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娱乐圈]

作者:列宁格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逃离

      “没试过。”
      
      噗——所以……要试试吗?江连差点被这个答案呛到,让对方这么一弄,顿时卡了壳,不知道如何回答,眼神有几分呆滞。
      
      聂海看着身-下的人,径直从床-上翻下来,站直面对着车世炀:“没试过,所以不知道。”
      
      “你倒是诚实。”车世炀反被气笑,心情有几分转晴。
      
      江连抬起头看着俩人,心道这车世炀果然很看重这保镖,二人似乎比一般的雇佣关系更多了几分情谊。不过眼下他不敢托大,万一再□□几声,车世炀叫门外的保镖再进来可如何。
      
      只见车世炀转头望向他:“带他回滨江别墅。”那目光颇有几分看好戏的架势。
      
      江连心里一咯噔。
      
      是,他早年是住在那儿过,他记得那里全名叫滨江公馆。他现在有点怀疑,车世炀所在的世家是不是跟之前的江家有些旧仇。经商之家彼此之间关系复杂,平日是敌是友,半真半假分不清,但倘若一家倒了,他们定不会顾及昔日之情,只可能纷纷上来分食一口,生怕自己捞得少了。
      
      江连被-栓在头顶的手指一抖迅速绷紧,下意识伪装攥成了拳头,他缓缓躺平看着天花板,心中松了口气,今天这回事总归是躲过去了,一番折腾身上早已没了力气,无动于衷地听着车世炀离开的关门声。
      
      今年冬天真冷,这暖气开着都不管用。
      
      江连将身上早已冷掉的床单蹬掉,就见聂海走了进来,他身后并没有什么人。江连缓缓屈膝遮掩,勾起个笑容:“刚才怎么不说真话?”
      
      聂海正在给他解-开捆-住双手的皮带,听到这话动作不停,一声不吭将腰-带系回自己的腰-上,花十秒的时间整理好仪容。
      
      得了自由的江连捞起掉在床底的被子盖住身体,揶揄道:“刚才你可是有感觉了,还不喜欢男人?”
      
      “车总不会相信你的话,穿衣服。”聂海从一旁衣柜取出一套小一号的西服,看上去跟他身上的西服有异曲同工之妙。江连撇撇嘴,果然他这都算不上包-养,连件衣服也不给买,直接从保镖队里拿,真省事。
      
      想想别家的金主卡任刷,怎么车世炀就没有这种霸气。
      
      手上的衬衣料子光滑,不透光,看上去质量很好,总归比江连之前一直穿的地摊货强太多。江连坐起身在床上慢腾腾穿衣,觉得眼前的男人能够成为突-破点。对方知道他谎话连篇车世炀不相信,所以……就撒谎?
      
      敢对自家主子撒谎,真是胆大包天。
      
      “为什么不想让车总知道?怕他觉得你变态辞掉你?”穿戴整体的江连缓慢站直身体,唯恐下方再被摩-擦,走路姿势有点古怪,行进速度慢上许多。
      
      聂海也不上前帮忙,站在门口。
      
      江连盯着他的表情没发现端倪,下一秒他身子忽然软下来倒在沙发上撒娇:“啧啧啧,痛得我走不了路了。”
      
      聂海上前轻松地把人捞起起,走专用电梯到了停车场,随后将江连抱-进另一辆车里,但他没坐上来,砰地一声关了车门。
      
      这是?
      
      江连微微握拳,心中闪过几丝兴奋,对方这是……给他留了条生路!若说这位沉着冷静的保镖头领在,他想逃只有一二分把握,但若是他不在……
      
      江连还没来得及再看聂海一眼车子就发动驶了出去,他从下往上撸-了一下头发,深呼吸几口,车上只有一个保镖,他并没有被束-缚住,逃走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这个聂海,为什么帮自己呢?
      
      *
      
      一个夜晚后江连已经坐上了去另一个省的火车,他对逃票这件事信手拈来,所以并不怕车世炀查到他去往哪个城市。他出走的事已经通知许涛了,用得是去临省参加《加油男声》海选比赛的借口。
      
      当然那个省市是他随口扯的,到时候入了围再说发生意外落选,换了个省报名点也无大碍。谁知道车世炀的手能伸到哪里,就跟之前他没收阿狗手机一样,这种事情得做得滴水不漏。
      
      夜晚的车厢格外安静,江连躺在卧铺上,双手交叠放在头下,列车路过轨道交界处时总是发出极大的震动声,他身子随着车厢摇晃,在想聂海放跑自己这件事。
      
      车世炀让聂海送自己回滨江公馆,是知道自己的战斗能力,认为一个人肯定守不住自己,并且他对聂海极其信任。但是聂海却故意没有跟随。他能这么做,看起来不像是车世炀暗地指使他故意放跑,那么就只能是聂海自己的选择,他可能有放走江连后免责的借口。
      
      不管这个借口是什么,聂海办事不利,但他却能承担这种犯错的后果,说明车世炀对他极其信任,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严惩他。
      
      聂海放走他,是因为念及旧情吗?
      
      这样想着,理不出头绪的江连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是被车门的拉开声惊醒。他暗道糟糕,车到了某个站点,肯定会有人上车,列车员会来挨个换票。
      
      自己这个车厢,只有一个睡着的老头,他摸进来的时候对方毫不知情,所以剩下三个铺位有很大几率有人中途上车。
      
      拉开车门的是个戴口罩的青年,江连保持不动,却见他再次低头对了对票根,眼睛朝这里打量过来。
      
      这么不走运,对方就是江连所在的铺位,江连装作刚醒揉了揉眼睛。
      
      青年的声音很好听:“下铺是我的。”
      
      他以为江连是不愿睡上铺,江连只好坐起身打了个呵欠,走廊外柔和的车灯照在他的脸上,将那半睡半醒间的几分慵懒照了个清楚。
      
      江连扬起个真诚的笑容:“对不起。”
      
      门口人呆了片刻:“噢没事,你睡下面吧,我上去。”
      
      “不,我快到站了,谢谢你,我去上个厕所。”江连礼貌地点头,侧身让口罩青年先进门,顺手帮他搬了箱子,对方背着个吉他多有不便。
      
      等售票员换完票过了一段时间,江连溜回来将门轻轻拉开条缝隙,看里面只有两个人,放心地推门而入,他的行李还留在桌下,其他车厢还需要重新摸透情况,不如就近继续留在这里。
      
      青年已经摘了口罩,一张脸棱角分明,剑眉星眸,异常端庄正气,颇有几分富贵之气,出人意料的是他睡在了上铺。见江连进门,青年坐起身:“你回来了。”
      
      江连歪歪头,张了张口,脑内在想用什么借口把人骗下来。若是这人继续留在上面,万一下一站上铺位的人来了,可能会与青年发成争执啊。
      
      “你到哪儿下站?”江连从口袋掏出两根香蕉,分了一只给对方,靠在门上。
      
      “终点站。”那人接过但并没有剥开。
      
      江连张开刚想咬香蕉,想到什么:“嗨,你那么大的吉他放在上面多不方便,还占了一部分床位,不如你睡下-面,吉他可以立在桌下靠在床边上,也不会有人碰到,来,我帮你。”
      
      对方忽略了他的提议:“我刚才换票,看到列车员册子上没有你,怕不是你忘记了。”
      
      青年带着笑容,盯紧了江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篇章开始了,不能总跟攻君来感情戏,我们来走走剧情,让大家看看江连童鞋其实是实力派。
    许个愿,希望上天快点赐我一个暖心的小天使跟我交流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