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有旧缘的沙袋

      东阳府这一年的冬日,比往常时候要冷上许多,七岁的孩童从未想过,原来冬日里能有这么冷。从踩于泥泞的脚一直冻上发梢,胸腔里灌满了冷气,心脏在寒意里打颤,人置于白茫茫的雪地,一眼望不到前路。
      
      他哈着冷气,缩在墙角,双目贪婪地盯着街口处那个卖包子的小摊贩,他手下的笼屉打开又落下,孩童眼中的亮光便愈发加深几分。
      
      他要偷走笼屉里的两个馒头。
      
      为什么是两个馒头而不是带馅的包子?因为一个馒头比得上两个包子的分量,因为馒头比包子更耐放,因为馒头比包子能够让他假如在被摊贩抓住后,挨的打轻一些。
      
      秀才爹教给他的那些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全在饥饿面前做了云烟。若是他那秀才爹还活着,只怕会伸着他那只因常年握笔而生着老茧的手,愤愤然指着他呵斥:“不孝子,小小年纪不知廉耻,这般心中算计行偷盗之举,还无一丝悔改之心,圣人的教诲去了哪?为父教你的道理去了哪?何做君子?不过无耻小人!有此子,我耻为人父!”
      
      圣人教诲?端做君子?小小年岁的孩童即便不懂,也不由心中生起了嘲笑,秀才爹念了一辈子的圣人教诲,做了一辈子的端庄君子,为何到死也考不上一个举人,连份家业也留不住,让他被人赶出了家门。
      
      肚子咕噜咕噜又响了,君子不君子,小人不小人的,全都比不上他的肚子,孩童盯着笼屉的目光愈发热烈,伺机寻找着可以动手的机会。
      
      从街口缓缓驶来一架简朴马车,不远处几个打闹的小儿在争抢一只糖葫芦,一个挑夫挑着木炭走得摇摇晃晃,竹筐的缝隙间掉落出一路的黑线,两个背着包袱的旅人缩着身体,往手里哈着热气,走向正在吆喝的小贩。
      
      “四个肉包子,四个馒头。”
      
      一人边从袖口里掏钱,边跟小贩吩咐,小贩兴致昂扬,打开笼屉开始拿包子,正当他拿了包子递过去时,笼屉下方伸出两只小手,不顾笼屉里的热气,快速而准确的抓起两个馒头,黑瘦的身影似箭一般飞快地冲了出去。
      
      “哎?”小贩猝不及防,看着那瘦小的背景愣神,倏地他反应过来,龇牙怒道:“小兔崽子!!偷到你爷爷头上了!”
      
      言罢撸起袖子便快步追去,小小的人哪里跑得过一个成年男人,更何况又是已经饿了许久,脚下虚浮无力,赤.裸的足踩在冰冷的地面上,似被刀刮一般疼。
      
      不过二十几步的距离,他便被摊贩追上,衣领被人从后大力揪起,他整个人悬空而起,喉咙被衣领卡得难以呼吸,孩童拼命挣扎,张着牙口,奋力地想反头咬人,即便如此,两只手依旧将包子紧紧护着怀里。
      
      “小兔崽子还想咬我!”小贩恼怒地抬起大掌往孩童头上扇去,他瞬间便被打得耳鸣眼花,那一瞬间简直快要昏死过去。
      
      “没教养的狗东西,当老子是做菩萨的?老子卖包子不累?偷到老子头上!”小贩又要扇上一掌,孩童缓过了神来,当着他的手掌便一口咬了上去。
      
      “哎呦!我的手!!”小贩吃痛,用力挥手,将孩童远远甩到一旁。
      
      孩童咬牙睁开眼,险些被眼前的情景当场吓得魂飞魄散。粗壮的马蹄离他的脑袋不过几寸有余,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马正在他的脑袋上方打着喷响,若是,若是再过几分,只怕他的头会被这马当场踩爆,一股无法抑制的惧怕从心底涌了上来,他骇得手脚止不住颤抖,牙口打颤,连方才紧紧护着的馒头掉了也没有发现。
      
      “呵呵,小兔崽子,看你还跑!”
      
      小贩一把将他从地上捞了起来,拍打着他的头气笑道:“今天你不给我干一天活,休想老子放过你!”
      
      言罢,强拉着他便要回去。
      
      一道女声忽然想起,带着病弱的无力感,却十分温柔:“这位大哥,且等等,”正是从方才孩童跌在跟前的马车里传出的。
      
      “作甚?”小贩没好气道,斜向下的眼角里带着戾气,待回头发现从马车里掀开帘子的是个病弱的美妇人时,不由得脸上又带起了讨好的笑来:“哟,这位夫人,喊住我是有何事啊?”
      
