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

作者:羽林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6 章

      苗一伦和燕子在酒店门口和徐洪易碰的面,没有看到姜末出现,两个人都觉得特别奇怪。
      
      “姜末今天要去见一位很重要的客户,所以开不了了。”徐洪易这么解释了一下。
      
      不过苗一伦投来视线显示他一点也不相信这个解释。
      
      徐洪易没有理会,一个眼神扫过去:爱信不信。
      
      解释等于掩饰,何况,徐洪易现在根本没得解释,人家姜末确实是把他给甩了,老脸丢尽的感觉。
      
      男人的挫败感很多时候都是因为面子问题。
      
      不过让徐洪易没想到的是,他在苗一伦面前极力维持的面子,在上楼后就被人狠狠扔在地上,并且碾得粉碎。
      
      楼上的宴会厅,徐洪易一进去就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毕竟他白手起家在H市是也个人物了。
      
      徐洪易面露微笑,一路跟人点头致意,步伐稳健,举手投注之间气度不凡。
      
      然后他发现今天大家看他的眼神有点古怪,除了礼节性的招呼之外,似乎还多了点兴味,徐洪易懒得揣摩,不就是自己今天没有带女伴吗?至于?
      
      “徐总。”
      
      有人过来主动打招呼了,笑脸相迎器宇轩昂并且得意洋洋。
      
      徐洪易扬起微笑抬眼:“苏总。”
      
      目光扫到旁边的人,微微一顿,后背有股气流冲上来。
      
      “徐总今天一个人?”苏临安一副颇为关心他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却充满这戏谑,这就是商场上男人与男人的角逐,不动声色,暗藏杀机。
      
      这个苏临安,在杭州那边就给徐洪易使过绊子,结果到了H市还不安分,小动作就没断过,眼下又来耀武扬威。
      
      徐洪易不置可否:“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苏总随意,告辞。”
      
      徐洪易一向懒于敷衍无谓的人,对于那些自以为是,寻找优越感和存在感的人,他就是两个字:无视。
      
      这边他刚走开,瞄一伦就靠过来了:“什么情况这是?那不是姜小姐么?她咋跟姓苏的混一起去了?”
      
      正好服务生举着托盘送酒来,徐洪易端了一杯红酒,轻轻摇了一摇:“我们分手了,她现在跟谁在一起跟我没关系。”
      
      苗一伦似乎很吃惊的样子,不过也不能怪他吃惊,毕竟分手这事徐洪易没跟人家说啊,刚刚在楼下被问起都没提。
      
      “不能啊,姓苏的恶名远播,姜小姐莫不是瞎了眼。”
      
      苗一伦有点没玩没了,徐洪易有点烦躁,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正好转头看见个熟人,对苗一伦交代了一句:“我过去一下。”
      
      苗一伦看着徐洪易的背影,又看看姜末那边,然后歪过头对旁边的女人小声说了几句。
      
      姜末现在是什么感觉?
      
      她好像一块被人扔进油锅炸,浑身滋滋滋往外冒油的饼。
      
      从见到徐洪易的那一刻起,姜末整个人就不在状态了,意识恍惚脚底虚浮,现在被苏临安带着走来走去的好像是一具空壳。
      
      逢人就笑却不带感情,假惺惺的寒暄奉承,转过身其实谁也不认识谁,尤其今晚,一圈走下来,姜末都想吐了。
      
      她今天本就不该来,不,应该说不该作为苏临安的女伴过来,不然怎会让自己陷入这样尴尬的境地。但是转过头又想,如果不是苏临安的女伴,她也压根进不来。
      
      人生有时候就这样的矛盾,你本想撇清,结果越趟越浑。
      
      姜末这边心里正自怨自艾,那边一个美女走了过来,冲着姜末甜甜地叫了一声:“姜姐姐。”
      
      姜末一愣,望着对方半天没有认出是谁。
      
      “不认识我啦?我是燕子啊。”
      
      燕子的变化实在太大,姜末真没认出她来,半年没见,这位燕子姑娘已经脱胎换骨。
      
      之前在KTV相识的时候对方还是一个唯唯诺诺言行拘谨的陪酒女郎,现在呢?
      
      柔美的卷发配着白色长裙,妆容精致,笑容自然,看上去像位养尊处优,家境不错的大小姐。姜末反观自己,倒是越混越不是,变成了那种朝思暮想,十分不堪的女人。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很多人都认识徐洪易,有几个姜末之前跟着徐洪易出去应酬时还见过,这样的场面姜末真想逃离。
      
      “燕子啊,好久不见。”半天,姜末才从脸上扯出一个微笑,应对着突如其来的寒暄。
      
      “是啊,半年了,时间过得很快。”燕子笑着对姜末说,“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
      
      为了配今天这条裙子,姜末特地换了双恨天高,刚刚被苏临安带着东转西转早就累了,就转头对旁边的苏临安解释了一句:“我有朋友来了,我过去坐坐。”
      
      苏临安微微颔首,微笑:“去吧,我一会去找你。”
      
      宴会厅靠窗的位置上设了座位,姜末和燕子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一落在燕子就对姜末说:“姜姐姐你好像瘦了。”
      
      “是么?我倒没留意过。”姜末摸了摸自己的脸,事实上她最近都没好好照过镜子,胖瘦什么的自然也发现不了。
      
      “本来苗总这次来还想约你和徐总一起吃顿饭的,你们……为什么会分开?”
      
