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倾城

作者:翊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郁思颜带了两人回了府里,小安子手里拿着那个兔子,却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办,朝郁思颜问道:“公主,这个兔子呢……”
      
      这个兔子要怎么办?
      
      这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郁思颜看了一眼,招呼小安子拿去书房的书桌里放着,便进了自己的寝室里,含香在一侧问道:“公主,您是要午睡吗?”
      
      郁思颜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懒懒地躺在床上,就倚在栏杆上,朝旁边的含香说道:“你就先出去吧,不用伺候了。”
      
      含香见她这样,帮她褪了鞋袜就出了屋子,已经搁了那陶瓷兔子的小安子本是准备进来伺候,也让含香给推着一同出去了,“公主要一个人休息,我们就不要进去打扰她了。”
      
      “没事吗?”小安子朝含香问道。
      
      含香出了房门,连带着将房门一同带了起来,妾室低低的说道:“想是没事。”
      
      这要是有点什么事情,他俩也在旁边,想是可以劝止一二的。
      
      ……
      
      郁思颜躺在床上看着帐顶,想起了先会看见的苏子言,心里一时间百味杂陈。
      
      苏子言。
      
      可是,终究却已经是郁雨姝的准驸马了。
      
      郁思颜从床上起身,却是去了书房,看见被小安子摆在书桌上的那个小兔子的陶瓷物件,拿了起来,却是放在手中摩|擦,这个是……
      
      苏子言帮着自己一同套到的,若是他不是苏子言的话,自己也许还可以和他有所故事,可是,就是因为他是苏子言,便就没有了什么后续。
      
      郁思颜拿着那个陶瓷兔子,直接就拿到了书橱那儿,拉开一个抽屉就放了进去。
      
      还是放进去的好,放进去,自己就不用再想那么多了。
      
      不用再念着,毕竟……
      
      不属于自己了呗。
      
      郁思颜轻呼了一口气,走出了书房,却是正正对上了来书房里的含香,“公主,您不是要睡午觉吗?”
      
      郁思颜摆摆手,说:“不是。”出了书房,含香随了过去,却是止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书房。
      
      她可是记得,先会的话,小安子可是把那个套到的小兔子是放来了书房里面的。
      
      现下公主却是又来了书房。
      
      想到这儿,含香眼眸微微一眯,忙随了过去,见郁思颜去凉亭那儿,忙上前擦了擦那凉亭的石凳,让郁思颜坐下。
      
      郁思颜坐下却是就趴在石桌上,看着那被风吹着在飘荡的帘子发呆。
      
      含香一旁站着,却是没有像往日一样的多话,这样的郁思颜,她还没有见过。
      
      往日,决计不会不会这样的。
      
      郁思颜懒懒地趴在那里,却是朝一旁的含香唤道:“含香。”
      
      含香忙上前,看郁思颜,郁思颜转过头来,偏头看着含香,低声问道:“含香,我的民声已经这样糟糕了吗?”
      
      “公主,您千万别往心里去,那都是那些无知的愚民胡乱说话的。”含香忙说。
      
      郁思颜重新低回头去,低笑了两声,这其实也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不是吗?
      
      不就是想让别人误会自己后宫三千,让父皇不给自己胡乱指婚事吗?为什么真的听见了别人的议论的时候,自己依旧是会被膈应得心头痛呢?
      
      一桩桩一件件,尽数朝自己奔涌而来,竟是觉得自己依旧是无法承受。
      
      为什么父皇会给郁雨姝和苏子言指婚?
      
      为什么?
      
      东川谁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苏子言而被重新禁足的?现下却是知道他们的婚事。
      
      偏偏今天还见到了苏子言。
      
      郁思颜直起身子来,摇了摇头,想把自己脑子里的那个人的人影从自己的脑子里面给摇出去,不要想不要想!
      
      含香忙拉住她,叫道:“公主,您怎么了?”
      
      郁思颜反手拉住含香的手,问道:“含香,苏子言好看的,对不对?”
      
      含香看着郁思颜,却是摇了摇头,提醒她道:“公主,哪怕那尚书府的公子如何颜色,您都不能再挂着。”
      
      郁思颜放开了抓着含香的手,无力地倒朝一边去,低声道:“我知道。”
      
      这件事情她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
      
      因为那个叫做苏子言的男人,已经是自己的皇姐,郁雨姝指定的驸马了,她哪里能去念着她的驸马?
      
      这要是传扬了出去,谁的面上都挂不住。
      
      郁思颜笑了一声,说:“我只是说他好看,我并没有其他的别的什么意思,含香,你是不是想多了?”
      
      含香见她这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但愿是奴婢多想了。”只希望公主真如她自己所说,没有对那尚书府的小公子依旧存着别的什么心思才好。
      
      毕竟,现在那苏子言除了是尚书府的公子外,还是静安公主的准驸马。
    插入书签 



    重生之我不做乖乖女
    曾记那时少年,风和日立间,抬眸只余暖阳,再无其他。



    绝地求生之保护我方蠢蠢
    蠢蠢,你的快递到了!



    我不是孝庄
    千古一后孝庄?不,我只想做李奕



    重男
    有个儿子,很重要!



    宦海
    一世荣宠不如得你一眼相顾



    驸马倾城
    新婚之夜发现那个驸马和自己那个被赶出去的小男宠长得很像要怎么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