可真大方。”
      顾言淼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不悦道:“就属你话多。”
      
      .
      
      午后,彩虹挂在天空。
      
      月雅书院,画室前。
      黎渺渺正坐在台阶上发呆。
      今天两只公鸡的战斗力不高,斗了一会儿就蔫了。
      没啥意思。
      
      黎渺渺放弃看公鸡打架,转而奔向了大树的怀抱。
      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总能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解压方式。
      
      所以当许嘉森奉命来到这里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幅景象。
      
      扎着马尾的少女穿着裙子,张开双臂抱住粗壮的梧桐树树干。
      双瞳剪水,波光盈盈,却不知道在烦恼些什么。
      
      许嘉森偷偷靠近,趁她不注意,从树后面冒出来。
      他学着她的样子,也张开手抱住树干。
      
      男孩子的手臂长,伸出去时,不小心碰到了少女的指尖。
      少女愣了下,回过神,只见圆圆的树干后面多出一个脑袋。
      浅栗色的卷毛在风里对她笑。
      
      一口森白的牙,笑容清新灿烂。
      
      黎渺渺被那笑容闪得一阵恍惚。
      她再用力往前,灵巧的手指攀上了另一双修长的手。
      
      她看见对面的少年,脸霎时通红。
      
      “你、你——”
      许嘉森被女生突如其来的主动给吓到。
      指尖传来触电般的酥麻感,渐渐传遍全身。
      这是他第一次被女孩儿拉住手。
      
      简简单单的手心手背触碰,颤得他心尖发麻。
      本就容易害羞的人,这会儿,脸更是熟得不成样子。
      
      许嘉森眼前一阵眩晕,他稍稍用力向后退,跟少女拉远了距离。
      他站在粗壮的树干外,看着失神的黎渺渺,默默地转过身。
      许嘉森做了个深呼吸,沉静了三秒后开口:“老大,你在干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