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安静地听完这首歌,就像听完一个忧伤的故事,让人几乎哽咽。
总有些美好擦身而过,总有些呼唤石沉大海,远远送别,含泪一笑,就算最终的结局是分离,也要像鲸鱼先生那样,轻轻地祝福一句——“能遇见你,我好开心。”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62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60,31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碎碎念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11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化身孤岛的鲸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我是一只蓝鲸,这片海里,最大最大的蓝鲸。
      我想,那群爱跳舞的小海豚,围着我的大脑袋游上一圈,就能跳完一整场华尔兹;臭美的狮子鱼,可以用我的眼睛当镜子,她们抖着华丽丽的背鳍,昂首挺胸的样子,别提有多神气啦。我的尾巴上,载上几百只寄居蟹也没问题,这些懒家伙,就喜欢宅在房子里,真该带他们天南海北的开开眼;至于我的嘴巴,我的嘴巴一张开,足够给水母小姐们当座室内舞台,让她们痛痛快快地开一场盛装舞会。
      但是,既然说是“我想”,就只能是想想啦。这海里的海豚呀、海龟呀、狮子鱼呀……一瞥见我,就吓得没影儿了,我的大尾巴轻轻一扫,那些寄居蟹就得咕噜咕噜的滚出几丈远。水母小姐们倒是经常到我嘴巴里做客,可我总忍不住想吞口水,一吞,她们就全进我肚子里了……
      热热闹闹的海底世界,只有我的身边空荡荡又冷清清。不过还好,大海无边无际,可以让我漫无目的地四处旅行。
      我见过晴朗夏天里的地中海,那一片海水比头顶的蓝天还要蓝上好几倍,像是一块融化了的晶莹水晶;我也喜欢在加勒比海海底五颜六色的珊瑚礁中间打盹儿,可风风火火的海盗们,总是突然吹起号角,吓我一大跳。纽芬兰岛周围,数不清的肥肥磷虾最合我的口味,但那儿的冬天我实在不喜欢,海面上漂浮的冰山就像神出鬼没的幽灵,传说有艘叫“泰坦尼克号”的大船就被撞沉在那里。
      其实我一点也不怕冷,谁叫我有一身又肥又厚的脂肪呢。有一回,我向北一直游一直游,游到了一片白色的世界里。这里的黑夜好长好长,我无聊得真想走,忽然看见漆黑的天上,漂浮起梦幻般的光芒,柔纱似的舞动在银河之间。我的心一会儿飞到比星星还高,一会儿又落进深深的海底,咕咚咕咚跳个不停,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这种感觉,真的,美妙极了。
      
      这天晚上,大海遭遇了一场多年罕见的暴风雨,雷声滚滚,巨浪滔天,把平时横冲直撞的小丑鱼,吓得缩进海葵里浑身发抖。
      可我一点也不怕,心里反而美滋滋的。哪怕我最宝贝的一片柳珊瑚,被一艘轰隆沉进海里的大轮船砸得稀巴烂,我的心情也是一片晴朗。
      因为我呢,有一个小小的秘密。很久很久以前,我也遇见过这样一场暴风雨,雨过天晴,蔚蓝的天上飘着一道弯弯的倩影。她穿着七种颜色的裙子,怯生生地躲在云彩里,我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她就溜得无影无踪啦。
      所以这次,我一定要浮得轻一点,再轻一点,千万别吓跑她了。可是,不管我如何小心翼翼,还是在海面上制造了一场“小风浪”。抬头四下张望,天空像镜子一样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我沮丧地低下头,暗骂自个儿真是蠢透了。忽然,我发现远远的海面上,飘着一块木板,木板上,隐隐约约有个东西,它看上去又小又白,好像蚌壳们藏在肚子里的珍珠。
      它越漂越近,我总算看清了。这颗“珍珠”,原来是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别瞧她一身衣服破破烂烂,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儿,却比珍珠还要漂亮哩。
      不过,“珍珠小姐”貌似被我的大脑袋吓坏了,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趴在狭窄木板上的身子不断地往后缩,终于“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我一头扎进海里,把不断挣扎的女孩托在头顶,慢慢地浮起来,一动不动地停在海面上。
      
