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男生我不亲。”
      栗若很大马金刀地坐在班级活动区被简陋的布帘围起来的后半段,在奖品箱子的旁边,充分显示出他目前的地位。
      只不过即使作为奖品他也神情倨傲,要求多多:“女生丑的也不亲!”说完眼光扫到正排在队伍第一个跃跃欲试的梁祈菁,立刻补充,“美丑标准由我决定!”
      副班长老神在在地看着外面越来越长的队伍答:“随你。现在奖品由你负责,什么都好,只要别让我们班丢脸就行。”
      开玩笑!怎么可能会让他真的亲?搞活动是为了让大家开心,如果为此而发生命案的话那就不怎么开心了吧。
      栗若抬眼睨他:“副班长是吧?危机转嫁做得不错嘛。”
      副班长作势拱拱手:“过奖过奖,情势造人。”
      栗若摸了摸身上,实在没带什么东西出来。于是说:“你们的标准究竟是怎么定的?太低的话,把话梅拆开,一个人分一颗的事我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副班长仰天长笑:“怎么可能会低?你也太小——”笑到一半,忽然以仰着的姿势停住沉吟了片刻,转身匆匆往外走,“我马上回来。”
      班长和文娱委员正在已经重新放倒的标杆旁密议,因为排队人数增加太快让他们又惊又喜,但也知道原来的标度已经远远不足以满足市场需要,所以正在重新审议追加新的刻度。
      副班长凑过去的时候正听他们说到:“……还是应该男女生分开,否则太不公平。女生最高定多少?”
      “四米。”副班长插话。
      班长扭头看他:“四米?你这是撑杆跳吧?”
      文娱委员也点头:“就是。而且我们的杆子也不够长。”
      “那就三米半,而且放弃杆子,直接在墙上弄。”
      “在墙上怎么弄?气球都钉不进去。”
      “弄根长绳子把气球绑在上面,从二楼窗户吊下来,要多长有多长。”
      “太狠了!太狠了!”听到这主意,班长望着外面的队伍眉开眼笑地摇头感叹
      副班长低头拿出几个新的气球来打气,边嘿嘿嘿地阴笑:“没点本事敢策划这种活动?”
      只有文娱委员没有跟着他们幸灾乐祸的瞎得意,只是继续忧心忡忡地看着面前的教学大楼说:“这也不够吧?我们一层楼也就三米,一楼顶多就三米半了,那男生怎么办?”
      后面有栗若坐在那,关煜想在轮到自己前补个觉都不行,又慢慢踱过来,正听到他们的商议,顿时觉得这三个真是没救了。“三米半,还是女生?你们不怕散场的时候给人套麻袋啊?”
      副班长抬起头想想:“也是,这也差不多了。我说班长,到了这高度就别分男女了,都一样吧。反正栗若亲男的亲女的我都没意见。”
      关煜听着这话深觉怪异,但说话又接不上半个字来,只好闷闷地又掉头走开。
      正排得热闹的队伍里有不少认识他的,看他走过来就纷纷招手:“嘿,关煜!过来!”
      关煜过去,一群人围上来,个个笑得神秘兮兮的:“诶,栗若的礼物是什么?你肯定知道吧?”
      他很老实地摇头:“不知道。”
      “怎么可能?你们班的活动,而且你又在里面,你会不知道?别小气啦,说来听听嘛!”
      “我真不知道。”事到如今关煜只能硬着头皮装不知情,否则这些体育社的人要是知道奖品竟然是栗若的吻大概会立刻骂着三字经转头就走吧。     
      不过说起来,对他们班活动有兴趣的体育社团的人未免也太多了点吧?他这才注意到,这长长的队伍里就他认识的田径队羽毛球队网球队乒乓球队篮球足球甚至他们排球队的人就占了七成以上,还有后面陆陆续续赶来,看着这么长条队虽然叹着气但竟然也耐着性子老实地跟着排的人里,看身形和气势,都是体育社的吧?
