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娱乐圈]

作者:列宁格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人设崩了(修)

      车世炀滑动着手里的ipad浏览网上的消息。
      
      可以说很出乎他意料了。
      
      在南州赛区比赛结束后,江连就一路被送上了热门话题榜,虽说他出色的外表和演唱实力是能圈一部分粉,但还不至于这样火热。
      
      他点开一个#殷江#的热门话题,看到了里面的大量截图和分析。江连能够火起来,还得多亏了庞大的腐向粉丝团队,特别是,他跟殷欢似乎确实有点什么。不然只是两个刚入选的新人,怎么会被这样快得拉郎配在一起?
      
      只见话题下被转赞最多的一条是来自@南州帅哥集中站 的微博。
      
      往日这个微博喜欢抓拍一些街上的帅哥,因为Po主距离报名点近,近来发的照片里掺杂了一些来参赛的选手,一时间被许多选手的粉丝挤入,微博这才火了起来。而它转赞最高的这条微博,赫然就是殷欢和江连的合影。
      
      其中一张里,两个人站在麦当劳甜品站的窗口外,殷欢手里端着一个刚打好的冰淇淋,江连搂住他的肩膀,头微微靠向他的方向。尽管两个人都没有表情,但高清大图下高颜值的面容没有一丝瑕疵,甚至在夏日的烈阳下,他们皮肤白得似乎在发光,身上穿的衣服带上了一丝少年的清新。
      
      图片应该是被上了美颜的滤镜,饱和度值调高,再加上画面主人公的颜值,画面丰富,一时间吸引了无数粉丝。
      
      另一张则是他们坐在路边,像是在讨论什么,车水马龙的喧嚣背景里,两个人安静又和谐。
      
      ‘啊啊啊美炸了,今年居然有这样的参赛选手,比赛追定了![流口水]’
      
      ‘他俩他俩!都是直接就晋级区选拔赛的选手就算了,居然私下认识!还关系这么好!够我脑补一万字番外了!’
      
      ‘天啊啊冷面小王子居然会主动地凑近人的头揽住他的肩,这才是真爱啊![爱心][爱心]’
      
      车世炀手指顿了顿,退回到热门话题的页面。
      
      有了这条微博做导火线,一时间无数腐女将视线投向了他们,事实证明她们的眼睛是毒辣的,将演出视频翻了个遍,一逮一个准。
      
      两个人的互动不但被截图做gif不说,还附赠了长篇大论的分析。
      
      比如说江连成功一首歌晋级之后不但没有下台,却提出了一个留在台上的请求,说想要在一旁看他的队友唱;
      
      比如说当殷欢开始唱歌时,之前听前面人唱歌都没有动容的江连,不但挑了挑眉毛,还鼓了几下掌;
      
      比如说当殷欢被宣布晋级时,他朝各个方向弯腰鞠躬,最后一次抬头时看向了站在舞台边缘的江连,江连也歪了下头以作回应;
      
      再比如说殷欢说晋级感言时,发言逗笑了观众,抽空还回头看了江连一眼……
      
      就是这么一点一滴的小举动被挖了出来,无数粉丝大喊着甜甜甜爬上了殷江的墙头,一夜之间同人图同人文各种车横行,拼命给大家往嘴里塞安利。
      
      再加上两个人确实都是实力派,一个歌剧高音空灵,一个摇滚唱得鼓动人心,简直是完美。
      
      车世炀看不下去去粉丝的狂热评论,心烦地关了屏幕。
      
      怎样处理呢?本来他是想永远圈禁江连的,但眼下江连已经成了世华的头号种子新人,人气远超今年花了许多资源推广的艺人。真压住他,这笔账着实不合算,而且他不是还欠了自己二十万吗?照这个速度,比赛没比完,钱就能够还上了,他反倒没有什么理由真扣着人。
      
      还是送他回去吧,即使是为了公司,也合适,报复这件事,还可以再说。毕竟是他旗下的艺人,想要召来很容易。
      
      正想着,江连已经换好了工人的衣服下了楼,他表情淡淡的,拎起楼梯角一桶油漆就往外走,没有一句反抗。
      
      就像是一切生活给予他的,他都沉默接受。
      
      他这样的态度倒让车世炀开始纠结起来,之前被多次被整被兜圈子的气愤也随着这个人格的变化而烟消云散。
      
      车世炀落后他几步走了出去,回忆了下过去,下了狠心。翻修狗舍这件事,当年江连就这样罚过他。
      
      他将狗舍涂成白色的,江连就会忽然觉得绿色好看,他将狗舍涂成绿的,江连则又会认为红色喜庆,等他最后将狗舍涂成红色,江连叹了口气说还是白色好看。
      
      他今天倒要他尝尝,大太阳下在狗舍涂油漆,还不断有狗骚扰,到底是什么感受!
      
