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恢复。
    本来想说很多,但事态波折,又是私事,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在此向各位追看的同学表示诚挚的歉意,我会努力完成的。
      放学铃一响,老师说“下课”的声音还没完全散去,等待已久的人潮就已从各个教室门口蜂拥而出。
      一反常态地磨蹭着,关煜倒是慢吞吞地收着书包,脸上写满一万个不情愿。
      “走吧。”栗若平静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他拿起书包站起来,继续慢吞吞地离开座位。栗若却没有半分不耐,静静地等着他出来,便率先走在前面,关煜拖拖沓沓地跟在后面。
      出了教室,操场上熙熙攘攘三三两两的人群,笑声吵闹声还有女生的嬉笑声营造出放学时特有的热闹,排球场上也有还舍不得回家的人在玩得热火朝天。
      两人就像和普通同学没有两样,却又似乎隔离在人群中成为一个悄无声息缓慢移动的两人群体。
      回家的自行车一辆接着一辆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在这样热闹的静默中,栗若回过头,关煜便看着他,眼中满是警惕。他正要开口,忽然后方一辆车似乎在赶时间,急匆匆又摇摇晃晃地从车与人之间狭窄的缝隙硬是钻过来,几乎要贴着关煜的胳膊擦过去了。他赶紧一伸手,想拉着他往旁边闪,却没想到关煜看他忽然对自己伸出手,便几乎是本能往后一躲。于是也正好让车有惊无险无擦无撞地过去了。栗若失去了目标的手悬在半空,停顿了一下,才慢慢放下来。
      要说话的嘴重新闭上了,他看了关煜一眼,沉默地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关煜这才发现身边过去的自行车,又看看那对着他的背影,原本一直闷闷不乐的心忽然松动了一下,滑过一丝尴尬和歉意。
      栗家的车停在离学校不远的饭店停车场里。从一路走过来,到上车,两人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关煜心里的内疚和不安倒是积累得越来越多,却无从表达。
      车开出好一阵,栗若望着窗外似乎终于有了决定,轻声沉吟:“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吧。”
      “哈?”还停留在不安中的关煜没听清,面对他露出疑惑。
      栗若转过头来,目光中的冷淡是他从未见过的,让他的心忽然没来由的有些慌张。“对你太好果然是不行的啊,”栗若像是没看到他的慌张,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那就没办法了,在这里先对你说声抱歉。”
      关煜这才真正反应过来:“什、什么意思?你要做什么?”
      “你不需要懂,”栗若又转过头去,淡淡地说,“只要做好准备就可以了。”
      “准备?什么准备?”他的口气让关煜惊慌失措。
      像变脸一样,短短几秒后栗若就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连语气也随之一变:“没有什么,一些小事而已,我需要你的帮忙,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好了,不会伤害你的。”
      关煜不明白他的意图,但看到他的笑容心也便随即放了下来,仿佛之前的都是幻觉,于是只小心翼翼地问:“呃,那可以在路口先放我下来吗?我得先去买菜。”
      栗若斜眼睨他,似笑非笑的,他着急地补充:“就算要我做什么,也得在我做好了晚饭之后。不按时做饭的话,我叔叔会生气的。”
      栗若便可有可无地点着头,把目光重新投向了窗外。关煜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便无法停止地喃喃解释:“他要是生起气来就糟了。就算你要把那件事说出去,我也不能让他生气……”
      “哦?”栗若终于开口,“会这么严重?”
      “嗯!”
      栗若嗤笑:“只不过叔叔而已,需要这么紧张吗?”
