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妖火滔天

      闻九空尚在外头与看门的子弟交涉,书房中只剩七浮与雨麦。
      
      拿过一根油条,七浮绝望地咬下一口。
      
      “你当我打地铺是闹着玩儿的吗……下回不许这般粘人了,明白吗?或许浮君好这口,可我……不好!”
      
      雨麦垂头站在他身旁。她分明记得昨夜自己钻进七浮怀中时,还是猫形,为何早上却化为了人形?
      
      一个念头骤然自她脑中闪过。若是能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维持人形,是不是说明,她的妖力在恢复?
      
      “主人……不,浮公子昨夜睡得可还安稳?”如此想着,她抬头问道,“可有受凉?”
      
      七浮奇怪地看向她:“不曾。大热天怎的会受凉呢?”
      
      雨麦点了头,继续问道:“可有感到身体热乎乎的?尤其是下身,丹田处?”
      
      “……”七浮一巴掌糊在自己额上。
      
      ……这妖怎么净问些糟糕的问题?这容易让他忍不住脑补她的前任主人究竟有多污。
      
      对方却脸不红心不跳地唤他:“浮公子?”
      
      七浮感觉自己快把油条捏断了。
      
      “十年前,雨麦因一个承诺妖力尽失。若是接近主人,能让主人感到身体热乎乎的,便可说明雨麦的妖力正在恢复。”不得他的答复,雨麦倒解释起来,“浮公子由于灵力极强,易被其反噬,轻则夜半无端觉得寒冷彻骨,重则无法使用高阶符术——不受控制的灵力将冲断浮公子的经脉。
      
      “而雨麦的妖力属火行,可以辅助浮公子梳理体内灵力。若是雨麦的妖力也能因此得到恢复,那便是再好不过了。”雨麦还想继续说下去,“从前,浮君素来也是以这种方式……”
      
      半截油条“啪嗒”落在桌上,七浮眉一锁,语气却不自觉惊喜起来:“你的意思是,倘若我每天夜中抱着你入睡,就可慢慢能控制住灵力了?”
      
      雨麦诧异他的惊喜,却听话地点点头。
      
      七浮将筷子握得很紧,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般,咬牙切齿道:“如此……我……允许你与我同……同床睡觉!但是只准睡觉!”
      
      虽说堂堂除妖师抱着猫妖睡觉不成体统,然而连他前世这般厉害的人物都如此做了,他一个半吊子除妖师又有何不可做?
      
      而且今早起来除了搂着雨麦,他的衣物与被褥都是完好的,此妖应当是可信的。
      
      雨麦莞尔:“自然。雨麦岂敢对浮公子有非分之想?”
      
      ……
      
      风见月今天难得起了个早,随父亲前去祁环居开始每天的修行。
      
      她本想去喊庄逍二人起床,结果到了他俩的寝居门外,却被扫地的入门弟子告知二人已外出。
      
      风见月顿觉失望,趁那弟子没走,转而问他:“那么,小师弟你知不知道他俩去了哪,又因为什么事出去了啊?”
      
      那弟子摸摸后脑想了想:“方才我听师父说,允许他们去一趟七家。或许二位师兄是去寻七家浮公子了么?”
      
      风见月“哈?”了一声。一听就觉得他的话不靠谱,七浮前几日就转职去了於虚,哪里还会回七家……
      
      咦,不对头。昨天浮公子的确回了七家,还为医治他妹妹的伤专程来了她风家……小师弟靠谱的,靠谱的,是她昨晚修炼符术修出神,忘了。
      
      庄逍二人懒得要死,无端不会去七家,这么说一定是七家出了什么事,如此她得去看看。可是她既然走进了祁环居大门,“七家出了事”这一说法无凭无据,哪怕她是五长老的女儿,也不得擅自外出。
      
      风见月鬼脑筋动得快,她谢过小师弟,疾步赶向父亲掌管的离战堂。人还未至,便见父亲那还未灌入酒的葫芦搁在桌上。
      
      风明赤收拾个书架的当头,忽听葫芦倒在桌上的声响。他猛然转身,却见一只白毛猫颈上挂着自己的酒葫芦,风一般溜出离战堂。
      
      遥遥传来风见月的声音:“老爹我去街上给你沽酒啦!”
      
      ……
      
      七浮觉得,今日闻九空赶车尤其急。
      
      马车行了一条从未走过的路,极为偏僻也极为崎岖,他都快被震晕了。
      
      询问才知此路是通往花幕街的捷径。大路不走走捷径,难道说七家真的出了什么事,而闻九空乃是知道的?
      
      “闻先生,此处无旁人,请你告诉我,七家是不是出事了?”
      
      驾车的闻九空却没有应,七浮一急,掀开车帘欲问个明白。但听闻九空低喝一声“当心”,猛然回身抓住他的衣服飞身离开马车。
      
      腾空时,七浮回首只见一块巨大的山石已将车厢砸的凹陷下去。他忽想起雨麦还在车中,便才落地又扑向了马车。
      
      闻九空将他一把拉住,瘦弱的手指像是铁钳,七浮竟无法挣脱。
      
      “浮公子稍安勿躁,您的助手是妖的魂魄,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外力所伤。”闻九空出言解释,并向他身后一指,七浮不必回头,也能感受到雨麦的火行妖力正在自己身后燃起。
      
      “坤相破。芝谣,你又要背叛主人了?”雨麦的目光锁定在凭空现身的狼妖身上,一柄大斧在她手中显形。
      
      “那人连力量都是雨麦给的,他予了你什么好处,你要这般倒戈?”口中喃喃着责备之言,雨麦握起大斧,正要跃上前,却被七浮挥手拦下。
      
      “莫一言不合就动手。”七浮顺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权当顺毛,“那边的狼妖姑娘,我记得你不久前还帮过我,为何如今就要来暗杀我等了?”
      
