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6 重新认主

      丝毫不知自己躺枪的闻九空,拉紧缰绳让马停下,随后下车对七浮行礼道:“公子久等。”
      
      七浮忙收起笑脸,肃容回礼问:“有劳闻先生。我妹妹她如何?可有醒来?”
      
      闻九空答:“小的自令妹处回来时,令妹已转醒,但心神恍惚,应是还未从打击中回过神。”
      
      离开七家前,妖火已自行散去,如今留在七家地基上的,唯有一座烧毁的世家遗骸与几十具焦黑的尸体。
      
      七浮自幼离家,鲜有归来,而长昕则不然。或许七浮眼中的七家,不过是个落脚点,在长昕眼中,那是她唯一的归宿。
      
      没有了家,没有了双亲与玩伴,连容貌也被毁去的长昕,今后要如何活下去?
      
      他念及此,嘴上不由得道出来:“闻先生,敢问少寞堂可否加人手……”
      
      “公子,於虚虽是竹州最大亦最富裕的杀手组织,可於虚的资源是用来培养杀手,而非供人吃喝。”明白他的意思,闻九空直截了当回绝,“令妹尚且年少,加之才经历灭门,小的思忖,短期内令妹也未必愿意加入於虚。”
      
      他自广袖中取出一份清单,递与七浮:“此为令妹交到小的手里的药物清单,请公子务必收好。”见七浮并没有急着看,目光仍留在自己身上,闻九空继续道,“令妹还托小的转告公子一句,请公子速速随小的回於虚,莫要去看她。”
      
      “……为什么!”沉默几秒,七浮突然喊道,“虽然我知道她已经被带到安全之处,可那地方我不曾知道是何处,也不曾知道那里的环境如何,水土如何,吃食如何!若是长昕受了委屈,父亲还不得……”
      
      话至此,他骤然顿住。
      
      “浮公子,请听闻先生的话回於虚。”雨麦走过来轻声,“如今浮公子还在禁足之中,若被帮主发现擅自出行,不但闻先生,浮公子也免不了惩罚。”
      
      只听砰地一声闷响,七浮一拳砸在墙上,骨头开裂的痛楚,从手指一直传到胸口。
      
      “於虚的规矩……”他冷然,“於虚的规矩,难道连半点人情味也无么?”
      
      “公子,於虚并非祁环居,要统领实力参差不齐的江湖好手,若规矩不严苛,早已成散沙一盘。”闻九空日常苦口婆心相劝,“常言道,人在於虚则不由己,而由规矩。”
      
      可七浮还是不死心,他望着天空道:“明明日中未至,我却连看看长昕的时间也无?”
      
      闻九空毫不迟疑地道:“回公子,无。”继而回身走向马车,掀起门帘,“请公子上车。”
      
      马车安静地顺着来时的捷径返回。七浮默不作声地端坐位上,带着难平的心绪,将单子上的接货点及到货时间一个个看下去。
      
      灭门之事对他的打击终于姗姗到来,他越看单子越感绝望。没有家族撑腰,自己又没有医术,那么守着少寞堂,守着一堆药物与医疗器具,却无法尽医师的职责,他就这么宅着守着过日子?更何况,眼下他哪有钱付货?
      
      而且,长昕脸上的伤又要怎么办?浮君的手记在锁鹤阁,不去锁鹤阁就得不到。
      
      “浮公子。”雨麦的呼唤将他的思绪拉回,“浮公子在担心什么?”
      
      “在担心妖不需要知道的事。”七浮随口回道。
      
      “见浮公子似乎很苦恼的样子,浮公子可说来让雨麦也一听?”
      
      ……傻猫,这些事哪怕说出口,也是你帮不了的。
      
      心中虽如此想,七浮却还是将难处一五一十道出。
      
      “事情莫名其妙发展到这种地步,如今我根本不晓得该何去何从。”
      
      雨麦摇头道:“浮公子为何不顺其自然呢?”
      
      “顺其自然……?”七浮涩然一笑,“从前我倒尤其喜欢将这个词挂在嘴边,现在我终于明白。所谓‘顺其自然’,不过是一无所有的弱者拿来安慰自己的话。”
      
      雨麦立刻接话道:“所以浮公子的难处,便是‘一无所有的弱者’?”
      
      “你觉得是如此,就是如此了吧。”七浮似是疲倦一般闭上眼。
      
      夏日暖风,携了热浪一并自门帘下涌进车厢。雨麦见他因战斗而披散的乌发在风中变得乱糟糟,想也不想就挪了过去,取下他的发带,手中变戏法似的多出一把骨梳,替他打理起来。
      
      理好发丝,她正准备绑上发带,忽听得七浮低声唤自己。
      
      “浮公子有什么吩咐?可是雨麦弄疼浮公子了?”
      
      “不曾,你梳得很好。”说罢,七浮静静等她绑好发带,方才继续道,“昨日我还说不配当你主人,今日我却有些后悔。”
      
      “无事。雨麦早已习惯了。”雨麦仍坐回他面前,以不起波澜的语气“安慰”道。
      
      七浮不自觉笑道:“所谓习惯,是习惯或说忍受了多久呢?十三年,还是二十六年,又或者更久?”
      
