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打听的沙袋

      她失忆后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自己的姓名,无依无靠,满目茫然,是周秉文好心收留了她,不仅如此,还对她那么好,好到她觉得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他那么好的人,却因为她的麻烦而身陷囹圄,可现在她却在这里安逸待着,她怎么坐的住啊!
      
      如此想着,她奔向门外的步伐又快了许多,童青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童母已经急忙拉住了她。
      
      “阿篱姑娘!你不能去啊!”
      
      童母忙道:“秉文兄弟之前就跟我们嘱托了,那些人就是冲着姑娘你来的,所以你千万不能露面啊!”
      
      她说完,见一旁还在呆呆楞楞的儿子,一把忙将他拉了过来,童青被拉的踉跄,他慌忙站稳,见宋琇莹满脸焦急之色,连忙开口劝道:“对啊,阿篱!周大哥说了让咱们安心等着便是,你信我!周大哥很有本事的!他以前还帮我解决了很多麻烦呢!他一定可以应付那些人!”
      
      “可现下他是被关进了大牢里。”宋琇莹攥紧了拳,一时心中对那赵立轩又气又恨,直后悔之前那一刀划轻了:“他们还有没有王法,胡乱冤枉人,还将人抓进了牢里!”
      
      童青义愤填膺:“他们这些人,迟早会遭报应!”
      
      “也不知表哥在牢里会怎样……”她哽咽道。
      
      童青下意识一接:“我听说……牢里又很多刑拘,这被关到牢里的人……”
      
      还未说完,便被童母暗暗掐了一下,童青疼的叫出了声,但回头一看她正瞪着自己,顿时自己说错不敢再说话了。
      
      童母叹了一声,拍了拍宋琇莹的手背安慰道:“好姑娘,那赵衙内想要的是你,秉文兄弟把你送来我家,想来也是想要保护你,你可记住了,千万不能露面,不然被那赵衙内发现了,可不是又让秉文兄弟担心,给他添了麻烦?”
      
      方才听到消息心里着急,现在冷静下来后,宋琇莹也听进了童母的劝慰,她抿紧唇,秀眉紧锁,而后点下了头,“我明白的……”
      
      一应完,浑身顿时像是被卸掉了力气,她无力坐回椅上,心口突然感觉似被人揪紧了一般的疼,叫她不知所措。
      
      “表哥……”
      
      “我再去打听打听!”一直看着他们说话的童选举起手道,三人齐齐看向他,他一脸热血激昂,拍着尚是削瘦的胸膛:“阿篱姑娘,婶娘,童青,你们放心,我一定给你们打听出消息来。”
      
      童选少年心性,是个热心肠的人,也偶有与周秉文见过几回,对于他很是崇拜,且童选一身活力无处释放,这正好给他寻了个机会。
      
      当下喝了几口热茶,暖了身子后,便又往城内走去。
      
      他不知道周秉文住在哪里,便仍像之前一样,径直去了县衙,只是来时嘴上说的确凿,但来了县衙后,他倒是不知该怎么做了。
      
      之前的消息好打听,因为当时县衙周围正好有人对昨日县衙出动衙役的事情讨论,他听了后又详细问了问,知道衙役出动,是将周秉文抓了来,但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就不好打听了,他又不敢直接进衙门里问,一时对于自己之前放出的大话懊恼起来。
      
      他又在衙门外在徘徊了许久,仍是没想出什么打听的法子,守门的衙役见他在门口不停的打转,顿时觉得他行为可疑,两个方脸阔腰的衙役径直向他走来,用腰刀将他拦住,昂着下巴,睨着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县衙重地,也是你能在这里转悠的?”
      
      衙役声沉如雷,震得他耳朵轰隆隆发响,童选虽然热心,但到底是一个普通百姓,见了差役哪有不怕的,忙讪讪笑着摇手道:“不不不,我,我就是迷路了,在这里找找路,我这就走这就走!”
      
