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4 惊不惊喜

      马车已被剑芒摧毁,被斩了蹄的马妖亦倒在地上。当眼中狂意彻底散去后,它口中涌出鲜血,两眼翻白,登时没了气息。
      
      “有妖气。”剑谙迅速靠过来,冷然道出二字。
      
      “所幸还没到闹市区,在这荒郊野外施展得开,还是能勉强应付。”七浮打开弯钩握手处的机关,一柄三尺长、两指宽的利刃从中伸出。
      
      “不要大意,是个扎手货。”剑谙看向庄逍,“书呆子你当心点吟咒,被对方摄去心神就糟了。”
      
      又看向七浮怀里:“小浮的猫,没问题?”
      
      七浮一手持弯钩及利刃,一手抱着雨麦,怎么看都感觉带了个累赘。
      
      “有什么问题?这妖无非依仗自己有夺人心神的幻术,妖力并不强。眼下对方还没动,我们先怕什么。”七浮一直在感受对方的位置,“只来了一只妖……等等,这妖的气息,我似乎前不久还遇到过……”
      
      什么也无需畏惧,就怕空气突然安静。七浮的话还未说完,身旁二人的呼吸声却突然消失。
      
      一阵低咽的箫声入耳,伴随箫声,周围的一切都在趋于模糊。七浮讶然后退,但见四周一片白茫茫,他明白自己已中了对方的术了。
      
      这也难怪,他在符术的运用上根本没什么水平,中招也难免。只要这妖单单冲自己来,他还是能解决的。
      
      “躲着算什么?若有什么阴谋诡计准备对我使,就别藏着掖着了!”左右不见对方现身,七浮有些不耐烦。解决此事后,他三人还要赶去见那位被血白璧选中的人。
      
      虽说他三人每次出任务总要遇上点意外,已经习以为常,但总不能每次出任务都被委托人称作“迟到三人组”吧?
      
      “浮君大人,还是老样子。”箫声中止,一道女声自背后传来。七浮转过头,余光却见一名女子站在自己面前十尺远的地方。
      
      女子一身祁环居白桂阶弟子的标准服装,高束马尾,一绺刘海遮住左眼,暗金色的右眼正怀着深情注视七浮,腰佩一把弯刀,手执一根洞箫。
      
      七浮一看她的瞳仁,就知道这妖是附了人类的身体,皱眉问:“别张口给我叫得这么亲热,我可不认识什么顶着人类外貌的妖物,更不是你的‘夫君大人’。”
      
      女子却忍不住掩口一笑,“大人的转世,比起从前……实在有意思多了。”
      
      七浮什么话也没接,只是将利刃平举在眼前,无需念咒,体内灵力自行外放。气浪卷动二人的衣袍,猎猎作响。
      
      “瞧我这记性,我现在想起来了,你是昨天被庄逍追杀的那只狼妖。”七浮叹了口气,目光骤冷,“怎么,想报复回来吗?想报复找他本人去,寻我干什么?还是你喜欢挑软柿子捏?”
      
      妖最怕的是符术,与青莲阶的庄逍相比,只会低级符术的他,的的确确是不折不扣的软柿子。
      
      看样子,早点结束这只狼妖的纠缠,也只能想想了。
      
      女子却轻轻摇头:“芝谣……素来不敢报复大人。”她伸手指了指自己,“如大人所说,这副身体的确是借来的。不过,我只是想给大人图个方便,直接把大人要去见的人带过来罢了。”
      
      “……马匹。”
      
      女子一怔:“马匹?”
      
      “训一只听话的马妖有多难,姑娘你可知?”七浮面色铁青,“就为了这件小事,害得马匹死亡,闹得我们连车也没得坐,新队友又是被你拐来的。从你的语气和话里,我听得出你对我的敬重。不过如果你是真心为我考虑……”
      
      在女子愣愣的眼神中,七浮心累地摆摆手:“能不能,用点人类的方式啊,狼妖姑娘?”
      
      女子尴尬地咳嗽一声,“这个……是芝谣疏忽了。”
      
      “好。这个问题先放一边,”七浮指指四周,“见我就见吧,用幻术是什么意思呢?一会儿出去后我还要跟我的道友解释,你这就让我万分为难了。”
      
      “其实这里是个时间幻术,在外头的二位大人的道友都不会察觉到大人的异样。”女子解释道,“而且,芝谣特意布置幻术,是有要事向大人禀报。”
      
      七浮正摸着怀中的雨麦,想到了符纸上书写的“危险”二字,却是从头到尾也不曾见识到危险的事,不禁有些困惑。眼下一听女子如此说,忙问:“是什么事?”
      
