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来了个大妖“祖宗”

作者:沙十二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章(捉虫)

      风尧把脸埋在枕头里放声大笑,觉得笑的不过瘾,随后又翻身仰面朝上躺在枕头上。
      
      望着天花板,风尧还是想笑,他捂着嘴巴吃吃的笑了起来。
      
      风尧一向觉得他是家里最成熟的那个人,他老妈从来都是一派天真,还特别笃信那些什么法术道法之类的,甚至还去帮别人做法。因为太宠老妈了,弄得他老爸本来还很成熟靠谱也被连累的不靠谱了。
      
      小的时候,风尧就有了他是家里最成熟的人的觉悟,他要负责照顾他那对不靠谱的爹妈,别一下子没看住他们,让他们被什么人洗脑加入到邪教当中。反正风尧觉得,以他爸妈那种天真无邪的个性,真很容易被洗脑,然后变成狂热的信徒。
      
      随着年纪增长,风尧觉得自己越发的成熟了,反而他爸妈变得更加的幼稚了。
      
      今天他们居然会联合起来给他编故事,说他们老祖宗是什么打败大妖怪的大英雄,然后还被大妖怪诅咒,这个诅咒历经他们家多少代人,最后落到他头上了。
      
      想到这,风尧就想笑,别当他回老家的时候年纪小,他可是听老家的长辈提到过的。他们家老祖宗祖籍在晋地,农民出身,后来一大家子从老家迁到天府之国的。
      
      当然对于长辈的话,风尧也是半信半疑的。据说他们家那个老祖宗都差不多是祖宗十八代的时候的,有句话可是叫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在古时候入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所以风尧也觉得家里老祖宗是从晋入川这种说法未必准确,说不定也是后代子孙杜撰的。不过风尧也很好奇,既然都要杜撰了,干嘛不要杜撰的跟高深一些,比如说老祖宗是什么山林隐士,被皇帝追着求贤似渴那种啊。
      
      就是觉得家里长辈说的那种说法也不太靠谱,风尧也觉得比他爸妈今天说的故事要靠谱。
      
      老爸老妈,你们干脆说我有个舅舅是个神仙,然后我老妈有个宝贝神灯得了。
      
      风尧随即摇头,如果那样他不就变成木材、茶盘了,没意思没意思!
      
      要不,老爸老妈你们干脆编个故事,说你们在某个英国魔法学校留过学,老爹你骑过扫帚,老妈也爆过坩埚得了,反正老妈你有时候做菜也会把锅烧穿的。
      
      风尧又有些觉得好笑,他脑子里都开始脑补他爸妈穿黑袍子,戴尖顶帽,上大鼻子教授的课的情景了。
      
      要不,让他老爸老妈再编个故事,说他们实际上是隐藏在人群当中的超级英雄好了。其实他们家并不是从晋入川的,而是从M78星云搬过来的。对了,某个曾经在某棒子国火极一时的教授就是他们隔壁星球的邻居。
      
      风尧一下子在脑子里开始脑补他老爸老妈穿上紧身衣,拉风的在天上飞来飞去,脚踢小怪兽的英姿。
      
      他终于忍不住,又翻过身去,把脸闷在枕头里笑了起来。不行了,他今天一定会把这辈子的笑都一下子笑完的,真是太好笑了。
      
      哈哈哈……呜呜呜……哈哈哈……呜呜呜……哈哈哈……呜呜呜……
      
      风尧这边不停的笑着,一开始他还没注意,可是随着另一个声音越来越响,他也注意到了。
      
      刚才屋子里除了他的笑声之外,还似乎又多了一个声音。
      
      风尧停下来,认真侧耳倾听。
      
      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细碎的哭泣声传来,而且仔细听来,这声音还有些像小婴儿的那种哭声。风尧跟他老妈看过亲戚家的新生小婴儿,刚开始还觉得那个胖娃娃挺好玩的,可是当那个胖娃娃一咧嘴巴开始哇哇大哭的时候,他当时就觉得脑袋疼,从此就坚定了一定要远离三岁以下儿童的信念。
      
      他的房间里怎么会出现婴儿的哭声呢?
      
