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稍微跳一下,比刚才的高一点。”
      他硬着头皮照做。栗若对他的动作看得很仔细,然后再看他的表情:“有不舒服吗?会痛吗?”
      他摇摇头:“还好。”
      “过来这里坐下。”
      他在之前的椅子上坐好,栗若也把身子转向他,指指他的左腿:“把裤腿卷高。”
      他把裤脚卷起来之后,栗若还不满意,干脆自己动手又卷高,直到露出膝盖。接着便拉过一边的台灯,对准了他的膝盖,认真地打量了起来。那神情之专注,让关煜心里一阵阵地发毛。
      “你、你要干嘛?”他瑟缩着有点想往后退,但还没来得及动,膝盖就被栗若闪电般地抓住了。“喂,虽然你是天才又在读医学院,但怎么说也还没毕业呢,不要乱动人家的身体啦!”
      栗若抬起头,鬼魅地一笑:“我的都被你动过了,你的给我动动不是正好扯平么?”
      “我什么时候……”关煜正要反驳,被他一瞪,立刻收声。现在正被他的三根手指掐在关节上,紧张到不行,又听他这么一瞪,更是从后背开始一阵阵地冒汗,退而求其次地小声打商量:“那、那你换个地方——”
      栗若不屑地冷笑:“不过是膝关节前交叉韧带断裂过,我实习的医院每个月都要收治十几二十例,手术都不知道跟过多少场。现在不过碰一下,你紧张什么?”
      关煜吃惊得连紧张都忘了:“你你怎么、怎么知道的……”
      “闭嘴,不要吵我!”他不耐烦地又投入到他的膝盖上。
      关煜从此时开始真正觉得要疯了,怎么可能还坐得住?立刻拨开他的手站开来:“你究竟是——”
      栗若一不留神被他脱离掌握,一脸恼怒地坐在椅子上仰头看他:“喂,听说你是我的跟班,不管我说什么都要无条件服从的吧?”
      关煜完全不为所动,理直气壮:“那我宁愿你把那件事说出去也不愿让个黄绿医生,啊,不是,是黄绿医学生才对——弄到残废!再说,也未必谁都会信的!”
      栗若闻言倒是一愣,又看他那么戒备,想了一下便放缓语气:“我只是无意中听说了这件事,又正好和我的论文相关,就想顺便看看而已。你受伤退队的事是国家机密吗?随便听人聊天也能知道啊。看你那么紧张!”
      关煜当然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但他的说辞又没有破绽,只好半信半疑:“真是这样?”
      栗若从鼻孔里“嗤”了声,把电脑屏幕转向他:“我的毕业论文主要与排球运动常见损伤,治疗方式、类型及术后复健关键有关,题目和简要大纲都在这里,你要看吗?”
      关煜瞄了一眼,都是奇怪的文字,其实心下已经信了大半,但又觉得尴尬,只好喃喃地说:“连英文都不是,我怎么看得懂?”
      “那是德文版。有英文的,在这里。”栗若眉也不挑,从善如流地打开另一个文档。
      关煜当然一样看不懂,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撑:“你的电脑,当然写什么都可以。”
      栗若似乎没料到他这样的无赖,只能看他半晌,无奈地一摊手:“既然你怎么都不信,那我就换个说法。我现在急需这方面的实例,尤其是术后恢复情况的调查,所以就当是帮我个忙,如果让我顺利完成,我们那件事便一笔勾销如何?”
      “真的?”关煜惊喜若狂,完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这样发展,而且一下便走向了没有预期的美好前景。
      “真的。我可以保证不再把那件事公开。”栗若点点头,一伸手指着电脑,“如果你不信,我们可以立据为证。”
      “真的这么简单就……”关煜有点不敢相信天上真的会掉下馅饼来,而且还是从栗若这个天才恶魔的手里掉的。
      栗若二话不说,真的直接坐回电脑前飞快地打印出一份字据,签好之后交到关煜手里。倒是关煜看着那白纸黑字,还有点出神。
      “但是你要全力配合我的取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并且填写好调查表。我的时间非常赶,所以一旦签下这份字据,你就要做到你答应我的事情,否则它不会生效。”
      “那要多长时间?”