      芝谣手中已然结出新的术,一双狼眸清澈至极,并不像是被施了惑术。
      
      “我没有伤害公子的意思,更不存在暗杀一说!”见雨麦眸光转冷,大斧蠢蠢欲动,芝谣急切喊道,“我只是希望公子不要赶往七家!若去了,公子……公子您定会送命啊!”
      
      一支箭擦着她的青丝而过,几缕发丝飘散空中。闻九空端着一把连弩,沉声道:“明知道七家要出事还拦人,芝谣姑娘你且看清楚了,此人不是浮君。浮君无亲无故、孑然一身,旁人生死与他毫无干系。可此人是七家公子,若因你的阻拦,害他全家死于恶妖手中………”
      
      “姑娘,若我不送命,定然有他人要送命。”他话音未落,七浮忽笑着打断。他面色转冷,心中恨声道,“长昕……趁我不在之时,若有人敢伤你分毫,血偿!”
      
      面对七浮三位逼人的目光,芝谣紧了紧拳,只得让步:“闻先生你说得对……如今马匹已毁,如果你们执意要去,请务必乘这艘柏舟去。”
      
      凭空出现的小兔子拥着柏舟,轻轻一推将之推在半空。雨麦收了大斧,见七浮飞身踏上柏舟,她亦跟了上去。
      
      闻九空站在地上,对二位行过一礼:“既有柏舟,小的这名车夫便不随二位过去了,请二位当心。”
      
      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芝谣跃上船头,驱舟赶往七家。
      
      见七浮盘膝在舟中,瞑目静候,雨麦凑到芝谣耳边:“是雨麦误会你了。”
      
      柏舟急急飞行,二妖自觉地为主人挡下迎面刮来的疾风。
      
      “你的误会是对的,我……确和那位有关系……”芝谣却是报以苦笑,“但假如他要我来杀你我的主人,我绝不听令。”
      
      雨麦轻轻一哼:“你我的束缚碍了他的手脚,他只可借刀杀人,也只敢借刀杀人。”
      
      芝谣沉声:“你需记住,那天在雀翎岛,他买了那对师徒毁去你的肉身,只是个开端。”
      
      “雨麦明白。”雨麦继续道,“雨麦的妖力正在恢复,虽慢,总比一直停滞要好得多。等雨麦的妖力恢复地差不多,便将借给他的妖力收回,活活气煞他。”
      
      芝谣掩口扑哧一笑:“魂魄能恢复几成妖力,又可承载几成妖力?我正差小兔子们替你铸一副新的肉身,是时,还请你来雀翎岛一趟。”
      
      二妖不但离得近,对话还用了妖力,七浮一句也没听见,但他隐约感觉这不是如今的他该听的内容。
      
      怜雪街,七家分家,遥遥便可看见火光冲天而起。
      
      甫一见火光,柏舟前行时,七浮迅速拿出所剩不多的符纸,尽皆画了水咒。等柏舟靠近七家,他挥手将八张水符丢出,撮指低吟,以灵力化为急雨。
      
      方才闻九空既说有恶妖在此,这火定是妖火。一场急雨还在下,七浮纵身跃下柏舟,甩出弯钩,让自己顺利降落在房顶上。
      
      热浪中传来浓烈的血腥气。七浮眼中映着火光,也映着遍地的家仆们焦黑的尸身。他疯了似的在房屋之间跳跃,直到落在长昕的房屋顶上。
      
      奇的是四处皆起妖火,唯独长昕的屋舍连一丝火星也不见。但七浮很快嗅到了木头烧焦的气味,亦看到了变得焦黑的木柱。
      
      他跳进院落,屋内传来兵器碰撞的铮铮声顿时入耳。七浮讶然回头,只见正有两人在长昕的房中相斗,其中一人正背对自己,身上着的赫然是於虚的杀手服!
      
      那於虚的杀手正与面前手握大剑的青年较劲,冷不防后颈挨了一下,翻着白眼倒地。眼看大剑就要挨上他的脖颈,七浮横起利刃,将大剑接住。
      
      四目相对,七浮一怔,执剑的青年也一愣。
      
      “咳咳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啊!”庄逍的喊声从右侧传来。七浮扭头看去,只见他正伏在长昕枕旁,说话时连身体都直不起来,背上竟插了三支羽箭,湖蓝色道袍硬是被血染成紫红。
      
      七浮满脑子疑云,问道:“这里出了什么事?为何师兄二位会来七家?”
      
      “我们还想知道,为何会有於虚的杀手来七家杀人。”剑谙收起大剑,一把拎过那昏过去的杀手,“小浮你且先去别处转转,能救几人是几人。庄逍被妖射伤,师兄不能随你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要管前面的逗(kai)比(che),作者娘和七浮都是纯良死宅,正儿八经的!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