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辛德瑞拉的恶毒继姐

作者:郁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8

      Chapter 008
      
      当一个骗子预言家出现在面前,人们会对他避之不及,满是厌恶。
      因为他不过就是个凡人,还试图获得人们的尊重和报酬,曾经相信过骗子的人更是会恼羞成怒,那段被骗的经历证实了他们的愚昧。
      
      然而当一个真正能预测未来的预言家出现时,人们的反应截然不同。
      趋之若鹜,奉上掌声和鲜花,毫不吝惜自己的赞美,甚至捧上金钱和地位。
      因为,没有凡人能知道未来。
      它既可能美妙如同童话结尾——那是最好不过了,也可能瞬间崩盘,凄惨度过一生。
      
      只要能避免灾厄,迎来更幸福的未来,现在手边的一点点身外物,又算得了什么呢?
      
      杜苏拉获得看到未来的能力虽然时间不长,但仅仅通过这几天农贸市场上的算命经历,她便清楚知晓大家对异能的敬畏。
      这还不同于魔法、强劲有力的身体等能亲眼所见的异能,正是因为它摸不着,还要经过时间的验证,才格外神秘。
      
      所谓财不外露,能力亦然。
      可杜苏拉的情况,显然不适用于此。
      因为灰姑娘的事,全镇的居民都对她报以恶意,她们一家在小镇上几乎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在梦境中银发美少年的提醒下,杜苏拉既要躲避灾厄,也是有意露一手。
      雷蒙伯爵既可能带来灾厄,也可能转危为安,成为一座靠山。
      所以字条什么的,只是一种更清楚更有力展示自己能力的手段而已。
      
      虽然有些心机……可,为了生存下去,杜苏拉并不愧疚。
      
      果不其然,在刚才发生的事情,和罗斯玛丽的背书下,在场没有一个人质疑杜苏拉的能力,甚至看她的眼神也充满着敬佩。
      有些人甚至开始回忆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试图回想起自己是否有冲撞到这位年轻的大师。
      
      而有个人,绝对逃不开责罚。
      
      杜苏拉关于王子的预言,曾经让雷蒙伯爵勃然大怒。
      如今证实了杜苏拉的能力,那也就意味着他不愿意看到的未来即将发生,不如说,已经在某些人的密谋中了。
      
      杜苏拉方才并没有明说,雷蒙已经猜到王子的眼线是格林。
      
      既然如此,雷蒙有意处决格林,于是他问到:“查明小姐,还请你原谅我的无知和无礼,请问您预言中王子的眼线,也在这间屋子里吗?”
      
      杜苏拉不语,只是看了一眼格林。
      
      房间一片沉默,没人说话,众人的视线都注视到了一个地方,屋子里仿佛灌满了水泥,僵硬、窒息。
      
      格林本来低头躬腰,努力缩小存在感,他躲过这一劫,之后再找借口洗清嫌疑。
      
      他本以为他可以,甚至诋毁了杜苏拉的能力,伯爵也差点相信,哪知道,之前杜苏拉的种种小动作他全没在意,竟然让她步步翻盘,他瞬间就要被将军。
      
      格林越想越怕,在这极度紧张的环境中,他双腿不断打颤,抖得不能自控。
      
      还是没有人说话,格林垂着脑袋,只感受得到大家的视线,却无法看到大家的表情。
      而他脑海中幻想的情景,比现实更加可怕。
      
      格林哆哆嗦嗦,忍不住抬头看了杜苏拉一眼。
      黑裙少女侧脸姣好,周身散发出一股神秘气息,眼睛却如同一汪清泉般清澈——让人瞬间仿佛看到了最真实的自己。
      
      面对伯爵的提问,杜苏拉没正面回答,她的声音轻而淡,语气缓而长。
      
      杜苏拉看着格林,说道:“你说呢?”
      
      顿时,格林内心防线溃不成军,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伯爵大人,是我,我错了!请仁慈的伯爵大人原谅我!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威廉王子拿我的妻女做人质,我不得不听他的啊!”
      
