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没卵用的重生

作者:不会下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又白

      狄秋鹤停步回头,嘴角勾起的弧度温柔又无害,声音低低的,在小巷里回荡出一丝撩人的味道,“算命?”
      怎么感觉这家伙的语气有点怪怪的……贺白不自觉后退一步,突然有些后悔喊住他。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好几年没瞎泛滥的恻隐之心居然呼噜噜疯狂的冒了泡,还是对着个只见过两面的男人。这一点都不符合他的处事习惯,但是……他摩挲着相机,看着对方年华正好的青春脸庞,想起那支收回窗帘后的手,在心里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回道,“对,算命。”到底还是不忍心让这么耀眼的一个人在阴谋中离去,就当是感谢对方拍出了那么多优秀的作品,打发了他好多个无聊的假期吧。
      狄秋鹤扫过他的脸,捏了捏口袋里的一卡通,又慢慢走了回来,“你会算什么?事业,财富,或者爱情?”
      “不,算命运。”贺白收敛好情绪,故作高深的上下打量他一遍,开始忽悠,“我小时候住的地方离道观很近,有缘跟里面一位老道士学了点看相的本事,刚刚我说你未来会成为超级厉害的大影帝和成立公司的话都是真的,你面相上这么写着。”
      狄秋鹤抬手摸了摸脸,“我脸上写了东西?”
      对,写着英年早逝四个字。
      贺白又摩挲了一下相机,继续忽悠,“你五官端正,田宅宫开阔,这代表你生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且福泽深厚,但你唇稍薄,耳上有痣,这说明你家庭生活有瑕疵,并不幸福。另外,你人中线清晰、目秀神清、鼻直而挺,未来一定是大富大贵之人,但是……”
      狄秋鹤十分捧场的接话,“但是什么?”
      “但你中停的面相却有断裂之感,恐中年有劫。”贺白胡诌完,为了增加可信度,还一脸严肃的绕着他走了一圈,举着手乱七八糟的掐算了几下,叹气,“这劫很凶,若过,则一生顺遂,富贵无忧,若过不去……”
      “会如何?”狄秋鹤表情语气很平静,似乎贺白口中即将有劫的人不是自己。
      “会英年早逝。”终于说到了正题,贺白不自觉放松了一些,加快了语速,“你的劫在三十五岁,与女人和高处有关,应劫的方位是东南,好了,言尽于此,我们有缘再见。”该说的都说了,再说下去就得露馅了,走为上计。
      狄秋鹤见他要走,眼疾手快的按住他的肩膀,眼中带上了一丝真实的笑意,“这就走了?不说说破劫之法,送我点扛劫的东西,再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贺白迈出去的腿一收,转身拍他肩膀,“我跟你说这么多已经算是泄露天机了,记住,多做好事多积德,然后躲着点女人和高处,此劫可破,联系方式就不用了,你是有福之人,老天会眷顾你的。”说完收手,转身用看似平静实则急切的速度走出小巷,朝最近的公交站牌跑去。
      还留联系方式呢,刚刚那一大通话全是他胡诌的,细一想哪哪都是漏洞,这狄秋鹤能在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可见不是个蠢货,他能忽悠得了一时,却忽悠不了一世,所以还是快点跑路比较好。但愿以后不要再遇到对方,也不要再做那个坠楼的噩梦了,他神经脆弱,经不起折腾!
      狄秋鹤目送他离开,翘起的嘴角慢慢拉平,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一卡通看了看,眯眼,“Q大学生……”
      
