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作者:笑佳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惊闻噩耗,顾世钦立即放下手头生意,与儿子顾明严一起,陪徐老太太、清溪回秀城奔丧。

      徐家的宅子烧没了,紧挨着的两家街坊房屋也有受损,顾世钦一到,先出钱补偿了街坊的损失,再赁了一栋宅院暂时让徐家三代女眷居住,徐望山的丧事也将在这里举行。徐老太太、林晚音、清溪姐仨沉浸在伤痛中整日以泪洗面时,顾世钦默默派人将所有事情都打理地井井有条,丧事办得非常体面。

      “幸好有顾家这门亲,不然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可不是,老天爷还算长眼,顾家父子厚道,没因为徐家倒了就悔婚,清溪她爹在天有灵,也可以瞑目了。”

      “顾家爷俩厚道肯定没错,不过要我说啊,还是清溪长得出挑,你看顾少爷瞅清溪的眼神,心疼地跟什么似的,换个丑点的未婚妻,他能这样?”

      “这倒是。”

      说话间,前来围观徐神厨送葬的妇人们,全都看向了仪仗中央。

      漆黑的楠木棺材后,紧跟着徐家众女眷,林晚音搀扶着徐老太太走在前面,身后清溪、玉溪姐俩并肩而行,三丫头云溪太小,由一个结实的婆子抱着。

      都是哭,个人又有个人的哭法。徐老太太哭得最惨最响,简直就是在哀嚎,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嘴里交替喊着“我儿怎么就狠心去了”、“我怎么这么命苦”等伤心话。林晚音走在婆母内侧,脸庞被徐老太太挡住了,只闻断断续续的哽咽。

      三姐妹里,小小的云溪趴在婆子肩膀,哭了一路已经没了力气。九岁的玉溪完全是孩子的哭法,一手揉着眼睛,不停地喊着“阿爹”。大姑娘清溪刚回家那天哭得最惨,“阿爹阿爹”唤得听者落泪,现在反而哭得最安静,行尸走肉般跟着队伍,苍白消瘦的脸上泪珠不断。

      虽说不合时宜,但这样的清溪,会让每个人都想到那句俗语。

      要想俏,一身孝。

      娇小纤细的姑娘,肤色本就白皙,如今一身白色孝衣,衬得她肌肤愈加的娇嫩,眉眼愈加的灵秀,乌眉水目,楚楚堪怜,仿佛江南几千年的钟灵毓秀都融进了她体内,精雕细琢出一个千年才遇的绝色美人。

      短短几日,顾明严亲眼目睹了未婚妻的各种哭态。

      规律摇晃的火车上,她面朝窗外,眼泪无声滚落,最后挡住脸,压抑地哭。

      见父亲的最后一面,她扑在床上,脸埋在亡父胸口,悲恸不舍地唤着阿爹,他只能看见她肩膀抖动。

      ……

      她哭啊哭,泪水明明落在衣襟上,却好像滴到了他心头,泪化成笔,在他心里画了她的影子。她越哭,那小影就越清晰,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清溪。在此之前,徐家清溪只是父亲为他定的娃娃亲,他误会她是常见的旧派女子,心中不喜,直到再次重逢,他才惊艳于小未婚妻的姿色,开始主动亲近,想得到她的芳心。

      那些都是表面的,他对别的女人也有过,可现在,这个叫清溪的姑娘在他心里生了根,她一哭,他跟着疼,他想哄好她,想好好照顾她,这辈子再也不叫她落泪。

      .

      天没亮,清溪就醒了,窗外有嘹亮的鸡鸣,却不是自家的镇宅大公鸡。

      父亲死了,他最宝贝的公鸡,也被匪徒杀了带走。

      清溪挡住眼睛。

      翠翠进来的时候,就见大小姐已经起来了,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大小姐低头坐在床边,手里一张一张地从绣花钱包里往外拿纸票。这钱包还是小姐去杭城前新买的,当时老爷、太太陪在身边,二小姐眼馋,央求老爷也给她买一个。

      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才多久,老爷怎么就……

      翠翠眼睛酸了,既然小姐在清点钱票,她转身,准备待会儿再进来。

      “翠翠过来,我有话问你。”清溪头也不抬,叫从小就跟着她的丫鬟回来。

      翠翠嗯了声,偷偷擦擦眼睛,快步来到小姐面前,没去看床上摆着的纸票。

      清溪数完钱,心里是无法形容的滋味儿。父亲的身影还在眼前,可她却不能只想父亲了,家里的财产被匪徒洗劫一空,母亲妹妹们手里肯定一分都没有,祖母最有钱,但现在恐怕也只剩带去杭城的那点了,数额多少,清溪不知道,也不敢指望向来吝啬的祖母会往外掏。

