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作者:笑佳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面对顾世钦的提议,徐老太太眼睛一亮,只是没等她表态,清溪先站了起来,感激地朝顾世钦道:“顾叔叔,您已经帮我们太多了,剩下的事,我们实在不好意思再让您费心。徐家世代住在秀城,我爹也葬在这里,我,我想重新休憩老宅……”

      秀城徐家,四个字绑在一起,如果父亲活着,肯定也不会搬的。

      清溪看向母亲。

      林晚音走到女儿身边,垂着眼帘向顾世钦表示感谢,然后与女儿一样,愿意留在秀城。

      徐老太太抿了抿嘴角,她想搬去杭城,但孙女儿媳这么说,她再反对,不太好看。

      顾世钦没看清溪娘俩,食指扣了扣膝盖,似乎在犹豫什么。

      沉默半晌的顾明严突然道:“伯母,您可有想过,那晚匪徒抢劫,为何主动报出家门,而不是像大多数匪徒那样,抢了东西就走,唯恐泄露风声被警方追缴?”

      徐老太太、林晚音、清溪同时看向了他。

      顾明严扫眼门外,冷笑道:“伯父蝉联厨神宝座二十年,城里其他酒楼真的不眼红?厨神比赛即将开始,伯父这时出事,从最终得利的角度讲,新的厨神难免会遭猜忌。巧的是,半个月前老太太、清溪出门遇到劫匪,那么,幕后凶手只要安排他的人假扮火车劫匪同伙,谁又会怀疑?到了明年,不管谁夺魁封神,都与此案无关了。”

      徐老太太猛地离座,眼睛死死盯着顾明严:“你是说,望山是被同行害死的?”

      顾明严看眼清溪,平静道:“或是匪徒报复,或是买.凶杀人,目前证据不足,咱们不能光明正大地猜忌任何人,尤其是伯父死后,酒楼掌柜们都捐钱得了人心。但,万一是哪家酒楼下的手,就怕将来对方又想斩草除根。”

      林晚音的脸刷地白了,下意识攥紧女儿的手。

      清溪僵立不动,恍如置身一片昏沉沉的浓雾,周围只剩她一人。此前,她认定父亲死在匪徒手里,听了顾明严的话,这几日前来吊唁的那些酒楼掌柜们,便一个一个地浮现在脑海。

      父亲,到底是谁害死的?

      如果是熟人,秀城三大酒楼,自家的徐庆堂、罗家的放鹤楼与杜家的福满门全是赫赫有名的老字号,这些年徐庆堂稳居第一,放鹤楼、福满门名次不定,可能今年放鹤楼厨神比赛第二,明年就是福满门抢了榜眼。

      难道他们真的会为了一个厨神的美名……

      清溪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可是,她的阿爹死了,再也没有人为她做主退婚,再也没有人把她们姐妹当成掌心的宝贝一样宠爱。

      针落可闻的堂屋,刚刚葬了父亲的徐家大小姐,眼前突地一黑,无声无息地朝一侧倒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林晚音看见了,身体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徐老太太、顾世钦并肩坐在北面,也看电影似的定住了,只有顾明严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上前,及时将他柔弱消瘦的小未婚妻抱到了怀里。

      抱稳了,顾明严急切地托起未婚妻的脸。

      她仿佛睡着了,软软地靠在他胸膛,苍白的脸庞清清凉凉,几近透明,眼角残留泪珠。

      顾明严的心,狠狠地疼了下。

      “清溪……”他沙哑地唤她。

      清溪听不见啊,阿爹再也回不来了,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

      清溪昏迷不醒,大夫为她号脉,说是心力交瘁导致,需要好好休息,不必着急把人弄醒。

      林晚音守在女儿床边,默默地垂泪。

      玉溪在后院哄妹妹,顾世钦示意儿子扶徐老太太下去,待房间只剩三人,顾世钦怜惜地看看床上的小姑娘,然后背对林晚音,低声道:“秀城人心叵测,还是去杭城吧,你放心,如非必要,我不会靠近你一步。”

      林晚音低着头,眼里只有女儿搭在床边的小手。

      男人走了,轻轻关了门,林晚音睫毛颤动,泪光模糊了视线。

      顾世钦,她这辈子第一次喜欢的男人。

      那年她还是官家小姐,春日融融,她带着丫鬟去城外湖边赏景。杨柳依依,桃杏初绽,她沿着湖堤漫步,走着走着暴雨忽至,她扯平手帕挡在脑顶往前跑,拐弯时意外地撞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她险些站立不住,是对方稳稳地扶住了她。