      “呃,你、你们怎么回事?”他心里有不祥的预感,连说话也不由自主不利索了,“怎么突然对我们班的活动这么感兴趣?”
      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诡笑:“还不是因为栗若的奖品吗?”
      “就是,否则你们班这么无聊的活动谁会来啊?”
      “嘿嘿嘿,没错,太蠢了,这主意究竟是谁想的啊?烂透了这个!”
      “不过让栗若送礼物还不错,最好是他压箱底的东西吧。”
      “呵呵,如果不是那个,我可不干。”
      “哈,等你有份拿奖品的时候再说这话吧!”
      关煜听着他们七嘴八舌,越发的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些人应该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奖品是什么,连安慰奖的奖品是小话梅这么精妙的实情他们都不可能想得到。所以现在都是在说些什么啊?不是,应该说,这些人都在幻想什么啊?好像是个栗若有的他们很想得到的但他又不知道的好东西。
      ——可是,那种东西有可能存在吗?
      他敢说在这个学校里,“栗若的”、“他们知道又想要的”、“他不知道的”这三个关键词不可能指向同一物质。在这里,栗若的事如果他不知道,那就没人知道了。
      等下!忽然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和栗若的关系什么时候已经这么密切了?!
      这个认识让他扶着额头哆嗦了一下。
      “喂,关煜,”排球队队长钻过来一把揽住他的肩把他往旁边带,一边低声说着,“栗若的奖品就是那个吧?你可别说你不知道啊。”
      关煜一脸的茫然:“我确实不知道啊。你们究竟以为是什么啊?”
      队长摸摸鼻子,把声音压得更低,像是生怕路过的苍蝇也听去了:“就是……你的腿,不是说你的腿是因为有了他家祖传的秘方才治好的吗?”
      关煜一下瞪大了眼睛:“什、什么呀!我、我的腿关他什么事?当初医生就说过已经好了的——”
      “可是之前不还是没有恢复好,根本无法做剧烈运动吗?你记不记得就算医生说你已经痊愈了之后你回队里参加训练,那根本还是跳不起来?不是因为这样才退队的吗?这次运动会突然叫你出来做跳高替补,你能说跳就跳一点都不含糊?而且还拿了名次!如果不是栗若帮你,那你说说看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你好得这么快。”
      呃这……
      “确实是他帮了我啦,可是不——”
      “那不就是啦,还说不关他的事!你这可不地道啊关煜,过河拆桥啊这是!”队长看他的眼光倒开始不以为然起来,关煜想申辩,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更不知该怎么说,语塞的样子更加深了队长的判断。“好啦好啦,反正知道确实有这么个东西就行了。”他想想又诡异地乐呵起来,“所以奖品应该就是这个了!嘿嘿,有了这个东西,应该比喝一吨红牛都管用吧?嗬嗬嗬嗬——”
      所以你们是怎么想得出“祖传秘方”这个比我们的小话梅奖品还要有创意的概念的?而且就算是他有这个秘方你们又怎么敢肯定这个会成为这次的奖品呢?果然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敢想就会有明天啊!
      关煜远眺前面已经排了长长一串的队伍,又回望后面还在陆续赶来把这条队伍不断延长的人群,泄气得一个字都不想说,转身回营。
      行,都排去吧。等终极大奖光临的时候你们可别哭!栗若可是有虎牙的。
      他终于还是钻到后面睡觉了。
      关煜趴在被各种物品堆起的角落里利用一切间隙打盹,在人生重要的成长期中,睡眠实在是太重要了。尤其是对他。
      关煜同学的人生准则是:可以吃不够,但绝不能睡不够。因为肚子饿的时候还可以去睡觉。
      即使耳边一路有着各种声响,也不影响他的睡眠质量。
      说来奇怪,如果一个人时就容易做噩梦,但在人多的地方,再吵反而也能睡得香。
      直到文娱委员奔进来摇醒他:“关煜,到你了!快!醒醒!”
