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0土味撩妹

      第十章
      
      夜深人静,江边凉风习习。
      茂密的大树下,许嘉森坐在长椅上唱歌,表情放松。
      他的声音不算大,但恰好是三个人能听清楚的音量。
      
      齐曜的手指停在手机的微信聊天界面,轻轻地按下了录音的键。
      他录了一段,松开手,将语音给许嘉森的妈妈发过去。
      没过多久,齐曜收到一句简简单单的回复。
      五个字,看起来好冷漠。
      【许伯母】:我非常高兴。
      
      齐曜:“……”
      他放下手机,自暴自弃地躺了回去。
      罢了罢了,他还是晒月亮吧。
      今晚月色真美呢。
      
      不远处。
      微光里,少年瘦削的脸侧影看起来美到绝伦。
      再仔细一瞧,有那么一点点病态的苍白。
      
      没有吉他,没有话筒,许嘉森清唱,声音依然很好听。
      黎渺渺双手抱住膝盖,把脑袋贴在上边,特认真聆听。
      
      --你看那九点钟方向
      --日内瓦湖的房子贵吗
      --世界上七千个地方
      --我们定居哪
      
      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许嘉森唱歌的时候,目光注视着前方。
      前方是平静而又壮阔的江面。
      他认真地唱每一句歌词,像一副画。
      
      如果突然有人告诉她,她其实是在一个漫画世界里。
      这个世界里的主人公啊,名叫许嘉森。
      黎渺渺相信自己一点儿也不会怀疑。
      
      她很希望这一刻时间能够停下来。
      这样的话,她就可以——
      为所欲为。
      
      三分四十六秒。
      手机里的伴奏声停了。
      黎渺渺瞥了眼歌曲时间。
      属于她的,还剩下十四秒。
      
      “喂,小结巴。”她唤了一声。
      “之前在文景路的时候,人家小姑娘要听,你为什么不唱?”
      黎渺渺说这话时水汪汪的眼睛里漾着笑。
      她就是想逗逗许嘉森。
      
      时间倒数五秒。
      
      “如果……”许嘉森一看黎渺渺的眼睛就紧张。一紧张就结巴。
      “如果在我面前的……”
      
      “时间到了。”黎渺渺抬眸,嘴角牵动,笑着说,“算了。”
      黎渺渺放下蜷起来的腿,乖巧地穿好鞋子,“我不逼你。”
      “老大还是要节操的。”黎渺渺站起来,念念有词。
      
      “嗯。”许嘉森松了口气。
      慢慢地、缓缓地在心里补全刚刚未说完的话。
      ——如果在我面前的,注定是我将来会喜欢的姑娘。
      ——那么我愿意,唱一辈子的情歌给她听。
      ——只唱给她听。
      
      “那,我回去了。”
      “今天谢谢你。”
      黎渺渺向许嘉森挥手告别。
      
      许嘉森:“你家离这儿远么?”
      黎渺渺:“不远。过两个街区就到了。”
      
      许嘉森:“路上小心。”
      黎渺渺:“我会的,你也是。”
      
      黎渺渺:“快去找你朋友吧。”
      许嘉森笑着点点头。
      
      晒月亮的齐曜:“……”
      塑料兄弟情啊。
      
      目送黎渺渺离开,许嘉森走到休闲区,很快来到齐曜身边。
      齐曜躺在草地上,身体和草地被干净的野餐垫隔开。
      他盯着月亮,目不转睛,气鼓鼓的,不看许嘉森。
      
      许嘉森不在意,淡淡道:“看了这么久月亮,你有什么感悟吗?”
      “苏轼的那首《水调歌头》会背么?”许嘉森说,“很应景。”
      说完,他抬头望月,低声呢喃:“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齐曜忽然惆怅地念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森哥。”齐曜手肘撑地,艰难地坐起来,许嘉森见状拉了他一把。
      齐曜喘着粗气,平复了几秒后接着道:“你妈让我问你,你什么时候回英国啊?”
      
      许嘉森眸底晦暗,平静地说道:“再过一阵子。”
      
      “你暑假不是没事情么?”齐曜感叹,“我还想让你再多教教我呢。不得不说,你给我制定的学习计划挺好的。我这几天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学习的激情和效率都蹭蹭蹭往上涨。”
      
      “是你自己努力。”许嘉森看了他一眼,说,“你按照现在这样的节奏学下去,理想的学校,至少文化课是没问题的。”
      
      “嗯。”齐曜应了声,忽然开心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呢,他的眼泪又掉出来了。
      
      “哎,你个大男人,哭什么?”许嘉森看他这幅模样,一刹那惊讶得不行。
      
      齐曜随手抹掉眼泪,借着许嘉森的力量站起来,撑好拐杖,贫嘴:“这叫演员的自我修养。”
      “我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不忘练习五秒钟落泪的绝技。”
      
      “对了。”许嘉森挑眉,搀扶着齐曜,从黑暗里走向光明处,他轻描淡写,“你欠我三声爸爸。”
      
      齐曜:“……”
      刚酝酿出来的感动的泪,全部被憋了回去。
      
      “我回去给你打个欠条。”
      
      齐曜:“……”
      森哥今天出门绝对没吃药。:)
      
      .
      