      关煜立刻正色:“叔叔是我最重要的亲人。”
      “好了好了,”栗若不当一回事地挥挥手,“那就在前面放你下车。晚饭后到我家来找我。别说我没提醒你,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完成的话你也就不能回家。所以如果来得晚就回去得晚,休息不够可不关我的事。”
      关煜再次来到栗家时,管家把他带到了栗若房间的隔壁。推开门,里面俨然是间书房。一排高大的书柜几乎顶到了天花板,四下里摆放了几个人体模型,栗若戴着眼镜正坐在电脑前运指如飞,宽大的书桌上摆满了厚厚的敞开的书本。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头也不抬地拿过支笔随手往角落里一指,便接着在纸上写写画画。关煜一路以来紧张忐忑,还以为他又有新花招,却没想到场面如此严肃认真,此情此景用在好像从来不用用功也依旧可以取得好成绩的栗若身上似乎有点怪异,但又与现在一本正经的他的气场贴合得如此恰如其分。
      他乖乖地站到指定的地点。
      “腿站直,不要靠着墙,肩膀放松,头抬起来。”栗若平板的声音传来,他连忙照做,却见他眼睛瞄也没瞄过来一眼,只专心地看着自己的屏幕。
      此后再无声息。
      不知站了多久,关煜已经腿脚发麻又不知还要站多久,栗若却像完全忘了他的存在,别说是他,就连卢婶两次进来都没抬半分眼。于是,关煜便悄悄地往旁边的书柜挪了过去。就算是栗若是为了中午的事故意整他,他也没理由就这么乖乖地就范。
      没想到他才微微挪了一步,栗若就抬起头,指着自己桌旁的椅子:“累了的话就过来吧。”关煜如获大赦,赶紧坐过去。他又点点桌面:“手放上来。”
      微凉的指尖在他的手腕上停驻的时候,那双在灯光下因为黑得纯粹而折射出光彩的眼睛在他脸上来回逡巡,倒说不上严厉或是刻薄,但平静得即便说是审视也稍嫌轻了点,根本就是在注视一个不需要他带上任何感情色彩的“东西”而已。而在他目光下的“东西”只能垂下眼,没来由地回想起就在上一次他来栗家,这个人对他温柔体贴,眼神流露出无比的热情,于是他便在这样的注视下毫不客气地大嚼薯条,几乎视一切为理所当然。
      只因为栗若说,喜欢他。
      于是,为他做的一切就理所当然了。
      关煜无法说清自己现在心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只觉得有些酸涩,又有些难过。他甚至开始有点后悔中午的冲动,如果不是那样撕破脸地对他大吼大叫,又大骂的话,说不定他们现在还……
      等一下!这件事完全都是他的错吧?他关煜是被陷害有罪在先,又被硬扣上一个什么跟班的身份在后,现在被他这样呼来喝去,又是凭什么?!
      这样一想,倒是把失落一扫而空,更腾起熊熊斗志。男子汉能屈能伸,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不怕没有机会找回来!
      头一抬,正要来个有力的回击,栗若却收了手,回到电脑继续写了起来。他准备好的眼神杀气无处施展,便只好随机丢下,白白浪费了弹药。不过这一看倒是被书桌上一张照片吸引了过去——还是小孩模样的栗若穿着学士服捧着证书和一个外国白发老头站在一起,那老头骄傲地把大拇指比向他,他却只对镜头流露出浅浅的微笑。
      那边栗若很快写完了,拿了副听诊器出来戴上,回过头来放在他胸口隔着T恤细细听着,一抬眼看到他在看那照片,就说:“哦,那是我拿到的第一个学位,生化工程学士。”
      关煜转过头来,嘴巴像被塞了个鸡蛋:“你已经大学毕业了?”
      “是的。”栗若对他的反应十分受用,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又像只骄傲的小公鸡挺了挺胸膛,倨傲地补充,“顺带一提,那是在5年前。如果不是改学了运动医学,我现在应该已经拿到这个专业的博士了。洛特斯洛维奇老头还是挺喜欢我的,一直希望我能跟着他读下去,最好能一起拿个诺贝尔奖什么的。不过一直没告诉他,我对生化工程没有太大兴趣,只不过随便找个专业学学,以后也不打算往这方面发展。”
      “你12岁就大学毕业了,而且早就应该是博士?!”关煜呆若木鸡。
      “嗯。我的智商据说有181,像你这样的一般人会称我为什么?”栗若对他笑起来,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天才……”“一般人”果然虔诚地回答。
      “你的心跳加快了很多。”栗若扶着听诊器笑,“我是天才这件事值得你这么惊讶吗?”
