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算爱

作者:更漏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这些天的相处仿佛成了我俩的一个分界点,有了一种“陷入爱”的感觉。
      
      我承认,之前虽然彼此表露了心声,可我内心总是沉重。因为身份背景所碍,总觉得会把她拖进一场不美好的恋情中。
      
      可很显然,我在自欺欺人。
      
      虽然我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骨子里还是比较倔强。尤其强在对感情的态度上——情出自愿,事过无悔,哪怕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喜欢,却有所保留,实际上背离了我的感情观。
      
      她可以不计较我的过去,只全心全意为我考虑。这出乎了我的意料。
      
      看来,倒是我不了解她了。也是我闭了一扇心门,隔绝了彼此的了解吧。
      
      这样一来,我真的放松下来,带着义无反顾的心情来把她带进我的世界。如同这所一直以来没有灵魂的房子,被注入了沸腾的温度。
      
      这种热度,让我自己都害怕。
      
      我是那么的渴求与她在一起。想每天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是她,想每天下班回家看到她忙碌的身影,想夕阳西下,与她漫步在林荫道下,想……想她可以与我每天在一处。
      
      可是该如何开口呢?
      
      她似乎很满意现在的状态。早上会给我带来早饭,如果上午没课的话。晚上陪我散步完就会回学校。有时候我会特意拖些时间让她晚走,又怕她太晚回去路上不安全。
      
      我想,越在意对方,越是容易不洒脱吧。明明很理所当然的事,却又会担心发展太快,生出会不会吓到她的顾虑。
      
      只是这样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刚消停了几天的上官玲就又“卷土重来”了。
      
      上官玲本来不在这个城市上学,聚会完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城市,她却耍赖不走,她爸也依着她。后来干脆找关系转到这个城市上学,理所当然耍赖到底。
      
      等她忙完转过头来,却发现我和绯色的关系更好了,把她气得牙痒:“安意心,你这人太没良心了!我在外面给你挡色狼,让你安心跟绯色缠绵悱恻是吧?!”
      
      我想了想,没想明白色狼是指谁。但我知道。上官玲是合作方的人,我没法把她单纯当做追求者打发。关系闹僵,对所有人都不好。
      
      一想到这点,我就很烦躁。我不太喜欢工作和生活没有界限。我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状态,可一旦我想好好生活,就不想被工作上的事侵扰太多。
      
      上官玲这人虽然刁蛮任性了些,但其实聪明、主意大,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可能此刻在她心里,我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这些日子忙转学的事造成的一时疏忽,现在要变本加厉讨回来,下了死心要搬来与我住。
      
      我那么想和绯色一起生活,正别别扭扭犹犹豫豫不敢说出口呢,此刻其他女人却要住进来,怎么可能。
      
      我态度坚决,不肯。
      
      “好啊,你不同意是吧?你会后悔的。”上官瞪着我,我看见她眼眶泛红,眼中执拗委屈至深。
      
      “你想怎样?”这个霸道的女孩儿真的让我束手无策。
      
      “当然是搬去绯色宿舍去住咯。”她赌气道,尾音却在发颤。
      
      我皱了眉:“为什么不去你自己的宿舍住?”
      
      “不想,不愿意!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别担心,我俩孤女寡女共处一室,肯定不会发生什么。”
      
      “你……”
      
      她勾起一个明灿灿的笑:“我就喜欢看你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我瞪着她,她美滋滋回望我。可我能看出她眼底的无助和忧伤。像是没法控制对方,却又害怕对方远离自己的心情。
      
      奇怪的是,我总是很容易看到她刁蛮任性背后的情绪。我不知道是她表露得太明显,还是我善于读她的心。这种只针对于她的“读心术”,也让我无法对她做到真正绝情。
      
      “你住这里,我出去住。”我最终让步。
      
      “好啊,随便你。”
      
      我又看到她明显失落的眼神一闪而过。
      
      我住进酒店,有家不能回的感觉糟糕透了。尤其那房子已经让我产生依恋。
      
      绯色还没有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说了原因,当然不会提及上官对我的感情。
      
      绯色倒是大方:“没关系嘛,借住而已,没必要你搬出来呀。”
      
      “你不怕我被她拐走呀?”我逗趣道。心里却有些忐忑。
      
      “不会啊,我相信你。何况斐说上官可能会成为他的女朋友。而且上官喜欢的是男人,男宠充斥了整个后宫。”
      
      “世事无绝对。”
      
      “我除了对喜欢的人,其他同性都正常交往的。”绯色说:“你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唉,我该怎么说呢。
      
      说出来谁也不会理解吧。都是女孩子,又是工作上合作伙伴的女儿,借住一下又没什么的。而且住酒店毕竟不方便,我也不想刚有家的感觉的地方,全部沾染上他人的气息。无奈之下,就在绯色连哄带劝下,搬了回去。
      
      我想,自己的房子却要躲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害怕她什么。我的心如定海神针,我怕什么。
      
      回来那天,上官正在客厅玩游戏。戴了个黑框眼镜,看见我回来,面上表情丝毫未变,就像早知道我会回来似的。
      
      “回来啦?”
      