      晚上洗完澡,许嘉森拿毛巾擦头发。
      他站在镜子前,看自己这一头栗色卷发。
      
      他的头发原本是黑色的,有一点天然卷。
      但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妈妈某天心血来潮,用他的头发做试验田。
      头发颜色就折腾成这样了。
      不丑是不丑,他还是不习惯。
      
      正想着往事,心里念的人就来了跨洋电话。
      
      接通电话以后,许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
      “嘉森,我听见你笑了。”
      
      然后是——
      “我很高兴。”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许嘉森不知道该回应哪句。
      他想了想,说:“一个很有意思的姑娘。”
      “你们别误会。我没有非分之想。”
      “她才十七岁。”
      
      “你真的没有别的想法?”许母莞尔,似乎看透了儿子的心思。
      
      许嘉森坐下来,柔软的大床当即陷下去一小片。
      他换了个姿势拿手机,顿了顿,回答:“暂时没有。”
      
      “十七岁还是高中生吧,你可不能耽误人家学习。”
      许嘉森:“嗯,您别多想,我不会做出格的事。”
      
      “那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剑桥这边的休学手续,快到时间了。”
      “之前拉下的课程,要提前补……”
      
      许嘉森放下手里的毛巾,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
      “我想好时间再跟你说。”
      
      “好。”许母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声音都变稳了。
      “我等你消息。”
      
      像黎渺渺一样,走遍孟城的桥洞,和流浪汉交流找灵感。
      他踏遍世界,在不同的城市里兜兜转转,不过也是为了找答案。
      
      现在,他好像找到了。
      又好像,离答案更远了。
      
      许嘉森用吹风机吹干头发,麻溜地钻进空调被里。
      在睡觉之前,他给黎渺渺分享了一首摇篮曲,附赠一句“晚安”。
      
      城市某处。
      收到许嘉森消息的黎渺渺正在电话里和顾言淼吵架。
      
      黎渺渺:“老师,我想退出三水工作室。”
      顾言淼:“黎渺渺,你爸爸说你是个能够吃苦肯坚持的女孩儿。怎么离考试还有四个月的时候,你跟我说放弃?”
      
      黎渺渺:“我知道我笨,给您添麻烦了。我知道我画得差,但您不给学生基本的尊重,我很失望。所以我现在也没什么念想了,更不想继续留在那里。”
      顾言淼:“黎渺渺,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什么时候不尊重你了?我一向是对事不对人。”
      
      黎渺渺:“老师,您今天跟程倩倩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再继续待下去的话,真的就是死皮赖脸了。素描我另找老师学习。”
      顾言淼:“整个孟城乃至整个华东地区,都没有比我更好的画画老师了。”
      顾言淼继续说:“你明天来我这里一趟,咱们把话讲清楚。”
      
      对方猛然挂了电话。
      黎渺渺一肚子的话全被憋了回去。
      
      她穿着一套质感很好的纯棉睡衣,蔫蔫地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久久无言。
      本来强烈的睡意,在和顾言淼老师理论一番以后,悉数都还给了周公。
      
      手机仍在身侧,屏幕暗了又亮。
      许嘉森发来消息。
      
      黎渺渺点开一看。
      他分享了一首歌,名字叫《摇篮曲》。
      
      黎渺渺哑然失笑,点开歌曲分享。
      很快,歌声从话筒里传出来。
      
      “睡吧~睡吧~”
      “我亲爱的宝贝~”
      
      黎渺渺一头栽倒进床里,听见心脏莫名其妙地怦怦跳。
      她捧着手机,盯着【许姓小弟】这个昵称好一会儿。
      
      俄顷,黎渺渺修改了对许嘉森的备注。
      “许姓小弟”成功从小弟升级成“许撩撩”。
      
      歌听到一半,还是觉得不满意。
      又啪啪打了几个字。
      终于顺眼。
      
      黎渺渺把手机放在枕头旁边,渐渐消了气。
      她无奈地笑了笑,默默说了句:“幼稚。”
      
      枕头旁的手机屏幕渐渐暗淡。
      屏幕上光线消失前一秒,中央有两个大字。
      那是黎渺渺对许嘉森的新备注。
      ——爱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嘉森,一个谜一样的少年,撩妹子的时候,自带土味技能。
    作者:对不起了,森哥。我不是故意把你写的这么骚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