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跟屁虫的沙袋

      将老大夫送出了门,周秉文将写好的药方来回看了几遍,而后叠好放进了怀中,回来时,便见宋琇莹扶着床沿,颤颤巍巍起身,想去够桌上的茶壶。
      
      见他进来,小姑娘似乎被吓了一跳,本就软踏踏的两条腿再无力支撑,身子一歪便要摔倒在地。她下意识闭紧了眼,然后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床上。
      
      “喝吧。”
      
      周秉文倒了水递与她,而后却又愣住,家里就他一个,平日里想喝水时随随便便倒一碗便是,哪管冷热,思及方才大夫说的她很久未曾进食,当即想将手收回去,但宋琇莹早已渴急,一把抢了过来大口大口喝着,甚至呛了两下。
      
      他收回的手顿住,慢慢放了下来,好在这天也不是特别冷。
      
      喝完水后的宋琇莹才好似缓过了一口气,但这么点水完全不够,她捧着碗,睁着一双鹿眼儿看他,眼中带着还想喝的希冀。
      
      小姑娘此时面色红润了许多,双唇因沾了水而变得水润嫣红,在灯影下泛着微微光泽,见他看她,她忙露出了腼腆的带着讨好的浅笑来,左颊蕴出一点小小的梨涡,与白皙的肌肤相映成辉。
      
      心弦仿佛被人忽然拨动,泛起撩人的尾音。周秉文默了一瞬,将她手中的碗接过,又提起茶壶,转身往外走去。
      
      “夫君!!”身后的姑娘瞬时不安的连忙唤他,语音里带着恐慌,唯恐要被丢下一般。
      
      周秉文头痛道:“我不是你夫君!”
      
      “我,我……”
      
      小姑娘可怜巴巴看着他,眼中泛起水泽来,像是一只被人丢弃的小奶猫。
      
      “我只是去烧水,顺便做饭,想必你也饿了。”蓦然的,周秉文心一软,向她解释。
      
      他话音刚落,一道绵延的咕噜声响起,在这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响亮无比。
      
      宋琇莹小脸腾得红了起来,带着火辣辣的烧意,她忙捂住肚子,恨不得像只蜗牛一样把自己蜷起来。
      
      周秉文不知怎的,竟被她这模样逗得想发笑,抿着唇,忙向厨房走去。
      
      亮起烛火,熟练的烧火、倒水、淘米、切菜,这是他十二岁之前,做的最熟练的事。
      
      就在他操起菜刀当当当快速切菜时,身后响起女子轻盈的脚步声。他停下动作,回头看去,发现小姑娘正虚虚扶着门框,一只脚已经跨了进来,见他突然转头,吓得忙往后退,却不防还有只脚在里头,被门槛一绊,整个人往后倒去。
      
      周秉文眼疾手快拉住了她,忙将她扶稳。
      
      宋琇莹红着脸小声道:“谢,谢谢。”
      
      男人挑眉,原来她还会说除夫君以外的话。
      
      “你来这做什么?”
      
      “我……”小姑娘仰起头看他,带着十分明显的依赖。
      
      周秉文觉得太阳穴处在隐隐抽痛,他抽过一旁的小藤椅,摆到宋琇莹身旁,“既如此,那便坐在这吧。”
      
      闻言小姑娘欢欢喜喜点着头,迫不及待坐了下来。
      
      周秉文回身给她倒了碗烧热的水,小姑娘双手接过便要喝,他忙道:“小心烫。”
      
      明显的关怀叫她眸子瞬间一亮,周秉文则惊异起自己方才的反应来,默然回过身,接着方才的动作,但那道欣喜的视线却一直黏在身后,叫他切菜的动作都不自觉慢了几分。
      
      昏黄的烛光照亮满屋,燃烧的灶火发出噼啪声响,厨房里渐渐升起了饭菜的香味。身后的姑娘的肚子响的更加厉害,却一直不曾离开。宋琇莹早已饿极,不停地吞咽着口水,鼻子近乎贪婪的嗅着香味,双眼一直在男人的背影与他锅铲下翻炒的菜打转。
      
      周秉文将炒好的菜端上桌,一直跟着的小姑娘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了过来,他指了指长椅,道:“坐这。”
      
      见她乖乖巧巧坐下,周秉文转身又去端碗筷。
      
      一盘青椒炒腊肉,一盘炒青菜,卖相虽不太好,但喷喷香味却直惹得宋琇莹流口水,但即便如此,印在骨子里的记忆却还使她端坐着。
      
      周秉文端了碗来,见她如此模样,心下的猜测又确定了几分,默然不语,他将碗筷摆置她面前。
      
      “大夫说你久未进食,不宜吃太过油腻,喝些粥,吃点青菜即可。”
      
      一碗白白的粥摆在了面前,热气带着米香,宋琇莹端起碗来,小小吃了一口,而后抬眸看他,笑道:“夫君做的真好吃!”
      
      周秉文夹菜的动作有些发滞,不理会她。今日在码头上累了一日,周秉文也早就饿了,就着菜大口大口吃着,足足吃了三碗才作罢。
      
      见宋琇莹也吃完了一碗,看着自己表示还想要,他摇头道:“饿久之后不宜吃太多。”
      
      小姑娘满脸遗憾,只得倒着水喝。
      
      趁此歇息的功夫,他才有空闲将她好生打量了一翻。
      
      小姑娘玉口琼鼻,眉眼精致,面上还带着稚气,生得十分的白皙细嫩。头发虽凌乱不成型,但发丝乌黑柔软,一双玉手纤细修长,未见粗茧,一身红色衣裙,布料虽然算不上极好,但也是普通百姓家轻易不会穿的。
      
      更何况即便饿极也依旧举止有礼,丝毫不见粗鄙,显然是富贵人家里养在闺阁中的大家小姐,不知为何落难于此。
      
      “你可认得我是谁?”他忽然开口问道。
      
      宋琇莹看着他,双目满是茫然,摇摇头又点点头,小心翼翼喊道:“是,夫,夫君?”
      
      周秉文摇头,“我未曾娶妻,所以我不是你夫君。”
      
      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也不知是从哪学的,见了人就一口一个夫君的喊。
      
      他又接着道:“你受了伤,伤及头部,”宋琇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绑着白纱的头部,“你可记得你是谁?”
      
      “我是谁?”
      
      这话问的宋琇莹越发的茫然,她努力回想,想知道自己是谁,可脑海里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只有破碎的画面在不停回闪,女子盈盈笑声一直在耳边响起,“痴痴,叫娘啊,该会喊娘喽!”
      
      头又痛了起来,她痛苦的捂着头,呜咽着,眼角倏地流下一滴泪来,“我,我,我是谁……”
      
      “人人都说我的痴痴是痴儿,可娘知道我的痴痴最是聪明了,你叫痴痴,便越是不痴!”女子的语气带着满满的骄傲与不服气,伸出指头在幼童鼻尖上一点,仿佛那是她世间最得意的宝贝。
      
      “痴,痴痴?”宋琇莹茫然地抬头看他,下意识呢喃。
      
      周秉文倏地一怔,垂眸看她,视线便撞上了她那双湿漉漉的鹿眼,久远的记忆从脑海深处浮现上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评论~~
    下一章改时间啦,之后都是改到12点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