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没卵用的重生

作者:不会下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谋杀现场

      贺白瞪大眼看着电脑屏幕,抖着手把刚刚导进去的照片放大,再放大。
      照片里是一片绚丽的城市夜景,万家灯火与星辉铺展在天地间,柔和的自然星光与绚烂的人工灯光交织在一起,像是现实与梦幻的碰撞。
      这是一张很成功的夜景照,十分符合摄影大师赵天湖本次举办的国际摄影展《天野》的主题“自然与现在”,不枉他为了拍这个在山上蹲守了三天。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张照片的角落,H市最高建筑钟塔的旁边,一个人影正从某栋大厦的高层一跃而下。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回神,将电话接通,不等那边说话便急声说道,“赵叔,我拍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拍到什么了?”赵天湖十分具有个人特色的沙哑声音传来,语气轻快,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看来咱们的新锐摄影大师小贺先生,这次准备给咱们这些老家伙来个大的?怎么,拍到你心心念念的日出幻影了?”
      “不是。”贺白声音有些发紧,咽了咽口水后说道,“我好像……拍到了一个谋杀现场。”
      “什么?!”
      
      大影帝狄秋鹤先生跳楼身亡了!
      这条爆炸性消息迅速席卷网络,霸占了所有门户网站报纸电视的头版头条。影迷粉丝路人们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疯狂刷新着这条消息,质疑这是个恶劣的愚人节玩笑,怒骂各大平台不要脸,居然诅咒狄影帝死。
      没有人相信狄秋鹤会自杀,他那么优秀,那么温柔,那么强大。出道十五年,他给大家带来了几十部优秀作品,成立公司后给娱乐圈培养了许多优秀的后辈,在圈里人缘一级棒,任谁提到他都会忍不住夸两句。这样一个即使在被冷藏时也依然努力的人,怎么可能自杀!最主要的是,他才三十五岁!还那么年轻!
      影迷粉丝们的疯狂质问充斥整个网络,大家觉得这肯定是个恶毒的玩笑,但是华鼎公司官方微博发出的一条消息却把他们打入了深渊。
      【沉痛悼念我司董事长狄秋鹤先生,一路走好。】
      整个网络仿佛都安静了,官方给出的肯定消息让大家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不!我不相信!”狄秋鹤的妹妹狄春华哭倒在地,妆花了,头发乱了,洁白的裙摆蹭到地上,沾满了灰尘,“那不是我哥哥,我哥哥不是这样的……”
      晃动的镜头里,狄秋鹤先生的妹妹倒在记者的包围圈中,哭得狼狈又可怜,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女警官黑着脸关掉手机推送新闻,嗤笑,“当然不是你哥哥,你哥哥是狄夏松!哭得跟真的似的,谁不知道狄秋鹤先生根本不待见你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假惺惺的就知道做戏。”
      不小心目睹了民警摸鱼现场,贺白尴尬地咳了咳,微微倾身,“那个,打扰一下,我想报案。”
      女警官这才注意到桌前站了个人,忙收起脸上所有情绪,把手机反盖在桌面上,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抱歉,您想报什么?”
      “可能是谋杀。”贺白装作没看到她之前的失态,把洗好的照片抽出来摆到她面前,点了点放大的画面,“我是一名摄影师,两天前我在郊区山上拍夜景时不小心拍到了这个,有点在意。”
      放大的照片里,一个人影正从某个窗户里一跃而下,而在窗后飘飞的窗帘里,一支洁白的手臂正在往回收。
      女警看清照片后猛地站起身,视线死死定在那个模糊的身影上,表情扭曲,“不是自杀……”
      “什么?”贺白被她突然激动起来的态度弄糊涂了。
      女警不答,又翻了翻另外几张放大的照片,然后激动地抱起照片朝后面队长所在的办公室跑去,“老大!重大发现!狄秋鹤不是自杀!是他杀!有人拍到了证据!”
      什么?狄秋鹤?他拍到的黑影是狄秋鹤?那个《仙途》男主角狄秋鹤?
      贺白傻了,往前两步想要跟上去询问一下具体情况,却不小心带倒了女警桌上的日历。
      日历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上面贴着的几张旧照片散落下来,其中一张刚好飘到了他的脚边。
      他停步,将照片捡了起来。
      这是一张男人的照片,很年轻的男人,大概二十岁。男人的五官很完美,眼神温柔带笑,一身宽松休闲的棒球服穿在他身上,凭白多了一丝优雅的味道。
      他脑中闪过这个人的名字——狄秋鹤,然后他很快意识到,这个人已经死了,而自己似乎、可能、也许……拍到了这个人死亡的那一刻。
      
