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星河

作者:长安夜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07

      刚刚还是简学姐,这会儿就直呼名字了,简直是蹬鼻子上脸。路时洲怎么看季泊川都觉得讨厌,当真看不出简年脸上的尴尬吗?这明明是给自己的。
      
      路时洲看向简年,期待她说点什么打破季泊川自作多情的幻想,可她什么都没说。他不甘心简年给自己的东西被季泊川独吞,一边招呼在场的其他男生过来抢,一边倒打一耙:“我和佟桦又不熟,让她做什么做!哪像你,每天都能收到女生送来的吃的。”
      
      季泊川个子虽高,但双拳难敌四手,七八个男生一起围过来,简年辛苦了一中午拼出来的彩虹瞬间就四分五裂了,带头哄抢的路时洲近水楼台地拿到了唯一的塑料勺,吃得最多最快。
      
      站在一旁的简年看傻了,她暗恋路时洲五年之久,第一次发现他居然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季泊川有点生气,他对简年的新鲜劲还没过,心疼到恨不得踹这群混蛋几脚,可最心疼的其实是还没把最后一颗葡萄咽下去的路时洲,要不是季泊川自作多情,他才舍不得吃,一定要拿回家用单反各个角度都拍一张留念。
      
      “我回去做题了。”简年朝季泊川和路时洲挥了挥手,转头就走。
      
      “走什么呀,你饿不饿?想吃什么,我翻墙出去给你买。”季泊川快走几步跟了过去。
      
      “不饿,我的卷子还没做完呢,你继续玩吧。”
      
      “我给你的……”
      
      季泊川那个“信”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路时洲一把拉开了,路时洲朝简年递了个眼色,问:“刚想起来,班主任说活动课要开班会,她来了吗?”
      
      简年怔了一下,随即说:“呀,我差点也忘了。”
      
      她不习惯撒谎,说完就垂下了眼睛,不敢再看满脸热情的季泊川。路时洲三言两语地把季泊川糊弄走,和简年一起往教学楼走。
      
      分开前,季泊川特地把路时洲叫到一边,嘱咐他别和简年提自己追女生甩女生的黑历史,多讲点好话。路时洲罕有地生出了愧疚心,没应声。
      
      简年脚上的痛感还没完全消失,走得慢,路时洲便也放缓了步速配合她。
      
      “你怎么突然找过来给季泊川送吃的?”明知道那不可能是给季泊川的,路时洲仍是想问。
      
      “我原本是想谢你的来着,你帮我写了半本错题,浪费了一天时间……”
      
      得到了最想要的回答,路时洲粲然一笑:“给你写的,怎么能叫浪费。”
      
      “你怎么会知道我做错了哪些题?”
      
      “那天我不是看过你的卷子吗。”
      
      “你就看了一下下。”
      
      “我过目不忘,不信你试试。”
      
      “我信啊。”她语气诚恳,没有半分敷衍。
      
      路时洲没想到简年会这样答,便侧头看向她。简年恰好看过来,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害路时洲心神一荡。其实这种微微上扬的凤眼略显凌厉,可生在她的脸上偏偏分外柔和。因为母亲干练严厉,注意到简年之前,路时洲从不知道为什么要用水来形容女性。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催促道:“你试试。”
      
      从太爷辈起,路家出了无数学者,于路时洲来说,谦逊持重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品质,然而眼下他却幼稚地急于显摆过人的智商。
      
      “怎么试?”
      
      “你随便报20个数字,不需要有规律,讲慢一点。”
      
      简年掰着手指头随口说道:“9、1、4、2、6、3、9、7、6、5、3、2、0、7、3、5、6、2、8、2。”
      
      她说完后,路时洲顿了五秒,开始重复:“9、1、4、2、6、3、9、7、6、5、3、2、0、7、3、5、6、2、8、2。”
      
      “是不是全对?”
      