      把这周的作业打包发到徐胤荣的邮箱,贺白回到寝室瘫在床上,看着手里剩下的五百块钱,忧伤叹气。
      得想办法赚钱了。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重生前他已经靠着大学毕业那年中的彩票过了十多年吃穿不愁的日子,如今再让他去没日没夜的做那些报酬不高的兼职赚生活费,他肯定会受不了。倒不是说他吃不了苦,而是眼界开阔了,以前那些赚钱的方法自然就瞧不上了。
      想到这他坐起身,摸出枕头下的笔记本和笔,把B市近几年比较著名的开发项目列了几个出来,然后又一一划掉。重生的优势还是有的,但他手里没本金,知道商机也无处下手。而且他相信因果报应,并不想利用脑内的这些东西去剥夺掉其他人的机遇。
      万一他利用先知夺了别人的机遇,却导致本该得到这些机遇的人一生困顿怎么办?所以还是只拿自己该拿的东西吧,而属于他自己的机遇……他翻开笔记本前面的年历,在两年后的某个日期上画了个圈。
      大学毕业后他在老师的推荐下进入了B市晚报,成为了教育版块的一名实习记者,这本来是好事,但他倒霉的碰到了一个糟心的老记者,被对方各种打压排挤。报社里裙带关系严重,他刚毕业傻乎乎的,连被坑了都不知道,后来……后来事业失意,赌场得意,他无聊用自己的生日日期买了张彩票玩玩,结果中了头奖,一夜暴富。
      中奖后他迷茫了一阵,在那老记者再一次试图坑他时,他果断把那老记者揍了一顿,然后利落辞职,带着一兜子钱,开始了游览祖国名山大川的旅途——小人的恶心嘴脸看得多了,他需要用美景洗洗眼睛。
      他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地方,眼睛洗好之后,便想着能不能把沿途所见之景记录下来,以待年老时回忆。于是他买了相机,正式跨入了摄影一门。
      摄影是个烧钱的玩意,相机要钱、镜头要钱、不工作到处乱晃找灵感拍照片更需要钱,幸运的是,他不差钱,且愿意学习,还正当好年华。细想想,其实他的摄影技术全是用钱堆起来的。
      慢慢的,付出有了回报,他在摄影界冒了头,认识了一些同好,获得了一些小小的成就……然后就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还是那句话,重生你麻痹。
      他丢开笔记本和笔,躺下用被子把自己卷了起来。
      
      “小白你怎么又躺了?”王虎的声音在床边响起,然后被子被扯了扯,“老三在后街的老伙计火锅店定了位置,说要请我们吃饭,快起来。”
      贺白掀开被子翻身看他,疑惑,“他怎么想起请咱们吃饭了?”
      王虎干巴巴的笑了笑,回道,“他又失恋了。”
      贺白皱眉,“又失恋了?和谁?”他记得老三在大学时期就失恋了一次,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了一次,难道他这只不敢乱动的蝴蝶还是扇了下翅膀?
      “和刘欢欢。”王虎声音有些哽,一脸的一言难尽,“这次是老三把刘欢欢甩了,他说要庆祝一下。”
      “……”
      
      某高档公寓里,狄秋鹤打开电脑,熟练的登录Q大校园网,输入自己的账号,然后拿起桌上的一卡通,输入贺白的学号,点击搜索。
      一个简单的学生信息跳了出来,后面连着一个校园论坛ID,他点开这个名为“白又白”的ID,几条询问学校兼职情况的帖子刷新了出来。
      居然真的是自己的学弟,那位“算命先生”没有撒谎。
      他敲了敲桌子,复制下这个论坛ID,退到校园网主页,戳开搜索栏,粘贴回车。
      更多的信息跳了出来,大多是询问兼职和回复食堂菜色建议的,在页面最上方,一条一个星期前发出的出售闲置物品的信息吸引了他的注意。
      白又白:出售当红影帝狄秋鹤的亲笔签名。标价:10
      十块?
      他拨动鼠标的手指一僵。
      没了外人在,能够自由表达情绪的影帝大人直接拉下了脸,不太愉快的把“标价:10”那几个字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我只值十块钱?”
      内心其实极度自恋的影帝大人憋不住开了口。
      “我怎么可能只值十块?”
      他面无表情地拿起一卡通看了会,脸上突然露出一个温柔到极致的笑,修长的手指挪动鼠标,点击标价下面的竞价,出价一千。
      “贺白。”他松开鼠标,盯着一卡通上笑得一脸灿烂的清秀家伙,忍不住伸手戳上了他左脸上的酒窝,声音低沉缓慢,“我记住你了,小学弟。”
      
      砰一声,四个酒杯碰到了一起。
      “喝!”牛俊杰豪气地大喝一声,把啤酒一饮而尽,用力放下杯子,“真是太解气了!我开着我爸的车往刘欢欢签的电视台门口一停,她立刻就跑出来哭着跟我忏悔了,说她其实很爱我,和那个男主持炒CP都是台里要求的,她是被逼无奈。”
      贺白帮他把酒满上,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深情的拉住了她的手。”牛俊杰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哈哈大笑,“把我送她的那个钻戒给撸了下来,拿去卖了钱,捐给了孤儿院!爽!”
      贺白假装没看到他通红的眼眶和用力握着酒杯的手,朝目露担忧的王虎摇了摇头,又给牛俊杰满了酒,笑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下一个会更好,来,干杯!”
      “干杯!”牛俊杰与他碰杯,然后招呼一直不说话的陈杰和王虎喝酒吃菜,一副高兴得要上天的痛快模样,“来来来,喝,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陈杰和王虎对视一眼,摇摇头,也挂上开心的笑容,举起了酒杯。
      “好,不醉不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狄秋鹤:十块,呵呵。
    PS:我姐姐今天生宝宝啦,开心(*/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