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3 意不意外

      天气无常,方才还是皎月当空,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乌云便从东方飘来,顷刻间雷鸣雨落。
      
      觅得一处屋檐,七浮将幼猫放在地上,自己席地而坐,取过食盒打开,取出两个肉包子。
      
      “吃吧,纯肉馅,没有放姜葱。”他将其中一个放在幼猫眼前,“比你那活草鱼美味多了。”
      
      看着幼猫大口大口咬着肉包子,七浮嘴角一翘,等它吃完,又将另一个肉包子放过去。
      
      “既然自己扑到我怀里,从此就是我的猫了,你愿不愿呢?”他顺着猫毛抚摸,看着被雷电映作暗紫色的苍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起来,“虽然我如今寒碜是寒碜了些,养一只猫还是有法子的。”
      
      幼猫静静地吃完了肉包子,蜷成一团窝在他脚边。
      
      见两个肉包转眼被它消灭干净,七浮讶然:“……你还真能吃。小小的一团,食量真大。”
      
      幼猫蹭着他的裤腿,偶尔在他鞋上绕几圈,发出令人不由得会心一笑的细软的声音。
      
      “看来你也认准我,不打算走了。”意外的发展让七浮颇感惊喜。他不禁捉起幼猫,将它抱在怀中。这猫好生干净,全身上下无一点污秽,甚至连尘土也无,猫毛摸上去好似摸着一方上等绸缎。
      
      可能是某个大户世家走失的猫吧,不过七浮管不了这么多。猫信任谁就跟谁走,眼下就算这幼猫出自大户世家,到了他的怀里,就是他的了。
      
      这么小的猫,放着不管才是最于心不忍的。
      
      “我给你起个好念的名字,你给我记好了。”说罢,七浮忽然感觉自己的语气,与平时威慑妖物时一模一样。
      
      “……重来。我给你想了个好名字,往后我唤你‘雨麦’,雨天的雨,麦子的麦。”他将幼猫紧紧搂在怀中,“像麦子那样快些长大,这样我就不必一个人面对妖物了……”
      
      七浮没有发觉幼猫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光,他只觉自己心中没由得涌起一阵酸楚,难受无比,当下抱着雨麦叹了口气。
      
      雨天吗……就是在那个雨夜,是他第一次使用高阶符术除妖,结果却是失败了,还让失控的灵力炸了全身一半的经脉。
      
      失败乃常事,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明明不值得感伤,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记起来了?
      
      可七浮又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并不是为此事难过。
      
      ………
      
      待回到祁环居,已是次日正午。
      
      庄逍正在寝居喝着花茶看书,只听房门被人一下撞开。他自顾自喝了口茶,头也不回地道:“按你这开法,不出半月我又要去报修房门了。”
      
      “没见我手上都是东西?不拿肩膀撞,难道要我踹门进来吗?”七浮将食盒重重搁在他面前,而后转身走向自己的床铺,“母亲做的肉包子,想吃就赶紧地,放到晚上估计就馊了。”
      
      “浮公子你不吃?”庄逍的目光没有从书上离开,他伸出手轻车熟路地去开食盒,指尖却触到了毛绒绒的东西。
      
      忙着收拾床铺的七浮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自身后传来。
      
      “七浮你怎么不告诉我有妖!啊啊啊啊!”
      
      雨麦慵懒地睁开眼,望着丢弃书本躲在书桌底下的庄逍,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跃下食盒,在他书桌上翻滚一圈。
      
      “妖?”七浮皱眉转头,看着房中只有蹲在书桌上的幼猫雨麦,以及躲在书桌下的庄逍,“你在发梦?哪里来的妖?”
      
      “哥要被你的迟钝蠢哭了!”见雨麦还看着自己,庄逍晃了晃身体,还是扑通坐了回去,“桌上蹲着的不就是吗!”
      
      七浮摇着头走来,捞起雨麦道,“你除妖的话本子看多了吧,这是我昨夜刚收养的小猫雨麦。不信你自己体会一下,这寝居里哪感受得到妖气。”
      
      庄逍眼神呆滞地听他说完,又道:“雨麦?那不是上一任居主的妖侍卫吗?你怎么给它起这个名字?”
      
      “……你的意思是,重名?”
      
      “当然重名!而且你难道不知道上一任居主的事吗?”庄逍提高声音,“再说了,这只小猫怎么能和雨麦大人相比……”
      
      “不管了,这名字好听,以后我就这么叫。上一任居主他应当大人有大量,宽容后辈才是。”哪知七浮根本不以为然。
      
      庄逍捂脸痛心道:“宽容你个头哦!还有,我说我们这里规矩那么重,怎么小的猫,只怕还没断奶吧?怎么养活它?”
      
      “喂肉包子就好了。”
      
      “别闹!”
      
