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之痒

作者:禾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火灾检验感情

      叶哲看了会儿微博,面无表情地关掉,叫于永思进来研究礼服设计方案。
      于永思一脸精尽人亡的表情,憔悴地说:“我想睡觉。”
      叶哲说:“明天再睡吧,初步方案出来了没有?”
      于永思苦哈哈地拿出笔记本放给他看,叶哲说:“再普通一点。”
      “嗯?”
      于永思怀疑他脑子坏掉了,盯着他看,叶哲笑说:“没说错,再普通一点,最好是各家品牌都出过,除了亲爹亲妈都分不清是哪家出品的经典款。”
      
      “为啥?”于永思忍不住问,“我看季家出席各类场合的穿着,也并没有特别朴素。”
      叶哲说:“这次的事情是季少在拿主意,签协议的时候我特地加了一条,若最终方案不能令甲方满意,则由乙方赔偿相应违约金。”
      “你脑子真的坏掉了。”
      叶哲叹了口气:“你不明白,季大少根本就不是为了衣服来的。礼服越简单越好,让季大少选不上更好,这个钱我赔得起。经典款不容易出错,因为不光是我们做过,各大奢牌都做过,季大少自己也穿过不止一次,不会被抓到问题,即使看上去很平庸,最多也只是觉得我叶哲做人太小心翼翼没有突破。”
      “但是万一你有突破,很亮眼,被季大少有心引至借鉴大牌新款,或者服装的什么元素有我们不知道的特殊含义,犯了季家的忌讳,这些都是季大少一句话的事。这是足以让陶然从此消失的错。与此相比,十几二十万的违约金,我付得起。”
      
      于永思沉默了半晌,点点头:“我知道了。”
      过了会儿他又问:“你跟季大少有什么过节?若是季大少动不动来订几件衣服,一次次赔违约金也不是个事啊。”
      叶哲没有回答他的第一个问题,只说:“以后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于永思出去继续和设计组赶图,叶哲拿着一支笔点了点桌面,犯懒一般地整个人靠在了椅背上。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从年轻时对季辰宇的绮念,到自己的辛苦创业,再到如今,想着想着仿佛都恍然如一场大梦。
      放弃吧,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他跟季辰宇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放弃吧……
      有过两次一夜情,已经赚到了。他叶哲算什么玩意,在季家面前连可平等交往的机会都没有,他凭什么冒着自己十年心血毁于一旦的风险,去爱一个不会爱他的人?
      
      这个时候季辰宇的电话却打了过来,叶哲犹豫再三还是接了。
      季辰宇那边声音有点嘈杂,嗫嚅着问:“你,有看微博吗?”
      叶哲想了想:“这几天忙着做你大哥的那笔订单,没有时间看。”
      季辰宇明显地松了口气,说:“噢……”
      叶哲忍不住故意逗他:“微博上有什么热闹新闻吗?”
      “也没什么,我这个节目很会炒啊,我想你有没有看过相关的新闻……”
      “很有趣吗?”
      “……也没有,挺无聊的。深山老林里,什么都没有,吃的也跟糠菜似的。现在坐着老乡的拖拉机上山……”
      “拖拉机?”
      “就是那种敞开的,里边还有猪的味道,高级敞篷车,开起来噗噗噗噗……”
      “噗。”叶哲笑了一声,季辰宇听他笑了仿佛松了口气,说:“我……我没有因为要骗季辰昊才利用你,我没有想把你拖进季家的斗争里。”
      
      “唔。”叶哲其实不想谈论这个,也懒得去分辨,随口应了一声。
      季辰宇那边的声音忽然喧闹了起来,季辰宇大声道:“不好,不知道哪个工作人员扔的烟头,山民的草垛好像烧着了。”
      叶哲还没反应过来,季辰宇的话音已经断断续续:“火势有点大,拖拉……断……火……滚下……顾阳!”
      通话猛然被挂断,叶哲脑中一片茫然,再打过去,关机。
      他大口喘息了几下,腾地站起来,拿起车钥匙就出去了。
      
      季辰宇所在的山区距离本市两百多公里,叶哲一边启动一边打电话给海石公司问真人秀节目的具体位置,开了五个多小时的车才到了地方。
      真人秀拍摄的山林在临近中午的时候起了一场大火,虽然及时发现并进行了扑灭,然而此时正是秋收季,山民晾在外面的干草垛相当多,火势蔓延很快,灾情颇为严重。
      叶哲一路打着电话托人让自己进入拍摄地,一辆拖拉机被路边烧断的木棚砸翻,倒地的同时又带倒了旁边的烟囱,拖拉机被烧得焦黑,发出难闻的气味,乱七八糟的杂物滚了一地。
      叶哲胃部一阵紧缩,紧张得喉头干呕。距离出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消防队也已经撤退,现场只有几个善后的节目组搬运工人,时不时奇怪地看两眼叶哲。
      