      他抬起头用手背随便擦了一把哈喇子,揉揉眼睛,站起来伸个懒腰睡眼迷蒙地转了转脖子正要跟着走,忽然脖子停在了一个角度。
      他看到——就在他伏着睡觉的纸箱边上,还趴着个栗若。
      悄无声息的,不知什么时候就,趴在了他的旁边。枕在手上的脸冲着里面,也看不到是不是真的在睡。
      没有给他去探个究竟的时间,班长一把将他扯到台前。
      他的出现,在围观的人群里引起一阵小小的欢呼。因为昨天结束的校运会,关煜重新回到阔别已久的“校草爬行榜”第一名,虽然他依旧一副刚睡醒没睡够永远无法在女生期待的状况内的调调。
      进入守擂挑战赛的都是体育生他并不奇怪,但比较令人惊讶的是三个人里居然还有个女生,而那还是梁祈菁。
      见到他诧异的目光,梁美人乐呵呵地冲他挥挥手。
      文娱委员在旁边对他低声说:“她果然很喜欢吃话梅和棉花糖。”
      关煜问:“她的成绩怎么样?”
      文娱委员的语气中有一种由衷的敬佩:“相当不错,是三个里面最好的。”
      关煜呆住:“原来还有人真的会为这种奖品拼命啊!”
      打死谁他都不相信梁祈菁是想拿栗若的吻。
      所以……果然是话梅和棉花糖吗?
      他将难以置信的目光从梁小姐处转向摸高处,登时更是呆若木鸡!
      “这货不是比跳高,这货不是比跳高……”他瞪着眼珠子喃喃自语,“这货是要比轻功啊!”
      班长从二楼的窗户伸出半个身子向他招手,又用手拢在嘴边对他大喊:“关煜,就看你的咯!加油啊!终极大奖!终极大奖!!”
      关煜转头面对梁祈菁,手指着仅剩下的就在二楼窗户的那些人手下边不过一臂的地方飘着的气球,声音颤抖地问:“这是你们唯一没摸到的?”
      梁祈菁一脸惊讶地看他:“当然不是,这是刚挂上去的。”
      关煜眼前一黑,又听她说:“之前的绳子没挂好,整根掉下来,于是所有气球被那些人一哄而上全都踩爆了,只有我们三个没上去。结果他们因为犯规被取消比赛资格,我们仨自动进入决赛。”
      “你们有这么守规矩?”
      “不是,是一起上去的人太多,我们被挤出来了。”
      关煜扑倒。他爬起来抚着额头艰难地思索了一阵,觉得一定是自己还没睡醒,这一切都是幻觉。
      可是幻觉是不会听到这么大声的吵架的。掉头去看,果然一群人正围着副班长愤愤不平地大声争论:
      “明明是你们自己的技术原因,凭什么把错都怪到我们头上?”
      副班长慢吞吞地答:“虽然是我们的过错在先,但我们这毕竟是摸高比赛,要跳起来刺破气球而不是趁它掉下来的时候踩破这也是每个人都应该知道的事吧?”
      “反正不就是要让它爆掉嘛,你管我用的什么方法呢!”
      “啊,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已经说了,一开始我们就说明了是个摸高比赛,踩破的气球怎么能算数呢?”
      “那既然这样就让我们重新来摸一次啊,为什么又要取消我们的资格?”
      “嗯,是这样的,我们班的预算有限,所以气球的数量也是有限的,被你们踩破的那些并没有替补,现在也只剩那一个了。”
      “……”火爆的足球队长一把拽住他的领口把他拎得几乎离地,怒吼道,“你们耍人啊?!”
      副班长的语调纹丝不乱,依旧镇定地回答:“对不起,本班虽然预算有限,但是个讲规则的地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V文退了也好,更新不按时实在很对不起大家。现在开始不定期更新。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