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作者:凝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唐洁全程忙着跟秦跃聊s市的各类奇闻八卦,一直聊到饭毕,还觉得意犹未尽。
      
      服务员过来结帐,唐洁跟秦跃抢着买单,然而姜还是老的辣,最终以唐洁落败收场。
      
      出来的时候,唐洁顺手就跟秦警官要了电话,豪爽地说:“这顿饭咱们记下了,哪天秦警官有空,我和小陆医生再好好回请一顿,到时候秦警官务必要赏脸。”
      
      秦跃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红光满面地看着唐洁:“瞧这话说的。我这人没别的,就是喜欢交朋友,再说过几天我老婆可能会带孩子诊所去看牙,到时候还得麻烦小唐医生,对了,刚才小唐你说的那什么‘窝沟——’”
      
      “乳牙窝沟封闭。”唐洁露齿一笑,拿出一张‘洁瑞牙科医院’的名片,递给秦跃,“嫂子带侄子过来的时候,如果我不在诊所,直接报我的名字就是了,享内部最低折扣。”
      
      秦跃笑眯眯地收下名片。
      
      他们说话的时候,江成屹已经上了警车,正坐在驾驶室里发动引擎。
      
      陆嫣则远远站着,一副随时准备离开的架势。
      
      唐洁扫那两人一眼,悄悄对秦跃使了个眼色。
      
      秦跃立刻了然,连忙把江成屹的电话发给了唐洁。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赶着回局里,给完电话,秦跃不敢再耽误时间,跟唐洁和陆嫣道了别,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唐洁回头挽住陆嫣的胳膊:“你明天休息是吧?我今晚去你家住。我想跟你好好聊聊。”
      
      陆嫣瞄瞄她:“要聊什么,我晚上还得查文献呢。”
      
      “哟,一个晚上能写出一篇sci么?少给我来这套。”
      
      陆嫣的家就在隔壁的巷子,拐过前面的墙角就能看见。
      
      天气越来越冷了,寒浸浸的风迎面吹来,刮得鼻子凉凉的,两人的高跟鞋踩在冰冷坚硬的地面上,敲出清脆有节律的声响。
      
      走到巷口,陆嫣停步,犹疑地看向上回遇到女孩的那个墙角。
      
      唐洁奇怪地问:“怎么了?”
      
      陆嫣沉默了一会说:“你说这世界上,一个人跟另一个人长得很像的可能性大不大?”
      
      唐洁眨眨眼:“那得看什么情况吧,双胞胎不就长得像吗?兄弟姐妹,舅舅外甥,姑姑侄女——只要有血缘关系,都有可能长得像。”
      
      “我是说没有血缘关系那种。”
      
      唐洁莫名其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未必没有可能,但概率应该会很小。怎么了,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陆嫣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如实以告:“前天晚上我去医院上班的时候,在这遇到一个跟邓蔓长得很像的女孩子。”
      
      有那么一瞬间,唐洁的表情一片空白,等回过神,立刻转为错愕。
      
      “怎么会,邓蔓都去世八年了,她又没有兄弟姐妹,你是不是眼花了。”
      
      陆嫣双手放进大衣口袋,沉思着往前走。
      
      那天晚上事情发生得突然,巷子里光线又太暗,说实话,她并没有看清楚那女孩的脸。
      
      可是那女孩的姿态和动作跟邓蔓实在很像,以至于她一见到对方,就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更别提还有那样一对相似的发卡了。
      
      走了一小段,她明显感觉到唐洁的情绪有些低落,于是换了一副轻松的口气: “其实那晚我也没看清楚,就是觉得两个人背影很像——”
      
      “背影像的人太多了。”唐洁打断她,“你是不是最近晚班上得太累了?还是看江成屹回来受了刺激?还学医的呢,整天尽胡思乱想。”
      
      陆嫣成功被这句话带偏,露出无语的表情:“谁受刺激了?”
      
      这还是陆嫣第一次肯接关于江成屹的话头。
      
      唐洁愣了一下,心里的最后一点凄惶和恐惧都消散了,连忙挽紧陆嫣的胳膊,眯了眯眼道:“我说,你跟江成屹,我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了,今晚要不是饭桌上还有一个话多的老秦,我都能被你们憋死。”
      
      陆嫣闭紧了嘴巴,不再接茬。
      
      唐洁就料到会这样,陆嫣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她早已经领教过多回,今晚反正有的是时间,她就不信摸不透陆嫣的真实想法。
      
      公寓到了,陆嫣掏出门禁卡,打开单元楼的大门。
      
      老旧的小区,物管和环境都很落后,楼下的巷子又人来人往,住在里面毫无清净可言,唯一的可取之处恐怕就是上班方便了。
      
      到了陆嫣所住的三楼,唐洁抢先一步进了门,踢掉鞋子,躺到沙发上。
      
      正准备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却发现陆嫣迟迟不见进来。
      
      “干吗呢?”她纳闷地起身探头一看,就见陆嫣正弯腰盯着门边的那面墙,像是在仔细研究什么。
      
      她凑过去:“怎么了?”
      
      陆嫣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伸指在墙面上揩了揩。
      
      唐洁这才发现门锁旁边不知道被谁贴了一个儿童贴纸,正方形的,图案上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婴儿笑容可掬,手里抓着一支蝴蝶。
      
      贴纸表面完整光滑,颜色鲜艳,明显是刚被人贴上去的。
      
      “这是什么?”
      