      ***
      
      江连一进狗舍就被无数狗围住嚎叫,这群狗并不认识他,当他用刷子涂抹了油漆想要涂时,一只大狗将他仰面扑倒在地。
      
      江连不敢反抗,他静静地躺在地上,任这只狗对着他狂吠,热气喷了他一脸。曾经江家偶尔会去打猎,就会在滨江公馆里养些猎犬,他真敢反抗铁定干不过这一群狗。
      
      车世炀正身穿一身休闲服戴着墨镜坐在不远处的凉伞下,几条狗围着他亲热着,摇着尾巴拼命示好。
      
      江连等身上的这条狗下去,缓缓爬起身来,拿袖口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开始刷漆。他的周围仍旧围绕了一群狗,这些狗正跃跃欲试冲他狂吼,但是没有主人的命令却又不敢真的上来撕咬。
      
      江连心里唱着小白菜,叹了口气,让他作孽多,在他仅存的江家记忆里,他好像用这种办法罚过不少人,而且还有比这更重的比如说铲狗粪比如说跟狗赛跑。当时他治人的办法可不少,不过可惜时间太久,罚了谁他都记不得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当初他那么狂妄结果现在不也得老老实实刷漆了?事实证明,做人还是要给自己留点后路的。
      
      刚刷完一栋,一条跃跃欲试的大狗就忍不住从身后将江连扑倒在地,可能江连刷到了它的房间,让它觉得不爽了。
      
      江连被按压在地上,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刷子,身上的狗前掌踩着他的背。
      
      他这才反应过来。
      
      噢!!!车世炀这是……他是想看人丨兽啊!
      
      他说呢,这个变态癖好已经从看他被别人干转到看他被狗干了吗?
      
      日噢!江连感觉还不如自己被人干呢!至少不会有细菌什么的,现在他身上沾了一身狗毛还有狗粪,特别难闻。
      
      不等他翻身,就听到一阵疯狂的狗吠传出来,一条更大的黑犬从狗舍蹿出,一下将江连身上的狗扑倒,撕咬起来。那条踩江连的狗被突然袭击,没有反应过来,被咬得直直哀嚎。
      
      江连看了看眼前这条凶残的黑犬,鬼使神差地喊了它的名字。
      
      “炀炀?”
      
      被喊的黑犬这才松开嘴,乖乖回到了他的身边,大舌头就往他的脖子和脸舔来。
      
      居然真的是炀炀啊,江连眼中闪过惊喜,要不是为了时刻崩住人设,他就要站起来跟炀炀来一首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呀跳呀一二一了。
      
      这条犬当初是他父亲精挑细选出来的,勇猛得很,他接到犬的时候正过着生日,随口起了个炀炀,还用它来侮辱沈炀来着。
      
      江连的眼神温柔下来,抱住了这颗大狗头。
      
      “居然还活着啊,十一?十二岁了吧。”真是老了,刚才车世炀一喊口号它都懒得出来,怕是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才从狗舍走了出来。
      
      江连将头埋进了它的绒毛里。
      
      一人一狗相拥远远看去十分美好。
      
      车世炀觉得胸口很闷,当初这犬是他弟弟负责训的,训练时只让它认了江连一个主人,导致这么多年来即便自己接管了这里,那只犬也对他不太理会。
      
      他也看它不顺眼,当然车世炀不承认是因为名字的原因。
      
      当年江连连得到了只狗都要侮辱他,呵。
      
      车世炀给一旁的狗顺了顺毛,就在它享受的时候不轻不重地扇了它一掌。
      
      被扇的狗本来正眯起眼睛看着远处,被这么一打愣住回过头,将蹲坐改为趴,小心地观察着他。
      
      车世炀伸出手揉了揉它的脑袋,狗便摇了摇尾巴又开心起来。
      
      真好,真像他。
      
      他当年不就这样吗?
      
      车世炀重新将视线投向远处,却见江连已经爬了起来开始刷漆,有了一旁的黑犬守卫,一时间没有狗敢上前骚扰,所以他动作倒快。
      
      等江连刷完了油漆,烈日已经过去,天色清凉接近傍晚。
      
      车世炀本来计划换个颜色的念头也打消,带着他往主宅走去。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一片草场上,江连低着头拎着油漆桶,深一脚浅一脚跟在车世炀的身后,但走了几步前面的人忽然站住了。
      
      “你走在前面。”男人冷声道,江连莫名其妙看了一眼戴墨镜的男人,多走了几步超越了他。
      
      车世炀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为什么刚才后背如万蚁啃噬般酸楚?为什么这么不习惯走在他前面?
      
      江家当年教导狗的那一套,果然深刻地烙在了他的骨子里,痛得让人无法呼吸。
      
      他居然……到现在还卑微地只想走在他的后面。
      
      到底什么时候能……能真正在心里站起来?
      
      不等车世炀想下去,江连发出一声惨叫。
      
      “啊啊啊蛇啊!”说着脚跳起来生怕被踩到一般,一下朝车世炀怀里跳来。
      
      车世炀下意识接住他,感觉到自己腰部被两条腿紧紧地环住,半桶冰凉的液体从他头上浇了下来,还把他墨镜给糊住了。
      
      “呜呜——”江连吓得全身发抖,委屈地哼着,紧紧抱住眼前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崩了吧。
    这章出现个新人物,上一章其实也出现过一句话带过的关于旧生活的线索。
    今天我同时日更的言情文《影后在晋江写文》上架了,紧张得要命,慌张,更新完这章赶紧爬去写。
    还想说什么呢,今天看高能少年团,发现这一期一第一段录制的地方,就是前几章我放过一张影棚拍摄图的地方,好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