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他最近好像越来越累了,不知是在搞什么?关煜有些疑惑起来,但又想到每晚去栗家的那些日子,这家伙确实总是有很多事要忙。写论文,做课题,还时不时接几个说着外语的电话,书房的黑板上写满了看不懂的算式和文字,还摆着好几个人体肢体剖面的模型。简而言之,栗若过着普通高中生绝对无法想象的生活,所以即使是天才也有觉得应付不过来的时候吧。
      想到这个,关煜默默地坐回了原位,随手拿过张纸折了起来,打发时间。
      栗若是一个激灵醒来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墓园的路灯一盏盏幽幽地亮着。
      “醒了?”关煜站起来,“快走吧。”
      栗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站起来跟在他身后,也没说话,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墓园,直到上了车才喘了口气。
      “走这么快,怕鬼啊?”喝了口水又恢复了精神,笑嘻嘻地打趣他。
      关煜很老实地没有否认:“那地方天黑了之后阴森森的……不过如果是我爸妈,我就不怕。难道你不怕鬼?”
      “不是有古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吗?再说我连尸体都解剖过好几个了,死人不可怕,活人才可怕。”
      “嗯,鬼怕你还差不多。”
      栗若笑眯眯地看他:“既然这么怕,干嘛不早点叫醒我就好了?”
      “看你睡得熟,不想打扰你。”
      栗若歪着头笑:“怎么?这是在心疼我吗?”
      关煜做事通常凭本能,很少去细想“为什么”,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反而愣住了,想了想说:“别人在休息的时候不去打扰,不是礼貌吗?我爸妈从小都是这样教我的。难道不对?”
      “嗯。”栗若感觉无趣地点点头,“好吧,那难得来一次,你跟你爸妈说什么了?”
      “干嘛要告诉你?”
      “有没有提我?是怎么说我的?有没有说我的好话?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关煜受不了地瞥他:“你都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跟他们说这种事?”
      “为什么不说?多重要的事!为人子女,至少要告诉他们在和什么人交往啊。”
      关煜失笑地撇过头,嘀咕:“为人子女,应该不跟奇怪的人交往免得父母担心才对吧?”
      车厢里地方小,栗若当然听到了:“干嘛?和我交往很失礼吗?”
      “和男生交往难道很光荣?”
      “如果我是女的呢?”
      “你怎么可能是女的?”
      “就假设。”
      “女生不会像你这样。”
      “好吧,就假设——假设有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女生,高智商,高学历,漂亮,家境优越,对你一往情深……这样的女生呢?你愿意交往吗?”
      关煜沉思了一会,慢慢地答:“……会考虑吧。如果性格能再……”
      栗若冷笑:“所以说来说去你不是讨厌我,只不过是不能接受我的性别而已。”
      说得好像倒是他的错一样,关煜大声说:“本来就是!正常人谁会喜欢同性?我喜欢的向来是女生,是你硬要说喜欢我,要和我交往什么的。反正从头到尾整件事都是你说了算,什么时候问过我的意见了?所以我接受不接受什么你在乎吗?其实对你来说都一样吧?”
      栗若被抢白得脸白一阵青一阵,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关煜身子转向另一边,也是一副没打算再谈的姿态。
      过了一会,才听到他轻轻地说:“好吧,今天是叔叔阿姨的忌日,你的心情也不好,我们不要吵架了。今天不是我们交往二十天吗?我有东西送给你。”
      关煜不是矫情的人,既然他先低了头,自己自然也就不会拿乔。于是也答:“你别再乱买东西了,买彩票都买成穷光蛋了还买。二十天什么的又不是值得特别庆祝的日子……”
      栗若噗嗤一声笑出来:“好了,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特别的好吧?谁说我买彩票都买穷了?前天有张中了个一千哦!”
      关煜霍地转过身来:“真的?真的中了?”