      早知道,她在杭城时就省着点花了,而不是给爹娘妹妹们买礼物……

      父亲的礼物……

      想到她为庆祝父亲厨神比赛夺魁买的一顶洋帽,父亲嘴上嫌弃别人戴却十分羡慕的那款帽子,清溪扭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平复片刻,清溪小声使唤翠翠:“你去偷偷打听打听,父亲的丧事,顾叔叔上下大概花了多少钱。”

      翠翠刚要问打听这个做何,瞧见小姐随时都可能会哭出来的样子,便压下疑惑,出门去了。

      顾世钦带了一个管事来,姓刘,总管各种琐事,翠翠直接去找他了。

      “小姐让你问的?”刘管事不答反问,态度和善。

      翠翠扯扯袖子,摇头撒谎:“不是,我,我自己好奇,应该花了好多钱吧?”

      刘管事就道:“徐、顾两家是亲家,大爷帮忙是本分,你安心伺候大小姐,不必胡思乱想。”

      顾世钦底下的老油条,又怎会轻易被翠翠套话?

      翠翠灰溜溜地去回小姐,刘管事站在原地,目送翠翠走远,他立即去客房知会主子。

      听说清溪派丫鬟询问丧事花销,顾世钦看了一眼儿子。

      顾明严很是意外,但稍微想想就懂了,他的小未婚妻非常客气,没把顾家的钱当成自己的。

      刘管事退下后,顾世钦叹道:“清溪这孩子,心思敏感,以后你待她要更上心。”

      顾明严点头:“儿子知道。”

      .

      早饭摆好了。

      四四方方的桌子,徐老太太坐北,林晚音跟三岁的小女儿云溪坐东边,亲手照顾女儿吃饭,清溪、玉溪占了另外两侧。刚办完丧事,祖孙三代穿的都是素淡衣裳,还是顾世钦派人从成衣铺子新买的,以前的旧衣服,都毁在了火里。

      一个男人死了,他的母亲、妻子、女儿,谁最伤心?

      徐老太太没有胃口,放下碗,哭肿的眼睛一一扫过儿媳妇、孙女们。

      林氏刚三十一岁,旧朝官员家的小姐,在家时娇生惯养,嫁进徐家后被丈夫宠着,十指不沾阳春水,养得更鲜妍了,细皮嫩肉,腰细如柳,丝毫不像生过三个孩子的妇人。林氏的容貌,以后的日子恐怕是安分不了,她得盯紧点,林氏改嫁可以,别想带走一分徐家的钱。

      三个孙女……

      徐老太太突然喘不过气来了,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指着林晚音边哭边骂:“望山对你掏心掏肺,你连个后都没给他留,你对得起望山,对得起徐家的列祖列宗吗?老天爷不长眼啊,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林晚音正在喂女儿吃饭,闻言手一抖,眼泪吧嗒掉进了手中碗。

      云溪看见了,疑惑地抬起头,见娘亲哭了,她紧张地不知所措,本能地往娘亲怀里钻。

      玉溪脾气最大,哭着吼祖母:“爹又不是我们害死的,你骂我们做什么?爹死了,我们给他烧香磕头,怎么就叫没后了,非得儿子才叫后?”

      “你知道个屁!”徐老太太一嘴吐沫星子喷了过来,绕过桌子抓起玉溪就往外扯,“你出去看看,哪家当爹的死了没有儿子抬棺?人家都有,就你爹没儿子,就你娘没用,生不出儿子!你个死丫头还敢犟嘴……”

      “祖母!”清溪跑过来,一把扯开徐老太太的手,将妹妹抢到了怀里。

      玉溪头发乱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清溪捂紧妹妹,听后面三妹也吓哭了,清溪看徐老太太的目光忍不住带了一丝恨:“我娘是没儿子,可她还有我们,将来祖母老了,是我们给你养老送终,祖母若想有孙女孝顺,就别再骂我娘!”

