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无助的沙袋

      小院的门被打开,又迅速关上,门栓落了下来,宋琇莹靠着门,一直紧吊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刘氏揽住她,见她狼狈的样子,急切问道:“阿篱,发生了什么事?”
      
      宋琇莹吞了口口水,润了润发干的嗓子,带着颤抖的嗓音道:“我,我方才买菜回来,遇上了昨日的那个人,他拦住我,说要寻个地方跟我聊聊,我害怕,我不敢同他去,将他划伤了跑了回来……”
      
      刘氏闻言,当即失声,揽着她痛哭道:“我可怜的阿篱,你怎么就碰上了那腌臜泼才!”
      
      “刘婆婆,怎么了?”宋琇莹忘了抽噎,滞愣问她。
      
      “可怜的孩子,你可知道那人是谁?那赵立轩,是县里的衙内,他爹是覃州的同知,他是咱们县最出名的浪荡子,是个色中饿鬼啊!”刘氏见她满脸呆滞,红着眼道:“昨日我便应该告诉你的,让你别出门,是刘婆婆的错,还好你没什么事,不然小周回来,我怎么向他交代!”
      
      “那他,对我,对我……”
      
      宋琇莹只觉浑身都冰冷起来,阵阵后怕,若是随他去了,不知会发生什么她难以承受的事,还好她紧惕觉得不对跑了回来,一想到此,她抓着刘氏忙问道:“刘婆婆,我伤了他,他,他会不会来报复啊?”
      
      手里一直握着的那柄匕首掉在了地面上,寒刃上还沾着点点血迹,一点血迹滴落,掉在了洁白的冰雪上,刺眼的很。
      
      到底年纪大见识多,刘氏渐渐冷静下来,听着思索了一会儿,答道:“好孩子别怕,那赵衙内的父亲是在外地任职,这儿只是他的老家,家中还有一老太太,他虽说有权有势,却也不敢乱来,你这几日只躲在家中别出来,关紧大门,谅他们也不敢强闯民宅,我待会儿就让成宁去找找小周,让他赶紧回来!”
      
      宋琇莹连连应声,却仍是茫然无助的很。
      
      刘氏走后,她便将大门紧锁起来,拾起匕首放入鞘中紧紧攥着,半点不离身,就连平常喜欢做饭的兴趣也没了,草草做了一些,随意吃了。
      
      刘氏回去后便喊了儿子去寻人,然而他们与童青并不熟,到了码头打听,码头的人也只知道童青家中只有一寡母,其余一概不知,更何论什么四叔了,他们去了山中打猎,但茫茫山野,如何寻人,最终只能无奈回来。
      
      本是想回来告知宋琇莹情况,但刘氏走到小院外时,便见那赵立轩派了人在门外叫骂,说的都是什么窃人玉佩,再不归还便要拉人见官了的话,刘氏气急想要上前理论,被张成宁拉住,“娘,他是衙内,咱们不可直接对上啊!”
      
      刘氏急道:“不行,阿篱现在一定很害怕,我得去陪陪她!”
      
      张成宁忙拉住她道:“娘!阿篱姑娘现在关着门,他们不敢强行破门,你要是去了,等阿篱姑娘开了门,那他们可就会趁机冲进去了!等周大哥回来吧,他会有办法的!”
      
      这话顿时激醒了刘氏,她在原地转了好几圈,而后眼睛一亮,捏紧拳对着墙院朗声道:“这鸡圈一定要关好了!千万别打开,不然那狐狸就冲进去叼了!”
      
      宋琇莹在院里听着,当即明白刘氏是叫自己注意,千万别开门,否则一开,那外面的人便会冲进来将她强带走,说的什么拉人去见官,估计半路上不知会将她拉到哪去。
      
      她吸着鼻子,强忍着哭意,告诉自己表哥很快便回来了,很快便能来保护自己了。
      
      那叫骂的人喊了许久,见始终无人开门,无奈停了下来,虽没了叫喊的力气,但始终待在门外不曾离开,他们不能破门而入,却也让宋琇莹没办法离开。
      
      这夜她睡得极不安稳,身子尽缩在被褥中,手里紧紧攥着周秉文给她的匕首,小黄猫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恐惧,也不嫌她了,乖顺的蜷在了她的身边,喵呜喵呜叫着,仿佛是在安慰她。
      
      宋琇莹只有在心中念着周秉文,才勉强驱散了一些惧意,等明日,明日他便回来了。
      
      这一夜她睡得迷迷糊糊,天光一亮她便醒来过来,起身去了大门前就着门缝偷看,发现街面已经没了那几人的踪影,她这才松了口气,但到底不敢随意开门,自己也蜷在屋内不敢出来。
      