      本只是他开的玩笑,结果对方却当了真。雨麦眸中终于有了些不一样的情绪,语气还是老样子:“雨麦会习惯到浮公子厌恶雨麦的那天。”
      
      七浮感觉脸上一热。这话为何有些像话本中男女立下山盟海誓的前兆……
      
      “那……你是愿意这一世也跟随我吗?”七浮强作镇定道,“我的意思是,做我的妖侍卫……虽然如今我已算不得除妖师,可主仆契约的咒还是会画的……”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分明之前一直在发着牢骚开着玩笑,怎的他就不知不觉将自己的想法顺了出来?
      
      视线中忽闪动起雨麦的笑脸。十一二岁外貌的女孩,当着他的面咬破手指,沾着血在自己心口画下主仆契约的印,而后捉住了他的手腕。
      
      一切都发生得毫无准备,待七浮觉察到自己的灵力已失去了一半,被放在雨麦心口的手方才挪开。
      
      或许是吸收了灵力的缘故,雨麦的身上流动起暗红的光华。她痛苦地伏倒,以微弱灵力幻化成的身躯上,衣物一片片碎开。
      
      继而,粉红的嫩肉将灵力身躯一点点取代。
      
      七浮在一旁看呆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灵力竟能强大到给妖魂重铸肉身。见雨麦的新身体渐渐成型,他慢慢脱下了自己的藏青色外袍。
      
      重获身躯后,雨麦的外貌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多了肉眼可见的咒,像纹身一样布满雨麦的胸口,亦是诡异到令人压抑的暗红色。
      
      “妖侍卫雨麦,拜见主人……”
      
      暗红色光华刚从体表散去,雨麦正对七浮行礼,一件藏青色袍子已把她裹在当中。
      
      “回去再拜见,此处尚有闻先生在,你动不得。”七浮快速提醒,并自觉挪到了靠近门帘的地方。
      
      大约是感受到车内的灵力变化,闻九空将马头转向另一方向。挥动鞭子时,他脸上隐约含着笑意。
      
      此乃所谓的因祸得福,还是命中注定?不管怎样,昔日的浮君主仆二人正在归来,实是再好不过了。
      
      让正在适应灵力的雨麦靠在自己身上歇息,七浮看向手中的印记,缓缓握拳。足够保命的力量有了,下一步是努力得到用以治疗的力量。
      
      他算着时辰,正思忖还有多久到於虚,耳畔忽渐渐传来熙攘声,且越来越大。
      
      七浮一脸懵逼地将门帘掀开一角,却见马车来到了一处……姑且称作杂货铺的店门口。
      
      闻九空正站在门口与那店主交谈着。大概对上了七浮的目光,眯眯眼的店主低下头又说了几句,继而转入店内。
      
      “……闻先生此地是?”见闻九空走近,七浮立马放下门帘,挡在雨麦面前问道。
      
      “小的思忖一番,还是觉得稍作歇息再上路为好。”闻九空在外头的声音似乎在忍着笑,“公子将妖侍卫也带过来吧,这里有可换的衣裙。”
      
      对于雨麦而言,七浮的袍子十分宽大,她娇小的人身裹在里面,像是裹着一床薄被。七浮扛着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她逃也似的进了杂货铺,这时店主正手捧一套裙子回来。
      
      看上去老实瘦削的年轻店主,只一见雨麦,目光却是移不开了,着魔似的停留在她发间那对还在一动一动的猫耳上。
      
      居然是猫娘猫娘猫娘猫娘猫娘……
      
      不知是不是眯眯眼容易掩饰目光,七浮倒没察觉这点。念着雨麦换衣服要紧,他从发呆的店主手中小心地接过裙子,继续扛着雨麦走到深处,寻找起换衣服的地方。
      
      见他在里头转了半天,闻九空朗声提醒道:“更衣间在左手边五步远处。”
      
      ……
      
      “帮主大人,这……”
      
      见少寞堂大门紧锁,送饭的子弟愕然转头,看着帮主不知所措。
      
      吕重青却只是摆摆手:“你回去就是,劳你跑一趟。”
      
      “不劳不劳!”子弟忙连声应着,端着饭盘运起身法跑远,今日饭堂的弟兄们可以加餐。
      
      “真的是新人不怕规矩耶。”总管何渐在他身后无奈道。
      
      “如果别人这么做,帮规处置。不过这位公子身份特殊,加上闻先生也并非常人,由他们去。”吕重青道,“禁足不过是为了骗过那人罢了,否则他想寻上门来,小小於虚可是经不住他的怒火。”
      
      想起那人不可一世的妖艳嘴脸,何渐的笑容转冷:“派出去的探子回来报告,那位大人居然给那些好手换上了於虚的杀手服,这不明摆着是要甩锅给咱们家?”
      
      “他看中我初上任,这不权势都还没完全入手吗?”吕重青却满不在乎道,“那就索性把我的无能为力装给他看看,也好让他松了警惕。”
      
      何渐急了:“所以哪怕外头流传‘於虚将七家分家灭门’……”
      
      “这种时候,装傻就对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顺其自然】的解释,改自表妹原话:如果有能力,就不会眼看着这一切顺其自然。
    居然被吐槽看不出言情我………我给你们加个buff!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