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没卵用的重生

作者:不会下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奶茶

      你不仁我不义,贺白也伸手,还把手悬空挡在了狄秋鹤的手上面。
      “那你先把我的一卡通还给我。”
      狄秋鹤垂眼,看着他明显比自己小了一小圈的手,一脸深沉。果然是“小”狗仔,酒窝小,手也小,还比自己矮了半头。
      贺白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被自己噎住了,脸上酒窝加深,收回手压低声音说道,“影帝,冤冤相报何时了,咱们两清,嗯?”
      “两清?”狄秋鹤挑眉,一点不掩饰自己眉眼间流露出的“不羁”气质,摇头,“不,我不愿意两清。”
      贺白接触到他的眼神,愣了愣,那天在小巷里曾隐约感受到的违和感再次翻涌,然后越来越清晰,再也不容他忽视。
      还是那个温柔的眉眼,但这神情、这说话的语气、这随意站着的姿态……他不自觉挤了一下奶茶杯,眉毛抽了抽,“影帝,人设崩了,注意一点。”温柔可亲呢?君子贵族优雅范呢?全都抛弃不要了吗?难怪之前会觉得这家伙矛盾,原来是因为这家伙的温柔可亲都是假的,小气欠揍才是真的!上次见面的时候这家伙还保持着那股影帝范,怎么这次就彻底放飞了,难道是被冷藏,所以自暴自弃了?
      想到这,他看一眼对方还年轻的眉眼,大慈大悲的叹了口气,决定不跟失意的年轻人一般见识,低头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五百块,放到他仍然伸着的手里,诚实道,“其实我把你的签名卖了,赚了一千,给,钱分你一半,别放弃,困难只是一时的,撑住,只要撑过去了,你的签名就能卖到一万了。”
      狄秋鹤:“……”这小狗仔为什么不按照套路出牌!
      “加油。”贺白摆出慈祥长辈的表情,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从口袋里掏啊掏,掏出刚刚办入职手续时随手从摄像道具盒里拿的贴纸小红花,撕开贴到他胸口,拍了拍,满意点头,“不错不错,很适合你。冷藏不可怕,放弃才可怕,要时时刻刻保持住一颗火热奋斗的红心,去吧,美好的未来在等着你!”说着把他掉了个个,推了两步。
      狄秋鹤被动走出队伍,胸口被拍过的地方突然有些闷闷的,又觉得有点爽,疑惑皱眉,低头看自己胸口。
      “你说你这人,都说了插队不对,排后面去,大家都是来买烤鸭的,谁又比谁高贵,排队排队。”贺白突然提高了声音,说话内容画风陡变。
      狄秋鹤唰一下扭头,就见贺白正一脸不赞同的看着自己,而排在他们前面和陆陆续续排到他们后面的吃瓜群众全都好奇的看了过来。他忙抬手捂住脸上的口罩,拉了拉鸭舌帽的帽檐,看着贺白脸上说话时若隐若现的酒窝,忍不住上前一步。
      “诶诶,你这人怎么就说不信呢,插队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大家都看着你呢。”贺白继续嚷嚷。
      这下不止排队的人,就连路过的人也全都看了过来。
      
      “这个插队的人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我也觉得……我注意他好久了,而且他一直带着帽子和口罩,你说他会不会是狄……”
      
      隐隐约约的讨论声从队伍靠后的位置传来,狄秋鹤上前的脚步一顿,眯眼看着嘴角大大翘起的贺白,突然伸手抢走他手里的奶茶,倾身压低声音凶巴巴道,“小狗仔,在我拍戏的这段时间,你老实一点。”说完转身大步离开,挺直的脊背又有了些优雅君子范。
      贺白折腾到影帝的爽感还没持续两秒,就被对方抢奶茶的行为弄傻了,然后怒了。
      “喂!那奶茶我喝过!”
      然而狄秋鹤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了踪迹。
      “那个……”一个长发女孩突然冒了出来,朝他笑了笑,脸红红的问道,“我看你刚刚和插队的那个人说了好久的话……他其实没插队对不对,你们认识对不对?那个,他、他是不是、是不是……”
      “是什么?”贺白秒切疑惑脸,然后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说道,“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刚刚那人是我表哥,他长了麻疹,要忌口,偏还偷偷跟来要买烤鸭吃,所以我……实在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不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的。”
      长发少女剩下的话全被噎回了嗓子里,脸上的红晕也褪了下去,干巴巴道,“哦,是、是你表哥啊,没、没事,你说话也不算很大声,没事……”
      贺白继续腼腆不好意思的笑,笑得周围看热闹的人全都没了脾气,于是这场插队风波就这么在他的笑容中平息了。
      