      日头渐渐升高,转眼便到了晌午,今日天气放晴,不少人出门行动以驱赶前几日侵袭了许久的寒气。
      
      赵立轩从美人窝里爬了出来,坐在滑竿上由人抬着,到了周家门外,小厮给他端茶倒水,他悠闲坐在椅上,一手扶着被划伤的胳膊,对着门喊道。
      
      “阿篱姑娘啊,我是这世上这善心不过的人了,你先是偷了我的玉佩,后又划伤我的胳膊,但这些我都不与你计较,只求你将那玉佩归还与我,我昨日已耐心等了你一日,今日我亲自前来,再来等你,只是我再良善,耐心也是有限的,你若执迷不悟,便别逼我真的去报官了!”
      
      寻常百姓最不愿意惹的就是官老爷,若是常人听了,即便不曾偷过东西,也会打开门来求他不要去报官,趁此机会,他便会叫人上前将人一把抓住,对外道是将人拉着去见官,待行到无人处,便将人带走,成其好事,事成之后,他只说是姑娘家自知一时贪念罪意深重,愿以身抵罪,请求他不要报官,他心软之下同意了,再做回善人,将人纳了,这样即抱得美人归,又全了好名声,一举两得。
      
      奈何宋琇莹是个失了忆的,对什么官府没有概念,一心只想着等周秉文回来,虽害怕,却也将他说的话当做耳旁风。
      
      赵立轩说了半晌说得口干舌燥,见那大门仍是紧闭,毫无反应的样子,他耐性渐渐不足了,咬紧牙口,他叫人上去拍门。
      
      大门被拍的哐哐做响,伴着男人粗重的叫骂声,宋琇莹被吓得落下了泪来,那匕首被她拿着放在了胸口处,她想着若是他们真的闯了进来,她宁肯自裁也不要受辱。
      
      赵立轩气急,当即吩咐叫他们强行踹门,刚踹了没几脚,周围围着看热闹的人群中便突然有人高声叫唤道:“赵衙内你这可是强闯民宅,可是违反我朝律例的啊!咱们这么多人看着呢!”
      
      他一说完,便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附和。
      
      当朝律例规定,除了官府,任何人不得强闯他人民宅,否则就是先上官府蹲一个月大牢,若是在无人处这般,倒也没人管,但现在这里这么多人围着,实在不能强硬行事,原本踹门的人一听,连忙停了下来。
      
      赵立轩只恨得咬牙切齿,他在这画眉县,想要哪家美人,没凭这个法子得手?就是告到县衙,看在他爹的面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在这里没了办法,他倒是想去报官让官府的人来抓人,但县老爷知道他的套路,他对可以对他赵立轩强抢民女的事不管,但若是通过官府来达成他的目的,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赵立轩一拍把手,叫人继续叫骂。
      
      过不了多久,日头没了,雪后天气冷的很,他被冻得不想在此多待,命人一直守在此处后,便又去寻美人窝去了。
      
      “我就不信!你能一直不出来!”
      
      可怜宋琇莹被困院中,怀着期冀与忐忑一直等着周秉文回来,可是一天又快过去了,她却始终不见他的踪影,一直强撑着自己坚持的念头渐渐开始崩溃,慌乱与恐惧涌上心头。
      
      门外始终守着人,可她今夜却不敢再入睡了,白日还有人能解围,她怕极了夜半无人时,他们会强闯进来。
      
      她便这样攥紧匕首,眼里含着泪水,嘴里满是苦涩之味,身体被冻得没了知觉,独自一人坐在黑暗里,承受着暗夜里产生的无边恐惧。
      
      夜深人静时,周围已是静悄悄一片,门外的那些人的声音早已没了,她却仍时刻警惕着,稍有一点动静便能让她浑身战栗。
      
      就在她精神乏困迷迷糊糊之际,她突然听见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动,而且便是物体落地的声音。
      
      他们!他们□□进来了!!
      
      宋琇莹恐惧地睁大了眼,牙关止不住的发颤,她仿佛感觉到有人在一步步走近,轻微的脚步声一下一下,扎在她的心头,仿佛地狱恶魔在向她走近。
      
      近了!
      
      又近了!
      
      她咬牙,一把抽出匕首,向来人刺了过去!
      
      “阿篱!!”男人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她被一双铁臂钳制住,熟悉而又温暖的气息登时笼罩住了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表哥回来了!!!
    ——————
    23号外婆下葬,要忙许久,下一章或许24号更,或许25号,别等,吧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