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作者:笑佳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

      “小姐,水好了。”

      丫鬟小兰从浴室走出来,笑着对清溪道。

      清溪刚从顾老太太那边回来不久,火车上的颠簸与危险,顾家女人们的嫌弃,同一天压了下来,清溪觉得特别累,就连这间布置奢华的大客房,她都没心情参观。

      “看小姐累的,赶紧洗个澡,洗完舒舒服服睡一觉就好啦。”小兰服侍她脱衣服,见未来大少奶奶无精打采的,她又亲昵地劝道,笑起来腮边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看着就叫人亲近。

      这是清溪跨进顾家后,遇见的第一个真心欢迎她的人。

      “你原来在哪里做事?”清溪随口问了句。

      小兰便用一种恭喜的眼神看着她,欢快答道:“除了老宅,大爷在杭城还有几栋房子,我在其中一栋做事,小姐要来,大爷提前将我跟李妈调到这边,专门伺候小姐与老太太呢。大爷说了,小姐若是哪里住的不习惯,或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直接去跟大爷提,无需惊动太太。”

      清溪意外地扭头。

      小兰抱着她刚脱下来的衫子,狡黠地朝清溪眨了眨眼睛:“小姐放心,有大爷为你撑腰,你只管跟大少爷熟悉就行,旁的人和事,小姐不用认真计较,将来这顾家的一切,都是小姐的。”

      这话大有深意,清溪没接,叫小兰在外面等着,她自己去浴室洗澡。

      泡在洒了香水的热水中,清溪无意识地洗着胳膊,耳边忽然响起出发前母亲的叮嘱。

      母亲说,顾叔叔会向着她,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可顾世钦那样的身份,怎么会如此青睐一个小县城出身的丫头?

      因为感激父亲当初的救命之恩,还是,五岁的她,真的像母亲说的那样,特别懂事可爱?

      清溪猜不到答案,但不管怎么说,发现顾家这边并不是人人都瞧不起她,清溪舒服了很多。

      泡了一会儿热水澡,困劲儿涌了上来,清溪叫小兰拉起窗帘,她钻进被窝休息。

      睡着睡着,门外好像有人说话,清溪睁开眼睛,恰好小兰轻轻推门而入,见她醒了,小兰笑道:“小姐,宜秋小姐、慧芳小姐找你玩来了。”

      有客登门,清溪赶紧坐了起来。

      五分钟后,清溪匆匆去客厅见客。

      客人们在沙发上坐着,见到她,二房的顾宜秋笑盈盈站了起来,顾明严亲妹顾慧芳靠着沙发没动,微微挑起眉毛,一边打量清溪一边开玩笑似的道:“徐姐姐睡够了吗?要是没睡够,我跟堂姐明日再来。”

      清溪坦然道歉:“不好意思,叫两位久等了。”

      顾慧芳轻轻哼了声。

      顾宜秋笑着打圆场,拉着清溪的手道:“不怪你,你大老远坐车过来,肯定累的,有次我去申城,火车上睡了半天,下了车继续睡,天黑了才精神。”

      她大方可亲,清溪便试着跟她交朋友。

      顾宜秋在女子学堂读书,从小接触的都是差不多出身的娇小姐,还是第一次跟清溪这样的旧派闺秀打交道,清溪温婉娴静的气质,柔美娇弱的容貌,竟让她有种惊艳之感,由衷地夸赞道:“清溪真美,诗经里的古典美女,应该就是你这样的吧?”

      说完还念了一首描写美女的小诗。

      清溪面颊微红,自谦过后,羡慕地看着顾宜秋:“宜秋姐姐才令人佩服呢,听小兰说,你会讲三国语言?”

      两人互相欣赏,不知不觉冷落了顾慧芳,顾慧芳越发不喜欢清溪了,想到以后清溪会成为她的嫂子,成为顾家未来的当家少奶奶,继承的财产比她还多,顾慧芳就一肚子憋屈。

      “这么说,徐姐姐没上过学?”顾慧芳故意问。

      清溪点点头,平平静静地看着顾慧芳,并不觉得有何可耻的。母亲是才女,她与妹妹跟着母亲读书识字学琴,家中藏书清溪几乎全部看过,除了不通洋文不懂学堂里教授的西洋科学,清溪甚至敢说,她学到的东西,不输顾慧芳什么。

      顾慧芳本来想看清溪羞愧自惭的样子的,现在清溪一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一愣,就忘了准备好的腹稿。

      清溪继续与顾宜秋说话。

      顾慧芳安静了会儿,忽的笑了,歪着头打趣自家哥哥:“徐姐姐一来,我哥肯定要老实几天了,只可怜如眉姐……”