      风尧真的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难道是隔壁老王大叔趁着王婶婶回老家,偷偷生了个小孩?然后小孩子的哭声透过墙壁传到了他们家里了?
      
      为了确定声音的来源,风尧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认真的听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大,大到风尧已经不能骗自己那是隔壁老王家的声音了。
      
      风尧很快就锁定了声音的来源,正是他带回来的那个鸟笼。
      
      这下子风尧有些吓住了,鸟笼外面蒙着布,他当时急着回家也没打开罩布看一眼里面的情况。等回到家里,他又被爹妈绊住脚,听了他们讲了一段搞笑故事,还没腾出时间来看鸟笼里究竟是什么品种的鸟呢。
      
      现在听到那绝对是婴儿的哭声传来,风尧可不能骗自己那鸟笼里是一只能学人的声音学的唯妙唯俏的鹦鹉,鹦鹉学人声和人真实的声音多少还是有所差别的。
      
      顿时风尧额头就渗出汗来,他脑子里立刻想到了《西游记》中的某段故事,唐僧师徒四人去了某国,某国家家户户房檐都挂了个鸟笼,然后鸟笼里养的不是鸟,而是孩子,为了是提供给国王享用。
      
      风尧当然知道那只是《西游记》中的故事,现实中根本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更不会有吃小孩的妖怪,可是同样会有人把孩子放在鸟笼里啊!
      
      拜平时陪老妈看各种家庭伦理剧所赐,风尧顿时脑补出来了。
      
      老人的儿子或者女儿生了个孩子,可是又不想养。于是老人就亲自出马,他事先给那个小婴儿灌了安眠药之类的,让他不会发出声音,去街上寻找冤大头了。
      
      至于他风尧,就是那个倒霉的冤大头了。
      
      今天出了车祸的时候,一开始风尧还觉得自己遇到了“碰瓷”的,后来老人只要了他十块钱就走人了,风尧还觉得自己遇上了好人。可是现在想来,他还是上当受骗了,而且还是被狠狠地骗了一次。
      
      现在回想起来,风尧真的有些怀疑自己当时真的撞到了那个老人吗?为什么他一点关于撞人的印象都没有,等他回过神来,那老人已经倒在他车前面了。
      
      那人一定是骗子!风尧恨恨的想。
      
      不过现在也不容他继续鞭挞那个不择手段博同情欺骗了他的老人了,因为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响了,应该是那孩子被喂食的安眠药已经没有效力,孩子醒过来了。
      
      风尧心里骂着那个骗了他的老人,可是心还是很好的,他有些担心那个小婴儿被放在鸟笼里疏于照顾身体受到伤害。
      
      于是风尧就走过去,打算打开鸟笼,先把孩子从里面抱出来,回头跟他爸妈商量怎么找相应的机构安顿这个孩子。
      
      虽然风尧觉得他突然从自己的房间里抱出一个孩子,他老妈多半会惊呼她抱孙子之类无厘头的事情,可是这毕竟是一条生命,他可干不出把孩子扔在那里置之不理的事情来。
      
      可是就当风尧,走过去准备打开鸟笼外面的罩布的时候。那罩布却突然裂开,然后一下子从鸟笼里伸出一只像是鹰类之类的猛禽的爪子来。
      
      这下子可把风尧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鸟笼子里有个婴儿的,那哭声可是越来越响亮的,怎么里面居然伸出一只爪子来?而且能一把把笼子和罩布都撕开,这猛禽有多凶猛是可想而知了。
      
      难不成这里面除了婴儿还有只猛禽?
      