      我听见海鸥在头顶盘旋着,这些聒噪的小家伙,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泛着鳞光的波浪,一层推着一层涌向远方,把时光也拉得缓慢而绵长。
      不知是不是我的幻觉,头顶传来一阵轻柔的触碰,比海藻滑过肚皮还要舒服。我想起来,在我头顶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疤,那是早些年,被一头逆戟鲸攻击留下的。那头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也让他尝够了苦头,现在他应该还藏在海底发抖呢。
      我越想越远,心里得意得嘿嘿直笑,忽然,传来一句轻轻的声音。我愣了好半天,才确定这声音是在对我讲话。就像银河流淌过头顶,星星融化成一颗颗雨滴,叮咚叮咚,敲打在我的心里,那么温柔,又那么清晰。
      她说:“鲸鱼先生,谢谢你。”
      ﹏
      潮湿的东南信风带来温暖的空气,我又快又稳地穿越海峡,一座座绿影婆娑的热带小岛,星罗棋布地散落四周。
      海面上,时不时漂过一颗颗圆溜溜的,叫做椰子的水果,女孩小心翼翼地爬到我的尾巴上,把这些果子捞起来。
      看吧,我就知道她会喜欢这种奇怪的食物。我曾经不止一次看见过那些头上插着羽毛,腰上围着草裙的人类,爬到高高的树上,又笑又唱地把这些果子摇到地上。当然,我的“珍珠小姐”可没这么野蛮,但我想在某些方面,人类的喜好大抵也差不多吧,嘿嘿嘿。
      太阳渐渐收敛起光芒,蔚蓝的天空,染上一抹瑰丽的玫瑰红,然后一点一点的金光被大海吸沒,黑暗漫无边际地笼罩下来。
      大海变得寂静,但这寂静中又仿佛蛰伏着巨大的阴影,在深不见底的未知黑暗里伺机而动。
      女孩紧紧地贴在我的头顶,我听见她颤巍巍的声音,说着: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啊……我不要一个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轻轻摆了摆尾巴,哗啦啦地掀起一阵涟漪。但显然这点小把戏没法儿让“珍珠小姐”开心起来,她嘤嘤地哭泣着,伤心极了。
      我的心里,就像被一千只章鱼喷满了墨汁,湿哒哒,黏糊糊地堵成一团。直到过了很久,女孩停止了哭泣,在我头上疲惫地睡去,我心头难受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
      我想我的心脏生病了,一定是这样……
      
      在海上漂流的前两天,“珍珠小姐”没有再讲一句话,这种沉默的氛围让我有些小小的尴尬,不过我想,也许人类和我一样,只喜欢在心里,自个儿对自个儿说话吧。
      第三天早晨,太阳刚刚露出小脸儿,我还在呼呼大睡,忽然,女孩拍了拍我的头。
      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只听见她说:“善良的鲸鱼先生,您能带我去有船经过的地方吗?找到了船,我就可以回家啦……”
      船?我想我知道那种东西,那些漂在海面上的大房子,总发出吵人的响声。
      但既然“珍珠小姐”开口了,我就没有不帮忙的道理。我兴奋地一甩尾巴,精神饱满地游了出去!
      
