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倾城

作者:翊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

      郁凌风见郁思颜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朝她伸出手说道:“和我一起出去走走吧。”
      
      郁思颜朝他看了一眼,还是把手递给了他,让他拉着自己出去了。
      
      出去院子里散散心也是好的。
      
      两人出了屋里,朝着外面去,郁凌风放开了郁思颜的手,就跟在郁思颜的旁边,朝着郁思颜问道:“思颜,你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和我说吗?”
      
      郁思颜愣了一下,说道:“没有。”
      
      “旁人都传你最喜美男子,而状元郎,容貌也是不俗,若是你当真喜欢,怎么会排斥这桩婚事?”郁凌风在一旁说道。
      
      郁思颜眼眸微微一眯,步子顿了一下,却依旧是随了上去。建阳城传的的确是这样,上次自己出去也是听见了那些碎嘴的城民说的话……
      
      可是,那不是自己。
      
      “你所抵斥的,就只是这桩婚事吧?”郁凌风朝郁思颜问道,一边看着她,“就比如对于尚书家小公子苏子言所谓的‘爱慕’,其实,也只是一种蒙蔽旁人所用出来的方法吧。你说,我说的对吗?”
      
      郁思颜急忙抬头去看郁凌风,见他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忙错开了眼睛去,“皇兄怎么会这样说?”
      
      郁凌风直接扶着郁思颜的肩膀,看着她,说道:“我们是兄妹,是最亲近的人,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郁凌风说着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可是,我却没法帮你,因为,我连我自己的事情都没法处理好。”
      
      他所喜欢的女子养在外宅,他没有办法给她名分,他都不能把她带回东宫去,因为那里那么多的女人,随便一个人使些手段,都可以让她死,他怎么能够把她放在那样的环境中?
      
      同样的,现在郁思颜遇见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苦恼,自己虽然知道,却也无法帮她。
      
      “思颜,你要知道,这桩婚事,是可以解救你的。你怎么就不会去想想,要是你在这桩婚事里遇到了真爱呢?”郁凌风看着郁思颜问道。
      
      “真爱?”郁思颜喃喃问道。
      
      会有吗?
      
      郁凌风看着郁思颜,说道:“你那晚也许是没有仔细看过父皇给你指下的人。”
      
      郁思颜的确没有注意过,所以便是不知道。
      
      “因为我知道你的婚事会在前三甲中决定,所以我提前已经帮你考察过了,其中那叫李修云的人,我是特别注意过的,温文有礼,相貌也不凡,今年十七,也没有妾室或是什么。”郁凌风看着郁思颜,眼里是浅浅的却又温柔的笑。
      
      郁思颜依旧没有说话。
      
      郁凌风拉着郁思颜朝前走,一边说道:“你的大婚是在五月二十六,算算时间也不长了,你也该准备点儿什么,比如嫁衣上的刺绣,哦,我忘了你不善女工。不过,你却可以和绣娘说一下你是怎么想的,比如,你是想把嫁衣做成什么样子的,这点你要和绣娘说的。”
      
      “我知道了。”郁思颜淡淡地应道。
      
      郁凌风看着这样的郁思颜,却是很郑重地看着郁思颜,说道:“思颜,你要知道,婚事可是就只有这一场,你怎么也该让让你自己留下一个最美的时候吧?”
      
      “其实,我觉得,我什么时候都好看,不是吗?”郁思颜听见这话却是朝着郁凌风挑了挑眉头,说道:“不用刻意打扮,我也很美,不是吗?”
      
      “思颜。”郁凌风被郁思颜这话给逗得哭笑不得。
      
      “我知道了。”郁思颜应了下来。
      
      郁凌风见她听话了,这才朝郁思颜说道:“知道了的,可不止这一件。”
      
      “还有什么吗?”郁思颜朝郁凌风看了一眼,眼里有着疑惑。
      
      郁凌风抬起手指来,朝郁思颜说道:“那酒该戒戒吧,你就打算做个醉鬼不成?要是这件事情传到宫里,定是会惹得父皇不快的。”
      
      郁思颜垂下头去,没有说话。这府里的事情,怎么会让皇兄知道的?
      
      “听见了没有?”郁凌风朝郁思颜问道。
      
      “我知道了。”郁思颜只得应他。
      
      郁凌风听她这样说,一直皱着的眉头这才收了点儿,朝郁思颜说道:“以前不是喜欢跑出去玩的吗?怎么被父皇关一次反而是不出去玩了?”
      
      郁思颜不想再听他说话的,转过身子就打算回去,一边说道:“皇兄,你在我这里时间好像也比较久了吧?怎么着,你也该回去了吧?”
      
      “把该说的事情说完了,我自是就会回去。”郁凌风拉住了郁思颜,朝郁思颜说道:“你听我一句劝,试着接受这桩婚事。”
      
      接受这桩婚事吗?
      
      好像,有点不舒服。
      
      一直想对郁凌风所的话,在这个时候,那个念头就冒了出来,她看向郁凌风,说道:“皇兄,要是,以后我也依旧不能接受这桩婚事,等你成为皇帝的时候,可以帮我把这桩婚事给解决了吗?”
      
