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偏且执

作者:Shineo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可耻却有用(2)

      从机房出来已到晚上8点。一排昏黄的路灯下有飞蛾在扑扇,丈量精确有序的楼间距。
      
      今天是周四,与应尧之说的时间仅有一天之隔。唐诺从早上八点进机房,一直到现在才结束。身旁严炽抱着一摞资料,读研究生让他不仅有了下巴,情商也得到显著的提高。这天唐诺拒绝过两次不成,他硬要送她到研究生楼,说最近壹大不太安全。
      
      安静一会儿。
      
      严炽问:“唐诺,你和男朋友分手了?”
      
      “嗯……”一定是自黎佳佳这厮大嘴巴传出。
      
      他叹了口气,“啊,真羡慕你们女生。”
      
      “怎么了?”
      
      “现在男女比例不平衡,根据统计,未来30年我国将有3000万剩男。”
      
      “哇,这么严重?”
      
      “过去20年,我国出生性别比一直高于115。我身边迄今已有4个同学说干脆谈个异国恋得了。”
      
      高于115?这意味着每出生100个女婴,对应着出生了115个男婴还不止。“异国也不错。”唐诺附和。
      
      “俄罗斯是第一梯度的选择,女生多,长得贼好看。”
      
      唐诺调笑道:“我建议你们还是去东南亚找。”
      
      “为毛?”
      
      “我上次看到一条新闻,说的是俄罗斯一醉酒男子打伤一头熊。”
      
      “……”
      
      笑一笑,“当然这是假新闻。”
      
      “好冷。”严炽摸着胳膊。
      
      “俄罗斯是挺冷的。”
      
      “对……”
      
      严炽的手机响起来,他向唐诺打声招呼,踱步至一旁。
      
      唐诺无心听他通话内容,拿出手机看一看,没有新消息。壹大晚上灯火通明,一片热闹,这条路时不时遇到三两人结伴而走。愈往前,离第三体育场近些,还能听见传球与呼喊声。
      
      挥洒汗水的青春,砰砰直跳的少女心。
      
      “行,我和学姐就在第三体育场门口那条道上等你们。”严炽说完,挂了电话。
      
      唐诺察觉到自个儿似乎被牵连进去,问:“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咱们这个项目还有两个本科生参与,他们刚刚在球场打球,现在过来,我们几个认识一下。”
      
      “现在?”
      
      严炽看下时间,“现在才八点半呢,在壹大,八成以上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唐诺无法反驳他。
      
      他们前行到约定的梧桐树下,等了没多久,便见两个穿着运动装散发着活力和汗意的身影小跑过来,高个子手里还拿着篮球。
      
      “学长学姐好。”两人先后说。
      
      唐诺和严炽微笑颔首,“你们好。”
      
      体育场外灯光不甚清晰,两个人都是短发,听声音才辨别出来相对活泼的那个是个女孩子。元气少女,运动学习均很优异。
      
      她比同行的男生快热,于是给大家做介绍,“你就是唐诺学姐吧?”
      
      “嗯。”
      
      “我叫祁星蓝,他叫印煜,我们现在是数学系本科大二在读。我和严炽学长老早就认识,这次项目要多谢学长学姐关照了!”
      
      印煜?唐诺瞥向一旁,果真撞进他似笑非笑的模样,眉毛上扬的弧度像是在说:“又见面了”。汗意顺着他的发尖滴落。她移开视线。
      
      四人边走边聊,唐诺捋清楚了这件事。这二人是要申请出国的数学系尖子生,此次特意跟着研究生一起做研究,希望得以发表论文加分。当然,祁星蓝没说这么直白,里面的弯弯绕绕大家都懂。
      
      快走到一间奶茶店,印煜忽的开口:“我们对工作还不够了解,不如去店里聚一聚,我请大家喝奶茶。”
      
      严炽和祁星蓝也很赞同。
      
      待走到灯火通明处,唐诺恍然悟出印煜给她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他与应尧之相貌略有六分相似!
      
