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看心情改变世界

作者:澈羽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百一十四章 Fate/Zero16

      手里握着镶嵌殷红宝石的手杖,远坂时臣在森林中穿梭,难免沾了几片叶子。他身上穿的还是那套酒红的高档西装,基于贵族那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坚持,即使是战斗依旧注意着形象。
      
      远坂时臣眉头深锁,他必须抢先一步感到圣杯所在之地,要不就来不及了。
      
      他不确定卫宫切嗣是否已触摸到圣杯,在回收六名从者的魔力之前,圣杯储存的力量应该还不足以实现愿望。
      
      再快一些,他必须更快!
      
      “!”
      
      前方突然出现的人影逼的远坂时臣猛地煞车,脚在土地划出不完整的痕迹,握住手杖的指节收紧。
      
      被树木阴影掩盖的来者往前移动,样貌清楚可见。
      
      “你……”远坂时臣严肃地盯着金色瞳孔承载着天然温和神色的青年,他想透过对方的细微变化解析来意,不过却没有成功,只好陷于被动等待对方主动说明。
      
      佩刀的武士微微一笑,并未戳破远坂时臣过度紧张的反应。
      
      “很抱歉,你不能再往前走了。”
      
      远坂时臣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他一时无法压抑胸膛勃发的怒火,原本存在冲突的猜想在此刻都有了对应的解释。
      
      “什么意思?这是蓝染的命令?他果然是假称对圣杯没兴趣,就等着适当的时机独占圣杯吗?”
      
      他就知道!没有人会对圣杯能带来的利益无动于衷!尤其是必须依靠许愿的机会以达触及‘根源’宿愿的魔术师!
      
      远坂时臣一直在反复深思蓝染在这场圣杯战争所扮演的角色,他认为蓝染必定有所图谋,同时会出现两名监督者本来就已经够奇怪了,监督者这个职责以往都是由圣堂教会指派。
      
      他被骗了,打从一开始。
      
      言峰璃正的立场似乎也不是他一开始认为的偏向他这边,再加上言峰绮礼的态度……
      
      思及此,远坂时臣面色难掩抑郁,宝蓝色的瞳孔蒙上一层阴影,他控制住起伏过大的情绪,高傲地扬起下颚。
      
      “蓝染命令你对付我?那么,我会使出全力突破你。”不具备肉身的英灵与人类之间的战斗,本就是人类居下风,毕竟人死了就是死了,而英灵不过是早已去世的英雄人物在现世的投影,但是远坂时臣认为为了魔术师追求的‘根源’,他所展现的是必要的执着。
      
      “事实上……”天草四郎见远坂时臣蓄势待发的样子,感到有些困扰的笑了笑,“我确实是来阻止你继续前进的。”
      
      感觉到远坂时臣周遭的魔力波动加强,空气逐渐升温,天草四郎不慌不忙地接着说道,“命令是要我遏止Archer的御主靠近的念头,并转达给你以下消息。”
      
      “本次圣杯战争因无从避免的突发状况采取终止措施,不接受异议。”
      
      蓝染的决定不接受协议,不容许反驳。
      
      天草四郎面带笑容的转达完毕,远坂时臣的额角青筋狂跳,他活到现在就没听过这么不讲道理的要求,不,已经不能说是要求而是命令了。
      
      很想发火但好歹认得清情势,远坂时臣头疼的希望能有个让他姑且可以接受的说法。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花了这么多时间与精力筹备策划,就为了每六十年才有一次的圣杯战争,他没有多余的岁月可以挥霍。
      
      蓝染早就猜到远坂时臣会有什么反应,有所追求的人不会轻言放弃,为了让天草四郎能减少工作量,蓝染连说法也准备好了。
      
      “如果他有疑问,那就实话实说即可。”蓝染看穿远坂时臣不会为了理想做出疯狂举动的本性,所以准许了天草四郎直接告知对方事情的严重性。
      
      管理着冬木市的远坂家主是个惜命的人,假使付出生命能达成至高的追求,或许他还会犹疑,但这份可能已经被事实给否定。
      
      “圣杯已经不是你想象中单纯的机制了。”
      
      “什么?”
      