      “嗯?”郁凌风一愣。看着郁思颜,一时之间没有明白郁思颜说的是什么。
      
      “和离。”郁思颜吐出这两个字来。
      
      郁凌风好不容易松开的眉头却是又皱了起来,说道:“你说什么胡话?”
      
      “我不是你的妹妹吗?”郁思颜看着郁凌风,说道。
      
      郁凌风看着郁思颜没有说话。
      
      当他成为皇帝的时候……
      
      当他成为皇帝的时候,其实,他也想做很多事情。
      
      只是……
      
      那一天似乎还有点久。
      
      “皇兄?”郁思颜抬手拉了一下郁凌风的手袖,看向了他。
      
      “到时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郁凌风抬手拍了一下郁思颜的头,手掌就落在郁思颜的发丝上,朝郁思颜说道:“你还是出去走走吧。我看你似乎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似的,也许,出去走走,可以把你脑子里那些混沌的念头吹散些。”
      
      “皇兄,你还没答应我呢。”郁思颜忙朝郁凌风说。
      
      郁凌风笑了一下,抬手又摸了摸郁思颜的头发,朝着郁思颜说道:“要是你真的过得不好,我说什么也会帮你的。”
      
      郁思颜听见这话,提着的心这才微微放下些,她还有最后一张盾牌。
      
      郁凌风见郁思颜相比先会好了些,松了口气,朝郁思颜说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我改天再来。”
      
      “嗯。”郁思颜应道,郁凌风这才带着小太监出了公主府。
      
      郁思颜站在原地看着郁凌风越走越远,后边的含香见郁思颜一直没动,走上前来搀住了她,一边问道:“公主要出去走走吗?”
      
      “今天就不必了。”郁思颜说。
      
      她其实不是很想出去。
      
      今天就先歇一天吧。
      
      回了寝室,依旧是觉得那宿醉后的脑子混沌得厉害,便躺去床上,睡了下去。
      
      阮诣辰来看的时候,也都被挡了回去。
      
      晚上的时候,就没有再喝酒了,看了会书就安安静静地睡了过去,第二日自是就没有再赖床。缓了两三天,那沉迷之息才慢慢淡了去。
      
      含香伺候着郁思颜穿衣服的时候,想着这几天郁思颜一直都是在府里,自从那晚的宴席上,郁思颜被赐了婚事后,就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就她所知,同样是已经赐了婚事的静安公主自指婚后就是一直在忙着做自己的嫁衣了,可是公主,好像是一点也不慌忙……
      
      “公主,您的嫁衣您要不要看看?”含香终究是小心地说出了这话来。
      
      要是一直不看,等到大婚这才去看,才发现嫁衣不合适,可要怎么办?
      
      郁思颜刚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听见这话的时候愣了一下,抬眼看含香却见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也不想为难她,朝她说道:“既是要看,那就去取过来我看看。”
      
      正如皇兄所说,人生就只有一次婚事……
      
      她应该美美的。
      
      含香听见郁思颜这样说话心里的担心这才淡了些,忙吩咐丫鬟去取嫁衣了。
      
      含香陪在郁思颜的旁边,没一会见丫鬟取了嫁衣回来,忙拿了过来,伺候郁思颜换了上去,一边朝郁思颜问道:“公主,您觉得这嫁衣怎么样?”
      
      郁思颜抬手摸了一下材质,发现面料不错,含香在一旁忙朝郁思颜说道:“这是皇上赐下来的布料,专门给公主您做嫁衣的。”
      
      郁思颜没说话,对着镜子看了一下,很贴身,红色,也很喜庆,右边腰身处绣着的的图案,郁思颜抬手摸了一下,是用丝线绣制而成,也很精致。
      
      这嫁衣几乎就挑不出错处来。
      
      郁思颜低头看着这喜宴的红,想起那天晚宴的时候穿的那件红衣,微微眯了眯眼,朝含香说道:“我也试过了,可以了。”
      
      焊线听了这话都松了一口气,旁边几个伺候的侍女也都松了一口气,刚准备上前伺候着郁思颜把喜服脱下来的时候,郁思颜却是朝含香说道:“我打算换件衣服,你就把我那天晚宴的时候穿的衣服取过来吧,我今天穿那件衣服。”
      
      含香愣了一下,明白过来郁思颜说的是什么时候,忙去衣柜里取那件衣服。
      
      几人伺候着郁思颜把喜服脱了下来,重新换上了那套衣裙的时候,郁思颜朝含香说道:“今天,我们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
      
      含香都快忘了有多久没有和郁思颜出去溜达过了……
      
    插入书签 



    重生之我不做乖乖女
    曾记那时少年,风和日立间,抬眸只余暖阳,再无其他。



    绝地求生之保护我方蠢蠢
    蠢蠢,你的快递到了!



    我不是孝庄
    千古一后孝庄?不,我只想做李奕



    重男
    有个儿子,很重要!



    宦海
    一世荣宠不如得你一眼相顾



    驸马倾城
    新婚之夜发现那个驸马和自己那个被赶出去的小男宠长得很像要怎么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