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作者:凝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

      陆嫣扶着唐洁在后座坐下,对代驾说:“麻烦你,去南湾御苑。”
      
      唐洁却不由分说摆摆手:“去附一院。”
      
      代驾似乎很有经验,听了这话,只淡定地盯着后视镜,等着她们自己做决定。
      
      “你醉了,先送你回去。”陆嫣耐心地替唐洁系安全带。
      
      “没醉没醉,先去你家。”唐洁一把抢过系带,自己扣好,“帅哥,听我的,去附一院。”
      车开动了,唐洁脱掉外套,挠了挠头发借以醒酒,然后转脸看向陆嫣。
      
      陆嫣连忙低下头,从包里神色如故地拿出手机,开始翻阅微信里的工作群消息。
      
      她的目光很专注,像是生怕错过了科里的重要通知。
      
      又来这套。
      
      唐洁一把抢过手机,扳过陆嫣的肩:“咱们今天把话说明白,你跟江成屹当年怎么回事?”
      
      陆嫣拍开她的爪子,轻描淡写地掸掸肩:“什么怎么回事?”
      
      唐洁乜斜眼看她:“今天晚上从江成屹来了以后,你整个人就没正常过。当年的事我虽然全蒙在鼓里,但看你这些年从不提起,就总认为是江成屹对不起你,可是今晚我算是看明白了,要是他对不起你,该怂的是他,你怂什么啊?”
      
      记得当年她得知陆嫣和江成屹分手的消息,都是在大学快开学的时候了。
      
      那年暑假发生了太多事,一幕幕如闪电一般,快得她连细节都来不及看清楚。
      
      就记得高考刚结束的时候,一切都还风平浪静。
      
      同学们凑钱搞聚会,隔几天就疯玩一场。陆嫣忙着和江成屹谈恋爱,时常看不见人影。邓蔓沉默了很多,整天闷在家里刷肥皂剧。她则兴奋地忙着办护照和签证,准备开启期待已久的毕业旅行。
      
      六月的阳光明耀得刺目,微风里残余着蔷薇花的气息,生命从来没有那么饱满过,每天早上一睁眼都有种过节的错觉。
      
      可就在她沉浸在对未来的畅想中时,命运的阴影已在身后悄悄逼近,没多久她就迎来了生命中一记痛击。
      
      高考分数出来了了,陆嫣保持了一贯的水准,而她则超常发挥,侥幸超过了s医科大的录取分数线。只有邓蔓发挥失误,连一本线都没挨上。
      
      填志愿的那天,她特意起了一个大早,本以为一定是同学中第一个到的,谁知到教室一看,早有人坐在桌前安安静静核对志愿表了。
      
      “邓蔓。”她的心一下子收紧,走过去默默挨着对方坐下。
      
      安慰和鼓励的话,她和陆嫣这几天都已经说尽。为了让邓蔓重新振作起来,陆嫣甚至接连好几天都待在邓蔓家里陪伴她。
      
      到了今天,邓蔓的状态果然已经好了许多,目光清亮亮的,也不再意志消沉。就是这些天明显没怎么休息好,瘦得下巴都尖尖的了。
      
      “还是决定填s医科大?”邓蔓认真地问她,语气跟平常没有任何分别。
      
      唐洁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在待人待物方面,她从来没有这么谨慎过,为了照顾邓蔓的情绪,这几天她都快憋死啦。
      
      她们三个虽然从高一开始就成为了好朋友,但性格完全不同。
      
      她是明骚,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
      
      陆嫣是闷骚,通常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不显山不露水搞定了七中男神为例。
      
      邓蔓却是她们三个当中最内向的。
      
      麻烦就在这里,如果这次发挥失误的是她或者是陆嫣,事情都好办,以她和陆嫣的性格,都不至于一蹶不振。
      
      可偏偏是邓蔓。
      
      记得那天在她点头以后,邓蔓的目光突然掠过她的肩膀,看向外面。
      
      紧接着,眼神里忽然涌现一种难言的情绪。
      
      她忙顺着邓蔓的视线往身后看,这才发现门口来了好些人。
      
      她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陆嫣和江成屹,没办法不注意,因为那天两个人都出奇的漂亮。
      
      江成屹穿一件白T恤,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高、劲、帅。
      
      陆嫣不知从哪摸了一条从没见过的连衣裙,居然也是白色的,站在走廊上跟同学微笑说话,明媚又开朗。晨光暖暖地洒在她身上,肤色有一种水灵灵的明亮。
      
      唐洁拉着邓蔓就走过去,可是到了跟前,她看着陆嫣,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好像一夜之间,陆嫣身上就起了些微妙的变化,而正是这种变化让她比平时更漂亮更醒目。
      
      其实当时除了陆嫣和江成屹,旁边还围了好些人,可她的注意力却全程都被这两个人给吸引。
      
      也就是无意中一转头,才发现邓蔓的目光凉凉的,遥遥地看着一个人。
      
      噫,不知道是不是今晚重聚的缘故,她居然想起了不少从前漏掉的细节。
      
      邓蔓当时在看谁来着?
      