      “你被偷的那几个包子,全当做我买了。”妇人让旁侧的嬷嬷递了铜板给小贩,“你既无什么损失,便把这孩子放了吧。”
      
      小贩接过铜板掂了掂,十几个铜板,比他被偷的那几个馒头值钱多了,掌心的铜板还带着似有若无的香味,叫他心头有些荡漾。
      
      “好说!”他嘻嘻笑着,往那美妇人多看了几眼,将手里的孩童推了出去。
      
      “去去去!老子发善心放过你这回,下次再来偷老子,非得打死你!”小贩颇为不舍的回了摊位。
      
      孩童双目冷冷看着他,紧抿的唇里藏着怒气。
      
      “孩子,过来。”
      
      妇人在车内向他招手,声音轻轻柔柔,很像小时候母亲哄他入睡的声音,叫这些时日一直警惕的孩童忍不住松开了绷着的那根弦,他踟蹰着,朝前迈了两步。
      
      “上马车来。”妇人温和地笑着,伸手拍了拍垫在车上的毛毯。
      
      “夫人,这……”一旁的嬷嬷忍不住出声,但被妇人一眼看去,默默闭了嘴。
      
      车夫伸手将他抱了上去。厚重车帘落下,温暖的车厢一下便隔绝了外头的寒冷,竟叫他忍不住打了个颤栗。
      
      “方才跌到马车旁,可是被吓着了?”妇人凑近,想拉起他被擦伤的手。
      
      孩童下意识往后躲去,跌坐在了毛毯上,干净柔软的毛毯带着暖意,他低头看去,发现毛毯上已经污脏了一团,正是被他那光着的双脚沾染的。他动了动,被冻的青紫的双脚想往后退。
      
      妇人见他局促不安的模样,眸中心疼怜悯更多,伸手捻起小案几上的糕点递过去:“你是饿了吧?”
      
      方才偷的两个馒头早在小贩走的时候便被他一脚碾碎在地,此刻温暖的马车勾得他饿感更甚,再不管那么多,伸手便想抢过那糕点。
      
      妇人却将手收了回去,端了一杯热茶递与他,“先饮些水,点心太干了。”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喝上过热水了,从秀才爹死后,从他被人赶出家门之后,从入冬开始,饿了想寻吃食都是奢侈,更何况喝上一杯热水,他更多的时候,是捧着破庙外流淌而过的冰冷的溪水,当做饭食,喝到肚撑,喝到肺腑都被冰得没了感觉为止。
      
      他小心捧过,像捧着一碗稀世珍药,带着陌生之感迫不及待地一口喝下,快的甚至被呛了几下。
      
      妇人这才将糕点递给了他,见他接过糕点大口大口吃着,妇人一边又为他倒水一边叮嘱道:“饿久了之后,再吃时不可吃太多,会伤了肠胃。”
      
      像母亲一般,唠唠叨叨的叮嘱着十分琐碎的小事,孩童吃着糕点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眼眶里有热意在涌动。
      
      一旁的嬷嬷小心又开了口,“夫人若是怜悯这个孩子,给他一些银钱不就行了?何必叫上马车来,还做这些琐事呢?”
      
      “我若当街给了这孩子银钱,只怕稍会儿他便会被人抢去。”妇人摇头道:“不过是小小的善缘罢了,权当是为我的痴痴积累的善报,只希望佛祖怜悯,在我去后,将我做的这些小小善事,报于痴痴身上。”
      
      妇人话音刚落,便有幼儿的声音响起,她方才还忧愁的情绪尽数化为了欣喜,倾身抱起了一个幼儿。
      
      孩童这时才发现,马车最温暖的角落里,还睡着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女娃,许是方才的动静,将女娃给吵醒了,只是她醒了,却也不哭不闹,睁着双眼,一双漆亮的眸子咕噜咕噜转动。
      
      “姑娘醒了!”
      
      妇人笑着,将幼儿抱到了孩童眼前。
      
      被毯子包裹着的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团子,看着两岁左右,刚刚睡醒的双眼还带着蒙蒙雾气,一双鹿眼水润无比。
      
      “是哥哥在吃糕点呀!”妇人逗弄着怀里的小团子,眉眼极尽温柔,牵着她的小手,与他挥手打着招呼。
      
      小团子睁着一双漆黑水润的鹿眼一错不错看着他,又看着妇人,口齿不清地重复道:“痴,痴。”
      
      妇人闻言更是笑意满满,“不是你这个痴痴,是吃饭的吃!”
      
      她抱着小团子满脸得意,自豪道:“谁说我的女儿痴傻?她现在会说话了,不是吗?她只是学得慢罢了,咱们痴痴啊,以后肯定是最聪明的!”
      
      妇人脸上那温柔又自豪的笑,让孩童久久不能忘却,时间久远,那妇人的模样他早已记不清了,但即便他早已忘了妇人的模样,却还一直记得她当时的笑,为她的女儿,笑得温柔至极。
      
      周秉文从回忆中醒来,发现眼前的这双湿漉漉的鹿眸与记忆里的那个小团子的双眼,竟是相似的很。
      
      “所以,你叫痴痴?”
      
      好像与那夫人喊的名字一样,他一直很感激这个妇人,若非她当时的善举,只怕他难以撑到后来遇见义父。
      
      宋琇莹看着他,怔愣了许久,而后才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迷茫道:“我,我不知道我是谁。”
      
      周秉文凝神看了她许久,片刻之后,才转头看着门外的天色,缓声道:“先歇下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小名痴痴,是因为她两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只会咦咦啊啊,所有人都以为她痴傻,女主妈不信,遂取名痴痴,打算以痴克痴【误……
    ps:女主不是真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