      林晚音仰头,看到的就是顾世钦年轻俊美的脸,他的惊艳那么明显,傻愣愣地盯着她,盯得她脸都红了,推开他就要跑。已经跑出几步,他又追上来,将手里的伞硬塞给她。

      那时她不知道他就是杭城鼎鼎有名的顾家少爷,他也从未主动透露,那一年,她意外或巧合与他见了很多次面,温润如玉气度翩翩的男人,见一次她的爱慕就多一分,与顾世钦相比,大字不识几个的徐望山,只叫她嫌弃。

      后来,顾世钦要出海做生意,临别前,他答应回来就会向父亲提亲。可就是在同一年,皇帝没了,父亲死了,母亲自尽,她无依无靠险些遭人欺凌,是徐望山将衣衫不整的她带回家,不顾徐老太太反对,坚持娶她为妻。

      林晚音答应了。

      她不爱徐望山,可她感激这个对她一心一意的男人,顾世钦呢,他对她很好很好,可顾世钦一直都在隐瞒他已经成亲的事实。父亲早就知道了,帮着顾世钦瞒她,临死前,父亲才拉着她的手叫她去杭城投奔顾世钦……

      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林晚音恨不得自己也死了,但她没死,徐望山不要她死。

      林晚音心甘情愿地嫁给了徐望山,两人之间,谈不上爱情,徐望山对她好,她就柔顺地为他生孩子,孝敬婆母教养女儿。顾世钦偷偷地找过她一次,道歉忏悔,林晚音很难过,但她无法容忍顾世钦的欺骗,她不想去做姨太太,更不想逼顾世钦放弃家中明媒正娶的妻子与儿子。

      两人就这么断了,只是林晚音没想到,一次偶遇,顾世钦竟然设局,一步一步哄着徐望山应下了清溪与顾明严的娃娃亲。

      现在徐望山死了,顾世钦要她们搬过去,真的一点私心都没有吗?

      林晚音不知道,如果她孤身一人,她绝不答应,谁想害她直接来索命好了,可她还有三个女儿,清溪与顾家有婚约,玉溪刚九岁,云溪才三岁……婆婆有钱也不会给她,不靠顾家,她怎么抚养女儿们?

      更何况,婆婆已经答应了,她没有选择。

      .

      清溪这一觉,睡到半夜才醒,房间点着煤油灯,母亲披着长衫趴在床边。

      “娘……”

      林晚音立即醒了,抬起头,眼睛肿如核桃。

      母亲憔悴如斯,清溪心疼极了,她没了爹,母亲没了丈夫,还要被婆婆谩骂,肯定更痛苦。

      她不能再让母亲为她操心。

      清溪努力露出一个笑。

      林晚音的泪却泉涌般滚落,她宁可孩子跟她哭闹,也不想女儿反过来照顾她。

      “清溪,你想去杭城吗?”握住女儿的小手,林晚音轻轻地问。

      清溪看着母亲,回想白日堂屋里顾家父子的话,便猜到,祖母已经答应了。

      杭城,清溪还是不想去,但这次,她改主意了。

      所以她朝母亲点点头。

      林晚音边哭边笑:“好,明天娘就跟顾叔叔说,咱们全家都搬过去。”

      “娘不想去?”清溪觉得母亲的反应不太对劲儿,坐起来问。

      林晚音苦涩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草窝,杭城再好,咱们都是寄人篱下,娘怕你不习惯。”

      清溪若没去过顾家,怕是体会不到这种心境,但亲自领教过顾老太太、大太太、顾慧芳的冷嘲热讽,清溪绝不想母亲与妹妹们都跟着她去看别人脸色过活。

      “娘,在杭城买处咱们家这样的宅子,得多少钱?”清溪思索着问。

      林晚音想了想,道:“临街一栋酒楼,后面五进宅院,秀城也得一千多,到了杭城,同样的城中心地段,估计得三四千,还是不带酒楼的。”

      清溪无言。

      “怎么想到问这个?”林晚音好奇地看着长女。

      清溪便把她的小钱包拿了出来。

      林晚音打开钱包,见里面居然有五百多块,她震惊地忘了说话。

      清溪扭头,忍着泪道:“我去杭城前,阿爹偷偷塞了我五百,我以为,够买房了。”

      林晚音捂住嘴,然后将女儿搂到了怀里。

      娘俩伤心地哭了会儿,林晚音将钱包还给女儿,低声道:“清溪不想住顾叔叔家吧?那咱们租个小院子,稍微偏点,一个月二三十应该够用,五百够咱们住两年了,娘再谋份教书的差事,虽然穷些,但过得自在。”

