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作者:凝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时间不早了,做好笔录,两位警员叮嘱了几句,就准备离开,走时不忘招呼江成屹:“江队,一起啊。”
      
      江成屹放下水杯,从沙发上站起。
      
      陆嫣和唐洁送到门口,两人脑子里都有些嗡嗡的,今晚的事太毛骨悚然,以往从不曾遇到过,折腾到近两点,已经筋疲力尽了。
      
      许是怕扰民,两名警员一出门就有意压低说话声,下楼梯时也尽量又缓又轻。
      
      走了一会,两人一回头,才发现江成屹还站着不动。
      
      “江队?”
      
      江成屹拿出手机看了看,眼睛盯着前方说:“那人也许还会回来,你们要是不想担惊受怕,今晚最好换个地方住。”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陆嫣和唐洁想了一想,才明白过来江成屹是对她们说的。
      
      愣了几秒,陆嫣转身就往屋里奔,用最快速度收拾随身物品。
      
      唐洁本来还想请江成屹等一等,可江成屹像是没听到,很快就下楼走了。
      
      她杵在门口,盯着空荡荡的楼梯间。
      
      三人的身影一消失,眼前立刻重归死寂,黑漆漆的角落里,仿佛随时能跳出个变态来。
      
      她“嗷”一声,连忙进屋帮陆嫣收拾东西。
      
      两人关上门出来,慌里慌张下了楼梯。
      
      单元门口不见人影,巷子里寂静如坟,月亮淡得像一抹弯弯的影子,路灯也比平时更显得昏惨。
      
      两人走在巷中,心怦怦跳个不停。
      
      幸亏医院就在前面,急诊大厅灯火通明,刚一走近,就听到前方传来的说话及咳嗽声,两个人直如从幽冥一脚踏入了人间,彻底松了口气。
      
      站在巷口,两人商量去哪,先后改变了几次主意,最后决定住酒店。
      
      “在这附近找家快捷酒店吧。”陆嫣提议。
      
      唐洁反对:“住什么快捷酒店啊,你们医院附近不就有家万豪吗,离这又不远,车都不用开,走过去就行。”
      
      陆嫣对唐洁这种腐败作风早已经习以为常:“那就走吧。”
      
      两人刚要离开,后面忽然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回头一看,一辆车正好从停车位驶出来。
      
      前照灯亮起的一刹那,驾驶室里男人的脸被照得眉目分明。
      
      “江成屹?”唐洁愕然,“他不是早走了吗,怎么还在这?”
      
      黑灯瞎火的,江成屹的车灯又没开,她都没注意到停车位的车里有人。早知道江成屹还没走,刚才在巷子里的时候她们也不用吓成那样了。
      
      陆嫣瞥瞥江成屹车远去的方向,没接话。
      
      唐洁挽住陆嫣的胳膊,意味深长地说:“江成屹真像变了一个人。”
      
      高中的时候,江成屹虽然不是话篓子,却也不像现在这么高冷。
      
      记得那时候同学之间流行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一回六班一个篮球队员过生日,恰逢期中考试结束,大家兴奋之余,就起哄要给那位同学庆祝生日。
      
      明为生日聚会,其实不过是凑钱买些饮料、生日蛋糕,大家在室内篮球场围坐起来,疯闹一场。
      
      那天她和陆嫣、邓蔓到得挺早,一来就帮着大家摆座位、分零食。
      
      正忙着,江成屹和其他几个篮球队员也来了,这下六班沸腾了,江成屹那时候在七中可是男神般的存在,他一来,不少女生都兴奋不已。
      
      可惜聚会刚一开始,丁婧那帮人也闻风而至。
      
      那时候陆嫣和江成屹还没在一起,丁婧身为校啦啦队的队长,追江成屹追得正猛,这事大家都心知肚明,见丁婧过来,都不觉得意外。
      
      后面大家玩得嗨起来,开始轮真心话大冒险。
      
      轮到江成屹时,篮球队一个哥们就贼兮兮问出第一个问题:“江成屹,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大家迅速安静下来,不少女生眼睛亮晶晶的,都等着江成屹的答案。
      