      除了陆嫣和江成屹,还有谁在场?
      
      她捧着头,拼命地回想。
      
      酒精麻痹了她的思维,她想得头都要裂开了,总好像要抓住一点痕迹了,但终于还是没有。
      
      最后她放弃地摇了摇头,不愿再继续想下去,因为接下来的回忆几乎全都是灰色的:在那之后没几天,邓蔓就跳河自杀了。而在去停尸间认尸之后,陆嫣更是一头病倒。
      
      那个夏天,从天堂到地狱,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
      
      附一院转眼就到了,她的胃突然变得极不舒服,就在陆嫣要下车的时候,一把抓住她,执意地问:“我不管,反正我今晚就想知道,你和江成屹当时是谁甩的谁?这里面,还有没有别人的事?”
      
      陆嫣都已经推开车门了,冷不丁被拽住胳膊,只好无奈地说:“没有,没有!我中二,我甩的他,行了吧?”
      
      唐洁怔怔的,直到陆嫣的身影没入窄巷了,她才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
      
      夜已深,她也不敢发出噪音扰民,只得抓着车窗,冲着陆嫣的背影低低喊道:“为什么啊。”
      
      ***
      回到家,陆嫣躺倒在沙发上。
      
      往事就像一个昏睡的老人,渐渐在心底有了苏醒的迹象。
      
      蜷缩着发了好一会呆,她摆脱什么似的摇了摇头,再拿出手机一看,就见上面有几个未接来电,路上她没有听到过铃声,应该是一打过来就掐断的那种诈骗电话。
      
      她一一把上面的号码拉黑。
      
      快凌晨了,她从身到心都感到疲倦,费了好多功夫才把自己的身体从沙发上拽起来,到浴室洗澡。
      
      沐浴完穿好睡衣,她到厨房冰箱里拿牛奶。
      
      路过客厅的时候,外面楼道里忽然传来很轻很轻的脚步声。
      
      她握住冰箱把手,微微侧过脸,仔细分辩。
      
      都这么晚了,谁会在楼道里闲晃,楼里住的大多是附一院的职工或家属,难道是谁临时被叫到医院加班?
      
      不过幸好,那脚步声在门口只停留了一会,很快又隐没了。
      
      她松了口气,到卧室睡觉。
      
      ***
      第二天早上陆嫣照例是被闹钟叫醒的。
      
      她昨晚睡得不好,到科室的时候还在打呵欠。
      
      早交班。
      
      于主任外地开会回来了,并且比谁到得都早,一等大家都来齐了,就严肃地杵在一干医护人员面前。
      
      同事们畏于虎威,一改前几天的松散,不等于主任发话,就自动自发地用英文汇报病例。
      
      陆嫣想起自己昨天出班休,没有需要访视的病人,站在那里,整个人都松懈了不少。
      
      正听同事说起一台风湿性心脏病换瓣手术,走道里忽然有人说话,紧接着,于主任就被请出去了。
      
      同事们看见外面那人是保卫科长,都表示费解。
      
      陆嫣也有些纳闷。
      
      可是过不一会,于主任再次出现在门口,对陆嫣说道:“陆嫣,你出来一下。”
      
      同事们的目光齐刷刷地射过来。
      
      “啊?”她愣了一下,出来后,奇怪地问,“什么事啊,老板?”
      
      私底下,她可一点也不怕她这位导师。
      
      于主任表情有点古怪,闭紧了嘴领她往前走,到了主任办公室门口,这才说:“进去吧,有两位警官在里面,想问你一些话。”
      
      见陆嫣惊讶地睁大眼睛,他忙又压低嗓门道:“别怕,咱们都在外面。”
      
      陆嫣推开门,怔住了。
      
      里面果然有两个人,都很年轻,其中一个站在窗前,双手插在裤兜,背影高挑,很是熟悉。
      
      听到声音,江成屹回过头。
      
      见陆嫣错愕地望着他,他淡淡地上下扫了她一眼,走近,以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说:“我们是安山区分局的刑警,昨晚在枫晚路公园的人工湖里发现一具女尸,经法医初步检测是他杀。”
      
      陆嫣心猛的一抽,忽然有种极为不妙的预感。
      
      果然听江成屹接着道:“我们在被害人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些讯息,经证实,被害人生前最后一个联系人是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