      “当然啦,都说我算过的嘛。”栗若又恢复了那副骄傲的小公鸡模样,头一扬,不可一世地吩咐,“手伸出来。”
      看他好像不停地往水里丢钱完全不当回事的样子,关煜都着急死了,现在居然还真的有鱼自动跳上了岸,就算作为路过打酱油的路人也为他高兴。很配合地伸出手,栗若瞥了一眼,又用吩咐的语气说:“翻过来。”
      哈?什么怪礼物啊?手背朝上翻过来,栗若在口袋里佯装着掏啊掏的,突然就拿出个东西套上了他的无名指。
      “什么啊这是?”他的手指一曲,阻止了那个东西的推进。栗若也不勉强,由得他自己看。
      果然是个戒指!
      ——咦,为什么说“果然”?
      “难道又是……”
      “没错!”栗若郑重地点了点头,表情严肃,“根据言情小说的规律,两个人相爱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戒指以表示对对方的承诺了!”
      “什么鬼理论啊!”关煜惊吓地连拿都没拿稳就直接丢回去了。
      结果栗若又塞回来:“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说让你和我结婚。这是另有用途的,你看清楚嘛。”
      司机被吩咐打开了灯,关煜耐下性子认真打量那个戒指。没想到是这么古朴的式样,看起来好像不太符合栗少爷一贯的审美嘛。
      只是个宽边的钢圈,上下边沿是两道鎏金,工艺倒还是不错的,虽然简单,但不失精致。中间似乎是另外刻上去的字,一共八个,整好刻满了一圈。光线还是不怎么够,他凑到眼前辨认到底写了什么。
      “因为就一千块,也买不到什么好的,我只好去铺子里订做了一个,特地让他刻了字。他家的老师傅很帮忙的,所以这戒指本身不值什么钱,主要都花在字上了。而且是小篆哦,是不是显得很有韵味?”
      难怪看半天除了认出一个“若”,一个“有”,还有一个“必”字之外,就完全看不懂了。关煜皱起眉:“你写了什么?”
      他得意地一咧嘴:“‘栗若所有,盗抢必究’!”
      “哈 ?!”亏你想得出啊!你怎么不在上面再栓根链子呢?
      他点点自己:“你也可以送我一个啊,写上‘关煜所有,谁碰咬谁’!我肯定天天戴着。”
      “开什么玩笑?”关煜把戒指往他手里一塞,“要戴你自己戴,我才不陪你玩这个!”
      “哎——”栗若想解释几句,一看他那模样,也泄气了,“喂,你答应我的,在和我交往的期间都要配合我的啊。”
      “这种事要我怎么配合你?我才不要戴着这种狗链子出去呢。”
      “怎么是狗链子?”栗若也生气了,“你就这样看待我对你的感情吗?我们在交往,我宣示一下所有权有错吗?你也可以这样给我弄一个啊,我绝对不会拿下来。”
      “拜托你!除了你谁会拿一千块买这个?”
      “不一定非要这样的,不管多少钱,哪怕就是你拿张纸折的,只要你送,我就会戴。”栗若扬起头,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强调,“绝不食言!不管你弄得多丑,我都戴。”
      关煜也是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这样说,顿时被激起了胜负欲:“真的?”
      “我可以对天发誓!但同样的,我戴了你就得戴。”
      再次陷入无言以对的局面,他看着栗若,栗若看着他,最后关煜一咬牙:“你可不要反悔!”
      “当然不会。”
      虽然那戒指的话写得恶心了点,但应该没几个人认得出来,所以就为了赢他,真要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关煜才不会这么轻易地让他得逞。“好,你可不要连一天都撑不了。”
      “可以。”栗若洞若烛火地笑,“你就算真的弄个纸做的,我也有办法让它变得经久耐用。所以你就乖乖地戴着我爱的信物吧。”
      呵呵,关煜在心中做鬼脸,话可不要说得太早。“好吧,把脸转过去,我现在做给你。”
      栗若听话把身子转向另一面,耳边听着塑料袋悉悉索索的响了一阵,他很快找到了要用的材料,开始做起来。
      果然是纸吧?他眼望着窗外,一边留神听,纸张在指间被折叠,被翻转的轻响,手指滑过纸面的摩挲,都是那个人正在全心全意为他花心思的声音。这些声音里,这些时间,都被那纸张包裹,重重叠叠,仔仔细细地,收起来。
      他很期待,不管是什么也好,就算是只长脚的纸鹤,他也会好好保存,放进保险柜,当做最宝贵的礼物。
      他不自觉地露出微笑,凝神期待。
      明知道不会是什么惊喜,但能够有这样的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过了好一会,现做的戒指套在了栗若的手指上。花花绿绿的十分好看,并且不用凑近也能看到戒面上有四个大字——“天地银行”。
      
      关煜万万没想到栗若竟然真的会戴着那只冥纸做的戒指招摇过市。
      这个疯子竟然……
      栗若明知道他是故意的。现在是怎样?他也是故意的吧?
