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之痒

作者:禾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从此后都差不多

      方宁修坐下来,看了眼叶哲,微微怔愣,许久才道:“叶总。”
      叶哲轻轻咳嗽了一声:“方先生你好。”
      关俊文没有感觉出有些微妙的气氛,招呼着方宁修喝酒吃菜,把刚才自己对剧本的改动说了。
      方宁修笑道:“那我也是运气好了,凭外形取胜。要不是和季先生相似,这个角色也就花落他人了。”说着有意无意地瞟了瞟叶哲,叶哲笑笑没说话,季辰宇不易察觉地蹙了一下眉,说:“我也是走运,惭愧了。”
      
      叶哲站起来表示去盥洗室,他出去没多久方宁修便也站起来笑说:“刚才急着赶过来,我也内急了呢,我去一下。”留下季辰宇和一脸不明情况的关俊文。
      叶哲捧水洗了洗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叹了口气。方宁修在他身后道:“叶总还记得我?”
      包厢的盥洗室是独立的,因此方宁修将门一关也就不怕旁人会进来。
      叶哲有些抱歉地说:“刚听到名字的时候,确实没想起来。”
      方宁修笑道:“哎,我当年也隐约知道自己是沾了谁的光……就是没想到。”
      “我似乎没说过你像谁啊。”
      方宁修白了他一眼:“叶总真是健忘了,上床的时候叫过什么晨呢。”
      
      叶哲揉了揉鼻子,他是真忘了。那是他的第一次,没什么经验,做到兴头上了不小心叫季辰宇的名字也不是太稀奇的事,难为方宁修还记得。
      方宁修现在算是二线里比较红的,够不上一线,不过混得还可以。可能也因此对于叶哲的“知遇之恩”还是有点感激的。
      方宁修说:“哎呀,我们圈里叶总的名声可是很好的,可惜叶总挑人太厉害,好多小艺人都遗憾呢。”
      “……”
      方宁修道:“海石大高层都是油腻的老头子,要像叶总这样在海石有点股份说得上话,又不吝啬,对人温柔,还长得帅,就当一夜情也是极品之选,何况还有好处拿。”
      “咳咳咳咳……”叶哲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方宁修终于打算放过他,笑眯眯说:“今天看到正主我也算服气,是长得好,没得比。好了我真的去嘘嘘了。”
      
      叶哲回饭桌,关俊文还在埋头吃菜,季辰宇抬头看了看他,神情有点疑惑。叶哲坐回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关俊文也没发现。
      一顿饭四人各怀心思地吃完,司机来接叶哲和季辰宇回家,叶哲半路想起礼服的事,便带着季辰宇一起去公司了。
      季辰宇的礼服在设计上也很中规中矩,就连颜色也是最不会出错的黑色。季辰宇几乎不穿正装,因此一穿上这个,整个人就似乎变了个气质。
      “这么看着有点像纨绔子弟了。”叶哲笑笑说,“以前像贫民小王子。”
      季辰宇照了照镜子:“就这样吧没什么要改的。”
      于永思说:“仔细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太舒适,都可以改。”
      季辰宇说:“不用了。”
      
      叶哲便帮腔道:“你走几步再坐下,换几个动作,有的时候光站着看不出来。”
      季辰宇瞟了他一眼,抿着唇,将礼服脱了下来,扔在一边。
      于永思多机灵,抱起衣服就光速退出了房门。季辰宇说:“穿着去订婚的,你很喜欢看吗?”
      叶哲知道他要说这个,淡淡道:“反正都是要去的,光鲜也要去,裸奔也要去,为什么不帅一点去迷倒一片人?”
      季辰宇恨恨道:“你倒是很豁达。”过了一会儿他问:“你父母向你逼婚过吗?”
      叶哲摇了摇头:“我很早就向他们出柜了,他们不接受,我搬出去一个人住。”他只说了几句简短的话,但是季辰宇能想象到他当年经受了多少阻力。
      他内心也知道,他以性向为名逃婚,离家出走,他父亲没有强行把他拖回去,只是知道他逃不掉。就算是季辰昊,也觉得他只要没钱可用没几天就会回去的。他最初会去参加《少》剧的海选,目的其实很单纯,一是因为季家还没有涉及娱乐圈,二是因为海选类似集训,有集体宿舍也有工作餐。
      
      对季家人来说,季辰宇性向是什么都无关紧要,别说他自称是同性恋,哪怕他是个恋兽癖都可以随便他去玩,但是婚必须结。
      季辰宇其实很清楚,然而还是想拼一拼。他并不想跟父亲一样连娶两个根本不爱的女人。
      但是他会爱上什么人呢?他二十几年短短的人生里,却并没有体会到过。也许就跟爷爷说的一样,只要那女人看着还算顺眼,就只是在生活里加一个伴,日子虽然长,却过得很快,随便混混,一辈子也就过去了。何况他爹还明白地跟他说,结了婚爱怎么玩还是怎么玩。
      他自嘲道:“我还是幸运的呢,不过是跟大商贾的女儿结婚,季辰昊多半要娶一个官家女,娶回家还得像菩萨一样供着。”
      叶哲沉默不语,然后说:“今朝有酒今朝醉,就算是你喜欢的,你也不太可能一辈子都喜欢。”
      季辰宇负气道:“你就是想我早点订婚,摆脱我以后可以再去找其他的换换口味,你这个集邮怪,我一个人还满足不了你。”
      叶哲被他孩子气的话逗笑了,季辰宇看他笑,生气地补充:“五十万我是不会还的!”
      