      不过马上风尧就摇头否决了这种可能性,毕竟这鸟笼子大小明摆着,能放一个小婴儿,还能塞进去一只鸟去?尤其那一只鸟爪子根本就不小,估计那只猛禽的大小就不小了。真当这个鸟笼子是哆啦A梦的四维口袋了,里面无限大的。
      
      正当风尧因为那只鸟爪子愣神的时候,变故再次发生,那只鸟爪子越来越大,然后砰的一声,把整个鸟笼子撑开。
      
      这下子风尧终于看清了笼子里的情景了。
      
      在鸟笼和罩布的残骸上站着一只他从来没见过的大概是鸟的生物。这种生物,虽然有翅膀,有爪子,看起来也有些像雕,可是他却不敢肯定这是一只鸟。谁见过一只鸟头上会长角,还会发出像是婴儿的啼哭声的叫声来着?
      
      在听到那只奇怪生物的叫声的时候,风尧终于搞懂了,原来鸟笼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婴儿,一直是这只生物发出的声音,他的声音居然像是婴儿的啼哭声,真的太有欺骗性了。
      
      风尧眨眨眼,他脑子里想到的是哥斯拉,谁知道这只生物是不是某家研究所或者是什么被化学废料污染变异出来的生物,说不定那个老人就是因为发现了这种生物才打算偷偷把它给了别人好摆脱责任的。
      
      就在风尧愣神给奇怪生物编织离奇身世的时候,那只生物突然直勾勾的盯着他。
      
      风尧一看那个眼神就叫了声不好,那种眼神就跟他看过的动物世界之类的节目中猛禽准备捕捉猎物时的眼神一样,很显然他被当成了猎物。
      
      风尧赶紧左右看了看,随后抓起了自己立在床边的网球拍来作为防身的武器。
      
      在风尧抓起网球拍的时候,那个生物也已经扑闪着翅膀飞了起来。它像是鹰一样先是振翅向上飞起,随后一个滑翔就冲着风尧扑了过来。
      
      屋子里的空间就这么大,一个俯冲,那只奇怪生物就已经来到风尧面前了。
      
      风尧握紧手上的网球拍,把网球拍当成了棒球棒狠狠地击打出去。
      
      他的力道很猛,可是奇怪生物只是微微侧身闪躲了一下,随即就张口咬住了风尧手上的网球拍。
      
      风尧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通过球拍传了过来,他努力抓着球拍想要把生物甩出去。
      
      可是,啪嗒一声传来,那只生物已经把球拍咬成了两半。
      
      风尧握着手上仅剩的网球拍的拍柄,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怪兽把球拍的另一部分咯吱咯吱的吃掉。
      
      是的,这一幕,已经让他不能叫它生物,而是只能以怪兽来称呼了。
      
      眼见着那只怪兽吧唧吧唧把球拍啃完了,眼神又一次瞄了过来,风尧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妈呀!救命!”
      
      不过他刚喊完就后悔了,他爸妈要是听到了冲进来怎么办,那不是让这怪兽把他们一家三口给一勺烩了?
      
      但是风尧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门一下子被撞开,他老爸风扬已经冲了进来,而他妈姚翠花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儿子别害怕,妈妈来了!”
      
      风扬撞门进来已经看清楚了门里的情况,他没有像风尧想的那样被吓住,而是转头就冲身后的老婆喊了一句:“老婆,是骨雕?”
      
      骨雕?这是什么?风尧听着老爹居然叫出了那怪物的名字就是一愣,骨雕?骨头构成的雕?我还死灵法师来着!
      
      他正打算冲自己那个没事瞎嚷嚷的老爸喊一声,让他赶紧跑,就看他老爸一个闪身,让出了身后的他老妈。
      
      这下子风尧更急了,他老爸多少是个男人,他老妈一个弱质女流怎么能直面一个怪兽,尤其她还是一个一辈子都十分天真的小女人。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小女人突然捧着手上的一件物事高高举起,冲着那怪兽大叫一声。
      
      “老妈你在演宝莲灯吗?人家的是法宝宝莲灯,你就拿着一盏黑漆抹黑的破油灯,道具不过关,差评!”风尧被他老妈逗的都顾不上这个危险的场合想要吐槽了。
      
      在A市的郊区有一座道观,供奉的是三清道尊,大概是受到了周围寺庙尼庵还有教堂的冲击,香火一年不如一年。
      
      白天道观尚且没有多少香客,到了晚上更是早早的变得十分寂静,没有什么访客。
      
      不过这天晚上,夜深人静,道观却来了三个不速之客。
      
      三个黑影鬼鬼祟祟的摸到道观所在的后山,他们一路上走的小心翼翼,其中一个人拎着一只似乎被绑起来的鸟类,另外一个则手上恭恭敬敬的捧着一件东西,还有一个拎着一个大口袋,看起来格外的奇怪。
      