      清溪偏头看她。

      顾慧芳却不说了,活泼小鸟似的跑到窗前,趴在那儿往外看。

      清溪隐隐有个猜测,可只凭顾慧芳口中的一个名字,她无法证明什么,也不确定要不要凭此怀疑顾明严。不过,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清溪已经打定主意不要嫁进这座金丝牢笼了,顾明严有没有别的女朋友,与她无关。

      送走顾家姐妹,清溪去找祖母。

      徐老太太年纪大了,更容易受累,才睡醒不久,打发李妈下去,她低声询问孙女与顾家姐妹相处的情形。

      清溪存心要祖母厌弃顾家,便实话实说,委屈地抱怨道:“宜秋姐姐待我不错,慧芳不喜欢我,说话处处带刺,听她的意思,大少爷似乎跟一个叫如眉的女子有些关系。”

      徐老太太眼睛转了转,冷笑道:“这就是了,大房娘几个都不满意你,婚事男人做主,她们不敢反对,就故意在你面前胡说八道,指望咱们主动退婚呢。清溪别上当,明严一看就是好孩子,刚见面就约你去看电影,心里怎么可能有别人?”

      清溪听出味儿了,没有实打实的证据,祖母是不会放弃这门亲的。

      “我帮祖母梳头吧。”默默叹口气,清溪决定转移话题。

      徐老太太才收拾好,小兰突然在外面喊她们:“老太太,小姐,大爷来看你们啦!”

      徐老太太一听,腰不酸了腿不软了,拉着孙女就往外走。

      客厅里面,顾世钦身着一袭深色长衫,面朝卧房的方向而立。他与徐望山年纪相仿,但顾世钦做的是富贵生意,养尊处优又注意保养,此时看起来仿佛才三十出头。男人黑眸深邃,五官俊朗,举手投足是商圈大佬才有的雍容气派,论风采,二十岁的顾明严,反而要逊色父亲几分。

      “伯母远道而来,世钦因公务缠身有失远迎,实在是招待不周。”见了面,顾世钦低头向徐老太太赔罪,彬彬有礼。说起来,顾家父子挺像的,眉眼淡漠,只不过顾明严的客套听得出敷衍,来自顾世钦的寒暄,却让人觉得真诚。

      “世钦太客气啦,你忙的是大生意,当然生意要紧。”徐老太太笑容满面地道,转身叫孙女喊人。

      清溪上前一步,规规矩矩地喊“顾叔叔”。

      顾世钦的目光,终于落到了面前的女孩身上,少女聘婷,杏眼好奇又敬畏地望过来,盈盈美目,瞬间就与记忆深处的那人对上了。

      明明想忘却,又想方设法接近,不惜定下荒谬的娃娃亲,只因要与她维持一丝联系。

      陈年往事潮水般涌上心头,叱咤商场二十年的顾家家主,素来沉稳威严的脸上,破天荒出现一丝裂痕,转瞬即逝。

      “清溪长大了,你爹娘可好?”微微低头,顾世钦慈爱地看着未来的儿媳妇。

      男人语气中的关心与亲近掺不了假,清溪情不自禁放松下来,笑着道:“我爹我娘都很好,劳烦顾叔叔记挂了。”

      顾世钦点点头,聊些家常,他看看天色,邀请祖孙俩:“我叫人摆了接风宴,一块儿过去吧。”

      徐老太太当然要去,没有什么比顾世钦的礼遇,更叫顾老太太胸闷了。

      清溪跟在祖母另一侧,一边听着长辈们说话,一边发愁晚上与顾明严的电影之约。

      都不想嫁他了,这场电影,便也没必要再去看,只是,该用什么理由拒绝呢?

      .

      顾家家大业大,子孙却不算兴旺,上一代好歹有顾世钦、顾世昌俩兄弟,到了顾明严这辈儿,就只他一个少爷,剩下两个全是小姐。当清溪跟随祖母跨进富丽堂皇的餐厅,瞧着围坐在紫檀木八仙桌旁的顾老太太等人,竟觉得有几分冷清。

      基本都见过了,清溪单独朝二爷顾世昌行了次礼。

      男人对美丽的女子有天生的好感,顾世昌也很满意清溪,笑着逗侄子:“明严好福气。”

      顾明严看着换了一身衫裙的未婚妻,虽尚显年幼,少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但清溪柔美脱俗的容貌,足以让任何能拥有她的男人引以为荣。

      “坐吧。”顾明严亲自帮清溪拉开座椅。

      众目睽睽之下,清溪就算不想嫁他了,还是被弄了个红脸。

      顾世钦笑了笑。

      顾老太太、大太太、顾慧芳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越发衬托地徐老太太笑靥如花,嗯,老花也是花。