      “好嘛,不还就不还。”叶哲悠悠然地看着他的脸出神,觉得自己是有点沉迷了,其实他爱季辰宇什么呢?明明两个人大学时都只有匆匆几面,如今重逢后又只是用一次次的性`交建立关系,他怎么就会爱季辰宇呢?可能真的还是脸太合口味了吧,满足了他所有的性幻想。
      叶哲大学时还有写日记的习惯,他清楚记得遇到季辰宇后每天都在写季辰宇的事,哪怕是今天在图书馆坐在离季辰宇五十米远的对角线都要记下来,乐此不疲。
      后来就没有写了,日记停留在被季辰宇打的那一天。倒也不是因为被打得不敢爱了,而是因为从那天起,每天都过得差不多了。
      
      季辰宇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凑过来轻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还有事吗,回去做晚饭?”
      叶哲有些发愣,不太确定刚才发生了什么。季辰宇却似乎什么都没干过一样地拉着他打算走了。
      叶哲微微苦笑。他虽然出柜很早,但那是因为他实在是再明显不过的只对同性有兴趣,连双性恋都不是,对父母来说,早晚要知道的事不如早知道。但是他从小为人便谨慎,从来不透露自己喜欢的是男人,便也从来没有跟什么人乱搞谈恋爱。
      到大四才有初恋,这在同志圈几乎可以说是纯情得可怕。然而这场初恋的结局却很不美好,给叶哲带来很大的打击,他以前只是没有勇气透露性向,从那时起连去爱一个人都不敢了。
      因为季辰宇让他意识到世界上大部分人看待同性恋还是觉得这是个变态的。
      
      一直到他事业有成,手头也有点钱了,又有那么个契机经人介绍与方宁修发生关系,他忽然就觉得这种关系最适合自己。
      大家都是明摆着的gay,外形符合口味,各取所需。他不爱方宁修,方宁修也不爱他。
      跟他有过关系的小艺人都爱他的钱,他爱跟他们上床,这样就很公平。
      跟季辰宇是不公平的,季辰宇爱的多半是他作为稍微年长的男人护着他的感觉,他爱的却是这个人。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他从迷恋季辰宇开始就只是爱他的脸,没好好跟他相处过,爱本来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感情,相处完一年大抵也就没了。
      
      季辰宇在厨房里炒菜,叶哲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电视,看着看着忽然“咦”了一声,季辰宇参加的那个真人秀即将开播,已经放宣传片了。
      海石在捧季辰宇和顾阳上还是很花力气,宣传片俩人镜头都不少,尤其是顾阳吊着一条手臂给季辰宇递工具,笑容阳光,气质干净,十分圈粉,而季辰宇在一旁帮山民修木棚,配合默契,构图如同偶像剧。
      季辰宇先端了一碗汤出来让他喝,看了一眼说:“也不知是摄影厉害还是剪辑厉害,这里顾阳手臂上的带子被木楔子勾住了,所以才站那没动,后来走的时候用劲一带,我半天才钉好的木棚又歪了。”
      叶哲没忍住笑出声,季辰宇说:“先喝汤,你胃不好,中午又喝了酒。”
      
      叶哲舀出来一小碗,季辰宇炖的山药排骨,闻起来很香。
      “你倒是神奇地会做菜。”
      季辰宇在厨房里说:“在美国时一个人住,多失败几次也就慢慢会了。”
      “你在美国呆了很多年?”
      季辰宇说:“对于我来讲,去美国读书就是被发配宁古塔了,你说呢?”他被交换去美国读书,说白了不过就是季振明要全力培养季辰昊,生怕他在一边碍事,于是把小儿子一脚踢出家族核心。
      叶哲理解地点了点头,又笑说:“跟顾阳一起了半个月,天天发配宁古塔了。”
      季辰宇说:“他电视剧儿童,中毒。”
      
      季辰宇端完菜洗好手出来吃饭,扒了几口忽然说:“你以前都怎么吃?”
      叶哲随口说:“有应酬就应酬,没应酬就随便吃点外卖,回家晚了就自己炒个饭。”
      “会炒什么饭?”
      “……蛋炒饭和饭炒蛋。”
      季辰宇无语,难怪第一天到这的时候,冰箱里说好的新鲜食材最多的就是鸡蛋胡萝卜和香肠,这么一想确实都是炒饭用的东西。
      “难怪胃会不好。”
      叶哲笑了笑:“一个人吃饭,也就没什么心思学做菜。”
      季辰宇一想也是,他在美国其实也是受不了汉堡薯条才学做中餐的,要是在国内一个人住,多半也是想出去吃就出去吃,自己做就一天炒饭一天炒面地过。
      
      叶哲夸他:“都很好吃。”
      季辰宇神经搭错一般忽然就说:“以后陪你吃饭。”
      叶哲愣了一下,笑道:“在我这感受到家的温暖了?”
      季辰宇不情不愿地“唔”了一声,他确实也没有这样同人在饭桌上边说笑边一起吃饭。季家难得的宴请是很讲规矩的,爷爷动一筷,父亲动一筷,母亲动一筷,大哥动一筷,他再动一筷。满桌人咀嚼声都没有,仿佛都能得道成仙。
      “以后给你用炖的,汤可以一直炖在火上,半夜也能喝。”
      叶哲把碗里剩余的吃干净,顿了一会儿说:“你以后哪有这个时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