      “上一次圣杯战争回收了不净的魔力,我就说得明白点吧。”
      
      英灵召唤本来是用于拯救世界的决战魔术,立于七个属性顶点的七名英灵——冠位(Grand)从者会现身将阻碍世界发展的大灾害讨伐歼灭,但是人类为了自己方便,将这种魔术降格为召唤系。
      
      冬木市圣杯战争的来源,源自于人类的私欲。
      
      跟随在承认的御主身边,有过真正拯救世界的经验,天草四郎平静地道出远坂时臣难以接受的真相。
      
      “我知道你会很难相信,不过这就是事实,如今的圣杯已经被污染了,被污染的圣杯依旧可以实现愿望,因为它本来就是为了许愿这一目的而建构的机制。”
      
      “本是无色的力量产生了变化,那不是规则变了这么简单,而是圣杯本身发生变异、受污染、彻底歪曲掉,‘肆意歪曲地诠释愿望’,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白发金眸,生前被誉为神童的武士露出怜悯的表情,他为到了现在这一地步才认知到自身追求的东西是错误的魔术师感到遗憾,就像虔诚的信徒在向上帝祷告般,渲染了神圣的光彩。
      
      讽刺的是,让圣杯彻底变了个样子的,正是产生出污染源——Avenger安哥拉·曼纽身上属于人类的无尽恶意。
      
      卫宫切嗣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回到了爱因兹贝伦的城堡,他错愕茫然,并心怀警惕一刻不得放松。
      
      失去意识前的记忆分明是大片黑色的浓稠液体扑面而来,如海啸般迅猛,他没能躲开。
      
      卫宫切嗣被困在安哥拉窥探其记忆所打造的牢笼中,与有如真实存在的妻女相处,让这个内心深处有着一片净土的男人展露少有的温柔神色,不过很快的,剎那温情被冰冷取代。
      
      为了脱离无限循环,卫宫切嗣低喃着“对不起”折断了幻境中女儿的脖子,他的眼泪止不住,动作却丝毫不留情。
      
      即使被冷酷的外壳重重包裹,他依然拥有温柔的本性,但是这种感情不能阻止他做想要做的事,他把理智与感性切割开来。
      
      女儿依莉雅和妻子爱丽丝菲尔一模一样的绯红眸子失去光亮,娇小的身躯像断线人偶摔在地上,爱丽丝菲尔悲戚哀鸣,冲上前却被卫宫切嗣接着扼住雪白的颈项。
      
      “我……诅咒你……”
      
      五官精致如人偶,银白长发的美丽女子用憎恶的目光瞪着卫宫切嗣,卡在脖子上的手不容动摇,女子窒息断气。
      
      卫宫切嗣松开手低垂着头,泪水滴落地板。
      
      “啊——真无趣。”
      
      “滚出去吧,然后许下愿望,完成‘诞生’的前奏,我都快等不及了。”
      
      陌生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卫宫切嗣收敛所有的表情抬起头,要不是脸颊残留着泪痕,否则还真看不出刚才流露脆弱的人是他。在被幻境中翻腾的黑泥淹没前,卫宫切嗣看见浑身充斥诡谲纹路,额头和腰间绑着血红色的布,笑容充满恶意的青年。
      
      从影响范围逐渐扩大的黑泥中站起来,看穿潜藏圣杯深处的恶之本质,卫宫切嗣决心根除安哥拉降世的契机,他用一划令咒命令前来此地的阿尔托莉亚破坏圣杯,对魔力高的阿尔托莉亚不愿意照做,抗拒御主的命令。
      
      “Saber,我以令咒命令你——破坏圣杯!”
      
      第二划令咒消失,强制力执行,阿尔托莉亚的身体不受控制,她祈求着卫宫切嗣不要破坏她的希望,她颠覆国家灭亡结局的希望、重新选王的希望,但是她的御主没有响应她。
      
      这是……给不懂人心的王的惩罚吗?
      
      灌注仅剩的所有魔力在令咒驱使下使出全力一击,誓约胜利之剑的金色光辉命中目标,悔恨的泪水从眼眶溢出,浏海随着魔力引发的气旋飞扬,内心深感哀恸的阿尔托莉亚紧促眉头,缓缓地闭上双眼。
      
      被圣杯选中的人拒绝了圣杯,Saber在令咒控制下将全身的魔力消耗殆尽,身为御主的卫宫切嗣也没有丝毫将她留下的念头,释放完EX等级的宝具,等待她的本该是直接消失的命运。
      
      “打扰一下。”
      
      平稳的音调惊醒沉浸在悲伤中的骑士王,阿尔托莉亚猛然睁大眼睛,身着红色风衣外套的Archer出现在视线范围,他的四周环绕金色的魔术,正前方因为刚才的攻击而破损,不完整的阵有如被打破的玻璃,碎片从空中坠落,金色的光芒闪烁,整个世界彷佛静止了般。
      
