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娱乐圈]

作者:列宁格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己表演?(修)

      车世炀的手掌覆在江连按-压门把的手背上,另一只手按-压他的肩膀将他擒-拿住顶在门上,江连一时动弹不得。
      
      “挺有新意的一招,倒是出乎我的意外。但鉴于你的信用度为0,这几句担保并不可信。”
      
      刚刚他的心底在泛过酸涩后,第一时间就是反思,自己竟又一次差点被江连的几句花言巧语欺骗。过去,江连外表披着一层衣冠楚楚的皮,内里实则各种无赖,训练能逃就逃,责任能躲就躲,要不是年龄小,只怕早就出去花天酒地了,纨绔子弟的性格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他也有挥霍的资本,那时候车世炀还担心过,如果江家出了意外,以自家少爷的性格谁能护得了他。这种身世的人,这种桀骜的性格,这样的相貌,一旦落魄了,谁能上玩一玩,也能成为风流场上的谈资。
      
      一不小心想多了,车世炀回神,总之眼前人的口里话绝对不能信,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江连已经转过来身子,他眼眸清冷,语气不耐烦:“那你想怎样?需要我发誓吗?录音为证还是视频为证?”
      
      “在你没有偿还能力前,收点利息不为过。”车世炀的手指划过江连的脸颊,年轻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手-感也很好,他发现触碰江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要想成为江连的对手,第一个前提就是自己也放下拘束,不再对他退避三舍,不再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因为很显然江连已经猜透了他的想法,所以只有自己没有弱点才能对付这个没脸没皮的仇人。
      
      他心中恶念横生,让他想一想,到底眼前人最在乎的是什么,最能击倒他心理防线的是什么。如果江连说他有两个人格,之前那个是放-荡无赖,眼前这个是冷静克制,那就试试触碰他的尊严会如何吧。
      
      “现在,你想让你的保镖进来吗?”江连扫了一眼电视。
      
      画面里主持人还在讲话,最后一个选手即将上台,待他放完简介VCR并且演唱完,就是所有选手登台之时。车世炀明显也清楚这个规则,他轻笑几声:“不必那样麻烦,毕竟只是利息。”
      
      他手往下探,扯住江连的皮带,手指一按将开关打开:“你自己来。”
      
      车世炀那双锐利的眼睛不放过江连一丝一毫的变化,如他所料,江连眼神有过细微的眯紧,虽然只有一瞬间却也让他捕捉住。
      
      房间内的白色灯光刺眼,顶灯周围镶嵌着一颗颗小灯,这样明亮的光线将房间内所有旖旎照于无形,壁挂电视机里,选手已经开始播放VCR,参赛青年爽朗的笑声响彻在房间内。
      
      无论怎么说,这都不是一个适合暧-昧的地点。
      
      车世炀看着江连紧紧回视的双眼,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纠结与痛苦,仿佛一只落入猎人陷阱的幼兽,逃离不成只有忍辱和屈服。终于江连闭上眼睛,垂下头放弃了所有的抵抗,缓缓垂下双手,“唰——”,皮带抽-离了身体,随即是拉链拉开的声音。
      
      车世炀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眼光仔细描绘着江连精致的容颜,从他紧紧咬-住的唇,到他坚-挺小巧的鼻尖,再到那双紧闭的眼睛和绞在一起的墨眉,眼前的人明明应该是进行着欢-愉的事情,却似乎被痛苦紧紧缠-绕。
      
      终于他停了动作,脸色苍白地坦白道。
      
      “我……不行,我没有办法。”
      
      他示弱了,他发出了哀求。
      
      电视机里最后一个选手演唱完毕,年轻的男孩松开手,双肩不可察觉地在颤抖,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靠在门上,抬头时两行清泪滑下,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现在啜着泪,几分靛蓝色闪过,让人看不清晰。
      
      车世炀感觉心口被击中,他不太确定是不是因为复仇成功的快-感来得太快,所以本应该高兴的事情变了性质。他有些搞不清这种状态,但无疑,他这步棋做对了。
      
      眼前人似乎跟幼年时的江连重合起来,却又不像他了。这样说,江连说的两种人格是对的?之前那个放-浪的江连,但凡遇到这种事情都是一副享受的态度,再不济,他不想做的事情会找出各种理由来与车世炀作对。
      
      但现在的江连,沉默地接受,沉默地去做,直至不成功放弃。
      
      “等我下次吃药就可以,反正之前接-客……也是这样做的。”江连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快速整理了下衣物,将皮带系好,重新打起精神,“欠你的钱我会还。”
      
      他说完转身就去拧门。
      
      车世炀任他离开。
      
      为什么他就是没有一点兴-奋呢?是不是折-磨的力度不够?按理说,自己的仇人在他面前衣不遮体丢掉了全部的尊严,他为什么还不开心呢?是不是做的还不够?
      