      “老板你让一下咯。”工人说,“这里还是很危险的,有零散的飘落物。”
      叶哲似乎刚刚找回语言功能,僵着舌头道:“拖拉机……这个拖拉机上坐的人怎么样了。”
      工人说:“不清楚,都抬走了吧。这拖拉机都砸扁了,里面的人估计也,啧啧啧……倒霉啊,老板?”
      叶哲机械地又拨了一次季辰宇的手机,还是关机。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几经周折要到了剧组摄像师的电话,打了很久都是占线,好不容易打通,接电话的是个平静的女声。
      “你好,机主还在抢救,如果是家属,可以到市立医院,如果不是家属,请不要频繁拨打,以免漏接亲属电话……”叶哲说了声“谢谢”,挂掉电话。
      他怔怔地,很想赶紧离开这里去找人,腿却像被钉在地上一样根本动不了。他望着面前的一片焦土,张着口却说不出话,眼前一阵阵发黑。
      
      顾阳手臂被砸,不幸中的万幸是只是骨折,并灼伤了背部到上臂的一大片皮肤。
      他在病床上吊着手,啃着季辰宇刚削好的苹果唱歌:“还好我拼命地护住了脸,我英俊的相貌才得以保存~”
      季辰宇翻白眼。他的头发被烧焦了一半,现在推成了一个近似光头的板寸,头发一根根桀骜地竖着,几乎露出头皮。一根燃着的木头砸过来时他在讲电话,顾阳眼疾手快地推开了他,顾阳被砸到了手臂,而他的手机被碾成了碎片。
      顾阳说:“你剃板寸也挺好看,看来是真帅哥。诶你是不是有美人尖。”说着便毛手毛脚地伸过来摸季辰宇的头,季辰宇往后一避,皱眉道:“别乱动。”
      
      顾阳百无聊赖,手臂吊着,背上涂了药只能侧卧,也没办法玩游戏,大声埋怨:“无聊死了——!!”
      季辰宇说:“怎么都没人来看看你。”
      顾阳无所谓地说:“我爸妈都在国外,谁来看我啊。”
      季辰宇又皱了皱眉,顾阳是男一组季军,名次还不如自己,最后却把男二组冠军挤下去担了男二,他以为顾阳和自己一样,背后多少有什么人。
      而且感觉是个比叶哲要背景深不少的人。
      现在也不知道顾阳是演技太好,还是没心机到没感觉自己有背景,竟然完全不露声色。
      
      顾阳端详他的表情,忽然恍然大悟,大声说:“啊!!你跟简廷安一样!以为我是睡上的男二是不是?”
      季辰宇一阵头疼:“你能不能小声点?”
      顾阳不服气地说:“为什么要小声,我又不是真睡上来的。我跟你说,男二组原冠军才是睡的,后来得罪了金主,金主把他发配宁古塔了。”
      “发配宁古塔?”
      “你没看过康熙王朝啊,宁古塔就是流放之地……”
      “行了说重点。”
      “金主把他扔去演一个小制作网剧了。当然本来男二也不一定轮得到我啦,但是后来林编忽然问我,田先生给我们的通告费是不是有问题,我想了想,之前有一次说好的薪酬确实不太足,就说了句可能有点问题,林编就很满意,说要不你来演秦萌吧。”
      
      顾阳啃了一口苹果:“我也不知道为啥啊,运气好吧。”
      季辰宇一阵憋气,这小子果然是运气好,混圈全靠一张脸和运气了。
      “你看看你,我说了我不是睡上来的你又这幅样子。”顾阳学着他之前的样子翻白眼,“要吃芒果,给剥。”
      季辰宇说:“我不会。”
      顾阳拖长了声音说:“大胆小季子,朕要把你发配宁古塔~”
      季辰宇忍俊不禁,微笑着去拿芒果,一转身,看到了站在病房门口的人。
      
      叶哲脸色不太好,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季辰宇一时语塞,许久后才说:“你……怎么来了。”
      叶哲喘了几口气,中饭晚饭粒米未进的胃隐隐作痛,他等着一阵剧痛微微平息,方稳住声音道:“……没事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季辰宇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地说:“当时我手机被碾坏了。”
      “到医院后用座机打都不会吗。”
      叶哲刚说出口便后悔了,因为他一瞬间自己意识到了原因。
      季辰宇不记得他的手机号码。
      
      季辰宇颇觉抱歉,又找不到话说,只得另起话题:“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特地跑了一趟?从那边到这得开四五个小时吧,让司机加班了?”
      叶哲疲惫地随便点了点头。
      季辰宇不好意思:“对不起……”
      叶哲摇摇头,低声说:“能给我杯热水吗?”
      季辰宇忙不迭去拿水瓶,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叶哲接过说:“我去吧,你……给他剥芒果。”
      
      他低着头去开水房,捂着胃部,呆滞地看水龙头里的热水注入水瓶。
      热水溢出,叶哲还在发呆,一只手伸过来关掉了龙头,说道:“……是不是很累?”
      季辰宇看叶哲半天没有反应,有些担心地扳了扳他的肩,将他整个人扳过来面对自己,不由得愣住:“你哭了?”
      叶哲难堪地别过头,低低说:“没有。”
      叶哲这一天内的情绪起落太大,他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怎么驱车到市立医院,也记不清以什么样的心情打听季辰宇的病房,看到季辰宇活蹦乱跳地跟人有说有笑时,甚至膝盖一软差点跪下来。眼泪现在才流出,已经是克制的结果了。
      他尽力忍住眼泪,说:“你没事就好。我一会儿回去,公司还有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