      江成屹手上玩着篮球:“有。”懒洋洋的,却是非常笃定的语气。
      
      现场一炸。
      
      “那女生在现场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篮球抛给另一个哥们,江成屹笑了笑说:“在。”
      
      大家更疯了:“快快快,快说是谁。”
      
      唐洁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兴奋地捅捅身边的陆嫣:“嘿,江成屹这厮居然下凡了。”
      
      见陆嫣不说话,她纳闷地转头一看,就见陆嫣正若无其事地整理书包,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她觉得无趣,把脸转到另一边去找邓蔓八卦,却发现邓蔓正冷冷地看着人群当中的丁婧。
      
      也是她太迟钝,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意识到江成屹那天哪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分明是在当众撩妹。
      
      然而对于邓蔓当时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盯着丁婧,哪怕事隔多年,她依然感到费解。
      
      正想着,身边的陆嫣开口了:“邓蔓快要过生日了,过些日子,我想去郊区公墓看看邓蔓。”
      
      唐洁愣了几秒:“好险,差点就忘了。”邓蔓的生日是每年冬至那几天,特别的好记。
      
      两人沉默了一会,唐洁想起一事,忙说:“忘了跟你说了,前两天邓蔓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们家拆迁,要搬到东城的新房子去了,整理东西的时候,邓蔓的妈妈无意中发现了一些收在杂物间的邓蔓的遗物,其中有一本纪念簿,里面全是我们三个人当初的合照,她妈妈触景生情,又不忍心丢掉,就犹犹豫豫地问我要不要过去取,也好留个纪念,又说知道你上班忙,就没给你打电话。我怕阿姨伤心,哪敢说不要。”
      
      陆嫣停下脚步:“她们什么时候搬家?”
      
      “听说是月底。”唐洁想了想,“不如我们跟阿姨约好,等去公墓看邓蔓的时候,顺便一起把东西取回来。”
      
      ***
      
      第二天两人退了酒店的房,到房产中介看房子,要求只有两个:一要离陆嫣医院近,二要治安环境好。
      
      看来看去,只有松山路那几个高档楼盘最符合要求。
      
      中介带她们现场看房,走到半路,南杉路派出所来电话了:“陆小姐,我们查到了一些情况,麻烦你到小区保安室来一趟。”
      
      两人接到电话,哪还顾得上看房,掉头就直奔南杉巷。
      
      保安室里,监控录像早已被调出,办案的民警却另换了两个人。
      
      见陆嫣她们过来,两名警察指指屏幕说:“这个人你们认识吗?”
      
      近前的时候,两个人都莫名的紧张。
      
      陆嫣心里尤其发慌,不知为何,自从昨晚出事以来,她脑子里总不时冒出荒诞不经的想法。
      
      直到看到监控上的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时,她背上的汗意才有所收敛。
      
      “昨晚你们报警时是00:43,昨晚00:00-1:00之间,共有十一个人进入了陆小姐所住的一单元楼,经过几位小区保安仔细核实,其中有十位都是单元楼里的业主,只有00:38出现在屏幕上的这位女性,他们以前从未见过,这位女性离开单元楼的时候正好是00:46,也就是说,在你们报警三分钟以后她就离开了,总共在楼里待了八分钟。而前天晚上,这个女人也曾经来过,但只待了两分钟就离开了。”
      
      陆嫣和唐洁盯着屏幕。
      
      那是个中等个头的女人,打扮还挺“时髦”,灰色直筒大衣,黑色短款踝靴,许是为了御寒,头上还裹了一块丝巾。唐洁很快就认出那丝巾出自某H字母打头的贵妇牌。
      
      她满脑子疑问:“我没见过这人,嫣,你见过吗?是不是你同事。”
      
      陆嫣缓缓摇头:“没见过。”
      
      虽然隔着屏幕,但从这人的走路姿态和打扮来看,陌生得不能再陌生。
      
      唐洁百思不得其解:“这位贵妇什么毛病啊,深更半夜不在家里待着,跑到别人家门口晃悠。”
      
      “这件事我们后续还会调查。”两名警员说,“陆小姐回去以后最好再仔细想想,要是能想起什么,再跟我们联系。”
      
      出来时,两人虽然仍然满腹疑问,但内心那种不安竟奇异般的减轻了几分。
      
      “我现在有个怀疑。”唐洁的语气很认真,“你们楼里住着一个小三。”
      
      “小三?”
      