      “妈,我们真的要在这里?”三个人当中拎口袋的那个开口道。
      
      这人正是风尧,他的世界观在今天晚上几个小时的时间内受到了猛烈的冲击,目前正处在世界观重建的阶段。
      
      风尧怎么也不会想到,他随便在街上撞了个人,买了一个鸟笼子,回头就会从鸟笼子里蹦出一只奇怪的生物,他还差点被这奇怪的生物给吃了。
      
      然后在生死关头,居然是他那对被他背地里嘲笑觉得十分不靠谱的父母救了他。他爹把门撞开,然后他妈用一件看起来像是油灯一样的东西对那只怪物晃了晃,那只怪物就立刻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了。
      
      当时风尧真是有些看傻了眼,他张大了嘴巴,有些结巴的开口:“这……这是什么?”他刚才隐约听他爹喊了一声“骨雕”,可是他总觉得“骨雕”不应该是全身都是骷髅架子那种死灵生物吗?
      
      “蛊雕啊?小时候不是让你多看《山海经》吗,山海经里可是提到过的,头上长角,似鸟非鸟,声音如同婴儿啼哭声,会吃人的怪物啊。”风扬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吐槽儿子,作为经常跟自己在老婆面前争宠的存在,风扬他真是难得找到机会吐槽一下这个儿子。
      
      风尧摸摸鼻子,人家孩子小时候启蒙都是用那种看图说话的绘本之类的。他可好,他小时候识字用的是《道德经》,后来就是《山海经》。
      
      那种书对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来说,真是枯燥难懂的,所以他根本有看没有记,后来更是觉得这些书讲的都是古人杜撰的东西,根本就都不存在。
      
      可是谁会想到十来年之后,一只《山海经》里才有的生物蛊雕就那么出现在他眼前了。
      
      既然蛊雕这种传说中的生物都出来了,风尧不由得问了一句:“那咱家老祖宗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吗?”现在他真的有些半信半疑了,毕竟刚才看他妈一下子制住蛊雕的手段也不像是什么正常的,科学可以解释的手段。
      
      风扬对着儿子翻了个白眼:“那当然是真的了,咱家老祖宗可是……”
      
      他话说一半就被姚翠花给打断了:“行了回头在说那个了,现在咱们得解决这个,尧尧这蛊雕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姚翠花更关心自己宝贝儿子的生命安全,对于风家那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老祖宗一点兴趣都没有。
      
      风尧摸着鼻子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之前的经历说了一遍。
      
      听完儿子的话,风扬和姚翠花对视一眼,他们对风尧的安全更加的担心了。
      
      最后还是姚翠花拍了板:“儿子的性命重要,尧尧现在由不得你不信,咱们先把老祖宗当年定下契约的那位大妖召唤出来保护你。”
      
      召唤大妖怪?
      
      风尧有些犹豫了,万一召唤出来的那个大妖怪根本没把当初跟老祖宗定过的契约放在心上,把他们一家三口当成点心嚼吧嚼吧吞了怎么办?而且虽然有了蛊雕这只怪兽在眼前,风尧还是对所谓的妖怪有些半信半疑。
      
      不过姚翠花风风火火的,既然决定了,立刻手上继续举着刚才制住蛊雕的法宝指挥丈夫和儿子赶紧行动起来。
      
      风扬拿出黑漆抹黑的一条绳子把蛊雕给捆了起来,他一边捆着一边还跟儿子炫耀:“这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据说是什么神兽还是妖兽的筋,这可是咱们家的传家之宝。”
      
      风尧盯着那条绳子看了半天,恕他眼拙,他真没看出这是什么法宝,法宝不应该是金光闪闪的吗?
      