      七浮一摊左手:“不信你自己问问它,昨晚我给喂了两个肉包子,它全吃了。”
      
      “……”庄逍哑口无言。
      
      “师父常说,一切随缘。我与这小家伙相遇一场亦是缘分,因而从今往后它就是我的猫了,出门除妖也要带着,好让它沾些灵气。”
      
      一本正经,面色肃然,七浮说罢便将雨麦往怀里紧了紧。
      
      “……你不就羡慕隔壁剑谙有剑灵,自己老早就想要个灵物吗。”对自己这位友人的话,庄逍不置可否地泼出一盆冷水,“养呗,不过出任务就别带出去了,搞不好灵气半分没沾,倒浑身沾满妖气……”
      
      一声比七浮开门还响的撞门声,硬是盖过了他的后半句话。
      
      “大白天净说闲话,这么想把舌头奉给师兄把玩把玩么?”半开的门边靠着一人,剑眉轻扬,目光如鹰隼般锐利,又若三尺青锋凛人。
      
      未等庄逍反应,七浮接过话:“师兄所言极是。还请师兄把玩庄某舌头之时,将之切一半给小浮也把玩把玩。”
      
      剑谙侧过脸轻笑,语气故作阴森:“好说。”
      
      “哎哎!我舌头的命运可不在你们手里啊!”二人的玩笑话把个庄逍吓得冷汗直冒。
      
      “忒不禁吓。”剑谙笑道,“你舌头的命运走向暂且打住。我来,自然是布置任务。”
      
      自十七年前,妖界入口忽开启后,大量妖物闯入竹州。即便很快便有高人前去将入口封印,然而直到如今,仍有数目不少的妖物分散在竹州各地,为非作歹,尚为民害。
      
      祁环居身为竹州最大的除妖师培养机构,自然也是最大的妖物惩治机构。这两年即使妖物渐渐失去痕迹,作恶事件大有减少,但除妖师们出任务的频率还是一如既往地高。
      
      “听说再过两年妖界之中的大妖又会破开入口处的封印,真不让人省心。”三人一猫乘坐马妖驾驶的车前往花幕街时,七浮轻声发着牢骚,“希望这回被血白璧选中的人能靠谱些,封印它个上百年才好。”
      
      “我们正是去见那人。”剑谙睁开一只眼答道,“往后出任务便是四人一组。”
      
      “哦豁?终于有新同伴了!”庄逍惊喜地捶了车厢一拳。
      
      “你的反应,与五年前小浮刚加入我们队时一样。”剑谙连看也懒得看他,“没长大。”
      
      马车还未行驶到目的地,三人各自靠在座位上做各自的事。七浮逗弄着雨麦,以此来打发时间。
      
      听车厢中传来男女细碎的低语,他抬头瞥了剑谙一眼,见他正附耳在自家的剑灵妹子耳旁,吩咐完事后,取出朱笔,在剑灵身上将灵力纹路重新描绘一遍。
      
      ……被师父许可的所谓“主仆友情”,实在令人羡慕不已。
      
      逗弄雨麦的手骤然顿住,七浮讶然将目光投向雨麦空无一物的脖颈上,方才,他好像触到了什么。
      
      迅速掏出符纸,写下灵视之咒,而后把符纸贴在自己额上,七浮抱起雨麦,凝视它的脖颈。只见它的脖颈上隐隐系着红绳,而在它下巴下方,悬着一块轮廓为绯色的白璧。
      
      需要在灵视之咒下方能现形,想来红绳与白璧都是被施了妖术。可是,不但他,就连他们三人中修为最高的剑谙师兄,也不曾从雨麦身上感觉到半分妖气,不然依师兄的性格,早已将雨麦毙命剑下。
      
      念及此,七浮的额上不知不觉已渗出冷汗。难不成,真如先前庄逍所说,这只幼猫,是妖么?既然无法被探知到妖气,不是它妖力太弱,便是它已懂得要如何藏起妖气。
      
      额上一轻,符纸下端被雨麦咬在口中,又被它贴在地下。七浮不知所措地看着雨麦将爪子在他手中的朱笔上蹭了蹭,在符纸上涂鸦。
      
      “……雨麦别闹。”他回过神,第一反应是从雨麦爪下拿回符纸,正准备用火咒烧掉,雨麦小小的猫爪却拍在符纸上,朝向七浮的,恰好是它涂鸦的一面。
      
      赫然是两个大字:危险。
      
      七浮才看清两字,只听坐在对面、正被主人描画纹路的剑灵发出一声轻吟,一道剑芒凌空斩出,擦着七浮的右肩而过。
      
      马车顿时挨不住这一击,发出刺耳的咔吧声,从中间被斩为两半。分别坐在马车两侧的七浮与庄逍,被剑气抛飞。
      
      庄逍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过打了个小盹,还没睡熟便被抛起,当下又发出“啊啊啊”的惨叫,没等叫完便摔在地上。
      
      在他身后出现了一匹足有两人高的马,眼中竟含着狂意。它狠狠踏出一蹄,欲将庄逍毙命。
      
      才落地的七浮,脚尖在地上一点,借力弹向庄逍,右手一扬将弯钩抛出。弯钩刚抓住庄逍的衣服,站稳的剑谙已挥动大剑,剑芒与血色相交织,马妖的热血淋了庄逍一脸。
      
      “咳咳咳啊咳咳咳……发生了什么事!”被七浮钩到身旁后,庄逍边被血腥味呛得直咳嗽,边弄清情况。
      
      “不知道,看起来有什么东西让我们的马妖发狂了。”七浮答他,此时他已将注意力放在护在怀中的雨麦身上。
      
      所谓的“危险”,是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8.2.8打卡捉虫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