      “对,昨晚那个女人本来是来找小三的麻烦,不小心认错了门,所以连续两晚都鬼鬼祟祟的,却也没采取什么实际性质的行动。”
      
      陆嫣觉得唐洁异想天开:“会吗?”
      
      唐洁两手一摊:“那你说还有什么可能?别说我们根本不认识那女人,就算认识,什么深仇大恨需要用这种方式吓唬人?我说嫣你也别担心了,不管这人什么来路,都交给警方去查吧,这段时间你先搬到松山路去,我帮着你一起找房子,等把你安置好,我再跟我爸去b市谈器材。”
      
      ***
      安山区刑侦大队
      
      老秦推开办公室门,见江成屹正坐在桌前,手上拿着杯茶,眼睛却盯着电脑屏幕,便走近道:“江队,附一院那个汪倩倩的未婚夫的不在场证明已经核实了,在汪倩倩死亡的那段时间,他正在跟几个朋友在棋牌室打麻将,除了几位在场证人的口供,我们刚才还调到了监控录像。”
      
      说完,靠坐在江成屹的办公桌前,点燃一支烟,随意往电脑屏幕扫了一眼,这才发现江成屹刚才看的竟然也是监控录像。
      
      像是一个小区的单元楼门前,一个女人打开门进入楼内,过了一会,又匆匆忙忙离开。
      
      江成屹反反复复调看的,就是这女人从进去到离开的这部分片段。
      
      “江队,这是?”
      
      江成屹仍盯着屏幕,面不改色地说:“南杉路派出所一桩疑似入室盗窃案,我怀疑跟我们手上那几件案子有点关系,就请南杉派出所帮我复制了一份。”
      
      老秦疑惑,入室盗窃怎么跟江队手上的凶杀案挂上钩了?八杆子也打不着啊。难道说刚才又有了什么新的发现。
      
      见江成屹没有往下深谈的意思,他也不好追问,只换个话题说:“现在汪倩倩的未婚夫嫌疑暂时被排除了,但是还有一个疑点我始终想不明白,汪倩倩的死亡时间是在28日晚上23:00-凌晨1:00之间,也就是说,无论是她第二天早上主动发给护士长的那条道歉信息,还是下午发给陆医生的那条微信,都是出自凶手之手。怪就怪在凶手抛尸时并未对尸体作特殊处理,应该知道我们迟早会查出汪倩倩的准确死亡时间,那么凶手假装汪倩倩的口吻给熟人发短信,压根起不到多少迷惑的作用,完全是多此一举啊。”
      
      江成屹接过老秦递过来的资料,扫了一眼说:“从这位凶手抛尸的手法和现场来看,此人非常聪明,思路也极其严谨,不会做些无意之举。我猜,他之所以在作案后的第二天假装汪倩倩给熟人发短信,无非有几种可能,其中一种就是:他还有些不得不做的事,需要花些时间来完成,而在此期间,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汪倩倩已经遇害,所以才伪装出汪倩倩还在世的假象,以便拖延时间。”
      
      老秦猛吸了一口烟:“什么事需要拖延时间?逃跑?毁灭证据?”
      
      江成屹久久盯着汪倩倩的被害现场照片,眸子沉静得仿佛一汪幽蓝的海,过了会,不置可否笑道:“谁知道呢,没准还有可能是一场仪式。”
      
      “啊?”老秦面色变得复杂起来。
      
      江成屹却合上资料页,看看手机:“七点了,老秦,到我家去吃个晚饭。”
      
      “行啊。“老秦两眼放光,“难得江队今天不要求加班,而且松山路的豪宅久仰大名,我还从来没参观过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