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7 妖化少年

      待雨麦换上一袭云纹水蓝色侍从裙,闻九空便自觉带着三人前去杂货铺附近的老牌客栈。
      
      七浮要了两份青菜豆腐丝拌川,想了想又叫了碗醋鱼,而后便喝起小二倒上的热茶。在祁环居经常三人一组行动,他尚不习惯主动与陌生人交谈。不过他亦明白,闻九空自然是会介绍的。
      
      “这位是於虚的任务接头人莫迹冰,自己人。”一杯茶饮罢,闻九空便为七浮介绍道。
      
      “在下七浮,於虚新人。”见对方看向自己,七浮不急不缓道。
      
      莫迹冰托着下巴好奇地观察了雨麦许久,方才笑道:“小哥从前是青莲阶除妖师出身?这么强的妖侍卫可难找。”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七浮勉强微笑着摆摆手:“哪里哪里,不过是个半吊子除妖师罢了,如今已改了行。”
      
      “没事,於虚也需要除妖师。”莫迹冰拎起茶壶倒上一杯,这时七浮才发现他手中还拿着一本摊开的册子。
      
      只见莫迹冰突然合上册子,眯眯眼缓缓睁开:“刚才我听闻兄说,小哥急需银子收货是不?”
      
      一时没明白他指的收货是什么,七浮愣了几秒,而后接过话:“不错,眼下的确缺银子收一批药物。”
      
      闻九空怎知道他没钱?莫非是长昕在给出清单时告诉他的么?
      
      “是这样,我这小店可贷出去些银子,不过在贷款期间得收一些利息。”莫迹冰不知从哪变出一副算盘与一支毛笔,噼啪打过一阵后,在手心写下一个数字,亮给七浮看,“是这个数,鉴于少寞堂俸禄过低的限制,允许长期还。”
      
      毫无数字概念的七浮,盯着那串数字看了良久。正当他想转向闻九空询问时,雨麦却开口应下:“可以,半年内便还清。”
      
      莫迹冰一讶:“小妹妹你看清楚了噢?这个数半年要怎的还?”
      
      猫瞳里透出狡黠的光,雨麦平静道:“雨麦从不坑主人。”
      
      “好好,那可半年了啊!半年的还款期限!”莫迹冰乐得直晃动手中算盘,“银子随时可以来小店取,随时都可以!”
      
      然而七浮听了却直感觉后背有些发凉,他轻轻揪了揪雨麦的耳朵:“这么短的期限还钱,怎么个还法?会不会很麻烦?”
      
      雨麦仰起头看他:“只要接二十个除妖任务就够了,轻而易举的。”
      
      七浮一口茶差点喷出来:“说得怎么这么轻巧?!我可是过去三年都未必接满二十个任务……”轻而易举,这是对浮君而言吧?
      
      “客官您的拌川和醋鱼来嘞!”这时小二朗声喊着端来餐盘。
      
      七浮擦拭下嘴角的茶水,笑着对莫迹冰道了声“失礼”,将其中一盘拌川和醋鱼都摆到雨麦面前。
      
      莫迹冰二人点的酒菜还未上来,七浮一个人埋头大筷子吃着拌川,等一口气吃完半盘,抬头寻茶杯时,却见雨麦正斯斯文文地挑着鱼肉。
      
      然而她手旁本该盛满拌川的盘子,已然……空了……
      
      七浮默不作声地看向坐在对面的二人,闻九空只管喝茶,而莫迹冰瞪着雨麦,估计早已看呆。
      
      七浮猜测莫迹冰此刻心中念头定是这个:“小妹妹你吃东西用吞的吧?”
      
      话拉拉扯扯,一顿饭吃完,不觉已过半个多时辰。莫迹冰趴在桌上,神智十分清晰地给七浮的茶杯里满上酒:“小哥,都到了於虚了,还清修可说不过去。今后酒肉荤腥都要沾起来了,走杀手这一路子,少不了这些作伴。”
      
      七浮扶额困窘道:“可我……本就不擅长喝酒。而且……”
      
      “可不光是酒,还有鸡鸭牛羊鱼肉,还有女人!”莫迹冰提高声音强调道,“好歹你也十七八了,是半个男人了!”
      
      “……而且,我只是个医师,不属于杀手……”
      
      “有什么关系!反正在於虚,干什么都一样!”莫迹冰的语气,让人既感觉他在说醉话,又感觉他只是在认真地教诲后辈。
      
      “好好好……听莫店主的,我就来一杯吧。”七浮无可奈何地举杯,象征性地凌空与莫迹冰干了一杯。
      
      二人互相碰杯之际,雨麦的猫耳却是警觉地竖了起来。有同类的气味正在靠近,可这气息,满含杀意。
      
      二楼忽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紧跟着一个身着道袍的人从楼梯上滚下来。
      
      “小爷我是来吃饭的!不是来搞事的!”一个手握长剑、身着浅紫斗篷的少年,此时正站在二楼的楼梯旁怒喝,“除妖到别处去!除到小爷身上想闹哪样!随便攻击符咒师,不觉得会招来祸患吗!”
      
