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星河

作者:长安夜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07

      “你为什么请我吃饭?”
      
      “你不是连午饭都没吃吗。”
      
      在简年看来,临近高考被学校开除无疑等于天塌了,换作是她没做错事被冤枉成这样,一定承受不了。这件事既然与爸爸有关,那么就算江东冲她发脾气也是应当的,没想到眼下的他居然还算和颜悦色。
      
      硕大的摩托车横在窄小的巷子中间,后头的路人自然要抱怨,江东往前坐了坐,说:“上来。”
      
      他习惯把车骑得飞快,前两次吓得简年一直在后头叫“你能不能慢一点”。到底才十八岁,性子再稳重,江东也还有些孩子气,因此这会儿骑快车倒不是忘了简年在后面,而是故意吓着她玩。
      
      可碍着心中有愧,即便两手没地方放、不好意思靠江东太近、每到转弯处都担心自己会被甩出去,简年也忍着一声没吭。
      
      等红灯时,从后视镜中看到简年脸上惊魂未定的神情,江东回头问:“害怕吗?”
      
      简年摇了摇头,声音却发颤:“还好。”
      
      江东笑了笑,没说话,待绿灯一闪,却骑得比自行车道里的电动车还慢。
      
      他一口气骑到了海边,在繁华的商业街绕了一圈,把两边的餐厅挨个儿筛选了一遍。上两次都被赵二灯搅了,认识那么久,他和简年还没单独吃过饭。
      
      终于选定了一间铁板烧自助,刚想停下,江东又记起这顿是简年请,怕两人五百会让她有负担,就重新骑了出去。
      
      天色将晚,两人已经在街上绕了一个钟头,简年再有耐性,也忍不住要问:“咱们到底去哪儿?”
      
      其实江东也不知道,嘴上却说:“快到了。”
      
      最后他把车子停在了海边的一间小店前,店不大,却很干净,卖烤饭团和串串香。一停住车,怕妈妈担心,江东立刻给她回了通电话,挂断电话,他把手机递给简年:“你要不要打?”
      
      简年想打,当着江东的面又有些为难,毕竟他被开除很可能与爸爸有关。幸好江东把电话递给她后就直接进了小店。
      
      简年松了口气,立在门外给妈妈打电话,和她说明天放清明假,今晚想放松一下,跟李冰茹逛书店,九点前回家。简妈妈向来鼓励她劳逸结合、多出去转转,只嘱咐她注意安全。
      
      简年进店的时候,江东已经在看菜单了,他倒是没客气,自顾自地圈出几样后问简年要不要再加,简年其实没胃口,但因为请客的是她,见江东点的不多,就又添了点。
      
      饭团是现烤的,于是串串香先端了上来,简年吃不了辣,江东就选了微微辣的汤底,可看着仍是红彤彤的一片。
      
      两人都不会找话题,远不如上次有赵二灯在时自在,见简年坐着不动,江东递了串甜的芝士丸子给她,她不好拒绝,哪知才吃了一颗,就被辣味呛得直咳嗽。
      
      见她拿手扇嘴巴,江东忍不住笑出了声,回头催老板快点上饭团。他点了四只不同口味的烤饭团,简年选了海苔咸火腿的,和他猜的一样。
      
      饭团很大,简年两手捧着边吹边小口小口地咬,一抬头发现江东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看,莫名其妙地问:“怎么了?”
      
      江东摇了下头,赶紧移开眼睛。能怎么了,无非是他从没见过谁吃东西都吃得这么好看。怕简年看出来,江东只好低下头猛吃饭,他两顿饭没吃,忽然吞掉一堆辣的,自然会刺激到胃,想压下去不适,就灌了半瓶冰七喜,刚喝完胃就真的疼起来了。
      
      见他左手按着胃,简年问:“你不舒服?那咱们走吧。”
      
      江东顿了顿才说:“不想回家。”
      
      简年想起凶悍的江东妈妈,理解的同时又觉得愧疚。两人离开了小店,去栈桥上散步消食,江东知道简年不喜欢运动,就找了个石阶坐下。
      
      简年坐到他的旁边后,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江东捡起手边的石子往海里一扔,回过头冲她笑了笑,说:“下个月转到29中,反正马上就毕业了,在哪儿都一样。”
      
      “29中啊……好像那个学校不怎么好。会不会影响高考成绩?”
      
      江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许简年是真的不清楚,在19班和去29中其实差别不大,他们班的学生天生不是学习的料,家长交了大笔赞助费送他们进附中,是为了面子和不可能实现的期待。
      
      江东不说话,简年便以为他默认了,沉默了片刻,终于鼓起勇气问:“我爸爸他是不是真的去学校说了对你不利的话?”
      
      “简叔叔说不说结果都不会变。”
      
      简年心中一沉。
      
      瞥见她脸上的尴尬,江东宽慰道:“路时洲妈妈不是一般人,不止你爸爸,我也被她逼的没说实话。”
      
      听到这句,简年更觉难过,她回忆起了那天傍晚路时洲和他妈妈先后找到她家的事。如今再想,路时洲的妈妈央她去送路时洲,根本是为了支开她、逼迫爸爸吧?
      
      事关路时洲,连老工程厂人人都羡慕的江家也要受委屈,更别说她的爸爸。长到这么大,简年头一次发觉人和人并不是平等的,而这世上的是非曲直,也不是论谁更有道理。她和路时洲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人家妈妈轻轻松松几句话,就能逼得她父母在老朋友老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
      
      简年垂着眼睛久不开口,江东忍不住问:“你发什么呆呢?”
      