      我“嗯”了一声。
      
      直到绯色走了,她递给我一杯花茶:“以后少喝咖啡,多喝点养颜水,你这么大岁数了,要注意保养。”
      
      “二十五岁算很老么?”说完又觉得好笑,和她计较这个干嘛?于是接过茶,问道:“看来你对我回来并不意外。”
      
      “就猜到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回来咯。”她狡黠一笑。
      
      “哦?”
      
      “很简单的道理,我一不讨债,又很无害。你躲什么呢?难道……”她突然凑近我眼前:“你是心虚,怕爱上我么?”
      
      我退出老远,心有余悸地望着她。
      
      “放心吧!”她作势要拍拍我的样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动。这点基本道德操守我还是有的……才怪!”我刚松了口气,一听她话锋又转了,又警惕起来。
      
      这个鬼精灵,我真是服了。
      
      她笑嘻嘻地说:“我可不会像小绯色那么磨磨唧唧,别看我俩岁数差不多,但是人生经验与阅历上,她和我可是差了一大截。”说完她爬下沙发,喝了一大口花茶,然后与我手中的杯子碰了碰:“安意心,同居愉快!”
      
      真心话,此刻我后悔搬回来了。
      
      没有得偿所愿与绯色同居,却勉为其难与上官同了住。看来就像上官说的,我和绯色确实太磨磨唧唧,才横生了这枝节。
      
      不过,这房子也随着上官的入住热闹起来。上官本身就是个停不下来的人,每天充满活力,早起要去晨跑,不客气地吃完绯色买来的早餐,然后与绯色一起去上学。她俩学校都在学院路。
      
      我要求她不必每天来送早餐,之前是自己独享所以觉得甜蜜。现在要额外再承担一个人的,岂不是委屈了她。
      
      “不委屈,顺道的事。再说学校早餐便宜又丰盛,比你家门口那些早点摊强多了。”
      
      她这么说我更心烦意乱。
      
      她那么单纯,当然不会猜到上官的“险恶用心”。而我说也不是,不说又觉得此刻“三人行”的状态实在非长久之计。如果有朝一日她知道了绯色的用心,会不会觉得此刻自己好傻,怪我没有告诉她?
      
      看来我真的要好好考虑要如何恢复我的平静生活。而且通过这件事,让我知道有些事既然确定了,就要一锤定音,不能犹豫。
      
      “安意心没想到你这么腹黑!”我刚进门,就看到上官插着腰堵我在门口。“你到底跟我爸谈了什么条件,让他命令我搬去学校住,不然取消我生活费?”
      
      我表示无可奉告。
      
      “安意心……”上官玲突然认真道:“我知道如果我不死皮赖脸搬过来,你就会让绯色搬过来,对不对?”
      
      见我不答,又自顾自道:“死心吧,我可以没有生活费,但是不能没有你!”
      
      我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心头更乱。
      
      “我心里不可能再有其他人。”我说。
      
      “我还有机会。”她说。
      
      “很快就没有了。”我说。
      
      “那在此之前,你要小心哦。”
      
      “你在威胁我么?”我有点生气,甚至为之前自己竟然软弱到受制于她而生气。然后我也不知怎的,竟然就愤怒了,站起来烦躁地说:“你爸退休了,我和大伯走得并不近,所以你和你爸押错宝了,有时间与我纠缠,不如去找其他猎物啊!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好么?”我一口气说完,出了多日来的一口闷气,可这又怎样呢。我很快就后悔了。因为我心里清楚,她并不是我口中说的这样的人。也许一开始是,但现在绝不是。
      
      她呆住了。平常活灵活现鬼精灵的表情一去不复返。她就那样瞪着眼睛看我,半天之后,眼里蕴了泪水,换成一副冷傲的神情:“好。”说完她就跑去自己的房间。
      
      我慌了,跟过去。可与此同时,露台的门噼里啪啦在响。我先上去关了露台门,发现外面狂风大作,黑云压顶,一定会是个暴雨之夜。
      
      待我回到客厅,她已经快速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一脸的冷若冰霜。
      
      她径直穿过我去门口换鞋。
      
      “你去哪?”
      
      上官挺着背脊,一句话都不说。
      
      “外面要下雨了明天再走?”此刻我真的后悔,看见她单薄的身体,强自支撑着自己的情绪的样子,心软极了。
      
      她一直背对我换鞋,后把门打开,然后又四处翻找着掏出我家里的钥匙丢在地上,说了句:“我就算露宿街头你也管不着!”说完决绝而去。
      
      这种天气她一个小女孩儿,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个时候任她出走。抓了车钥匙追了出去。
      
      可直到我追下楼,也丝毫没有见到她的踪影。
      
      她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几个雷闪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20 20:56:31~2020-05-21 20:27: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浪迹天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2179569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猪样年华(GL)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神,能否追到呢?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3诛心计
    跌的最后一部,跌众能否大团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