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辛德瑞拉的恶毒继姐

作者:郁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9

      Chapter 009
      
      杜苏拉一人在前,雷诺明明人高马大,却有些羞涩,像个小媳妇一样跟在后面。
      
      老大魂附体的杜苏拉,一脸的狂霸酷炫拽,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雷诺宛如情窦初开少女一般的表情。
      
      当然她没注意到,不代表蹲墙角看八卦的侍女们没看到,更不代表,在楼上目送她远去的雷蒙伯爵和罗斯玛丽,也没看到。
      
      雷蒙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罗斯玛丽和他同床共枕多年,丈夫的想法还是能领会个七八成的。
      
      拥有如此能力,又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的少女,很有拉拢的必要。
      
      所以即便阶级差异悬殊,面对雷诺忽然萌生的情感,两位做父母的,不但没有制止,倒是乐见其成。
      
      罗斯玛丽看了眼丈夫的表情——在侍女看来明明只是扑克脸——罗斯玛丽却觉察出了丈夫的心思。
      
      她打趣地说到:“要是雷诺会喷火吐水的啥的,他和查明小姐做个伴,一起去考神侍,也挺不错的,你说是吗?亲爱的。”
      
      “除了魔法,也不是没有雷诺能考的科目……”雷蒙伯爵喃喃道,说到一半,他那张严肃的脸微红,“咳,你在胡说什么?神侍哪是这么简单容易的考试!”
      说罢背手,雷蒙又侧头咳了好几声来掩盖脸红,然后板着脸离开。
      
      罗斯玛丽轻哼一声:“雷克菲尔德家的人,真是祖传的嘴硬面皮薄呢。”
      
      杜苏拉坐上马车,原本押送她来的队伍,变成了护送她回去。
      
      当然,这是杜苏拉精心设计了,才得来的结果。
      神侍资格考试的考试地点,在王城。
      
      算上来回路程,还有并不清楚得耗时多少天的考试时间,杜苏拉保守估计,她起码半个月不在家。
      
      那家里的天真傻妹妹,还有解除了debuff,同样天真的傻妈妈怎么办?
      
      这下有了雷蒙伯爵当靠山,杜苏拉心里也踏实多了。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如今她背靠地头蛇,也不怕王子和艾拉再zuo什么要人命的妖了。
      
      穿来时的境地就近乎死局,这几天她又在为今天做准备,精神高度紧绷,如今终于能短暂缓一口气,马车的沙发也是该死的柔软,在一晃一摇中,杜苏拉慢慢放松、放松、再放松,她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终于,她脑袋一歪,靠在门框上睡着了。
      
      女孩轻轻靠上去,发出轻微的咚声。
      
      而门外,放慢马匹脚步来到杜苏拉马车窗口的雷诺,一脸潮红别别扭扭试图搭话,但碍于雷克菲尔德家祖传面皮薄,在一众侍卫的状似不经意的八卦视线中,雷诺终于突破祖传天性,支支吾吾憋出一句老套到极点的:“查明小姐,今天天气真不错。”
      
      屏住呼吸,一秒,两秒,三秒。
      
      怎么一句回话也没有?
      雷诺憋不住,脸蛋红扑扑往下一看——
      
      黑发少女已经靠着门框,睫毛卷翘又浓密,呼吸平稳又悠长地……睡着了。
      
      ——完全没听到刚才有人还说话了。
      不是来时路上的装睡。
      
      雷诺呼出一口气。
      既紧张,又有些失望。
      
      虽然是上下级,却和他关系挺好的护卫队其他成员们,一个换一个地放慢速度,来到他身边,每一个都是安慰中带着差点憋不住笑的怪异表情,沉痛拍肩。
      
      “不要介意。”
      “再接再厉!”
      “你一定可以!”
      “我相信你!”
      “她曾经爱过。”
      “你可以追回。”
      
      雷诺:“?!”
      
      雷诺的脸终于不红了——因为他半张脸黑了。
      
      雷诺:“…………”
      都给我闭嘴吧!
      
      ……
      
      而睡着了的杜苏拉,又进入了梦境。
      这对于她来说,其实是有些困扰的事。
      
      在没有穿越前她睡觉,总是一觉睡到大天亮,一夜无梦,睡眠质量很高,那个时候的生活对于杜苏拉来说,忙碌充实,每天沾被子就睡着了,做梦和她无缘。
      
      不知怎的,在这个世界里,她睡觉老是做梦。
      罕见的连续梦……还总梦到同一个人。
      
      如果那个人是有意入梦,这算不算是梦境骚扰,杜苏拉忍不住想。
      
      只是这次,杜苏拉没见到那名银发少年,也不记得梦里的事,她只是忽然感受到了一阵颠簸,脑袋在门框上磕了一下。
      
      杜苏拉醒了。
      
      睁开眼睛,马车还是那个马车,护卫队还是那个护卫队,路边依旧青山绿水艳阳的好风景,只是杜苏拉心中咯噔了一下,她觉得哪里不对。
      
      这下杜苏拉睡不着了。
      她心跳得莫名有些快。
      
      杜苏拉面上没有表现,她很是淡定地撑着下巴看风景。
      
      没过多久,杜苏拉眉头一皱。
      这风景不对。
      
      雷蒙伯爵的庄园建立在湖边,所以他们出私家路的时候,路边全是湖景,再往前,走出富豪们的土地后,湖景渐渐消失,后面便进入到布洛克利镇的市中心。
      
      她刚才目测睡了有半个小时,这会又坐了十来分钟,怎么窗边的景色,还是湖景?
      
