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后婚[重生]

作者:夕系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7章

      陈清晏这话说的沉重,向泽始料未及,当下便安静下来,他一会儿才说:“抱歉,让你回忆些难受的过往。”
      
      陈清晏知向泽仅是好奇,便挥手道:“没事,都过去了。”
      
      随后陈清晏把水挂完,向泽便帮他拆下来,不要多久向涵的手机也响了,是秦东发来的短信。
      
      秦东往酒吧中途收到向涵的通知,老早就掉头往医院这儿过来,陈清晏不住院,换洗衣物也不必准备,到的速度也就更快些。
      
      向涵看完信息时还在一旁杵着,反是向泽反应快一点。
      
      “东哥不是来了么,你还不把人带下去,准备留在这儿陪我过夜?”
      他转头对陈清晏道:“他助理过来了,你就坐他的车吧,虽然允许你回去休养,但还是别太折腾的好。”
      
      到底还是在意自己的身体,且这时推拒反而是给向涵他们添麻烦,陈清晏干脆的点点头,答了声好便去收拾东西。
      
      他那只随身的提袋就放在一旁的小桌上,正要过去拿,却被向涵抢了个先。
      “你不舒服,让我来吧。”
      
      那提袋其实不太重,就是换下来的脏制服,陈清晏这打算带回去洗的。但向涵脸上读不出谱,来时东西也是他抢去拿着,陈清晏便没拦阻他。
      .
      
      从向泽那儿拿过单据,他俩就离开诊室,先去交费取药,才坐电梯下一楼去。
      电梯里本还有其他人,结果意外在中间楼层全都走光,不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俩。
      
      这独处来的有些出乎意料,向涵看了下陈清晏,便问他:“胃真的都不疼了?回去不要紧?”
      
      陈清晏吃了药又挂了水,已经好转很多,便道:“不疼了,向医生处置的很好,现在整个人还比没喝酒时更精神。”
      他对向涵道:“谢谢您专程送我来医院,还耽误您这么多时间。”
      
      向涵想他放心便摇头答:“没什么,平时就不喜欢那种聚会的场合。況且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
      他话虽然说的平稳,但心里有事想确定实在憋不住,因此转了个话题便问:“这段时间,你真的…结过婚?”
      
      他感叹一声,陈清晏本来靠着墙的肩膀一抖,当场便站直了身体。
      
      这摆明是接着方才与向泽聊的,估计是没料到这话题会延续,陈清晏眉头皱起,神色登时有些变化起来:“向总…不相信?您查过我么?”
      
      向涵毕竟说过,他在得知当年下药的事后便一心想找陈清晏,只是还没找上今晚就先意外遇上了,这是向涵的说词,所以陈清晏会这么怀疑也不奇怪。
      
      他似乎有些不自在,抓着电梯扶手的手很紧,大抵是怕向涵真查过了,便补述道:“其实我和对方并没有登记,确切来说只是交往而已。”
      他接着笑了一下,问:“向总觉得哪儿奇怪么?”
      
      向涵一时语塞,只得摆摆手:“不是,只是和我弟弟一样有些好奇罢了。”
      
      他会这么问其实就是要确认一件事。
      毕竟这事让他刚才从诊室出来,就一直陷在沉思里,甚至连取药时的说明都没听清。只因为陈清晏在向泽提孩子母亲时,斩钉截铁的说他的妻子已经死了。
      
      陈清晏有没有娶妻他很清楚,而且那个孩子就是他的,根本不会有所谓的媳妇插足,向涵不确定陈清晏说这话的用意,也不清楚他指的妻子究竟真是女人,还是对他个大男人不闻不问四年的讽刺。
      他想要是后者还好一些,可若是前者,那就代表至少在这节骨眼,陈清晏可能没想让他知道他俩有孩子的打算。
      
      他对陈清晏道:“所以你离开娱乐圈是因为这个?你才二十四吧,小我估计也有五六岁,居然就有孩子了,又一个人养肯定不容易......”
      