      贺白睁开眼,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寝室天花板,翻身扯过被子盖住脑袋,痛苦闭眼,“不,我今年三十三岁,不是二十岁,不是二十岁……”
      “小白,下来吃饭!”
      他蹬了蹬被子,欺骗自己刚刚听到的都是幻觉。
      “周一就要交摄影作业了,快起来,设备我已经帮你借回来了。”寝室老大王虎长臂一伸,扯他被子,“不就是上次的摄影作业拿了零分吗,你今天再去拍一套,然后去跟徐老师求求情,分数还是有可能补回来的,快起来。”
      被子被扯走,贺白睁开眼,顶着鸡窝头坐起身,侧头看向床边王虎那张年轻了十几岁的脸,满心都是绝望。
      三天了,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四天前,他拿着一叠照片去警局报案,然后不小心带倒了一位女警官的日历,看到了日历里掉出来的照片,之后……之后他眼睛一闭一睁,就从警局来到了母校课堂。
      三十三岁到二十岁,存款六百万到存款六百,新锐摄影师到摄影课成绩一塌糊涂的新闻系学生……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世界就彻底变了模样。
      “好了好了,快振作起来,一次作业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失恋了呢。”王虎敲了敲上铺的栏杆,继续劝道,“平时分数只占期末成绩的20%,你补救一下,奖学金肯定能拿到,别难过了。”
      贺白摇摇头,麻木道,“失恋的不是我。”
      “什么?”
      “是老三。”
      王虎一头雾水,“老三失恋了?他什么时候有的对象?”
      话音刚落,寝室老三牛俊杰就哭嚎着推开门扑了进来,边打酒嗝边往地上倒,抱王虎大腿,“老大,我被甩了呜呜呜……刘欢欢她居然劈腿!她劈腿!我对她那么好,要啥买啥,指东绝不往西!她为什么要劈腿!她为什么要对不起我!”
      王虎震惊脸,“刘欢欢?播音主持系的系花?你居然和她认识?!”
      牛俊杰低头,对着他的鞋哗啦啦吐了一通,醉晕了过去。
      王虎扭曲了脸。
      臭味飘了上来,贺白捏住鼻子,倒回了床上。
      果然不是做梦……重生你麻痹。
      
      帮王虎安顿好醉死过去的牛俊杰,贺白三两口吃掉午饭,拿起桌上借来的相机,出了学校。
      喇叭裤、背带裙、条纹、格子、黑框眼镜……十多年前的流行元素充斥视线,他长出口气,蹲在马路牙子上,随手举起相机,对准人群后熟练的调整焦距光圈,找好光线角度,按下快门。
      咔擦。
      画面定格,一辆黑色越野车停到了面前,扬起满地灰尘。
      本该是构图中心的小女孩被一片汽车残影取代,贺白眉头抽了抽,抬手挥开脸前的灰尘,看向停在自己身前两步远位置的越野车。
      后座车门打开,一条大长腿伸了出来。
      基本款的干净球鞋,款式简单的牛仔裤,视线往上,白色的字母T恤,宽阔的肩膀,修长的脖颈,完美的下巴线条,紧抿的薄唇,挺直的鼻梁……和天生带着点温柔味道的双眼。
      贺白眼睛微微睁大,这张脸……狄、狄秋鹤?
      “别以为你火了就能翻身,做梦!”
      稍显尖利的女声从车内传出,然后一个背包被丢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女探身过来,凶残的拉上车门后对站在车外的狄秋鹤道,“皇都的继承人只可能是我哥哥,你等着被封杀吧。司机,开车!”
      越野车发动,嗖一下开远了,贺白看着侧对着自己站着的狄秋鹤,往边上缩了缩。
      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咔擦,手不小心按到了快门。
      狄秋鹤应声回头。
      贺白条件反射的把相机塞到怀里,然后意识到这行为好像有点蠢,又把相机扒拉出来,对上狄秋鹤没什么情绪的视线,扯了扯嘴角,“地上脏,你的包……”说着指了指他脚边被少女扔出来的黑色背包。
      狄秋鹤收回视线,低头,捡起地上的背包拍了拍,又看向他,脸上全没有被人看到丢人样子的尴尬,平淡问道,“你是哪家报社的?”
      “什么?”
      “下次偷拍别蹲在这么显眼的位置,会被打。”狄秋鹤把包甩到背上,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离开了。
      贺白被喷了一脸汽车尾气,看一眼怀里的相机,后知后觉,“喂!你什么意思,我不是狗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日更,欢迎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