      我不停地游了一天,但运气真是不好,连艘小渔船的影子都没看到。不过“珍珠小姐”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一只呆头呆脑的黑脚信天翁落在我的头顶,他摇晃着肥屁股,踱着步的样子,就像个傻呼呼的小老头,把女孩逗得咯咯直笑。我半个脑袋沒在水里,眼前漆黑一片,但心脏却咕咚咕咚跳得厉害,仿佛是回到了那片洁白的冰原之海,头顶极光浮现,瑰丽万千……
      这天晚上,海面升起了白白的月亮,明亮的月光让黑夜变得温柔了许多,天上的星光,水中的波光,如同一片伊甸般的幻境。女孩趴在我头上,摇晃着双脚,说道:“鲸鱼先生,你知道吗?在我的故乡,传说每年的今天,有个叫织女的仙子,会和她的爱人相会在鹊桥之上。你瞧!他们在天上,靠得这么近这么近呢……”
      我抬起眼睛,密密麻麻的星星看得我头晕眼花,哪两颗会相遇,哪两颗会远远地分离,我实在分辨不清……
      女孩说:“鲸鱼先生,我给你唱首歌吧。”我用尾巴拍打水面,给她鼓掌加油。她又开心地笑了,温柔的歌声伴着海浪轻轻荡漾……
      我听过大海里最美的歌声,那是月光下人鱼的吟唱,那声音比美酒醉人,却是诱惑水手的□□,让我只想逃得远远的。但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珍珠小姐”的歌声不要停止,哪怕它让我心里酸酸的,眼睛湿湿的,我也想永永远远地听下去。
      ﹏
      接下来的几天,我心里面一直有两只小鲸鱼在吵架。一只说,“珍珠小姐”不属于大海,帮她回家,她才会快乐。另一只说,她要是走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你再也看不见她的样子,听不到她的歌声了!
      两种念头在心里纠结着,难分轻重。真当我为难得头疼时,最不想看见的东西出现了。
      一艘轮船,像黑色的冰山般出现在海面上。女孩一跃而起,冲着它激动地挥舞着手臂,高声呼喊着:“嗨!这边,这边!救命啊!”
      我虽然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还是朝着那艘船,快速地游了过去。黑色的船身,也在缓缓地向我靠拢,我高高地扬起尾巴,试图吸引它更多的注意。却不料,一把巨大而锋利的锚枪,带着尖锐的风声朝我刺来!
      我猛地一转身子,想躲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却听见头顶一声惊叫,女孩差点被我颠进海里。我不敢乱动了,任由尖利的刀锋在尾鳍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
      轮船继续向我靠拢,我看见船头上,一枚银灰色的尖头炮弹,直直对准我的方向。
      捕鲸炮!我认识这玩意儿,我曾亲眼见过它把一头成年抹香鲸猎杀在海面之上,那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是我挥之不去的噩梦。
      如果我现在迅速潜入深海,有很大的机会可以逃脱。但我不可能这么做,“珍珠小姐”还在我头上。所以我一咬牙,调转身体,奋力拍打着受伤的尾巴,背向轮船急速地游走。
      身后的海浪来势汹汹,我知道自己已无法逃过这次猎杀,但我心中仍存一丝侥幸:那些该死的人类,应该知道我的大脑里藏着珍贵的鲸油,只要他们不瞄准我的脑袋,我头顶上的“珍珠小姐”就不会有事……
      我听见船上很多人在哈哈大笑,他们一定是在嘲笑我这只蠢透了的鲸鱼。我的力气在一点点流失,受伤的尾巴痛得几乎麻木,我一直以为死亡很可怕,但此刻我濒临死亡的边缘,却未感到一丝恐惧或绝望,反而无边的宁静将我笼罩着,宁静中,只剩女孩在星月下温柔的歌唱……
      海面上,浮现出女孩模糊的身影,我依稀可见她面向捕鲸船张开双臂,像一只决绝的白鸟,义无反顾地去迎击毁天灭地的风暴!她嘶哑地呼喊着,声音却被汹涌的波涛和轮船的轰鸣所吞没。
      我愤怒地转身,掀起一片巨浪。如果他们要伤害女孩,我就破釜沉舟地拼上一场!
      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并没有恐怖的炮弹或锚枪在背后等着我。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船员,指着海面对手下嘱咐了几句,不一会儿,一艘橙色的救生船被抛了下来……
      
      故事到了这里,本该画上句号。受伤的鲸鱼侥幸逃脱,而女孩被救上了船,经过几天的航行,她回到了岸上,从此过上简单幸福的生活。
      但有几句后话,我还是想提一提。
      我逃走之后,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即使尾巴上的伤已经痊愈了,我依旧哪儿也不想去,大部分时间都躲在黑暗的海底。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浮出海面换气,却意外地发现这天的星海出奇地灿烂。我的视线停留在其中的两颗星上,直觉告诉我,它们就是“珍珠小姐”说过的牛郎织女。它们隔着银河遥遥相望,仿佛彼此相依,又仿佛远远分离。
      我凝望了整整一夜,直到太阳升起。蔚蓝的海面依旧一望无际。阵阵海风拂过,一点点吹来了我心里紧闭的那扇门。
      我用力呼出一口气,在背上喷出一道高高的水柱,顶端四散的水花中间,弯弯的七色彩虹悄然浮现。
      一甩尾巴,我决定继续未知的旅行。身后,海浪在轻轻地吟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