      现在这空荡的电梯里只剩他们俩,是有话明说的好时机,向涵故意强调孩子,想看陈清晏什么反应,然而陈清晏并未改口,只接着道:“这个不分年纪的,只得看有没有那想法而已,況且也不太辛苦,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兴许是谎话说多了难免不安,这会儿语毕,他立即话风一转,“向医生看起来好像挺喜欢小孩,是这样么?”
      
      这是陈清晏难得问向涵比较轻松的问题,向涵多少想扫掉些过去无情的形象,因此即便心底起起伏伏,还是故作谈笑道:“他本来想选的是儿科,被家族要求才改的专业,当时还翻了脸,离家出走三个月全没消息……”
      
      “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陈清晏笑问。
      
      “对。”
      向涵点头,他说着沉吟了句:“其实我也挺喜欢孩子的。”
      
      此话一出,陈清晏是明显的顿了顿,张着嘴半天没出声,似乎困窘于如何回复。
      但他最后仍是说:“那向总可能也得赶紧娶妻生子了。”
      .
      
      毕竟没有几层楼,电梯一会儿就到了,离电梯不远处就是医院侧门。
      侧门车好停一些,向涵与秦东约在那儿,那是事先说好的,因此他和陈清晏一到,秦东立刻便迎了上来。
      
      “还好吧?”他问向涵,并顺手接过他手中的东西。
      陈清晏那袋子虽不重,但向涵还扶着个人,有个人帮忙拿当然更轻松些,只是秦东来了,便也代表他与陈清晏独处的时间已经过去,有些话题不适合再问,只得先忍回去。
      
      向涵在短信里有说过,因此秦东纵使对陈清晏不算太有印象,还是自然的同他打了招呼。
      他向陈清晏自介道:“我是向总的助理,我姓秦,叫秦东。”
      
      陈清晏没接触过他,陌生点也就礼貌问候:“您好,秦助理。”
      
      医院离酒吧虽有段路,倒意外离陈清晏家里近一些,也就不到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这样陈清晏要过来方便,即使向泽说一周后的回诊,向涵是打定亲自送的,但他还是意外觉得挺好。
      
      陈清晏虽与向涵同坐在后座,但他身体好一些了,两人中间也就隔着些距离,路上他俩没说什么,中途仅有一次向涵问陈清晏冷不冷,让秦东把温度调高些。
      接着车开进一老旧的街巷,没多久陈清晏便喊停。
      
      他指了指前头道:“送我到这儿就行了,我住的那条巷子窄,车不好开进去。”
      那是条微暗的小巷,路旁还堆了许多杂物,的确进去了也不知怎么出来,向涵皱了下眉头,便示意秦东开车门。
      
      他随陈清晏下车,接过提袋又往自己身上背。
      陈清晏有些讶异便阻止道:“我自个儿回去就行了,头几间而已,这条巷子不长的。”
      
      但向涵还是差不多的话,“你才刚缓过来,还是我来吧。”
      他虽然话说的柔和,动作上却有不容分说的气势,陈清晏没办法,只得又顺从他。
      
      到了差不多第三间的位置,陈清晏果断掏了钥匙出来,他将最外头的深色铁门拉开,接着便回身去接向涵手上的东西。
      时间已经很晚了,向涵不好又要陈清晏让自己跟进去,只得把提袋交给他。
      
      到手时陈清晏身体沉了一下,但很快便又挺起来,他虽瘦,力气却不小,处事上有份莫名的坚强。
      向涵有些看呆,直到他轻声道:“谢谢。”,转身就走进去。
      
      屋里屋外都是一片黑,风又吹的有些阴冷,这令向涵再度想到墓园。
      对他而言,目睹陈清晏的死亡甚至还是几小时前的事,所有画面都记忆犹新,因此瞬间有些失控,便倏地抓住对方的手。
      