      为什么?很多事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
      
      “他家里反对,我这样的条件,他们反对是正常的。”姜末淡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你就退缩了?”
      
      姜末不知道如何回答,以徐洪易的性格肯定不会跟外人说起原由,这位燕子姑娘倒是善于察言观色。
      
      “不然能怎样?反正没有结果,不如早点散了,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最近似乎挺流行这两个词,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姜末没有刻意去关注,却也耳濡目染记住了。
      
      “我不这么想。”燕子听完后发表了不同意见。
      
      “姜姐姐你知道吗,其实苗总的父母也不同意他和我在一起。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以前在KTV陪唱的事情,坚决不允许他和我来往,特别是他父亲,还对他放下狠话,只要他继续跟我一块,就撤了他总经理的职务。”
      
      又是一个灰姑娘和豪门大少爷的悲情故事,姜末静静地听着,似乎并不感觉到震惊,这个世界永远不缺烂俗的故事。
      
      不过还是问了句:“那你有何打算?”
      
      年轻的姑娘摆出一副并不在意的神情:“没关系啊,只要苗总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他,其他的根本阻挡不了我们。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苗总在这边给我买了房子,他说有空就会来看我。”
      
      姜末想说男人的承诺不能百分之百当真,热恋的时候什么都是好的,我的就是你的,可是分开的时候,他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的只是我的,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姜末的前夫不就是这样的人。
      
      燕子看到姜末不说话,就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然后不等姜末回复又说:“其实我觉得人生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更加精彩,就像我和苗总这样,哪怕将来没有结果,但至少在我们最好的年纪里彼此热爱过。”
      
      燕子的想法也没错,没有谈过恋爱的人,追求感觉,不在乎天长地久,更看重曾经拥有,而对于姜末这样已经经历过失败的人来说,没有力气再去追求所谓的过程,他们需要的是平静和稳定。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过了会,姜末起身去卫生间,燕子也找苗一伦去了。
      
      今天的姜末有点不胜酒力,先前被苏临安带着敬酒已经喝了点,刚刚和燕子一边聊一边喝也不知道喝进去多少,去卫生间的路上,觉得人有点恍惚。
      
      姜末双手撑着洗脸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一条很减龄的藕粉色裙子,身材苗条腰身盈盈一握,脸上的淡妆衬得她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有光泽,就是眼神因为疲倦显得没有生气。
      
      其实她还不老,真正老的是她的心态。
      
      比起大多数失魂女人,她还很有优势,为什么她就这么快认命了呢?
      
      姜末乱七八糟地想着,心想估计是被燕子的话影响到了,又喝了就,所以才开始胡思乱想了。
      
      姜末很快洗了手,出去的时候心里想,一会找个借口跟苏临安说她要先回去了。这破地方她多一秒钟都不想呆。
      
      结果刚出门就吓一跳,旁边的墙上靠着一个人。等到看清那人的样子,情绪又慢慢平静下来。
      
      徐洪易刚刚在宴会厅转了一圈后,突然发现姜末不见了,他扫了一圈周围,看到燕子已经回到苗一伦身边,而苏临安还在独自跟人寒暄,便猜想姜末可以来了这里。
      
      靠在墙边等她的时候,他心里想,他还来干嘛呢?今晚自己丢脸丢得还不够么?
      
      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徐洪易在心里跟自己说,不管现在他跟姜末是什么关系,两个以前是同学这层关系不会变。作为老同学,徐洪易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姜末,离那个苏临安远点,那种人不是她能应付的。
      
      徐洪易在外面站了一会就看到姜末出来了,她好像特别吃惊的样子,看到他好像看到鬼一样,眼睛瞪得圆圆的。
      
      “喝多了?早点回去吧。”徐洪易对她说道,只是一出口就恨不得咬断自己舌头,他说这些干嘛,不是提醒一句就走么?
      
      姜末没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洪易现在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对自己表示一下关心?就像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他们在KTV不期而遇一样。
      
      姜末发现自己运气真差,每次自己最不堪的一面总是会被他看见。
      
      “你也少喝点,对身体不好。”过了一会,姜末回应了他一句。
      
      徐洪易沉默。
      
      姜末觉得两个人站在这里不说话也挺无趣的,于是说了句:“我先走了。”
      
      “等一下。”
      
      徐洪易挪了下脚步,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那个苏临安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还是离他远点。”
      
      姜末默了会,然后抬起头:“谢谢你的提醒。”
      
      可能她的反应太过平淡,导致徐洪易的样子变得不可思议起来,再次开口的时候,眉毛都拧了起来:“你知道他有什么癖好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记得收藏哦,谢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