      “祖母呢?”清溪最担心老太太。

      林晚音怕婆婆,但她更想女儿住的开心。

      摸摸女儿秀气的小鼻子,林晚音悄悄道:“咱们肯定租房了,祖母想跟咱们住,咱们给她收拾屋子,祖母嫌苦,那就叫她自己去顾叔叔家住。”

      难得母亲也有讽刺祖母的时候,父亲死后,清溪第一次笑了。

      林晚音继续叮嘱女儿:“这钱你自己收着,千万别给你祖母。”

      清溪明白,如果母亲管钱,祖母要了母亲不给,祖母肯定要骂儿媳妇不孝,换成她这个亲孙女,祖母再骂又能如何?她是不怕的,街坊们听了也不会议论什么。

      第二天,清溪向顾世钦说了她的决定。

      徐老太太眼皮一跳一跳的,就差当着顾世钦父子的面,质问孙女哪来的私房钱。

      清溪心意已决,任凭徐老太太挤眉弄眼,她都镇定自若,只等顾世钦开口。

      顾世钦摸摸下巴,忍不住瞄了眼往日的心上人,林晚音柔中带刚,清溪,比她娘更有主见啊。

      “租房也行,不过房子我来挑,清溪啊,租房不能只图便宜,宁可贵点,也要清静安全。”顾世钦语重心长地道。

      清溪想想也是,乖乖道:“那就有劳顾叔叔了。”

      大事商量好了,清溪叫上二妹玉溪,准备出门。

      “你们去哪儿?”顾明严跟了上来,诧异地打量姐妹俩手里的篮子、木棍。

      清溪没有闲聊的心情,简单道:“找东西。”

      说完就带着妹妹走了。

      顾明严自然陪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哭,感觉自己浑身插满了flag,作为补偿,这章继续发66个小红包,随机的哦。
    大家放心,明天开始努力存稿,会尽量确定一个稳定更新时间的!
    .
    谢谢妹子们的地雷,抱!
    我就是苏格格呀,扔了1个地雷
    早睡早起的泽安扔了1个地雷
    月沉影扔了1个地雷
    南风过境、扔了1个地雷
    梧桐苑扔了1个地雷
    平平淡淡扔了1个地雷
    Saya扔了1个地雷
    六载春秋扔了1个地雷
    锦颜扔了1个地雷
    锦颜扔了1个地雷



    韶光艳
    人人都爱小表妹



    异世炖咸鱼
    战场S级少帅·咸鱼修仙姑奶奶



    完美婚配
    贤夫的诱惑



    嫁金钗
    若你是芍药,从此我只爱芍药



    娇娘春闺
    夫妻恩爱,升官发财



    争霸文里的娇软美人
    被男霸们夹击的小白花



    我为表叔画新妆
    五表叔的小棉袄



    快穿之艳光四射
    好一朵迷人的梨花妖



    云鬓衣香
    霸道小叔爱上我



    我的物理系男友
    陆教授终于脱单啦,都市小甜饼



    快穿之娇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得炖!



    皇恩
    皇家的大凶兽与小仙鸾



    锦衣香闺
    他娶了好兄弟的小寡妇



    南城
    顾三爷与他的小侄媳妇



    你比月色动人
    糙汉刑警&秀美老师:他的小月亮



    国色生香
    吃货女主被真结巴·假高冷王爷花样宠爱的甜蜜故事



    影帝的公主
    穆先生&明小姐



    嫁给有钱人
    霸道总裁爱上我



    金枝御叶
    灵魂互换,公主驸马欢乐日常



    春暖香浓
    古言宠文:我与表舅舅不得不说的故事



    高调宠爱
    娱乐圈,名模影后&高富帅总裁



    霸宠
    摄政王的强取豪夺



    黛色正浓
    暖宠现言,陆迟&呆宝



    陆家小媳妇
    恩恩爱爱没羞没臊的夫妻种田文



    美人娇
    美人多娇,王爷折腰



    王府小媳妇
    小媳妇香喷喷,忠犬王爷馋哈哈



    宠后之路
    霸道王爷强娶娇花,非宠不可



    掌柜攻略
    大龄掌柜爱上我



    宠妻之路
    侯爷强娶村花,霸宠一世,白头偕老



    施主,你馒头掉了
    一对儿白馒头引发的欢喜爱情



    喜相邻
    她养大白狗,他养小姑娘



    欢喜债
    完结:明骚女主与闷骚男主的九场春梦



    恶汉的懒婆娘
    完结:小狼和懒丫的甜宠青梅竹马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