      他忙不迭向别处窜去,直到看不到人了,才呼了口气,抓着脑袋又围着这周围转了许久,既想不出法子,拉了人又问不出其他情况来,无奈只得垂头丧气的朝着出城的方向走去。
      
      正对着城门的大道上,有两个身形高大,穿着棉布袍的男人走进城来,手里拿着什么四下寻人询问,童选看也没看他们,正要走过,结果便被他们拦了下来。
      
      “这位小哥,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一人拦住他询问,另一人则手里拿着一卷画轴摆在了他眼前。
      
      画轴展开,童选抬眼看去,心下一惊,这画像上,画着一名女子,赫然画着的就是宋琇莹。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不出来这画像画的怎么样,但是画上女子身姿纤细,粉裙衬的人面如玉,脸上神态恍如真人,嘴边漾着盈盈笑意,一点梨涡映在左颊,尤其是那一双圆圆的鹿眼儿,星光流转,盈盈动人,可见画这副画像的人画的极其用心。
      
      但童选想不到这些,他心里念头想的是那赵立轩觊觎阿篱姑娘美色,还把周大哥抓了去,现在阿篱姑娘藏在童青家,他们肯定是在找人,这两个说不定就是赵立轩的人,如此一想,他当即摇头。
      
      “没有,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拿着画像的人不甘心又问了一遍,“真的没有?你好好想想,这女子生得貌美,你要是见过,肯定会有印象!”
      
      “你也说了这女子长得貌美,我要是见过肯定会有印象了,我从小长在这画眉县,待了十多年,县里哪个姑娘什么模样我不知道?长的美的我可更清楚了,要是县里有这么好看的姑娘,我肯定知道,既然我不知道,可见县里没这人!”
      
      童选这时候机灵劲上来了,一通说道,那两个人直听着面色顿时生起了不耐,当即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又拿着画像问了一些人,都说是没见过。
      
      宋琇莹因为失忆,又人生地不熟,平日里就是深居浅出,偶尔也就虽刘氏出一下门,因而认识她的人并没有几个。
      
      走着问着,那二人之一的一个顿时没了耐心,朝冻得发紫的手心哈了口热气,又跺了跺脚,径直走向一个酒馆坐了下来,喊伙计烫壶热酒送上,那拿着画轴的人皱眉,将画轴卷好,也随着他一同坐下。
      
      “你说这人不是都死了吗?二少爷非不信,叫人来找,这死人哪里找得到?这大冬天,还下着雪,冷都冷死人了!”说完,那人当即拎着酒壶倒了一杯一口喝下,顿时觉得全身的寒气被驱散了一半。
      
      那拿着画轴的人犹豫道:“毕竟那是表小姐,二少爷从小定下的未婚妻,两人还是有情谊的……”
      
      喝酒的那人闻言笑了,“你莫不是忘了?咱们已经有二少夫人了!”
      
      成福被堵了回来,又道:“可我怎么总觉得宋家对外说表小姐得急病没了,有些奇怪呢?”
      
      他方说完,便被那人呵斥住,“成福,住嘴!你忘了咱们出来时大少爷怎么说的了?”
      
      成福收了声,憋了许久,终是憋不住,叹道:“要是老太太还在,这事肯定不会这么不明不白的糊涂着……”
      
      “老太太已经不在了!”那人将他手中的画轴抽了出来,敲着他的头道:“你要知道以后容家是大少爷当家,二老爷无能一直靠着大老爷,二少爷呢?连个功名都没有,以后还不是也要靠着大少爷?咱们听大少爷的才有出路!”
      
      “你要不是跟我是兄弟,我才懒得管你这个蠢货!喝口酒!”
      
      成福还想说话,就被一杯酒堵下,他从来嘴笨,说不过别人。
      
      那人又灌了几杯酒,直到感觉酒意上涌,肠胃都暖了,面上也有了热意,这才起身:“走吧,咱们再问问,要是还问不到就去下一个县城,人都死了,本来就是走过场的事,做那么认真干嘛!”
      