      握了握依然温热的奶茶,狄秋鹤想起小狗仔被抢走奶茶时瞪大眼不可置信的样子,翘了翘嘴角。
      “去哪里?”出租车司机把空车的牌子按下来,边发动汽车边问道。
      狄秋鹤嘴角的笑意很快消失,侧头看向窗外慢慢后退的街景,把口罩往下拉了拉,淡淡回道,“恒景别墅区,司机您慢点开,我不赶时间。”角色已经拿到手,是时候去解决一下合同问题了。
      司机闻言脚滑把油门踩重了一点,汽车突然前冲了一段,幸亏前面没什么车,才没造成追尾事故。他忙稳住车速,语气不自觉谨慎起来,“好、好的,放心,我开车很稳,不会超速的。”恒景别墅区,B市最出名的富人区,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没想到他居然有拉到恒景别墅区乘客的一天,真刺激。
      
      买完烤鸭回到学校,贺白意外收到了签名买家的微信信息。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赠品很棒,请问你还有这样的照片吗?我想买。
      买照片?
      他把烤鸭放到桌上,想了想,坐下回复信息。
      白又白:照片是我从网上随手下的,稍微修了修,你要是喜欢,我再给你修几张寄过去,不要钱^-^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那怎么好意思。
      白又白:我最近在做修片的工作,顺手而已,无须在意。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那就拜托了。
      白又白:不客气。
      五分钟后。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你住在Q大北区的F栋宿舍?
      贺白疑惑,然后给了肯定的回复。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我知道了。
      白又白:???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你扎的蝴蝶结真丑。
      贺白:“……”
      一只生于秋天的鸟:但我很喜欢,谢谢^-^
      贺白无语,然后忍不住笑——这买家真有意思。
      白又白:多谢欣赏。
      
      “小白。”
      牛俊杰的大脑袋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贺白吓得直接蹦了起来。
      “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吓死我了。”
      牛俊杰搓着下巴看他,贼兮兮的笑,“据我总结,会对着手机露出迷之微笑的男人分为以下三个情况:一,在看色/色的东西;二,捡到钱了;三,恋爱了。根据你刚才笑容的甜度,我偏向第三种。”
      贺白抱起烤鸭捶他,“专业课复习了吗就总结,走,和我一起去买一次性碗筷,寝室里的用完了。”
      “……哦。”
      
      狄秋鹤放下手机,心情稍微好转了一点,终于有了耐心去面对狄春华那张满是负面情绪的脸。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你什么意思!”狄春华被他一直垂头玩手机无视自己的模样折腾得起了脾气,提高声音道,“这才多久,当初说要放弃继承权的人就灰溜溜的跑回来了,怎么,被冷藏吓到了?我告诉你,回来摇尾乞怜也没用,这家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狄秋鹤勾起嘴角,朝她露出一个不屑嘲讽的笑。
      狄春华被他笑得一愣,然后炸了,起身端起桌上的茶水泼他,“你笑什么!怎么,终于不装那副恶心巴巴的温柔无害模样了?哈,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笑!你不过是一个有人生没人教的野种罢了!”
      “你给我闭嘴!”
      大门突然被推开,本该在公司开会的狄边面沉如水的跨步进来,愤怒的瞪着狄春华,又惊又气,“原来在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是这么对你哥哥的!是谁教你说这些的?说,是谁教你这么说你哥哥的!”
      “爸、爸你怎么回来了?”狄春华僵硬的站起身,气势瞬间弱了,偷偷给狄秋鹤递过去一个威胁的眼神,示意他快点圆场。
      狄秋鹤挑眉,脸上的嘲讽更浓了。
      “你!”以前一直不敢正面和自己对上的人突然回报了同等恶意,狄春华受不了这种转变,立刻又炸了,“你那是什么表情!快跟爸爸解释,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
      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还没练出她妈妈那样的伪善外衣,一激就暴露本性。
      狄秋鹤在这一刻深深领悟了之前自己在所有人面前都挂着温柔可亲面具的愚蠢,明明伪装这种东西,只需要在需要伪装的人面前用用就够了,对那些本就身怀恶意的人,回报同等的恶意才是对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狄秋鹤:想和我两清?做梦。
    PS:这是一个存稿箱⊙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