      “顺利的话今晚就能弄完你的部分。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开始才行。”
      只是这样就可以摆脱跟班的命运,关煜怎么会不答应?
      早知道今晚是幸运之夜,他应该去买香槟庆贺。
      耐心等他签好,栗若拿过他面前的果汁递给他,又拿过自己的杯子:“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变为合作关系,那么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吧!”
      关煜手里拿着那份字据,像吃了定心丸,当然开心得什么都不反对:“合作愉快!”
      他来了这么久,一来就得靠墙站,连口水都没喝上,刚才没感觉,现在香甜的果汁一进到嘴里就立刻渴极了的咕嘟咕嘟被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两人重新在温馨和谐的气氛中开始工作。
      关煜的伤病除了栗若提到的部分外还有多处,而最严重的就是在两边膝盖。虽然手术顺利,他的恢复也很好,但在医生的建议下还是放弃了排球,并且以后也要尽量避免做太剧烈的跳跃运动。栗若对他的伤处看得很仔细,问题也相当细致,并且常常只是问到症状,就能迅速判断出伤情和程度,几乎和医生说过的别无二致,连医嘱都一模一样,显然确实如他所说对这类运动损伤非常熟悉和了解。关煜渐渐对他改观起来,心想果然天才不管做什么都游刃有余。
      连栗若再让他跳的时候,他也比之前放松得多。栗若说:“我只是想看看你恢复的情况。所以以你能做到的最大程度来跳,有我在,不用担心。”那神情仿佛是哪怕关煜再跳断一次韧带,他也能马上给他接起来。
      关煜跳得很高,几乎可以达到他没有伤时的水平。
      他的身形修长,又是做惯的动作,姿势轻灵而优美,栗若看着尽量不让自己的口水流下来,心里暗叹早知道应该多架几台摄像机。
      因为第二天是周末,虽然尽管时间已经很晚,连负责茶点的管家都已经被吩咐去睡觉,而栗若显然常常这样工作,一旦投入便忘我忘时,不完成便不休息,而关煜也依然抱着早完早了绝不拖到第二次的心情一直配合到底,所以不知不觉已是凌晨时分。
      夜深人静,连野狗都不再吠叫,四下里静寂无声。关煜第一次到这个时间还没睡觉,结束了问题之后早就有点撑不住,但看到栗若还在专心致志,也不好说要走,便趴在桌上打盹。直到栗若从电脑前抬起头来,摇醒他对他一笑:“谢谢你的帮忙,可以回去休息了。”
      他迷迷糊糊地搓着脸:“都弄完了吗?”
      “差不多了。你的部分材料已经足够,剩下的进行整理归纳就可以了。太晚了,你也累了,回去睡觉吧。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
      关煜点着头,迷迷瞪瞪地回了家,倒头就睡。
      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艳阳高照的下午了。一眼就看到放在桌上的字据,好像是副原来牢牢套在身上的枷锁被取下来放在了那里,当然神清气爽倍感轻松。于是一个激动之下,第一次主动给那边打了电话。
      接起来的声音却还是睡梦中的迷糊:“喂?”
      “还没起来吗?”
      “嗯……你起得好早。”
      “是你睡太久了。我妈说过,赖床的人如果被太阳公公照到,太阳公公就会在他屁股上咬一个包。”
      “……你是想说‘太阳晒屁股啦’这个意思吗?”
      “哈哈哈,起来吧!否则就会被咬包哦!”
      “被你吗?我很乐意。”
      “栗若同学,你正经一点好不好?”
      “我很正经啊。”
      “那干嘛总是要说这种话?”
      “这种话哪里不正经?我是很正经地说的:如果可以,我很乐意你来我屁股上咬个包。”
      “……”
      “……”
      “……喂,你又睡着了?”