      “下午胡太太给我打电话,她表弟今天跟你们坐的一节车厢,清溪没受伤吧?”大太太忽然问。

      清溪一怔,本能地看向祖母,徐老太太的笑容已经僵住了。

      “什么受伤?”顾世钦肃容问。

      顾明严等人的视线也不约而同地投到了清溪脸上,神色各异。

      清溪再无时间看祖母的眼色,回视顾世钦道:“中午用餐的时候,车厢突然有匪徒抢劫,幸好同车有人会武艺,将匪徒制服了,总算有惊无险。”

      顾世钦长眉紧锁,冷声道:“明天我派人去打听打听,清溪别怕,回去叫明严送你们。”

      清溪刚要婉拒,大太太又状似关心地问了一句:“听说歹徒强搜你身……”

      清溪脸刷的白了,当时的害绝望怕再次蔓延全身,与那相比,大太太的恶意措辞都不算什么。

      徐老太太却立即瞪着大太太反驳道:“难道那位胡太太没告诉你,歹徒还没动手,清溪就扎了他一刀?我们清溪看着柔弱,却是宁死不屈的,亏得清溪福大命大,误打误撞伤了歹徒,为旁边的侠义之士争取了动手之机,不然啊,我们娘俩怕是没机会坐在这儿吃饭了。”

      在座的没有傻子,大太太到底是想关心清溪还是蓄意抹黑清溪,谁都明白。

      顾世钦冷冷斜了妻子一眼。

      大太太心肝一颤,再不敢当着丈夫的面乱说。

      顾慧芳嘟嘟嘴,仗着父亲平时宠她,故作天真地问清溪:“徐姐姐出门都带着刀吗?”

      “闭嘴。”顾明严厉声斥道。

      兄长一点都不给她面子,顾慧芳当即红了眼圈,想甩袖离席,又特别想知道答案。

      清溪可以解释,但瞥见顾慧芳宁可忍受委屈也要等她开口,她便礼尚往来,故意不说,浓密的睫毛静静地垂下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叫老太太、清溪受委屈了,杭城风景还行,明严,这几天你都不用去公司,好好陪老太太、清溪四处逛逛。”顾世钦一句话终结了火车遇险的话题。

      晚饭气氛微妙,清溪安静地夹菜用餐。

      饭后,顾明严主动送徐老太太、清溪回客房。

      徐老太太有意撮合两个孩子,先一步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的三更,补全啦!
    .
    谢谢妹子们的地雷,晚安哦~
    妫扔了1个地雷
    我就是苏格格呀,扔了1个地雷
    寶尼扔了1个地雷
    做我的超级英雄扔了1个地雷
    北山マイコ扔了1个地雷



    韶光艳
    人人都爱小表妹



    异世炖咸鱼
    战场S级少帅·咸鱼修仙姑奶奶



    完美婚配
    贤夫的诱惑



    嫁金钗
    若你是芍药,从此我只爱芍药



    娇娘春闺
    夫妻恩爱,升官发财



    争霸文里的娇软美人
    被男霸们夹击的小白花



    我为表叔画新妆
    五表叔的小棉袄



    快穿之艳光四射
    好一朵迷人的梨花妖



    云鬓衣香
    霸道小叔爱上我



    我的物理系男友
    陆教授终于脱单啦,都市小甜饼



    快穿之娇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得炖!



    皇恩
    皇家的大凶兽与小仙鸾



    锦衣香闺
    他娶了好兄弟的小寡妇



    南城
    顾三爷与他的小侄媳妇



    你比月色动人
    糙汉刑警&秀美老师:他的小月亮



    国色生香
    吃货女主被真结巴·假高冷王爷花样宠爱的甜蜜故事



    影帝的公主
    穆先生&明小姐



    嫁给有钱人
    霸道总裁爱上我



    金枝御叶
    灵魂互换,公主驸马欢乐日常



    春暖香浓
    古言宠文:我与表舅舅不得不说的故事



    高调宠爱
    娱乐圈,名模影后&高富帅总裁



    霸宠
    摄政王的强取豪夺



    黛色正浓
    暖宠现言,陆迟&呆宝



    陆家小媳妇
    恩恩爱爱没羞没臊的夫妻种田文



    美人娇
    美人多娇,王爷折腰



    王府小媳妇
    小媳妇香喷喷,忠犬王爷馋哈哈



    宠后之路
    霸道王爷强娶娇花,非宠不可



    掌柜攻略
    大龄掌柜爱上我



    宠妻之路
    侯爷强娶村花,霸宠一世,白头偕老



    施主,你馒头掉了
    一对儿白馒头引发的欢喜爱情



    喜相邻
    她养大白狗,他养小姑娘



    欢喜债
    完结:明骚女主与闷骚男主的九场春梦



    恶汉的懒婆娘
    完结:小狼和懒丫的甜宠青梅竹马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