      他这一声吼,惹得整个客栈的食客纷纷投去目光。少年厌恶地将袖一挥,正要离开,却被一个声音叫住。
      
      “这位符咒师大人,小的有要事相告。”闻九空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身后,面上挂着和善的笑容,“还请大人,借一步说话。”
      
      在闻九空说话的当头,七浮向雨麦附耳道:“你可也觉出了不对劲?此人并非妖物,也并非半妖,身上却缠满妖气,倒又不像是被妖附身。”
      
      “便是被妖附身了。”雨麦却道,“分明是恶妖,分明已杀意外放,那人既然是位符咒师,不可能察觉不到。”
      
      只听又几声尖叫响起,楼梯上的二人竟已交起手来。
      
      但见少年挥动长剑,妖异的紫色剑芒步步逼向闻九空,每挥动一回,冰气亦随之散开。闻九空扬起手,一张符纸悄然闪过,比剑芒还要凛人的灵力,将剑芒与冰气一同斩碎。
      
      剑芒碎片还未散去,少年的剑凌空一转,划上闻九空的脖颈。岂知对方只是抽出一把合拢的扇子,挡下剑锋,下一瞬扇面张开,带着尖刺的边缘贴着少年的手腕而过。
      
      少年吃痛地抽回手,却没有因疼痛而丢弃剑。此时七浮已赶到楼梯下,钻入鼻中的妖气越来越浓,可他身上不曾带着符纸朱笔,根本无法帮忙。
      
      “这位大哥,都说了我不是来搞事的!你怎么一言不发就动手伤人!”心知自己斗不过闻九空,少年急中生智,用被划破腕部的手指着闻九空,大声且委屈道。
      
      感受着从周遭投来的灼灼目光,闻九空的表情并没有起丝毫波澜,反而对少年一笑:“符咒师大人手执利器,而小的不过一介书生,手中仅有这把纸扇,如何是小的一言不发、动手伤人?”
      
      “说谎!你看看你手里拿的……”少年边嚷嚷边指着他拿扇的手,说着说着就自觉住了口。
      
      的确……的确是一把纸扇!他是什么时候换掉的?
      
      “符咒师大人这剑法不甚到家,误伤自己,反而要归罪到小的头上来。”闻九空侧过脸看向四周,“还请诸位评评理,这难道还不是搞事情的节奏么?”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嘈杂如闹市的议论声迭起。少年紧握长剑,垂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但眼眸却恶狠狠地盯着闻九空。
      
      骤然,他一把拉下遮住头部的兜帽,未挽起的一头墨发披散开来,竟是从发梢一点点变为雪白。少年勾起嘴角放肆地笑着,口中的虎牙亦伸长了两寸,本是闪动怒意的墨色瞳仁,在这瞬间幻化为绿莹莹的兽瞳。
      
      而他的长剑上已缠满紫色妖气。
      
      自少年的发色开始转变之际,已有食客大喊着“妖魔”冲出客栈。雨麦仍坐在桌旁,在莫迹冰的注视下挑着鱼刺,末了夹起一片鱼肉:“一巴掌解决的事。”
      
      她搁下筷子,起身之时,少年已闷哼着倒在台阶上。七浮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扛起少年随闻九空一同下了楼。
      
      ……
      
      看着晕倒在地的少年,七浮松了松胳膊,“总觉得我们是人贩子,二话不说就把人打晕带走。”
      
      如果这算於虚杀手的作风,他选择回祁环居。
      
      闻九空打开纸扇扇风:“别无他法,此人方才已开始妖化,客栈人多,让他吃点苦头总比出人命好。”
      
      七浮报以怀疑的眼神:“不过,再怎么说,他的妖化也分明是被闻先生激怒的吧……”
      
      “一动怒就妖化,就算不搞事,也足够危险。”闻九空合上扇子,“小的首先要向公子道个歉,此事本不该牵扯到公子,是小的擅自做主。如此一来,公子回於虚便要迟了。”
      
      “这个无所谓了,反正我禁足期间外出,本就是违规,早回晚归都一样。”
      
      嘴上虽说得真无所谓,一想到闻九空不让自己去见长昕,不管怎么说,七浮还是无法释怀。
      
      闻九空笑道:“如此便再好不过了。”他以扇一指少年,“这两位是舞子零与小端,乃是小的二十年前的故交,看来他们至今还不曾恢复记忆。”
      
      因为谈及除妖师的事,故房间里只有七浮三人,莫迹冰自顾自回柜台边看店了。
      
      七浮不知道自己脸上露出的是什么表情。之前听雨麦说,闻九空是浮君的下属时,他还不曾考虑过闻九空的年龄。如今一听到“二十年前”,他实在忍不住将闻九空上下打量了一番。
      
      剑眉薄唇桃花眼,眉目含笑,身着广袖水纹墨袍,腰悬白玉佩,手握纸扇,一看就是才及冠的风流公子模样,不像下人也不像车夫,更不消说像武夫或杀手。岁月的流逝,在他的容貌上甚至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原来那妖气是小端的。”雨麦似是自言自语。
      
      闻九空解释道:“应该是三十年前那个术失败得太惨,小端怕是直接把肉身也赌上,才救回了舞子零一条命。”
      
      “闻先生说的术,可是‘止颜之阵’?”七浮忽回想起这一禁忌之术,“此术似乎是西方梵州的禁忌,如果成功,阵中所有人都将永驻容颜。一旦不成功便会折寿,或是……”
      
      “或是记忆尽失,或是肉身与魂魄一起毁灭。”闻九空接道。
      
      “可杀意又从何而来?”雨麦问道,“‘止颜之阵’哪怕布置失败,小端也不至于堕为恶妖。”
      
      “并非恶妖,只是摧毁那个术必须杀死阵中所有的施术者。而小端既要进入阵中救舞子零,一定会染上死者的怨气。”闻九空道,“猫妖极其容易被怨气侵体,想必雨麦大人比小的更清楚。”
      
      “当年小的与舞子零被当作试验品丢入止颜之阵,被丢进去的十位被俘虏的除妖师里,只有小的挺了过去。”闻九空看向七浮,“如果没有浮君救小的与子零出阵,可能闻九空早在三十年前就已成了一具喂狼的死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最想写的支线憋出来了……
    2017.7.5修改阵法名称,之前的名称让孙膑小天使躺枪了QAQ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