      简年莞尔一笑,用手指了指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小时候这一带没开发,还是荒岛,夏天的夜里我爷爷常带我过来捉蛐蛐,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银河。我那时以为星星们都是好朋友,后来看到一本天文书,才知道银河系的直径大约十万光年,所以看上去挨得很近很近的两颗星星,哪怕穷极一生,也转不到彼此身边。”
      
      就像她和路时洲,她努力了那么多年才能和他坐到同一间教室里,而他无论是年级前十还是交白卷,都一样可以留在一班。还有两个月高考,这场考试对她来说远比对路时洲重要的多,为了不可能的人纠结费神,她是有多蠢多傻。
      
      “江东,我爸爸的事情真的特别特别对不起。要不然我帮你补课吧,就当跟你道歉。”
      
      听到“补课”这两个字,教科书一片空白,作业几乎不写的江东有点想笑,反问道:“你要帮我干吗?”
      
      简年不知道江东在笑什么,很认真地重复道:“补课啊,你不是下个月才能去学校吗?”
      
      说完这句,她突然反应了过来,江家那么有钱,请附中的老师到家里辅导都不是问题。
      
      简年刚想说算了,就听到江东问:“什么时候开始?”
      
      ……
      
      隔天中午,简家正吃饭,里屋的电话突然响了,简妈妈走过去接,然后回来叫简年:“你同学的电话。”
      
      简年放下喝了一半的汤:“李冰茹吗?”
      
      “不是她,是另一个女孩。”
      
      简年到了里屋,拿起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男声:“你是不是在吃饭?”
      
      等了几秒没等到简年说话,电话那头的人笑道:“没听出来吗,我是路时洲,我怕直接给你打电话你又跳脚,就找了我妹妹帮忙——叔叔家的堂妹。”
      
      “你下午有没有空,咱们出去吧。喂?你怎么不说话,在听吗?”
      
      “在,但是没空。”
      
      “一共放三天假,你难道都要在家用功吗?就出来半天。”
      
      “你有事吗?”
      
      路时洲以为她的声音冷淡是因为家人在,就把声音压到最低:“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你要怕耽误时间,咱们找个地方一起用功也行,我可以帮你讲题。”
      
      简年怕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被这个电话搅乱,不敢再和他讲下去,说了句“不用”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的忙音,路时洲正愣着,一双细细白白的手就伸到了他脸前:“五百块。”
      
      路时洲打了下妹妹的手心,从口袋里翻出一张毛爷爷:“你就讲了两句话,一百都便宜你了,还敢坐地起价。”
      
      路檬把钱塞进口袋后,又把手伸了回来:“一百是打电话的辛苦费,四百是保密费。这个‘简年’当真是你的普通同学?普通同学为什么要强调堂妹。”
      
      路时洲懒得理她,收起手机去了客厅。
      
      路檬却不依不饶:“你给不给?不给我就去问季泊川,他一定知道‘简年’是谁。”
      
      路时洲无奈,只得摸出钱包又给了她一百:“多了没有。”
      
      “明明还有,我都看到了。人家是不是不肯和你约会?你再给我两百我就帮你把她约出来。”
      
      “你一个小孩子要钱干什么?”
      
      “你这问题问得真奇怪,钱当然是用来花的啦,裴湛的生日快到了。”
      
      “……”
      
      路时洲的父亲远在上海,清明假期短,不够时间来回跑,他便去叔叔家过,被堂妹软磨硬泡掏空了钱包后,为了躲清静,他打消了在叔叔家过夜的念头,晚饭前就回了爷爷家的别墅。
      
      前脚刚进门,季泊川爷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要他过去吃饭。两家只隔三栋房子,路时洲平时也爱过去蹭饭,但今天这顿是季家专门为了向他道歉准备的,毕竟事情是季泊川惹出来的。
      
      季家家风正,上下几代人只出了季泊川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他的父母都忙,爷爷奶奶就把他放到身边亲自管教。晚饭过后,季泊川蔫头耷脑地正要回卧室继续“坐、牢”,就听到路时洲询问爷爷能不能和他说两句话。
      
      这些天季泊川正关禁闭,除了吃饭其他时间都只能呆在卧室,季爷爷发了话不许任何人跟他讲话,他已然快憋疯了,宁可被狠揍一顿。
      
      季爷爷沉吟了两秒才说:“去吧。”
      
      路时洲跟着季泊川进了他的卧室,一关上门,季泊川立刻变了副模样,一脸殷切地问:“PSP你给我带了没?”
      
      路时洲没好气地说:“没带。”
      
      “这次算我欠你的,以后……”
      
      路时洲打断了他的话:“别以后,就现在。你答应我一件事,咱们就算两清了。”
      
      “什么事,你说。”
      
      “离简年远点,别再纠缠她。”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路时洲的妹妹路檬是下一本女主
    想看季泊川的请举手,可以让季泊川和路檬的闺蜜做下本副cp,那么下本的主题就是骗子姐妹花暖化冰山(裴湛)、收服渣男(季泊川)



    云端的深海
    黑童话系列的开篇



    银木星的夏天




    时光的城




    不做泡沫




    盛夏白雪




    雨歇微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