      想到这,他又不由得看向自家老妈那一直举着没敢放下来的油灯,为什么他们家的法宝都是这么个德性,这真的是法宝?
      
      姚翠花看到儿子的视线一直在瞄着自己手上的法宝,她很是得意的对儿子说:“这是你外公传给我的,是我们姚家的祖传法宝,是我们某一代的老祖宗亲手制作的。”
      
      风尧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妈,这法宝有名字吗?”
      
      “当然有了,叫木莲灯,我们那位老祖宗很是崇拜那些上仙,所以就给自己造的法宝起了相似的名字,儿子,我给你说,咱们家还有……”
      
      “妈咱们今天真的能召唤出老祖宗定下契约的大妖怪吗?”风尧赶紧打住了姚翠花的话头,他总觉得他会听到一系列让他更加颠覆世界观的法宝名字来。
      
      “那是当然了,老祖宗有传下他当年跟那位妖仙订立契约时的咒文,你只要照着念就可以了。”风扬代替老婆回答了儿子的疑问。
      
      一家三口收拾停当,风扬就开着车带上老婆儿子还有被制住跟标本差不多的蛊雕出门了。好在现在天已经黑了下来,外面人少了不少,还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三人带着一只怪模怪样的生物出了门。
      
      风扬一踩油门直奔他们所在的A市近郊的道观而去,到了道观他又和妻子带着儿子蹑手蹑脚跟做贼一样摸到人家的后山。
      
      “我们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啊?”风扬放下手上拎的东西,顺手打了下蚊子,这个时候这个季节荒山野岭里还是有文字的,他已经被叮了两个包了。
      
      “这里山清水秀,而且是三清道尊所在,灵气要比别的地方好一些。”姚翠花说道,她额头已经出了一些汗水,用她家的木莲灯还是要消耗法力的,她这一路都没敢收回法力,否则那被定住的蛊雕就会能恢复活动了。
      
      风扬插了句嘴:“再说了,你难道想要在家里召唤,闹出大动静,还是去附近的公园,跟广场舞大妈抢一块地方来召唤?”
      
      哪个都不想!风尧一下子老实了,行行行,反正他爹妈也就今晚靠谱一把,他全听他们的好了。
      
      接下来,风尧在父母的指挥下,把他拎了一路的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那些居然就是他平时嗤之以鼻的香纸等物品。
      
      按照姚翠花的要求,风尧开始把水果贡品摆好。“这怎么还要供奉竹笋啊?”风尧有些奇怪的把他妈之前特意买的鲜笋拿了出来。
      
      风扬正举着手电看一张纸,他顺口说道:“这是老祖宗特意留话说要召唤那位时一定要准备的,而且要最新鲜可口的。”
      
      还新鲜可口呢?风尧心想这跟老祖宗有契约的大妖怪的口味挺怪异的,不知道他还会以为这妖怪是熊猫成精呢?不过脑补了一下家里的老祖宗骑着一只熊猫的跟别的凶神恶煞一般的妖怪对峙的样子,他差点喷了,这有点搞笑啊!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好了,风尧又被他爸妈指挥着站在贡品之前,手上拿着三束高香。
      
      “儿子,照着这个念,最好是念的跟唱的一样好听。”风扬把手上一直看的纸交到儿子手上。
      
      风尧借着老爹的手电光看了起来:“与尔翠竹,与吾归家;与尔甘露,与吾归家;与尔鲜果,与吾归家;与尔净土,与我归家……”作为一个高一学生,他多少是接触过古文的,这段话大概也能看明白,然后他就有些好笑,老祖宗写的有些像是《诗经》里的那些,不知道这算不算文采出众?
      