      不急,时间还长,他有信心满满陪他玩,车世炀盯着关进的门,打算看完比赛,到时候人自然会被带进来,他会将这两个人格研究透的。
      
      *
      
      江连洗干净手,在卫生间查看了下妆容,还好化妆品是防水的,并没有被眼泪冲花。他的眼睛除非近看也发现不了端倪,相信过几分钟就会恢复,到时候即使摄像机来个面部大特写也不怕。
      
      车世炀简直是个变态,居然让自己撸-给他看?笑话,他之前的伤还没有好,撸他个大头鬼,别说快-感了,还不够疼的。江连抽了张纸擦干净手上的水,心底狠狠唾弃了下那个神经病。
      
      他才不是不行,这只是没有办法了,急中生智的策略,才不得不说出那种话。再说真的感觉来了,以他的水平,怎么会几分钟就了事,以为他是快-枪-手吗?!这绝对是侮辱!是轻蔑!
      
      “江连,你在这儿呢!”卢丁丁推开男厕的门大叫,“快点,我说呢到处找不到你,上台了。”
      
      江连跟上卢丁丁的步伐,在后台集合,殷欢已经放下了吉他,看见江连出现投来了探究的视线。他站在人群中,神采奕奕的双眼将他与其余众人划分出来,鹤立鸡群,格外分明。江连觉得要是殷欢今晚进不了全国赛,这节目也别办了,这点眼力劲都没有。
      
      正巧不巧,卢丁丁还凑在江连耳边问:“怎么样!刚才聊得如何,那个大人物有没有说看好你之类的话?”偏偏台上主持人在讲话,后台人来人往,卢丁丁的音量再怎么控制也没法到咬耳朵的程度。
      
      身旁的殷欢听了个一清二楚,他嘴边的笑容逐渐加深。
      
      要不是强大的控制力,江连感觉十个白眼也能翻上天,他牙齿磨了磨,吐出几个字:“你说呢。”
      
      台上主持人喊话,江连跟在殷欢身后,与一众男孩排队走上台。台上聚光灯明亮,打在身上暖洋洋的,异常高温,江连站在明处根本看不清台下,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海洋,偶尔还有歌迷拿着LED灯板,里面没有江连的名字。
      
      身旁殷欢的笑看不明确,总让人觉得不真切。
      
      “看我做什么?”殷欢扭头看他,“没听到主持人在说什么吗?”
      
      “嗯?”江连转向视线。
      
      美女主持人笑容甜甜:“恭喜江连成为第一名南州赛区晋级选手,直接晋级全国赛!”
      
      身后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海选他演唱时的视频,歌剧的悠远声音回响在整个演播厅。
      
      江连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或者说他反应过来,但是以他现在伪装的性格,就是如此平静。台下观众爆发热烈的掌声,江连看着恍如白昼的舞台,手上接过旁边选手递过来的话筒,微微闭上了下眼睛。
      
      这就是万众瞩目的感觉?这就是站在光明之中了?他怎么感觉一点都不真切,不自在得还不如刚才车世炀待的那个房间。
      
      “江连,有没有什么晋级感言?”主持人的喊声让他睁开了眼睛,但江连等了等并未立刻回话。
      
      “是不是还没有回过神来,只用两首歌曲就进入了全国总决赛,真的是非常幸运,当然这是你靠实力应得的,想对大家,对你的粉丝说什么?”主持适时暖着场子,弥补江连接不上话的空缺。
      
      江连看了眼主持人,轻轻张开口,在众人期待下停了五秒钟左右,开口道:
      
      “可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希不希望攻再强硬再变态一点?[挑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