      陆嫣摇摇头,把贴纸撕下来:“估计是谁家的小孩恶作剧。”
      
      两人进屋,陆嫣换好拖鞋,到卧室找出睡衣和洗漱用品,递给唐洁。
      
      自从她买下这套公寓,唐洁隔三差五就跑到她这来留宿,次数多了,唐洁索性从家拿了一套东西备在她这。
      
      唐洁坐在沙发上神秘兮兮地摆弄手机,一等陆嫣过来,就向她摊开手:“把你手机给我,我用一下。”
      
      陆嫣不明就里,把手机递给唐洁。
      
      口有点渴,她到厨房取水来喝,顺便也给唐洁倒上一杯。
      
      唐洁把江成屹的电话输进陆嫣的通讯录,这才接过陆嫣递来的水,神秘一笑:“我帮你要到江成屹的电话了。”
      
      陆嫣一懵,紧接着露出头痛的表情:“谁要他的电话了?”
      
      唐洁拉她坐下:“一个电话号码而已,存着就存着呗,你要是觉得碍眼,就当它不存在好了。你猜,今天我去奥恒商场逛街,碰到谁了?”
      
      陆嫣懒懒地抱着靠枕喝水,一点也不想说话。
      
      唐洁只好自顾自说下去:“我碰到丁婧跟她那几个闺蜜买衣服,一见到我,丁婧就故意说起今天要跟父母去江成屹家吃饭。应该是已经约好了,她还当着我的面给江成屹打了个电话,也不知道江成屹这厮在忙还是没听到,最后没接。”
      
      陆嫣:“……”
      
      唐洁打定主意要撬开陆嫣的嘴,大发感慨:“丁婧真是多年来痴心不改啊,明明年初还谈着一个海龟男朋友,江成屹一回来,立马就踹掉那个海龟,全力攻关江成屹,不过道理摆在眼前,江成屹要是真喜欢她这款的,高中的时候不就跟她在一起了吗?”
      
      陆嫣:“……”
      
      唐洁歪头望着陆嫣:“我说,你们两个当年那么好,好到都快重色轻友的地步了,最后到底因为什么分的手?”
      
      陆嫣脸色一变,跳起来:“你到底洗不洗澡,你不洗,我先洗了。”
      
      唐洁冲她的背影嚷:“分就分了呗,至于见面连句话都不肯说么。”
      
      半夜,唐洁仍然没能从陆嫣嘴里得到分手细节。
      
      独角戏唱了大半晚,就算她精神头再好,难免也有点口干舌燥。可是三年前的一段偶遇,让她无论如何不肯就此放弃。
      
      身边的陆嫣早已经假寐多时,并且呼吸越来越平缓,很显然,就算没真睡着,也离睡着不远了。
      
      她盘腿坐在一旁,满脸的愤愤然。
      
      其实除了江成屹的事,她还想起来好几件事要跟陆嫣说呢 ,白白耽误了一晚上,依然是一头雾水。
      
      也罢,时间不早了,还是先睡吧。反正明天陆嫣不上班,大不了还在她这混一天。
      
      她穿了拖鞋下床,到厨房找水喝。
      
      唐洁刚一出去,陆嫣就睁开眼睛,她摸了摸耳朵想,聒噪的女人,总算消停了。
      
      她再次闭上眼,跟刚才不同,这回她是正经要酝酿睡意了。
      
      谁知没过多久,就听见唐洁有些急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唐洁推搡着她的肩膀低喊:“嫣,快醒醒,你们家门口有人。”
      
      唐洁的声音紧绷得如一根线,还带着点颤兮兮的意思。
      
      陆嫣忙睁开眼睛,盯住唐洁。
      
      唐洁吞了口唾沫,不敢高声说话:“是真的。先是一阵脚步声,我还以为是楼里哪个过路的邻居,也没在意,没想到那个人到了门口就不走了,我就吼了一嗓子,可是那个人到现在好像还在门口。我++,我都吓死了,那人不会是要入室抢劫吧?”
      
      陆嫣忽然想起昨晚的事,脸色顿时变得极难看,连忙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准备报警:“昨天晚上我家门口也出现过脚步声。”
      
      “哈?”唐洁脸色一白,“不会是什么变态吧?”
      
      报警电话已经拨通,陆嫣在电话里迅速说明了情况和地址。
      
      挂断以后,她和唐洁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到客厅去。
      
      最后还是唐洁从床头柜摸出两个平时陆嫣用来搞锻炼的哑铃,一人一个握在手里,用以防身。
      
      然后把卧室门关紧,两人坐在门边,内心荒荒凉凉地祈祷,只希望警察能尽快赶到。
      
      时间一分一秒过得极慢。
      
      过了会,唐洁猛然想起什么,从床上拿下陆嫣的手机,就要拨电话。
      
      “干什么?”陆嫣紧张地盯着唐洁的举动,大气也不敢出。
      
      “给江成屹打电话。”
      
      陆嫣吓一跳:“有毛病吧你?他不会接的。”
      
      唐洁振振有词:“我估计一会警察来的时候,那变态多半已经跑了,以后我不在这的时候,你怎么办?反正我们俩认识的警察就两个,要么给老秦打电话,要么给江成屹打,你选一个。”
      
      “我选老秦。”
      
      唐洁恨不得用枕头拍陆嫣的头:“你这个死女人。”
      
      说话间已经拨通了江成屹的电话,陆嫣阻止不及,只好捧着头随她去了。
      
      响了三声以后,电话接通了:“喂。”年轻男人冷淡的声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