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撞倒的沙袋

      转眼便是冬至将至,画眉县纷纷扬扬下起了雪来,落得整片大地银装素裹。码头这两日没了什么事做,工人们拿了银钱,便各自吃喝玩乐去了,童青却跟着他那做猎户的一个远亲,打算为冬至祭祖打些猎物来,顺道喊上了周秉文。
      
      “现在下了雪,山里兔子狐狸什么的野物都跑出来寻吃的,跟着我四叔,说不定可以猎很多野物回来呢!”
      
      童青喋喋不休,一个劲得想说服周秉文也与他一同去,说到激动时手舞足蹈起来,身子撞到院里的桂花树,满枝头的雪便簌簌落了下来,掉进他脖子里,冷的他“嗷”了一声。
      
      周秉文没理他这狼狈样,仍坐在小板凳上拿着刨子刨手中木头,木屑掉在地面上,将他的长靴埋了一半。
      
      童青抖落净身上的雪,蹲在他面前看着他动作,看了会儿问道:“周大哥,你会做木匠活?”
      
      他拿起木头看了看,将木屑吹去,继续动作,“从前身边有个会做木活的阿叔。”
      
      “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童青又问。
      
      “柜子。”
      
      “这么小的柜子?能做什么?”童青用手比了比,估计高度就到他腰间,跟他娘的梳妆台差不多高。
      
      周秉文放下木头来,却不看他,而是转头瞧向厨房里那个走动的身影,这才开口问道:“你四叔可会剥那些野物的皮?”
      
      “那是当然!”童青拍着胸脯扬头道:“他做了几十年的猎户了,大到熊瞎子,小到老鼠,什么野物的皮他都能完完整整的剥下来!一点不差!”
      
      一翻骄傲的说完,他才反应过来,兴奋道:“这么说周大哥你是决定要同我们一起去了?!”
      
      周秉文拍拍少年的肩,温声道:“到时候就劳烦你四叔了。”
      
      “嘿嘿,不劳烦不劳烦!”
      
      从厨房走出来一道纤细的身影来,宋琇莹端着托盘去了厅中,攥着被冻得通红的手来到二人面前招呼,“表哥,童青,你们快进屋来,外面冷,我炖了羊肉汤,你们快来尝尝!”
      
      童青闻言嘿嘿笑了起来,滋溜着口水跑到厅中深吸了一口,嬉笑道:“阿篱,你做的羊肉汤可真香,要是你能每天在家给我做就好了!”
      
      后头进来的周秉文听言,一脚朝他的腿肚子踹了过去,童青猝不及防直接摔趴在了桌上,好险周秉文一手按住了桌子,才不至于翻了羊肉汤。
      
      宋琇莹站在一旁,红了整张小脸,又是尴尬又是无措,眼巴巴看向周秉文。
      
      童青忙打嘴讨好道:“是我嘴坏,是我说错了,阿篱姑娘你可别生气,我就是觉得你做的羊头汤特别香,比我娘做的香多了!”
      
      少年生长在市井中,由一独自寡母养大,从小便跟着小摊贩跑前跑后,赚些指缝钱,学惯了摊贩们插科打诨的那一套,大了些摊贩们见做生意比不过他,便都不愿带他了,他只得来码头,做些力气活,还好从小跑惯了,身体还不错,不然还真受不住。
      
      与周秉文相熟,还是因为有一日他被码头老大打骂,被男人劝下,从小苦惯了的少年自然感恩这点恩情,更何况这个年纪的人都有种强者情节,周秉文此人,对于他而言十分神秘,虽然是个苦工,但码头老大却对他不敢打骂,而且还会识字会武功,童青便厚着脸皮贴了上去,好在周秉文识他秉性纯良,也就随了他去,久而久之便熟了。
      
      周秉文瞪了他一眼,与宋琇莹道:“天气冷,你快去厨房里暖暖手。”
      