      简年有点为难,下意识想答“是”,可又不愿意对他撒谎,纠结了片刻,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你让我随便报,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路时洲被噎得一愣,随即笑出了声,他从小就聪明过人,十八年来还是头一次犯这种傻。
      
      “你今天来体育场,季泊川一定误会了。”
      
      “那麻烦你帮我告诉他实情,篮球场上人那么多,我怕说实话他没面子。”
      
      “他的脸皮厚着呢,你刚刚没否认,回头他肯定还得来缠你。”
      
      “那怎么办?他一讲话我就想笑,我对着他凶不起来。”
      
      路时洲闻言看向简年,见她脸上有笑意,隔了片刻才说:“你不讨厌他呀?”
      
      “我为什么要讨厌他?”
      
      路时洲半晌都没说话。
      
      路时洲不说话,简年便主动问:“你明明都会,为什么要交白卷?”
      
      路时洲顿了顿才开玩笑道:“我怕认真考试,成绩出来后班长吓得凌晨五点都不睡觉。”
      
      ……
      
      简年回到座位上、看到李冰茹时才想起忘记了去19班找江东要名字,只好赶在活动课结束前去19班所在的教学楼。
      
      同是高三,后面三个班的画风完全不同,活动课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教室,简年站在后门望了一眼,没看到江东,就准备离开。
      
      刚走到楼梯间,简年就看到了正抽烟打电话的赵二灯,因为想问他江东在哪儿,她便等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没走。
      
      赵二灯嗓门大,在说什么听得一清二楚,他大概在给外校的人打电话,商量教训季泊川和路时洲,交待对方尤其要狠揍季泊川一顿,让他长长记性。
      
      电话还没讲完,他就看到了简年,一秒钟的意外后,他捂上手机话筒问:“你怎么来了?找江东?”
      
      简年有点尴尬地“嗯”了一声:“他不在教室。”
      
      “等着,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江东很快回了教室。活动课已经下课了,距离下节课上课还有不到十分钟,两个教学楼离得远,江东只好送简年回去,边走边问:“你找我有事儿?”
      
      “也不算事儿,就是过来问昨天帮我请假的那个男生的名字。”
      
      江东一听就笑了:“你同学让你问的?”
      
      “嗯。”
      
      “叫裴湛。”
      
      “有手机号码吗?”怕江东不给,简年又补充了一句,“我同学要了号码也不会真打的。”
      
      “打了裴湛也不会接的,哪天都有女生骚扰他。”走到简年的教学楼下,江东就停住了脚步。
      
      简年谢过他,挥手道别,走了两步,又回头说:“江东……”
      
      江东还立在原地没动:“嗯?”
      
      “你们是不是要找社会上的人跟季泊川路时洲打架呀?”
      
      江东很是意外,顿了顿才反问道:“谁和你说的?”
      
      “我刚刚听到你同学打电话。快高考了……季泊川虽然不对,可是他妹妹也欺负回来了啊。”
      
      “打不起来。你不用担心这种事,快回去上课吧。”
      
      江东的语气很笃定,他从不说大话,说打不起来就一定不会错。简年点了点头,不再纠结要不要提前通知季泊川和路时洲。
      
      简年一上楼,江东皱着眉头给赵二灯打电话。江东一句话还没讲完,赵二灯就十分不快地打断了他:“谁跟你说的?简年吧。你别管我,这事和你没关系。”
      
      赵二灯家里是开水泥厂的,有些工程的账难结,为了要钱,有时候要使一些非常手段,因此认识职业混混。
      
      “你呆教室别动,我这就到。”
      
      “说了和你没关系,再劝翻脸。”
      
      赶在赵二灯挂电话前,江东说:“那些人不是学生,下手没轻重,万一有万一,你知道季泊川的背景吧?你不怕死,也想想你爸妈,真把他打出个好歹,你家的公司还要不要开了?你非要揍他一顿出气,行!就咱们俩去,千万……”
      
      不等他讲完,赵二灯就挂断了电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少女们,早安,比心
    裴湛有可能是下本男主233333
    到这章,存稿完全没了,所以明天开始改为晚上八点更新,明天晚八点见



    云端的深海
    黑童话系列的开篇



    银木星的夏天




    时光的城




    不做泡沫




    盛夏白雪




    雨歇微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