      应尧之是一种千帆过尽沉稳的沉淀,既有军人的刚毅和禁欲气质,又有自身五官的优势,浓眉大眼,鼻梁挺直,嘴唇厚薄适中。印煜则像是养在深闺的玫瑰,精致秀气,因着年龄,显得愈发稚嫩邪气。
      
      此时他穿一身短衣短裤,戴深蓝色护腕,头发的汗意还没干透,皮肤白皙,又是另一种风情。
      
      印煜问了大家的倾向便去点餐。唐诺忍不住多关注他的背影几眼。
      
      祁星蓝笑着说:“学姐,印煜长得帅吧?”
      
      唐诺回过神,“嗯,是挺帅的。”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种早就被拍死在沙滩上。”严炽打趣。
      
      “他老受欢迎了。我们数学系本来就只有十几个女生,依然有两位数的女生!表示他是梦中情人款。”祁星蓝说得颇为激动,眼神带了些旁人一眼便明晰的痴迷,“不过这不算什么,我们读高中的时候他就很受欢迎了。曾经有女生为了他打架!还被通报批评了捏!”
      
      “哦~”严炽特意拖长尾音,饶是他也看出了猫腻。
      
      在这里严炽要拍黑板强调一下,理工男不是情商低!而是情商发育得晚!并且常常忙于万恶的理工科学习!易于忽略生活的某些细节!他自认为自己读到研一,已经跻身高情商理工男的一份子。
      
      “你也是东城三中的呀?”唐诺听到这也莞尔,想到自个儿读高中时的那段平淡青涩的岁月。
      
      别人的青春都是那么轰烈精彩,而她……嗯,她就记得她和何小安、薛一琴曾经差点把厨房给炸了,别的,没甚大事。每天都在学习、做题,老师管得严格,哪有时间想入纷纷。
      
      看来,眼前这位学妹,和那边正在点奶茶的学弟,之间有点小故事。
      
      “不是的呢,我们是肆市二十八中的。”
      
      “嗯?印煜不是泽城人?我看他挺面熟的。”
      
      “我们都是肆市人。”祁星蓝越发狐疑,看唐诺模样姣好,决意将隐藏的情敌扼杀在摇篮里,补充:“学姐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皮相给迷惑了,我们现在都怀疑他是gay!”
      
      “谁是gay?”印煜端着盘子走过来。把奶茶分发给各自的主人后,拉开椅子坐下。动作如行云流水,自有一番潇洒感。
      
      祁星蓝顾左右而言他:“学姐说你面熟。”
      
      唐诺哭笑不得,索性说:“咱们见过的。”眼神相触碰,她坦荡荡毫不避讳。
      
      一旁严炽哈哈大笑,“你们知道贾宝玉和林黛玉第一次见面说了什么嘛?”
      
      另外三个人都摇头。
      
      “贾宝玉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唐诺听出严炽话中有话,影射她刚刚的话,没想到他是一只有文学底蕴的数学狗,配合着他笑起来。
      
      真要说来,印煜的长相倒真和贾宝玉给人的感觉相似。
      
      “你不是泽城人?”唐诺想起过年的偶遇,注视他散漫的神情。
      
      “啊,”印煜嘴巴张得大大的,扯了个呵欠,“我爸妈离婚,高二转肆市。”浑不在意的模样,随口而谈。
      
      她面色微赧,心道,刚才的问题着实越界了。
      
      一旁印煜发出小声的哼笑。
      
      祁星蓝忙说:“我也觉得学姐看上去眼熟。”
      
      印煜提醒:“学姐曾经监考过我们。”
      
      唐诺点点头,“数理,就上学期那百人斩。”
      
      “难怪,嗐,我当时光顾做题哪注意这些。”祁星蓝回忆一番,语气带着点酸意,“我们印煜的魅力真大,台下那么多人考试,他都能被学姐记住。”
      
      “我要检查你们的证件,所有人都在认真考试,就印煜抬起头和我对视了一下。”
      
      严炽听说是上学期的“百人斩”,恍然大悟,随即用同情的眼光把二位学弟学妹包裹得严严实实。
      
      “难怪呢,印煜成绩可好了,考试洒洒水。”祁星蓝拍了拍印煜肩膀,“那次他考第一哦!”
      
