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撩不亲[快穿]

作者:淡布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
      看着爱人在别人怀里求安慰,好不容易压制住冲动抢夺的心思,性子向来稳重的玄明礼貌一拱手。
      
      “在下万寿宫弟子玄明,这位翠江江姑娘是我相爱相许过的爱人。
      
      我们曾经在丹霞上相依相伴近千年,一次她帮我扛雷劫时被霹下黑水涧,就此不见踪影。
      
      我和她一帮好友找了百年,今日终于天可怜见,让我们再次重逢团圆。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此时不认得我,也不知道这位道兄是如何成了我爱人的男人。
      
      不过我胸口曾和她交换心头血,炼制的情思心弦不会作假。江江,你摸摸自己胸口是不是又热又烫跳的厉害。”
      
      逻辑清楚,条理分明,证据确凿。
      
      修真的人都知道,心头血的重要。
      
      除非一万个相信的人,不然决不能轻易给出,这二人既然能交换炼制心弦,看来曾经的确情浓非常。
      
      尤其在江江小心伸手捂了捂胸口后,露出不可置信的迷茫神色,所有人都明白了。
      
      只有咬着牙的广真咬紧了牙关,抱紧了怀中人嘴硬。
      
      “你认错人了,她是我的?”
      
      广真抱紧小蛇妖宣誓主权,可出口的话怎么听都带了几分心虚无力。
      
      “这位道兄,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失忆的人也许某一天会记起所有的,你不想江江她将来有一天怨恨于你吧?”
      
      对于要抱着江江强行离开的广真后背,玄明冷冷扔出这句话。
      
      自从江江醒过来,还真没有跟他说过自己的出身来历,他问了几次,答案都是不记得了。
      
      所以,此时广真是左右为难进退维谷。
      
      他好怕这冷血捂不热的丫头,会记起曾经,就此扔下他,和爱人走的潇潇洒洒。
      
      也好怕有一天,这个狠心丫头会怨恨自己硬拉她离开,失去了和爱人一起的机会。
      
      思忖半天,静立不动的广真还是在蛇妖掐他手心的暗示里,不甘不愿走进了酒楼。
      
      落座后,他习惯性把只属于自己的小妖精放在左手边,亲自倒了杯水放在她右手边,才坦荡荡承认。
      
      “江江确实是我在百年前渭水之上捡回来的,那时候她也的确浑身被雷电劈的黑乎乎。
      
      而她的过去却不知为什么这百年一直都没想起来,所以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但是,就算你们曾经相好,她如今忘了你,不认你,只愿意跟我一起,也是改不了的事实。”
      
      哎呦,听着还真像那么回事,这家伙演技不错嘛!
      
      只管低头装无辜的江江心理偷笑,余光看见望着自己玄明又疼又悔的目光,暗暗不屑。
      
      装什么情圣,上辈子那个一心为你的翠江江,陪你历练红尘吃了多少苦,付出多少情,也没见你怎么珍惜。
      
      最后还不是为了修为长生,吞了心上人活命的内丹,增进自己的功力。
      
      虚伪!
      
      男人啊,嘴里再爱你,不,哪怕心里也真爱你,只爱你。面对权势前程,也会把爱人抛开,毫不犹豫利用牺牲的。
      
      这就是他们冷酷现实的本性。
      
      冬雨过后,寒风刺骨。
      
      呼呼风中,百年间很少没有在月夜下打坐练功的江江,盘腿坐在窗边矮榻上,同一脸郁色的广真促膝长谈。
      
      黑漆漆眸子定在女人脸上的广真沉声问。
      
      “其实你没有失忆,是认识玄明的对不对?”
      
      百年间日日同起同坐,从她眼角眉梢微微露出的不同,广真也看出来事实真相。并没有想骗他的江江点点头坦然认了。
      
      “嗯,是,他是,是以前跟我要好的小道士,不过后来我不喜欢了。再说了伤人,就这样分开挺好,所以就当不认识了。”
      
      心头一紧又莫名欢喜的广真思忖片刻,追问:“你为什么不喜欢了?”
      
      对此无解的江江漫不经心道:“不喜欢还有为什么,就像喜欢没有原因一样。也许腻歪了。”
      
      心口忽然烦躁的广真急了扬声道:“怎么会腻,喜欢就要一直喜欢。”
      
      哼笑了下的江江摇摇头警告:“死心眼,你可别喜欢我,到时候我也会伤到你。”
      
      “已经喜欢了,我也不怕伤。”
      
      装作没听见他垂眸低声的江江。端起水喝了口说起正事。
      
      “两天后就是莽苍山寻宝,到时候我会因寻回记忆的名义跟玄明一起,你与师兄弟们不要离开我太远,尤其是在小镜湖附近时一定跟紧我。
      
      铁骨果就在那,到时候我抢到果子就迅速撤离去投奔你,知道了?”
      
      “不要。”最近几十年已经十分成熟稳重的男人忽然转变到初初见面的呆蠢傲娇样。鼓起脸扭过头,眸子如火。
      
      什么?
      