      “儿子赶紧念吧,好在你明天休息不用上学,要不连多睡几个小时都做不到了。”姚翠花还惦记着儿子的学业,对于她来说,自从宝贝儿子上了高中那一天起,她就憋足了劲,准备做一个合格的高三生的家长,哪怕现在她只能先做一个高一学生的家长。
      
      “哦。”风尧点头。
      
      然后他开始照着纸念了起来:“与尔翠竹,与吾归家;与尔……”
      
      他□□着,就被一阵声音吸引了,那声音他今天刚刚听过,那是平时就很熟悉的婴儿啼哭声,也就是那只差点要了他的小命的蛊雕发出的声音。现在他听到的声音也是婴儿的啼哭声,而且更吓人的是许多个婴儿的啼哭声。
      
      风尧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他一把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向同样紧张的看着四周的老爸:“爸,这附近没孤儿院什么吧?”
      
      风扬也有些害怕,不过他还是努力在维持自己作为老子的尊严,他瞪了眼儿子:“别胡说,这附近哪里有什么孤儿院!”
      
      姚翠花却拆了他的台:“附近有个公墓来着。”
      
      风尧更害怕了,他也说不清究竟这啼哭声是蛊雕发出的好,还是什么公墓的灵异事件发出的更好。
      
      不过接下来,风尧就知道了,无论哪个也不好。
      
      因为突然之间几只蛊雕一边发出婴儿啼哭声,一边向他们这里飞了过来。
      
      一只就给风尧造成了不小的阴影,更何况这次来了一群,他不由得喊了一声:“妈!”
      
      姚翠花也很给力,立刻举起手上的木莲灯。
      
      看到有蛊雕突然之间翅膀不动掉了下来,风尧又松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其实不用召唤什么老祖宗的大妖怪,就是他老妈就可以搞定了。
      
      不过马上姚翠花就大声冲他喊:“儿子快点,你妈快顶不住了!”如果是白天的话,风尧一定能看出姚翠花的脸色已经十分的苍白了。
      
      风扬也催促着儿子快点完成召唤。
      
      看他爹妈那样子,风尧也有些着急了,这一急他连咒文都念错了两次。就念错两次的功夫,已经有几只蛊雕快要飞到他们身边来了。
      
      这下子风尧知道如果接下来这一次他念不对的话,他们一家三口的小命估计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与尔翠竹,与吾归家;与尔……”风尧用最快的速度念了一遍,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他老爹的那个尽量念的跟唱歌一样的嘱咐了。
      
      可是念完了,风尧却发现什么反应也没有,他想象中的电闪雷鸣,五色祥光之类的异兆都没有出现,连个鬼影子他都没看见。
      
      这个时候风尧连问他老爸是不是哪里出错的时间都没有了,因为一只蛊雕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那怪兽张开的大嘴,闻着扑面而来的腥气,风尧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可是等待中的被巨大的鸟喙叨住的疼痛没有等到,风尧甚至没有感受到那怪兽的声音,周围一片寂静,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一般。
      
      “呵呵……”突然一个悦耳的笑声出现在他耳边。
      
      风尧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一个一袭白衣,一头白色长发的年轻男人手上拎着一只不断在挣扎的蛊雕正站在他的面前。在下一秒,那个男人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随后不知是怎么做的,那只蛊雕一下子炸裂开来,还溅了风尧一头一脸的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合并一下章节,“祖宗”大人来了



    [足球]错位
    冬菇灵魂互换错位人生



    律政女王[综]
    周奕霏的男人,谁也抢不走



    [足球]因为你眼睛太大了
    大眼萌和他的暴娇青梅



    [综]颠覆红楼
    不一样的红楼



    [足球]我的竹马很少女
    罗二和他家青梅的故事



    [足球]因扎吉夫妇
    因扎吉夫妇扬威亚平宁



    [综]论女神与厨娘的统一性
    囧女神炼成史,厨房大娘心情日记



    [开封府]猫儿爱吃鱼
    当展护卫有了老婆



    [足球]古蒂小姐
    当古蒂性转成古妹



    黑色荣耀
    穿越时空从千年前来的彪悍布莱克大魔王



    铂金秘史
    马尔福们与魔王们的纠缠



    回到过去
    教授回到过去和过去的过去的历程



    [神雕]芙华经年
    不一样的郭芙,不一样的神雕。



    (圣斗士同人)双鱼座女神
    雅柏菲卡的女神之路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