      这下严炽和唐诺当即表示对印煜刮目相看。明明可以靠皮相,成绩依旧不得了。壹大本科生的实力当真不容忽视!
      
      *
      
      四人喝着奶茶,开始谈论正事。
      
      这次是和软件系合作,研究生、本科生均有参与。分成两小队,一队主攻大学生创新创业活动,一队主攻后台研发。唐诺作为技术人才参与其中。
      
      严炽是数学系的领头羊人物,拿出草稿本和笔,写写画画,给大家讲解分配任务。逻辑思维清晰,语速适中。不愧是他们研一数学系一霸。
      
      四个人都认识也都清楚各自工作后,今晚的小聚告一段落。
      
      “对了,为了方便联系,咱们拉个微信群。”严炽边收拾纸笔边说。作为唯一一个有所有人好友的人,这个任务便落在他肩上。他把书包拉链拉好,抱着自己灰扑扑的运动包,手机搭在拉链上,完成了微信群的创建。
      
      除了严炽的微信名比较不知所云疑似理工男专属语言外,其他人的昵称基本就是自己的名字。唐诺叫“唐唐唐诺”,印煜叫“印煜”,祁星蓝叫“星蓝[樱花]”。
      
      唐诺给祁星蓝添加备注后返回主界面,收到印煜发的一条消息:一条狗被狂揉狗头。
      
      她莞尔,摁灭屏幕。眸光接触印煜,见到他对她眨眨眼睛。
      
      *
      
      快十点,壹大依旧灯火通明。一群人决定先把唐诺送到女研究生公寓,一路上还可以再闲聊一阵。
      
      四个人说到当初为什么选择从此人生将万劫不复的数学系。
      
      严炽:“我从小就是数学课代表。”
      
      印煜:“单纯喜欢数学。”
      
      祁星蓝:“我和印煜高中就是好哥们,跟他走,没错。”
      
      唐诺:“呃……我很认真的。因为没有诺贝尔数学奖。”
      
      “这有什么关系?”严炽表示黑人问号。
      
      “当然有的。”说到梦想,她的嗓子软糯。“诺贝尔奖是为了鼓励对社会有直接贡献的学科,可是我们数学的贡献多是间接体现出来。可以和多个科目结合,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永远只在幕后,默默地做自己的工作。这样一想,数学多伟大呀。”
      
      严炽未料到唐诺如此认真,被感染,愤愤不平地说:“总有一天,我们要让诺贝尔包括数学领域!”
      
      印煜所想被唐诺用平常的语调叙述出来,心底感觉几分异样,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祁星蓝点点头,“听学姐这么说,感觉更有斗志了呢!”
      
      唐诺想了想,微低着头坦诚:“其实……还有个原因,因为我闺蜜说数学系的男生很多,并且质量比其他系的都要好。”
      
      这可是薛一琴经过多方对比得出的结论。
      
      “噗。”
      
      “我看这才是主要原因吧!”
      
      ……
      
      几个人说说笑笑走到了唐诺宿舍楼下。
      
      她准备进去了,回过身子冲大家告别。
      
      哪知道印煜出人意料地向前一步,唐诺来不及反应,他伸出手,像是要触碰她的脸颊。她不知所措看着他,他抬起手肘,从她的头发上取下一片树叶。“抽新芽了。”
      
      唐诺戒备地后退一步。
      
      其他二人也没料到印煜这称得上孟浪的举动。
      
      “那,我先进去了。”
      
      正见不远处黑暗中潜伏的那辆银白色特斯拉车门被打开,一人走下,迈着大长腿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面沉如水。
      
    插入书签 



    小心室友的弟弟
    防父防兄没防住病娇弟弟



    夜与她生命中的男人们
    闭眼前行,也知有一天会跌倒



    既偏且执
    听说他偏执着爱了她多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