      “等等!”
      他急喘几下,陈清晏被他抓的一愣,赶紧回头:“怎么了,向总?”
      声音在宁静的黑暗中更显清晰,向涵这才回过神来。
      
      “对不起。”
      总不能照实说自己想到什么,向涵迟了下才道:“虽然你可能都听烦了,但当年的事真的对不起,今天还害你这样,我自个儿会反省,我那几个熟人也会回头让他们跟你道歉。”
      他想说可以的话还请原谅我,但陈清晏早了一步。
      
      “没关系,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和向总说开我也很高兴,这是真的。而且您还特意赶出来,我很惊喜也很感激。”
      他说着拿开向涵的手,道:“向总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时间的确很晚了,向涵也想不出这时还能问什么,只好真的放他走了。
      放手时他不经意说了声:“再联系。”
      一出口才发觉这是把心事说出来,可能有些唐突。
      
      所幸陈清晏听着虽又是顿了顿,但接着礼貌的点了头,才走进了屋里。
      .
      
      向涵直到陈清晏把铁门带上才只身返回巷口,一走回车这儿,便和在抽烟的秦东撞个正着。
      
      秦东以为他那副离情依依,估计送人会送很久,干脆下车抽根烟,怎知火才刚点起来,便见对方回来了。
      他有些错愕正要捻息,向涵便摆手:“你抽吧。”
      
      秦东将烟盒及打火机拿给他,向涵却没接:“不了,反正迟早要戒。”
      他这话说的没前也没后,秦东没听明白,但也就小事便没再续问。
      
      上车前他朝陈清晏的住处那儿探了探,便问:“所以您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又和这个陈清晏牵扯上了,当初你不是气他气的要命么?”
      当年陈清晏的后续是交给别人办,可秦东是向涵的助理,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他没办法立刻认出陈清晏的样子,但一些细节都还是记得的,更别说是这个名字。
      
      他一问,向涵先是问:“当时收拾陈清晏后续的人是谁?”
      
      秦东答:“我记得是魏明,毕竟是公关部门出来的。”
      
      向涵嗯了声,这才道:“药不是陈清晏下的。”
      
      “欸?”秦东挺讶异,到底向涵要查明或得知什么他几乎都会知道,这还是头一次这么大的事他却丝毫未闻。
      
      向涵早料到他会这反应,“听到一些消息,还得让你给我查证,再来我再把详情告诉你,总之下药的人不是陈清晏就是。”
      
      前世虽然查了,但他后来先急着去找陈清晏,其实没追究那么透彻,包括那个下落不明的服务生是谁他也没来得及揪出来。
      现在既然重来就有必要,他得亲自压着那些人,让他们全给陈清晏道歉。
      
      向涵下令了,秦东自然应是。
      
      他将安全带拉上,多少有些好奇,瞧了眼后座的向涵便问:“那您现在怎么打算?刚才看您对他挺上心的,这是要再续前缘的意思?”
      
      他一说向涵顿了下,随后便笑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他愿意自然是最好。”
      
      他这句愿意显然就是响应秦东的再续前缘,若真是这样就很耐人寻味了。秦东本是想再同他八卦几句。
      但向涵虽是笑,笑容里却掺了点无奈,加诸他神态疲倦,秦东想他状态大抵不太好,想说的便又憋了回去。
      
      “您要不先歇一会儿,到了再叫醒您。”
      他最后只这么说了句,便转动车钥匙发动引擎。
      
      结果倒是才开出大马路,便听向涵道:“哎要不我问问你,你给我些意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在思考攻的反应,当然要让他一手拍着电梯跟受说:“孩子是我的吧?”也不是不行,但想想觉得这样实在太不体贴了,所以后来还是选了这样不说明白的方式。
    下一章他的心思还会再解释一些,不过这事也不会憋着,只是在等待个更好的时机而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