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锦鲤抄》+自己脑补后的产物。。。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画师,荷魅 ┃ 配角: ┃ 其它:锦鲤抄

  总点击数: 46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36,82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碎碎念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36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不知归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雪还没有停。
      细碎的雪花扑打在窗棂上,发出春蚕啃叶般的簌簌声响,檐下铃铛微微晃动,无心的脆响撩拨着散淡的心弦。可以想见,那白茫茫的大地延伸到千山寂灭处,漫天的雪花是没有根芽的飞絮,千年万年,飘落着来自苍穹之上的诗篇,盈盈抖落的梦幻,覆盖在冰寒入骨的荒原之下。
      我挪了挪身子,半梦半醒之间宿醉未消,若有似无的酒香擦过鼻尖,挠得人心尖儿上痒痒的,忽然却起了一阵冷意,似乎是大风吹开了窗户,一抹冰晶落在额头上,荷花的冷香随着雪的融化在满室氤氲开来。荷香绕着酒香,我本醉卧,神智摇晃,直似随了一叶扁舟,误入藕塘深处。
      争渡的鸥鹭都坠入了梦境,默默依偎的翠叶在风中摇曳着娉婷的影子,唯有碎影波光,在水泽的深处闪烁着、荡漾着……
      咦,等等!
      新丰美酒斗十千,一夜瑞雪兆丰年。但这寒冬腊月,冰天雪地的,哪来的荷花香?
      我一个激灵,双眼一睁,差点惊得摔下榻来。
      “你,你,你是谁!?”我缩在画案后面,手指哆嗦着指着前面,酒劲醒了大半。
      被我指着的人,一身白衣,一顶斗笠,斗笠上覆着白纱,将脸挡得严严实实。我大声吼着,他不惊也不恼,从从容容地站起来,朝我欠了欠身,说道:
      “画师勿怕,我不是贼人。只是久仰大名,欲求大师一画。我本在院中踟蹰,奈何夜降大雪,贵府管家怜我衣衫单薄,故邀我至内室相候。”
      我仔细瞧了瞧面前这人,模样虽然看不清楚,但见他白衣胜雪,挺拔如玉树芝兰,怎么也不像个梁上君子,也就放下心来。
      但心放下来了,火气却上来了。这家伙惊了我的美梦,损了我的形象,让我缩在案底下像只乌龟一样,还想求画,没门!
      我抱起手臂重新坐回榻上,二郎腿翘得老高,眼睛望着天,故意痞里痞气地开口道:“这位公子,我作画,要讲个天时地利人和。您瞧今儿个天也晚了,地也冻了,人更是半醉不醒的,实在是没有兴致呀……”
      余光里,那白色的身影却没有被我气走的意思,反而缓步走来,一缕荷香似乎更加浓郁了。他停在我的榻边,从衣袖里取出一包东西,放在画案上。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一瞥:白底金丝线的锦缎下,包着的都是真金白银,贼亮贼亮。
      我不是贪财的人,但谁又跟钱有仇呢。慢悠悠地站起来,我不动声色地将东西拂到一边儿,铺开画纸,匀上墨水,“极不情愿”地开口:“罢了罢了,我看公子踏雪寻画,也是个雅人,今儿个我就破次例。调色太麻烦,就素墨淡描一幅吧。公子给个题儿?”
      他转过我案前,白色的衣袂轻薄如花瓣,一步一吟,是半阕《苏幕遮》: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真是个酸文人,我腹诽道。嘴上却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公子爱荷,实乃君子端方。”
      他未接话,我也懒得再奉承,挥毫走笔,片刻间,一副墨荷图跃然纸上,婷婷荷花,垂垂荷叶,仿佛一碰就能滚下露珠来。
      “公子可满意?”我问道。
      只见他缓缓撩起面纱,我手一抖,墨汁差点滴在画上。
      白衣,墨发,眉如远山,面若冠玉。这俊美的男人有着棱角分明的嘴唇和下巴,却生了一双剔透的眼眸,那里面,仿佛下着一场没有尽头的雪,无数个日夜被深埋进千尺寒潭,却让人在失魂的瞬间窥见一闪而过的苍凉。
      他低眉细细看着我的画,半响,忽然说道:“画师,可否在荷叶间,再添上一位女子?”
      “哦!?”我一挑眉,来了兴趣:“公子想添个怎样的女子?
      “就照我的样子画吧。”
      他说得平静,我听得心惊,手一抖,这回墨汁真的落在了画上。
      我忙不迭地就着那痕迹画了一只蝴蝶,哭笑不得地说道:“公子真会说笑,您就算模样再好,可横看竖看,也是个男人呀。”
      半天不见他回答,我以为自己失言了,抬头一瞧,却见他把食指伸进嘴里,一咬,流下一抹血丝,他就着那血涂在唇上。也是奇了,朱唇一点,他的模样顿时就柔和了七分,不仔细瞧,当真以为是个妙龄少女。
      那朱唇微弯,浅笑道:“这样可像?“
      “像极,像极……”我彻底服了,仔仔细细地在荷叶间添上了一位“绝代佳人”。
      走笔之间,我有意无意地偷瞄他的神情,他却始终淡淡地看着,一言不发,唯有那剔透的眼睛仿佛要滴出水来,我隐约感觉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只是他的故事隔着重重的帷幔,像是一个无人踏足的悲伤牢笼。
      画毕,他起身道谢,请我替他装裱好,说隔日再来取。我送他出门,满室的荷香随之飘散,他的白衣湮没在雪夜中。
      
      第二天,没有人来取画,我等了三日,这个男子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无踪影。
      京城里,却发生了另外一桩大事。
      一场天火莫名其妙的烧了一位富商的家,万贯家财毁于一旦,偌大的院子片瓦不留。可奇就奇在,府上几十号人,死的死,伤的伤,只有那家的小姐,自始至终安卧榻上,醒来后竟毫不知情,安然无恙。她只道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里荷香淡淡,清凉如夏,隐约看见一男子徘徊于荷叶间,白衣胜雪,戚戚然似有诀别之意。
      又过了五日,也是一个落雪天气,我的画室里,来了一位姑娘。
      我瞧了她一眼,差点惊得摔下榻来。
      眉如远山,唇似樱瓣,剔透的眼眸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长得太像一个人了,那个与她神似的男子,在不久前踏雪而来,又在那个雪夜疏忽而去,迟迟不归。
      我定了定神,恍然间明白了些什么。取下案头的一副画轴,我把它交到姑娘手里。
      “画师,这是何意?”
      她微微错愕,但举止稳重,虽是一身荆钗布裙,气质却优雅娴静,一看,就是个落魄的富家千金。
      我淡淡笑着,说道:“小姐,可愿听在下讲个故事……”
      
      世事变迁,朝代更迭,后有奇书《异闻录》传于世,上载:
      昔有富商居京中,其女性善而貌美。府上一方荷塘,女常泛舟嬉戏荷叶间。
      其时正值多事之秋,战乱频繁,魑魅魍魉,肆虐横行。是夜,忽降天火,房屋尽毁,死伤无数,唯此女安卧榻间至天明,安然无恙。
      忆梦中,荷叶婆娑,有人徘徊其间,白衣胜雪,眉目相熟,戚戚然似有诀别之意。
      时有丹青妙手,艺冠京华。闻之,搁笔叹曰:荷魅动情,相由心生,入火护女,遂成飞灰。缘耶?劫耶?皆为命数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