      Emiya撑着他投影出来的结界宝具——炽天覆七重圆环,这件出自希腊神话特洛伊战争的花瓣型盾牌每一片花瓣代表着一层防御,总共七层,每一层都足以跟古代城墙匹敌。
      
      炽天覆七重圆环加上蓝染的魔术,双重防御才勉强挡下阿尔托莉亚最强的攻击。
      
      “怎么可能……”脸颊残有泪痕,阿尔托莉亚禁不住瞪大眼呢喃出声,她自知刚才那一击出了多少力,没想到还会被成功化解。
      
      阿尔托莉亚傻愣愣地站着,被当成亚瑟王的象征、最强大、最尊贵的圣剑垂至身侧,她的身体已经因为魔力不足而逐渐分解成点点柔和的金色光芒。
      
      不过,圣杯没被毁掉……真是太好了……
      
      这代表她还有机会实现心底的那个愿望。
      
      少女骑士王完全丧失了战意,她的情绪平复下来,在一片灵子漫天飞舞的光芒中正式退出战争。
      
      蓝染停止魔力输出,撤除被誓约胜利之剑轰出一个洞的防御。
      
      “Emiya,还好吗?”
      
      “还行。”Emiya改变压低下盘稳住重心的姿势,收起炽天覆七重圆环,实体化他惯用的近战武器黑白双剑。
      
      机械的响声在这样的环境下难以忽略,蓝染移开放在Emiya身上的视线,就见卫宫切嗣举着手.枪,枪口正对着这边。卫宫切嗣的模样很狼狈,衣服乱了嘴角还挂着血渍,他前一刻跟实战经验丰富且体术强悍的言峰绮礼战斗,赢的并不轻松,然后又遭到恶趣味的安哥拉心灵折磨,现在的他正是精神极端紧绷的状态。
      
      蓝染并不喜欢花时间在解释上,他瞥了眼地面如墨水深沉的液体,他和Emiya的脚踝都浸泡在黑泥之中。
      
      “Emiya,黑泥有没有对你造成负面影响?”
      
      Emiya 紧紧盯着卫宫切嗣,听见蓝染的询问给予回应,“没事,黑泥的效果对我没用。”
      
      “是吗,那么我就直接开始了。”
      
      蓝染在卫宫切嗣面前宣布这场圣杯战争强制终止,他要回收圣杯并进行净化的动作,地点依旧在冬木市,圣杯不会被带往其他地方,但在确定圣杯内部的魔力纯净之前,有关圣杯战争的一切都将暂时停止。
      
      察觉安哥拉可能带来的危险,卫宫切嗣只想当下就解决这一隐患,但迫于现实无奈,直到圣杯在他眼皮子底下被蓝染妥善安置,他都没有找到机会。
      
      第四次圣杯战争的就在如此荒谬的情况下结束,与以往的伤亡人员相比,这一次不晓得是否因为监督者多了魔术协会指派的一人,从头到尾扣除战争期间肆意残杀无辜人的Caster组,就只有Caster的御主阵亡。
      
      其他组别虽有伤残情况,但伤势不至于严重到危及生命。
      
      蓝染将圣杯封印在冬木市郊外的森林中,非常干脆、丝毫不留情面地回绝魔术协会带回圣杯辅助研究项目的要求,并将驻点定在了冬木市这个由一条川流划分出两个区域的海滨小城。
      
      至此,聚集了七名参赛者的第四次圣杯战争落幕。
      
      因为无人许愿,圣杯蓄积的魔力几乎未被使用,如无意外,恐怕下一次的争斗会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再次发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阿尔托莉亚:雅美蝶!!!
    卫宫切嗣:那东西放太久(并不是)已经变质了,必须毁掉!
    蓝染:很遗憾,我必须阻止你。
    安哥拉(兴奋):喔喔喔Master!
    安哥拉:……
    安哥拉:……
    安哥拉:……
    安哥拉:——!!!要封印我吗?!
    #小安被无情打碎降临现世的美梦#
    不过他还是可以透过拉人入幻境的方式骚扰别人啦哈哈哈




    到最后阿尔托莉亚还是没能扒掉蓝染的马甲(根本没认出他)2333
    结果作者桑还是忍不住想写番外XD
    下章先上战后番外
    其他的~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
    番外结束再去下个世界!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骑士,天使眷顾着你
    莱因哈鲁特会和女主签订契约成为圣骑士并继承剑圣之名 让我们一起来欢呼莱傲天的短篇文start!!!



    [综漫]蓝染
    本文总结一句话:《蓝神的装逼之旅》 也可以說是 《养成崽子的黑历史》



    [综漫]看心情改变世界
    #每个世界都有他的马甲# #换了世界还是要带歪孩子# #离开世界的N种死法# #蓝神狂帅酷霸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