      向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家伙竟然敢大声反驳,感受到了史无前例挑衅的江江哈了声正要拍过去。
      
      眼睛都红了的广真拉起她的手在胸口紧握,黑幽幽的眸子一眨不眨,语声坚如金石,掷地有声。
      
      “不要,我不要你去给我抢铁骨果,也不要你离开我去玄明身边,我只要你,只要我们两个一起。”
      
      一句话,百年来,男人赤城心意袒露分明。
      
      虽然江江本身是个情感淡漠,不肯爱的冷情女人。虽然她此生投身的是个冷血青蛇,可对于爱情动情是什么样子,还是清楚的。毕竟智商情商还在。
      
      她知道广真喜欢自己,那些不自觉流露出缠绵温柔眸光,在她睡着时偶尔偷偷落下滚烫哆嗦的吻,一起游山玩水仿佛无意搭在腰间,肩头的大手。
      
      无一都清清楚楚告诉了她,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心意。
      
      可那又能如何呢?
      
      别说两人只是萍水相逢随时可能散伙的伙伴。
      
      也不用说她不强求,只百年多的寿数,必然分别的结局。
      
      还有想要成仙得道,最好童子身,也需要看破情爱的单蠢小道士。
      
      就凭他喜欢自己自己就要喜欢他吗?
      
      世间情爱若都能如此简单,还哪有那么多痴男怨女,爱恨纠葛。
      
      何况,她不动情不是不懂情的可贵,更不是七情六欲都散了。对于这个并肩百年的伙伴儿,她是真心想让他好的。
      
      所以,只能如此。
      
      轻笑了下,江江淡淡道:“喜欢?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又能喜欢多久?”
      
      看男人急的额冒青筋要发誓的样,坏妖精赶紧反手握住他的手不在争辩这个话题,一本正经道。
      
      “喜不喜欢都是以后的事,眼下你乖乖配合我抢了铁骨果,之后在帮我办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见她忽然郑重其事,话风转变太快接受有些无能的广真有点晕。
      
      “你先发誓,绝不把我交代你的事说出去?”
      
      这个位面,誓言是很灵验的。尤其是修者,为突破天道时心魔计,是轻易不发誓,发了就要守诺的。”
      
      毫不犹豫举手的小道士一字一顿。
      
      “我发誓,永生不辜负于你,不然就罚我永不得道。不,永不能再见你。”
      
      听广真发完誓言,见这家伙这么快就进入撩爱模式了。
      
      发誓还小心思,江江眼睛弯了弯,没去计较,只细细把自己的计划说了。
      
      “......
      
      抢夺完铁骨果,你立刻回师门取流光镜,跟踪在志贞道姑他们附近,万事不管只把影像留下就好。
      ......
      
      如果她真的有害我之心,到时候,我自有法子让他们在天下人面前丢尽脸面自食其果。
      ......
      然后一年半后再去重阳宫找我。”
      
      “你去重阳宫做什么?”
      
      对于她吩咐的事,广真虽然不太明白还是一一答应下来。最后才问一句。
      
      “之前,我得祖师点化的恩德是该还报的时候了。”
      
      嗯,这点道门弟子的他到没反对,妖修是不能欠恩德的。他知道轻重。只是对于分开一年多还是舍不得。
      
      两人又细细把后续计划说了。
      
      把自己小妖精的要求统统记牢在心答应后,恋恋不舍松开她手的广真到底在上床前,面色涨到发紫的倾身。
      
      第一次,亲了下清醒的她凉凉唇角,之后又说了句暧昧无比的话。
      
      “今天降温了,我们一起睡。我给你暖着。”
      
      才害羞小媳妇样,回到了床上。
      
      被子蒙住了脸,只露出眼睛追随着脸红都没有一下,女人自如的身影,小道士的心口渐渐发冷。
      
      见他侧躺在床上,乌溜溜被抛弃小狗似的眼睛,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眨也不眨。等着自己宽衣解带上床去他怀里。
      
      今天长谈,捅破一直以来暧昧窗户纸的江江有些犹豫。坐在窗下好一会,到底盘膝五心朝天准备一夜练功。
      
      看她今夜知道自己爱慕心意后,突然拒绝了平时自己一好意邀请,就会高兴答应的相拥而眠。广真眸子里渐渐露出沮丧、懊悔、心伤。
      
      月光下,心湖涟漪荡起的江江闭目打坐,脑海里却翻来覆去都是过去点点滴滴的百年时光。
      
      还有,未来的再也不见。
      
      他们刚一起时,有伤,喜欢温热的江江是每天睡在他怀中的,不管蛇身还是女身。
      
      后来她伤好,打坐吸取天地精华,不怕血液流缓冬眠状态。
      
      可在天冷还有作战前,不知道心里原因,还是本身需要。
      
      尽管有暖玉,炙铁,也依然喜欢睡在恒温,又仿佛带着特殊磁场的人体暖炉旁。也就是广真的怀里。
      
      今夜冬雨后突然冷下的天气。按例,她会晚上回床,依偎在小火炉一样,阳气、真火旺盛广真身边,舒服享受温暖的。
      
      可如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布丁新快穿文《借相思一用》预收中,有兴趣的小天使们点击专栏收藏文文啊,么么哒!
    ————《借相思一用》
    会撩会宠,能软能萌,可纯可妖......爱死个人!
    多情、甜情、热情、柔情、激情......统统满足。
    却,一旦转身,绝不回头。
    你这个女渣渣,怎么可以这样拿得起放得下!
    呃,怨我喽!洒脱女主死不悔改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