      原来被冻红的手被他看见了,宋琇莹忙将手藏了起来,跑回了厨房。
      
      童青忙坐在了椅上,抬头见对面的周秉文伸手舀汤,挠了挠头,似小心道:“这个,周大哥,阿篱姑娘多大了啊?看年纪,好像跟我是差不多的……”
      
      说完,他挤了挤眼色,嘿嘿一笑,周秉文端着羊肉汤吹了吹,喝了一口,才开口道:“滚。”
      
      童青“哎”了一声,忙夹了羊肉大口大口吃着,垂下的眼帘掩住了一片黯然。
      
      过了一会儿宋琇莹才坐回了桌上,她又炒了一道菜,三人一块用饭,周秉文在饭桌上,将方才他与童青的打算说了出来。
      
      小姑娘放下碗,看着他踟蹰道:“那,那你要去多久?”
      
      周秉文看向童青,童青嘴里含着饭,含糊不清道:“不久不久,也就差不多三天!”
      
      三天……宋琇莹心头忽得感到慌乱,但到底忍了下来,点头道:“那,那我去给表哥准备东西?”
      
      “阿篱。”周秉文唤住她,沉声道:“我很快便会回来,你别怕。”
      
      男人眼中带着令人莫名的安定感,她瞬时觉得心头慌乱散去,笑道:“嗯。”
      
      午后周秉文便收拾了东西跟着童青一同走了,离开前,他回房了一阵,出来时手上拿了一把精美的匕首,递到了宋琇莹手中,小姑娘诧异不已。
      
      “若是一个人害怕,便拿着这个。”男人温声道,声音低沉。
      
      她低头看着手中的匕首,暗道:只怕她拿着会更怕吧!却还是笑意盈盈接下。
      
      宋琇莹扒着门框偷偷看着二人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叹了一声,将院门关了,一回头,顿觉小院冷清压抑,完全没了方才的温暖舒适。
      
      她将院中掉落的木屑收拾了,蹲在周秉文堆的那堆木料前看了许久,也没看懂是个什么,从他将木料买回来动工她便问了,可惜男人不说他要做什么。
      
      回了屋,小黄猫正蜷在用男人旧衣服做的窝里睡得呼噜呼噜叫,宋琇莹在男人走后便烦闷起来,伸手将那只日常喜欢黏着男人的小黄猫抱进怀里,揪着它的爪子沮丧摇晃,小黄猫被吵醒,喵呜了一声,佯装咬她,挣扎了跑出了她的怀,又跑到窝里蜷成一团呼呼睡去。
      
      小姑娘气呼呼的扯着帕子往它屁.股上一掸,“表哥回来后我要他再也不理你了!哼!”
      
      *
      
      第二天一大早,小院的门便被人敲响起来,宋琇莹狐疑着,心道难道周秉文就回来了?当下扬起了笑脸,唇角方勾起,就听见了刘氏的声音。
      
      “阿篱,在家吗?”
      
      脸上的笑意瞬时一僵,宋琇莹瘪下嘴来,但又忙拾整表情,跑过去开门,“刘婆婆,阿篱在。”
      
      一开门,便见刘氏跟王氏一同提着篮站在门外,刘氏见了她,笑道:“今日纺芸阁折价售卖布料,组团去折价更多,阿篱要不要同我们一起去看看?”
      
      纺芸阁是画眉县上最大的一家布料铺子,分上下两层,里头装饰的十分精美,完全不同于其他布料铺子的布置,自成一局,然虽大,却是一家分店,听闻总店在覃州的临阳县,同样是在沛水河畔,那里的铺子由第一任东家的夫人亲自指挥装修,比此更加精异。东家段家,十分善于经营,这些什么过季折价售卖,组团折价更甚的售卖方法,均是段家想出来的,其余铺子模仿,却始终比不过段家。
      
      宋琇莹一听,想着自己一人待着也无聊,且可以顺势攒些布料,周秉文码头做工,衣料磨损的厉害,说不定到时候可以派上用场,当下应了刘氏,回屋将乱跑的小黄猫抱回窝里,拿了篮子锁了门与她们一道去了。
      
      等她们到纺芸阁时已是来得迟了,阁内挤满了前来挑选的妇人,就连门口都有许多人,阁内伙计大声吆喝报价,挤着身子从众人之间艰难穿过,有伙计抱着料子刚从库房钻出来,还没放到指定位置,便已经被人围了上去,只能听见他哎呦哎呦叫唤:“慢点!慢点!”
      