      徐老太太一噎,想骂回去,只是对上大孙女隐含威胁的泪眼,她竟有点怕了。

      儿媳妇以及两个小丫头她指望不上,可大孙女还有一门好亲,她真把大孙女惹急了,日后……

      脸色一变,徐老太太不说话了。

      一家人擦擦眼泪,继续吃饭,气氛死寂。饭后,刘管事过来,恭敬地对徐老太太道:“老太太,大爷请您、太太、大姑娘去前院堂屋商量事情。”

      徐老太太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起身就走。

      林晚音目光微变,前几日全家上下忙碌丧事,她只远远地见过顾世钦几次,如今街坊们都不在,只剩寥寥几人,万一顾世钦哪里露出痕迹,被婆婆发现……

      “娘,你怎么了?”清溪小声问迟迟不动的母亲。

      林晚音回神,苦涩地摇摇头,叫玉溪照顾妹妹,她带着清溪往前院去了。

      堂屋里头,徐老太太已经被顾世钦请到了上座,清溪娘俩进来,他简单看了眼便收回视线,目不斜视。等大家重新落座,顾世钦看着徐老太太,肃容道:“老太太,徐兄横死,我痛心疾首,恨不得手刃仇人,奈何匪徒行踪飘渺,警方全部出动也没找到任何线索。但您放心,我会一直派人暗查此事,早晚为徐兄报仇。”

      徐老太太抹抹眼睛:“贤侄的大恩大德,我们娘几个感激不尽,清溪,快给你顾叔叔磕头。”

      清溪立即走到顾世钦面前,屈膝就要跪下去。顾世钦急忙离座阻拦,见清溪脸上挂着泪,不由将越发纤瘦的小姑娘搂到怀里:“傻孩子,你是我们顾家的儿媳妇,叔叔早就把你当女儿看了,都是一家人,以后不可再行此大礼。”

      林晚音始终低着头,徐老太太看着顾世钦高大的背影,心中稍安。

      让清溪坐回椅子上,顾世钦继续道:“老太太,我昨晚再三思量,还是不放心留你们孤儿寡母在秀城。这样,我在杭城还有几套房产,您若愿意,我想请你们搬去杭城住,也方便以后互相照应。当然,您若舍不得故土,我会雇人尽快重修徐家老宅,保证与原来的一模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双十一,咳咳,小仙女们还有足够的手给我留言么?
    p.s.:三妹叫云溪,上章写错啦~
    .
    谢谢妹子们的地雷,明天见哦~
    我就是苏格格呀,扔了1个地雷
    起名废扔了1个地雷
    夜凉如水扔了1个地雷
    想念扔了1个地雷


    韶光艳
    人人都爱小表妹



    异世炖咸鱼
    战场S级少帅·咸鱼修仙姑奶奶



    完美婚配
    贤夫的诱惑



    嫁金钗
    若你是芍药,从此我只爱芍药



    娇娘春闺
    夫妻恩爱,升官发财



    争霸文里的娇软美人
    被男霸们夹击的小白花



    我为表叔画新妆
    五表叔的小棉袄



    快穿之艳光四射
    好一朵迷人的梨花妖



    云鬓衣香
    霸道小叔爱上我



    我的物理系男友
    陆教授终于脱单啦,都市小甜饼



    快穿之娇妻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得炖!



    皇恩
    皇家的大凶兽与小仙鸾



    锦衣香闺
    他娶了好兄弟的小寡妇



    南城
    顾三爷与他的小侄媳妇



    你比月色动人
    糙汉刑警&秀美老师:他的小月亮



    国色生香
    吃货女主被真结巴·假高冷王爷花样宠爱的甜蜜故事



    影帝的公主
    穆先生&明小姐



    嫁给有钱人
    霸道总裁爱上我



    金枝御叶
    灵魂互换,公主驸马欢乐日常



    春暖香浓
    古言宠文:我与表舅舅不得不说的故事



    高调宠爱
    娱乐圈,名模影后&高富帅总裁



    霸宠
    摄政王的强取豪夺



    黛色正浓
    暖宠现言,陆迟&呆宝



    陆家小媳妇
    恩恩爱爱没羞没臊的夫妻种田文



    美人娇
    美人多娇,王爷折腰



    王府小媳妇
    小媳妇香喷喷,忠犬王爷馋哈哈



    宠后之路
    霸道王爷强娶娇花,非宠不可



    掌柜攻略
    大龄掌柜爱上我



    宠妻之路
    侯爷强娶村花,霸宠一世,白头偕老



    施主,你馒头掉了
    一对儿白馒头引发的欢喜爱情



    喜相邻
    她养大白狗,他养小姑娘



    欢喜债
    完结:明骚女主与闷骚男主的九场春梦



    恶汉的懒婆娘
    完结:小狼和懒丫的甜宠青梅竹马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