      “我真的……很累,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那好,你睡吧。”
      “哎,等下,这好像是你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吧?是因为有事吗?”
      “没有。就是打个电话而已。”
      “听起来像是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当然啦!”
      “为什么?”
      “还用问吗?喂,从今天起我可就不用鸟你了,没错吧?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我帮你做完了论文,那件事一笔勾销了呀!你果然没睡醒,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
      “哦,你是说我们的保密合约已经取消了的事啊——”
      “没错!哥哥今天高兴,请你喝啤酒怎么样?”
      “……就你那个酒量?我才不要!”
      “喂,怎么这么说呢?不是没发生事情吗?”
      “……那是你说的。”
      “难道真的有?”
      “不相信我就不要问我。”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继续睡吧。”
      “我想吃粥。”
      “啊?”
      “我想吃粥,你去弄来给我。还要有小黄瓜。”
      “不是有管家和卢婶吗?”
      “我要睡觉,让他们别吵我,所以他们今天出门去了。现在被你吵醒了,就饿了。”
      说起来好像的确是他的责任,再说既然心情好,给他做一次也没关系。但转念一想,不行,不能让他养成这种随意吩咐的习惯,否则不就和没有取消合约一样了吗?
      “可是我等下也要出门啊,你叫外卖吧,我这里有两家不错的粥店……”
      “……要熬得烂一点的白粥,没有小黄瓜就用黄瓜丝代替。”
      “我不是说了让你叫……”
      “让你做你就做。”
      “凭什么?我们早没关系了,这可是有字据的,还有你自己的签名,你别自己睡糊涂了还想来蒙我!”
      “那份合约是解除了没错,不过又有新的合约产生了。”
      “……什么意思?”
      “昨天的果汁好喝吗?”
      “……还不错……难道——”
      “我亲手调的。百香果也是院子里摘的,果然很香吧?”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加了点料而已。我早知道光凭一个口头协定和没有证据的事件是靠不住的。”
      “……你加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昨天已经告诉过你了,我是生化专业毕业的,而且即将医学系毕业。”
      “所以到底是什么!”
      “简单地说,就是□□。”
      “……”
      “不过可以放心的是,它是有解药的。这是我自己研制的慢性剧毒,毒性缓慢而持久,会引起的主要症状是身体渐渐全身无力,手脚发软,无法负重及完成超过一定量的体力劳动,接着就心情抑郁,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劲,对人生社会世界完全失去希望,感觉未来一片黯淡,还会出现幻听幻视幻觉,不知不觉就会有自杀倾向,最后直至自杀完成。这过程中任何医学手段都无法查出是药物在起作用,而会被认为是抑郁症。至于解药,也已做过各种实验,有效率达到百分之百,你可以完全放心。”
      “……”
      “除了黄瓜丝如果还能帮我煎个七分熟的荷包蛋就最好了。不过不用着急,我还想再睡会儿,在五点之前送来就行。”
      “我怎么知道我真的就中了你的毒?”
      “到现在你还对我的话这么怀疑?我真是太伤心了。摸一下你左边的第五根肋骨下面中间的位置。”
      “摸到了,怎样?”
      “用力按一下。”
      “啊!”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一阵刺痛,气透不过来,连血液也停滞了呢?你再按用力一点,就会马上倒下去。不过那样的话,就连我也没法救你了。”
      “……这是中毒的征兆?你没骗我?”
      “我不想解释了,如果你认为你现在的指尖麻痹只是刚睡醒的缘故,那我也无话可说。跟你说话太费力气,我要睡了,粥好了之后就再打电话给我吧。”
      关煜瞪着那个手机,他的指尖确实从一起来就有些发麻,但他也真的以为是——
      他仿佛看到那个掉下来的馅饼在他眼前晃了一圈又慢悠悠地给拉了回去。
      馅饼来了,又走了。
      每一次,他都无法挽留。
      “啊——!”
      栗若在床上翻了个身,拉过被子盖住头,似乎便顺手把隔壁传来的无比凄厉的哀嚎挡在了外面。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