      很快好奇的目光就都聚焦到这个戒指上,同学纷纷围观,看清了之后都觉得十分好笑。“栗若,你怎么会戴这个东西?”
      “好看吗?”栗若很得意地扬起手,“一个特别的朋友送我的。”
      “哦?有多特别?”笑声中满是戏谑。
      “我喜欢的人。”栗若毫不在意地跟着一起笑,掷地有声地回答。
      “哈哈哈,原来你喜欢人是女鬼?哈哈哈哈。”大家哄笑成一团。也有好心的同学出来给他解释:“你一直在外国呆着,所以不知道这叫冥币,是要烧给死人的钱。你被人骗了!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扔了吧。带在身上多晦气啊。”
      栗若端详着戒指,眉梢间尽是温柔:“你们懂什么?他送这个给我的意思是,就算我死了也能把它带在身边。”
      大家都觉得这人的逻辑有问题,哪有人送这种戒指会是好意的?“噫,你不是认真的吧?”
      他哈哈大笑:“难道不是吗?一般的戒指金的银的带钻石的,顶多就是在活着的时候保个值,我这只啊,死了之后缺钱也能马上用。说不定在奈何桥上还能贿赂孟婆不用喝孟婆汤呢。你们收过这么有用处的礼物吗?”
      所有人把他当怪物一样看。有人小声说:“天才的想法都这么另类吗?”
      关煜在一边实在听不下去了,用力拉开椅子站起来,椅子脚在地面上划出尖利的声响,一下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
      “关煜,干嘛?心情不好啊?”平头见状过去揽住他的肩膀,“来,过来瞧瞧栗若的戒指,不知道哪个傻X送他的,真是太他妈酷了。”
      关煜甩开他的手,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出了教室。
      欣赏着自己的戒指,栗若上了天台,果然在角落里找到了关煜。
      “干嘛心情不好啊?”见关煜闷声不响地眺望远方,他过去靠在栏杆上,悠闲地又说,“不要送了又来后悔,当时做的时候就该想到可能发生的局面吧?”
      “你要一直戴着吗?学校规定不能戴饰品,在被老师看到之前赶紧收起来吧。”
      他不以为意地答:“没关系,这是纸折的,老师肯定不会把它当正儿八经的饰品的。”
      “……”关煜更郁闷了。“你一定要戴着吗?”
      “我们不是说好的吗?我戴你也戴,你戴我也戴。不过没关系,我的你带在身上好了,出了校门再戴。”
      “……好,你戴着吧,反正是纸做的,我看你能戴多久。”
      “呵呵。”听到他抱怨似的吐槽,栗若低头笑了好一阵,笑得关煜心里都开始发毛。
      “你干嘛?”
      “不是,呵呵呵,我说你呀,”栗若越想越好笑,笑到后面乐不可支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你怎么每次都自作聪明地做一些多余的事,然后又来埋怨事情不照你想的发展?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我又怎么了?什么叫自作聪明……”
      “你还记得那条话梅项链吗?”
      “嗯,怎么?”
      “你没有想过它最后变成什么样了吗?”
      “变什么样?被你吃了?还是扔了?”他每问一句栗若就摇一次头,他越问越心慌,“你不是到现在还留着吧?”你这个变态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两天一更新,以便于我可以及时修改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