      成福默默无言,跟了上去。
      
      *
      
      童选没打听到什么消息,回来后将有人问他宋琇莹的事说了说,童母听了顿时怒道:“肯定是赵立轩那些人在找你,阿篱可待在这里别出门!”
      
      宋琇莹蹙眉,掩下心中担忧,点头应答。
      
      周秉文在牢中安安静静待了一夜后,第二天便开始叫嚷着要见县太爷,指责他们无凭无据便肆意将人拘押,声声句句有理有据说的胡弘济哑口无言。
      
      赵立轩被赵老夫人盯在家中,等他收到消息赶去县衙时,胡弘济已将人给放了出来,他恼怒不已,顿时忍不住驳了句。
      
      “你怎么能把他给放了?!”
      
      胡弘济那双本就成缝的小眼又眯了几分,之前本就被周秉文搅得心中生了怒气:“无凭无据,我身为父母官,怎么凭空就将人关入大牢呢?”
      
      “他可是差点将我的家仆丢在河里冻死!”
      
      “证据呢?”
      
      赵立轩闻言冷笑道:“证据不应该你们县衙去找吗?”
      
      胡弘济也恼了,“赵衙内,胡闹也是有个限度的,我现在陪你胡闹,也是全看在你父亲面子上!”
      
      赵立轩咬牙,随意向他一揖,愤而甩袖而去。
      
      没了胡弘济的帮忙,赵立轩便叫了人在小院门外守着,偏偏周秉文出来后,哪里也不去,就连码头也不去上工了,就待在院子里,拿着刨子对着一堆木头刨木,或者是收拾之前猎来野物的那些皮毛。
      
      刘氏之前一直担忧,周秉文不明不白被抓走,宋琇莹又知道去了哪,故而周秉文一回来,她便急忙上门来问了。
      
      “小周,你在被抓进大牢里,他们可没做什么吧?”
      
      周秉文对着她,一直冷着的神色柔和下来,温声道:“我没事,刘婆婆不必担心。”
      
      “那,那阿篱呢?她去哪了?她是不是被赵衙内带走了?”她忙追问。
      
      “阿篱被我送到我一好家中住下了,因为时间紧迫,我来不及与你说,让婆婆挂心了。”
      
      刘氏这才舒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一旁的王氏不说话不自在,翻着白眼嘟囔道:“就说咱家多管闲事,人家都把人送到别处去藏着!”
      
      刘氏回头挖了她一眼:“我们家离他家这么近,阿篱待在我们家,不一下就被他们抓到了?”
      
      王氏这才闭嘴。
      
      如此过了几日,赵立轩没等到周秉文去找人,反而收到了一封来自覃州赵彰的信,信上什么也没说,只叫他立刻动身赶往覃州,若有片刻耽误便要将他驱出家门。
      
      赵立轩向来畏惧父亲,只得愤愤然套了马车离去。
      
      周秉文在院中敲敲打打,终于将他那一堆木头做成了心中所想的物件,又是一翻抛光打磨上漆,他拍拍手中灰尘,满意极了。
      
      将其搬入了宋琇莹房中摆好后,他起身出门,将院门锁好,阔步往城外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户主》求收藏,戳专栏可见(专栏求收藏~)
    文案:
    池知秋一朝穿越,穿成了一个正在逃难的难民,更苦逼的是,她没有路引,进不了城!
    为了进城,她哄骗走了一个男童的一张路引!
    后来她才知道,男童竟是她以前看过的一本男频升级小说里,长大后成为大权臣的男主……
    多年后,少年眸色幽幽将她堵在墙角,森森笑道:“阿姐,那路引上我是户主,你既然拿了我的路引,便是我家的人了!”
    穿书文 小聪明女主×越长越黑小狼狗男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