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娱乐圈]

作者:列宁格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误会(修)

      江连从浴室出来,拿浴巾盖在脑门上一通乱揉,套房客厅里的殷欢正在用酒店电脑上网,聚精会神得没有理会江连,莹蓝色的光打在他的面上,给人一阵冷感。
      
      这个人,有点看不透,不是简单的人物。刚见面时他还能戴着温和的面具,后来跟江连在一起,经历这些事,那点伪装也快摘了下来。
      
      江连在沙发上坐下,感觉近日太多不顺,这一切都是从颁奖典礼那晚遇到车世炀开始的,那人简直就是他的命中灾星。耻辱负伤、被迫离京,遗失行李不说,就说二人今天下午的入住也是花费了一番功夫,由于没有身份证件和手机,两个人只能出示了警察给的单子。但酒店方面认为单据可以作假,咬牙不肯松口。
      
      对酒店来讲,没人入住还能节省资源和人力,毕竟他们按程序走,没有身份证不能入住是行业内的规范,好像也没有什么过错。
      
      那时双方僵持不下,殷欢见对方不松口便收起自己脸上的笑容,手指在柜台敲了敲,晃悠悠地退了几步,看着前台连连点头,一转身往外走,任江连喊话也不听。就在江连没办法跟上去的时候,殷欢一手勾倒门口立着的一人高花瓶,那手速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只听一声“砰”得清脆声响,伴随着几声噼里啪啦地炸裂声,花瓶开了花,碎片崩得到处都是。
      
      这力道,不小。
      
      等等,这节奏太快,江连目瞪口呆,他拉下墨镜,仔细看了看确认了下发生的事情,身后酒店工作人员开始混乱起来。
      
      打碎花瓶的殷欢转身,面上表情淡淡的,跟扔了件垃圾一样。
      
      只见始作俑者往门口会客沙发一坐,托腮看着窗外任酒店报警。
      
      等警察来了,认出俩人,对出警单和遗失行李之事做了证,酒店也把账记在殷欢房费里,二人这才成功入住。
      
      这一系列事情发生下来,江连对殷欢大为佩服,这人有几分他的风范啊。
      
      回忆结束,江连探身勾起一瓶酒架的酒:“哎,酒能拆吗?”毕竟这房间是人家订的,拆开酒就意味着收费,虽说殷欢之前预订酒店已经网上交了全款,但这些属于额外付费项目。
      
      “喝吧,我预约提款了,明天去银行就有钱了。”
      
      “多谢收留。”江连打开一瓶起蓝色起泡酒,嘴上说着感谢可行为却一点没有寄人篱下的意思。
      
      殷欢一转头就见身穿浴袍的江连京都瘫在沙发上,坐没坐相,脸上还有刚洗澡时被暖气熏出的红晕。他似乎还不知自己这副姿势不妥,眼神迷离看过来:“你也来一点?”
      
      “不用客气,我们是患难兄弟。”殷欢殷欢不着痕迹地抬眉,起身来走了过来,在江连对面坐下身,他扬起个微笑:“今天海选怎样?”
      
      “很好啊。”江连挪挪身子微微坐起身,与落座的殷欢对视,“直接晋级区选拔赛,后面几轮不用参加了,你呢?”
      
      “我也是,区选拔赛准备了什么?”
      
      江连闻声抬头看去,对面人剑眉星眸、目光清朗,那种扑面而来的正气,让当初第一眼见的江连以为自己遇见了皇上。
      
      这种人中龙凤,想必评委只要没瞎都能看出来,怕不是心里还得念一句:
      
      皇上,您咋地上这儿来玩了?
      
      想到这儿江连心里好笑,摇摇酒杯,抬头盯紧殷欢试探道:“弹吉他?”
      
      房间内的气氛因一句话而变。
      
      但殷欢维持温和笑神情未变。
      
      “说笑了,我吉他哪能比得上你,你一看就是专业的。”江连笑笑,他从记事起就开始学交流礼仪和沟通技巧,更是经历了不同场合不同客人,说一套做一套这种事太过擅长,似乎在人前他永远端着彬彬有礼的面具,也只有在一个人面前,他可以显露原型。
      
      所以殷欢这股打探他已经感触到了,这让他不喜欢。
      
      “我也不是专业的,弹弹试试吧。”殷欢起身将竖在沙发旁的琴拿起递了过来,语气温柔,却没有回绝的余地。
      
      啊,真的很不爽,可是……寄人篱下啊寄人篱下,江连默念几声看了眼琴,略一停顿接过来,摆好姿势,手指接触琴弦。
      
      “好好弹。”
      
      仿佛看出江连的意图,殷欢一句话堵死了他的后路。
      
      江连抬头:“哎?怎么会,你的琴我肯定好好弹啊。”手指不动声色移到了正确的位置。
      
      “嗯,因为这是我最心爱的琴。”对方也配合演戏。
      
      江连不与他斗,低头手指动了起来,一首轻快的美国乡村曲调弥漫整个房间,音质清澈灵动。曲子时间不长,只有两分钟,从开始得偶尔出几个错音不熟练,到最后的流畅,可以看出江连的底子不错,但应是长久没练过了。
      
      他微微侧着脸颊,低头的动作使五官更加立体,托琴的那只手牵动起了浴袍,衣领开阖更大了些,纯黑发丝上的水珠低落,隐入了衣领里。客厅的大灯未开,只有环绕一周的小侧灯和沙发一旁的落地灯开着,光线昏黄柔和,伴着曲调,房间内多了几分温情。
      
      江连弹完一个完整的片段,有些恋恋不舍地停下来,手指轻轻抚过质地光泽的琴体,赞叹道:“好琴。”
      
      殷欢象征性拍了两下手,像是在表达赞叹:“学多久了?”
      
      你看你看,就是这种语气,怕是殷欢自己也发觉不出来,当然即使他知道,也不用改,反正他天生就有无数人这样听他讲话。
      
      江连移开视线,将琴搁在沙发一旁,再次端起酒,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忘记了,很小时候学的,放心,舞台肯定只能一种风格贯彻到底,我走高雅路线。”
      
      嘻嘻,你不高雅。
      
      他挑了眉,斜飞出几分风采,一个笑一个坑,一句话一根刺。
      
      被扎了一针的殷欢扫了他几眼微笑不语,双手撑膝起身:“我去洗澡。”
      
      半个时辰后,殷欢在洗漱间拿毛巾蘸干脸上的水,面无表情盯着镜子,左右摆动头部仔细端详着自己这张脸,眼中却浮现出了江连的模样。都是佼佼者却有些不同,但至于说到底哪里不同,殷欢也一时间说不出来。如果他的感觉没错,那个人跟自己是同类。
      
      但为什么他要逃票呢?这个人身上,有很多谜团。
      
      《加油男声》全国一共九个赛区,每个赛区可以晋级三人。
      
      殷欢将擦完脸的毛巾丢在地上,扭开门。
      
      “啊!”一声属于江连发出的女乔喘。
      
      殷欢目光凛凛看着前方,只见客厅处江连撩开了浴袍,大敞四开的,纤长如玉的手指扶住下面,头微微扬起。
      
      下一秒江连被惊得一下坐直身体捂紧了浴袍,眼中含泪:“那、那个,听我解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解释什么,你以为他看不出来吗?
    嗯,殷欢你们觉得性格如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