      还是说,他们一直在同一个位置绕圈圈。
      
      “雷诺队长!”杜苏拉喊到。
      
      本以为雷诺会来到她窗户前,可等了又等,护卫队的侍卫们都好似耳聋了一般,只径直往前走,无人理会杜苏拉。
      
      杜苏拉这下,是真的发现不对劲了。
      
      如果不是雷诺他们被人控制,车队一直围着湖绕圈的话,那就是她陷入到了某种循环的幻境里。
      
      杜苏拉眼神一凛,当即想也没想,打开马车门往外就是纵身一跃——
      
      砰地!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倒是在一阵失重感后,杜苏拉定睛一看,自己又回到了马车里。
      
      只是这次不一样,那名梦境中经常出现的银发少年,此刻出现在了马车里——她座位的正对面。
      
      与平时穿白色丝质睡衣时的模样不同,此时的少年,穿了一身笔挺熨帖的礼服。
      繁复的蕾丝边,上好的衣料,小羊皮的长靴一直到膝盖,少年如水般顺滑的银发也用一根蕾丝的丝带系起,几簇碎发滑到脸边,他撑着脸,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杜苏拉。
      
      杜苏拉却在看见他的一瞬间,不知为何,心里不再慌乱了。
      
      她整整心神,说到:“是你啊,那我恐怕还在睡梦中了。”
      
      马车里空间不大,少年的腿又长,他翘着二郎腿,擦得锃亮的鞋尖,堪堪挨着杜苏拉的裙摆。
      杜苏拉也并未穿繁复蓬松的裙撑。
      也就是说,他的腿,隔着几层布料,正挨着杜苏拉的腿。
      
      他活动了下脚腕,勾了勾脚尖。
      皮靴顺着薄薄的裙料,由上往下,蹭了一下。
      
      轻轻的,若有似无地。
      却正是因为如此,杜苏拉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瞪他。
      少年的眼中,却满是调笑。
      
      他说到:“刚刚看到我,不是安心了吗?怎么又紧张了起来?”
      
      杜苏拉不语。
      
      少年却更过分地,将腿挤进杜苏拉的腿间,他站起来,倾身,手撑在她耳边,另一只腿屈起跪在她的身侧。
      相距得那么近,可除了一条腿和她挨着,银发少年只是执起杜苏拉的一缕头发,轻轻抚摸。
      
      他说:“你呀你,如果再努力一点,也就不会中如此简单的陷阱了。你这个样子,让人怎么放心你去考试?”
      
      两人之间距离太近了。
      近到,杜苏拉可以闻到少年身上幽幽的雪松味,却并未能感受到他的心跳。
      
      杜苏拉抬头,直视他的眼。
      
      少年言语间极尽亲昵关切,眼睛里却透出几分无所谓的冷淡。
      
      杜苏拉问到:“你是谁?”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她梦中想会?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她?
      
      杜苏拉:“你这样提醒我,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少年眨眨眼,笑得天真,眼神却透着邪。
      “让世间多一点温暖?”
      
      杜苏拉的脸色垮了下来。
      
      少年深知无趣,只得重重坐回自己的位置,说道:“只是看人握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有点上火而已。”
      
      “你受到了诅咒。某人在符咒上用血写下了你的名字,你明明可以提前预防,却太无防备。除了乱用你的这双眼睛,你告诉我,你还有方式破除循环的诅咒吗?”少年嘲讽道。
      
      杜苏拉又无言了。
      不是对少年,而是对自己。
      
      她叹气,摇头,道:“没有。”
      
      她确实除了“看”,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能更加熟练有效率地掌控自己的力量。
      一切还在尊崇本能的阶段,这并不是好事,因为本能总有极限。
      
      “但是我知道怎么让自己醒过来。”
      
      杜苏拉还未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过茶几上果盘里的水果刀,闪着寒光的刀锋半点不停顿,刷地——扎入自己的胸膛!
      
      噗地闷响,痛感撕心裂肺,杜苏拉整个人如同溺死的鱼一般倒抽一口气!
      银发少年脸色大变。
      “太乱来了!”
      
      他的手不知何时握住了匕首,鲜血淋漓,也因此,那匕首只扎破了表层,并未进入杜苏拉的心脏。
      
      “你知不知道即便在梦里,要是受到致命伤……”
      
      杜苏拉疼得脸色煞白,她却直勾勾盯着逐渐透明的银发少年,挑眉。
      这表情似乎在说,看,我赌赢了。
      
      果然,银发少年话还没说完,便消失了。
      
      与此同时,地牢里格林怀间的符咒,忽地爆开,化为灰烬。
      
      “不可能!她不可能解开!”格林如同发疯一般,抱头呐喊。
      而守卫,只当他是真疯了。
      
      再睁眼,队伍站在原地,包括马匹,全睡着了。
      周围不知何时,落下层层迷雾。
      
      而远处,轰隆声作响,有车队毫不减速,正向着杜苏拉的方向驶来!
      
      杜苏拉的车队,正在马路正中间,停着,没走。
      除了她醒了,其余人还在沉睡。
      
      而踢嗒踢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眼见着双方就要撞上——
      
      杜苏拉不顾腿上痛觉仍在,她跳下马车,再翻身上马拽下雷诺腰间的火铳便是砰砰几枪,对空射击。
      
      果然,对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马蹄声嘈杂混乱。
      
      紧接着,杜苏拉拧过雷诺的头,呼呼几个大嘴巴子就往他俊脸上招呼。
      
      刚醒的雷诺:“?”
      
      杜苏拉:“醒了没?”
      说罢又要再来几个耳光。
      
      好近!
      雷诺捂脸低头,心脏狂跳。
      
      雷诺:“……?!”
      妈妈,我被暗恋的人打了!
      可我……还有点小兴奋肿么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罗斯玛丽:那我就没你这个儿子。冷漠.jpg
    感谢在2020-12-21 21:04:28~2020-12-22 21:06: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嘉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轨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