      “……本来只是传说,现、现在证实了……我……呼……”对这个地球上极少数人才能具有的天分,关煜用他剧烈的心跳来证明他不得不敬畏了。
      栗若挫败地拿下听诊器:“ok,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数据都毁了,早知道我就迟点再说了。”他呼出口气,朝墙边歪歪头,“要不,你再过去站会儿?”
      “我第一次见到12岁就大学毕业的真人!”关煜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双手紧握,神情激动,“你是怎么办到的?怪不得你随便考一考也是满分,无论什么题目都难不倒你,你完全可以直接上大学了!不!你已经大学毕业了!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对,那你还来读高中干什么?”
      栗若拿过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慢慢地喝了口,才说:“我爸说,不管我有多聪明,都应该有属于我这个年纪的‘正常的’生活,所以,我就回来过‘这个’生活咯。”
      “可是——可是,上课的内容你早就已经什么都懂了吧?勉强坐在教室里不是浪费时间吗?”
      “嗯,所以我同时还是运动医学系的学生,现在已经是第十学期,也快要毕业了。之后我打算到中医药大学看看。还有问题吗?”
      “天——”关煜哀叫着捂脸,他的人生才进行到高中二年级,而这个和他一样年纪的人已经快要拿第二个学位了。虽然他向来不是什么成绩至上主义者,也对优等生没有兴趣,但是眼前这个已经不是仅仅用优差等生就可以概括的差距了啊!
      现在他终于彻底明白栗若的刻薄和骄傲不是没有道理的,即便除去他的外貌他的家世,他也确实有理由和本钱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当然最可怕的则在于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态度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说得具体一点,这个人应该是在用异次元空间的思维和眼光看待这个世界。
      “所以……”栗若放下杯子,凑近他。
      关煜安静下来,带着疑惑地跟着说:“所以?”
      “你喜欢上我了吗?”
      “……没有。”
      “到原地再站三十分钟。腿打直,不要靠着墙,肩膀放松,头抬起来。”
      关煜不甘不愿地站回墙边:“说实在的,你是不是在整我?因为我中午……那个。”
      “哈,”栗若抬起头,仿佛简直不能相信一样的理直气壮,“这还用问?”
      关煜默默地站成直线。过了良久,才不情不愿地又嘀咕:“……不是说喜欢我吗?”
      栗若头也不抬:“喜欢你并不能成为让你随意伤害的理由。”
      “那样,伤害你了吗?”
      “你说呢?”
      “……很严重?”
      “即使刻意忽视严重不符合事实并具有侮辱性的‘神经病’三个字,剩下的也足以让我要——”
      “怎样?”
      栗若瞥他一眼,恢复正常回到工作里。“不怎样。乖乖站你的,时间到了我会叫你。”
      由于刚才并没有得到休息,所以这次关煜很快就觉得腿酸了。但因为栗若没有说话,他也硬是一口气憋着没出声,只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稍稍放松着身体,小心地动了动脚跟。
      不知道是不是他一动栗若就发现了,正在他交替活动了两遍之后,栗若就开了口:“在原地稍稍跳两下,不用太高。”
      关煜直直地跳了两下,僵尸一样。
      栗若皱起眉:“膝盖不能弯曲吗?”
      他犹豫了一下:“我……”
      “稍微跳一下,比刚才的高一点。”
      他硬着头皮照做。栗若对他的动作看得很仔细,然后再看他的表情:“有不舒服吗?会痛吗?”
      他摇摇头:“还好。”
      “过来这里坐下。”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