      王氏一看,不满的嘟囔道:“都是方才等你耽误了,现在可好,这么多人!”
      
      刘氏听见,回头瞪了她一眼,王氏不敢再说,说了声她先去看看,当即拎着篮子往里钻去。
      
      刘氏同样,一把拉着宋琇莹往里头走,她可是纺芸阁促销时的常客,便是不买也会来看看,练就一身好功夫,凭借着她颇为壮硕的身材,不顾她们不满的骂声,灵活地挤过各个拿着布料挑选的妇人,可宋琇莹一个小姑娘哪见过这么大阵仗,羞羞怯怯的,缩手缩脚,每碰到一人,便忙低头说一声对不住,到最后都不用看路了,光说对不住去了。
      
      一阵兵荒马乱,刘氏终于挤到了一个好位置,两腿一跨,大步抓地站着,对着摆在台上的布料便挑选起来,任凭他人如何使出移山拔海的法子,她也如山一般也不可被动摇半分。
      
      宋琇莹看傻了眼,在刘氏的催促下正看中了一块颜色藏青的料子,打算拿来一看,下一瞬便被一妇人的屁股一撞,如断线般的风筝飞了出去,两条腿噔噔噔往后退,绵软站不住跌倒在地,整个人还是一脸懵的状态。
      
      正巧这厢伙计正张着敞着双手隔开众人,点头哈腰迎一身着绘山水青衫手执折扇的年轻清俊公子进来,宋琇莹便倒在了他的脚下。
      
      四周一时安静下来,便在这安静时分一道男子的轻笑声响起,似带着询问道:“姑娘可摔疼了?”
      
      宋琇莹茫然循声看去,年轻男子这才近距离看清她的脸,那般稚子无辜,娇媚可人又不自知的模样,看得男子眼中登时生起了深意。
      
      男子摇着手中折扇,做风流模样,伸手弯腰来拉她,“姑娘快快起身。”
      
      宋琇莹见他凑近,却忙往后挪,忙不迭爬了起来,扯了扯裙子,施礼谢道:“多谢公子。”
      
      男子笑笑,端的一副儒雅模样,错过她在伙计的指引下往旁侧雅间走去。
      
      厅内又热闹起来,刘氏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中挤过来,过来问她可摔疼了,宋琇莹摇头道无事,回想起方才那男子看自己的眼神,只觉颈后一耸,浑身感觉不自在,顿时不想再待在此处,与刘氏说了一声,忙走了出去,去了对面的茶馆坐下,端了茶喝了几口,才放松下来。
      
      雅间内年轻男子站于窗柩前,隔着空隙远远看着坐在茶馆里的纤柔身影,摇着折扇低笑道:“我倒不知,不过是三月没有回来,画眉县什么时候多了位如斯美人?真真是眼眸灵动,身形袅娜,莺啼婉转,如那画眉鸟儿。”
      
      身后坐在圆桌旁的纺芸阁掌柜皱下眉来,与他拱手,升起笑脸恭敬道:“赵衙内,我们铺子这回的料子,包管您满意,可要去后院看看?”
      
      被唤作赵衙内的男子摇手笑道:“这个不急。”
      
      他将手下招呼来吩咐道:“去查查这位小娘子,是县里哪家的。”
      
      他嘴边勾着笑意,看着坐在茶馆里的美人与两个粗鄙妇人汇合,巧笑倩兮模样,三人相携离去,赵衙内揉着胸口,只觉得被勾的发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表哥不在的第一天,要粗事啦!!!
    ——————
    以及……明天请假一天,不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