      “有人要害我附上的这位姑娘,请大人务必好好保护她。”女子看了眼雨麦,又道,“另外,大人怀中的小猫,修为远在我之上,只是现在被那人封印了力量,只能以幼猫的模样现身。待芝谣离开后,大人可以询问这位姑娘,她知晓要怎样让小猫恢复过来。”
      
      七浮一惊,下意识看向雨麦之时,前一秒还伫立的女子,突然往前倒下。
      
      看着女子扑地,七浮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他的直觉还算靠谱,若没有信任狼妖是好妖,在幻术中一见她就先丢一钩子,可能也不会有现在这个顺利的结果。
      
      狼妖一走,幻术自然解开。七浮正准备收起武器,迎面赫然飞来一张符纸。
      
      “恶妖,吃你庄哥的树藤!”庄逍的咆哮声紧跟着迎面而来。
      
      猝不及防的七浮,顿时被从符纸中钻出的绿藤糊了一脸。
      
      ……那幻术,还真是暂停了时间啊。
      
      ……
      
      雨麦颤巍巍抬起爪,拨弄掉仍在扭动的绿藤。七浮则透过绿藤的间隙,满眼怨念盯着自己的好损友,“你这次的吟咒倒是够快的。”
      
      “师兄催着我呢,谁让那时候你身边的妖气这么浓。”庄逍拧出水壶的塞子,郁闷地解释完,仰头喝了口水,“话说,妖气没了,是被我的符术吓跑的吗?我的符术可厉害了!”
      
      剑谙在一旁摇头:“不是。”
      
      庄逍绝望地把头伸过去:“师兄……夸夸我也不行吗?”
      
      “你倒是先把我脸上的绿藤弄干净再去求夸啊!”七浮终于气炸了。
      
      趁七、庄二人忙着清理绿藤的当头,剑谙从行囊中翻出一幅画像,对照仰躺在地的女子,仔细比较一番,而后剑眉一锁:“出事了。”
      
      见二人奇迹般没理自己,剑谙的剑眉锁得更紧:“你们,不知道这姑娘就是新队友么?”
      
      七浮扯下符纸说了声“知道”,庄逍则“诶?!”了一声。
      
      “而且……”剑谙将画像转向二人,面色难看地指指画像右侧的小字,“是……五长老的亲女儿。”
      
      祁环居五长老,风明赤,杀手世家风家现任家主,乃是祁环居十位长老之中,脾气最差劲,也是最难说话的。
      
      脾气差倒可以理解,毕竟作为前辈,在后辈面前多少总要有点威严,就像三长老秋晗子,那个脾气真不是一般的暴躁。
      
      不同于任何一位长老的是,这位五长老非常死脑筋,只要是被他认定了的事,无论怎么辩解也无法更改。
      
      最重要的是,据传闻,五长老只有一个孩子,因此对自己这位千金,非常非常非常宠爱。
      
      即使不知道他的女儿性格如何,好不好说话,现在他的女儿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们仨身旁,还不省人事,任凭他们仨说烂舌头,这误会,怕是也解释不清了。
      
      “那个……我说啊,五长老的千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儿的?”庄逍颤声打破了沉寂,“我怎么记得马车被毁之后,这四周除了空地和树木,也没有别的人和物了。是不是刚才那只恶妖的妖风把她卷过来的?”
      
      剑谙直摇头:“无凭无据,无说服力。”
      
      “依我看来,若是妖在作乱,五长老那边应该已经知道女儿是被妖带到了此处,我们就不必多揣测了。”七浮苦笑道,“正好我脸上也干净了,还是快带上她上路比较好。没了马妖驾车,从这儿到花幕街还有两个时辰的路要赶,早些过去,没准还能说清误会。”
      
      庄逍捂脸直道“说不清”,剑谙却将大剑重新祭出,迎风化作足够四人踏的巨剑:“两个时辰步行过去足以激怒五长老,还是御剑飞行赶得上。”
      
      七浮此时已背起女子,雨麦一个纵身趴在女子头顶,懒懒地睡着。看着雨麦,七浮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已经没有手能腾出来揪它下来。小家伙应该还没有明白,现在的情况对他们而言有多紧急。
      
      踏上巨剑,七浮随口道:“从前从未见师兄御剑飞行过。”
      
      剑谙撮指在眼前,瞑目答道:“是,今日是头一回。”
      
      ……
      
      “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担心个啥,老爹压根没有这么恐怖。”
      
      风见月盘膝坐在自己的意识里,听着外头七浮三人的对话,不由得嘀咕起来。
      
      感到有人站在自己身旁,她仰头道:“麦子,狼姐姐说的话当真?浮君明明是那么厉害的一位前辈,这倒霉催的小哥,从各方面看都不像是他的转世。”
      
      “气息从来都瞒不过妖。”雨麦的目光凝在远处,此时因为身在意识界,她得以幻化为人形。
      
      “你也确定就好。”风见月莞尔,“若他配合,你只需再等十天半月就可以寻回妖力。不过呢,在他面前就不用以这么可爱的容貌现身,该怎么冰冷就怎么冰冷。我可从均艺盟的哥们那里,听说他见到幼女就会生出一种特殊的情绪。”
      
      雨麦只是道:“不急,变成什么模样,到时候由我自己决定。”
      
      “哈哈,也好也好。”风见月往后一仰,舒服地躺倒,“再睡个一觉,差不多就到目的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面对章末剑谙的话,七浮、庄逍:“师兄,不要排位练英雄!(-"-#)”
    2017.7.28打卡,修改时间问题及一处小细节。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