      格林声泪俱下,他爬到雷蒙伯爵的脚下,拉他的衣袍请求原谅。
      
      然而雷蒙不为所动,他往前跨了一步,抽出自己的衣摆,只是让侍卫将格林关押请来,等待审讯。
      
      伯爵夫人罗斯玛丽也神色淡然,她看着格林消失的方向,毫无怜悯,虽然这个年轻男人曾经如儿子一般常伴雷蒙身边,可罗斯玛丽只是平静地说道:“真是愚蠢,不管真是王子的眼线抑或是被逼无奈,都没有区别啊,错只在于,挑错了选项……”
      
      格林的哭嚎,并没有消失于地牢,只是杜苏拉既然是真·预言家,雷蒙伯爵和威廉王子的关系已经单方面破裂的此时,雷蒙伯爵无需再要杜苏拉的小命。
      而地牢用来待客,实在不是伯爵家的待客之道。
      
      于是在罗斯玛丽的热情招呼下,一行人来到了伯爵府的会客厅。
      
      精美的茶具里盛着飘香四溢的茶水,美味的糕点摆在价值不菲的骨瓷盘里,由容姿秀丽的侍女们一一端上。
      
      杜苏拉淡定入座,喝茶。
      这是一张没见过的生面孔。
      
      侍女们不禁偷偷瞄她,心中好奇,如此气质独特举止从容却穿着朴素的少女是谁?怎么会面子这么大,获得伯爵和夫人的亲自接待?
      再看雷诺少爷……莫非,是要和二少爷订下婚约?
      
      侍女们的打量很是不着痕迹,杜苏拉却像有后眼睛一样,忽地抬眼,视线和正给她倒茶的侍女撞上了。
      
      侍女差点手抖,本以为杜苏拉会责难,哪知杜苏拉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言。
      
      而端茶的侍女却差点看呆。
      如何形容这一笑?
      仿佛午夜静谧的森林里,萤火虫齐齐飞起,美好又神秘。如果说安静坐着的杜苏拉只是普通美人,她笑起来,或者睇人一眼,眸光流转,有了神采,就愣是又好看了好几个度。
      
      雷诺二少爷,也是布洛克利镇上出了名的美男子。
      
      再看伯爵大人和夫人态度热络,侍女们更是确定,杜苏拉或是未来的伯爵儿媳。
      
      如此这般,就连侍女们对杜苏拉也更尊重起来。
      
      伯爵夫人抑制不住对杜苏拉的喜欢,一路上都是彩虹屁,各种关心就没停过。
      什么穿得太单薄了,赶紧拿披风过来;什么女孩子要穿点可爱的连衣裙才行,打包专业裁缝上门量体裁衣等等……
      罗斯玛丽明丽大气,说这些的时候,也很真诚,丝毫不让人觉得只是客套场面话。
      
      雷蒙伯爵稳重,雷诺在父亲面前也话少,杜苏拉也是,除了必要,也是惜字如金的主,多亏了伯爵夫人,场面才不至于冷落下来。
      
      如果不是黛丝在女子寄宿学校,罗斯玛丽甚至要叫黛丝向杜苏拉道谢。
      
      说到这里,罗斯玛丽才陡然想起,“真不好,黛丝那孩子,还没付你算卦的钱吧?”
      
      雷诺好奇:“查明小姐一卦多少钱?”
      
      杜苏拉回道:“五金币。”
      
      五金币对于平民来说,节省点差不多是一个月的生活费,而对于贵族来说,只是毛毛雨而已。
      
      雷诺:“真便宜……我的意思是,我为查明小姐超绝的能力感到不值。”
      
      此时罗斯玛丽难得严厉地说道:“即便少,也要好好付卦钱。”
      
      雷诺抬眼看向母亲,眉眼中一个鲜明的问号。
      
      罗斯玛丽吩咐侍女拿来五金币的酬劳,杜苏拉放下杯子,轻轻一声咔哒的声响中,她说道:“不然,小心招致坏运气哦。”
      
      要是罗斯玛丽说这话,雷诺大约会觉得母亲大人大惊小怪,多虑了。
      可从杜苏拉的嘴里说出这话,从农贸市场到地牢再到会客室,充分见识到杜苏拉能力的雷诺,不禁后颈一紧,细细密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闻言,伯爵沉思片刻,对杜苏拉说:“查明小姐今日在地牢里的预言,对我而言,也是一卦,按照规矩,不付酬劳可不行。”
      
      说罢,他也吩咐侍女再拿五金币给杜苏拉。
      
      同时,雷诺伯爵还说:“今天我和犬子的无礼,我以雷克菲尔德的姓氏向杜苏拉·查明小姐致以真诚的歉意,当然言语的道歉是浅薄的,请查明小姐接受道歉的礼物。”
      
      “听闻查明小姐要参加年末的神侍资格考试,报名的费用和考试产生的任何费用,请让我承担。”
      
      杂七杂八的费用算下来,对于平民的杜苏拉而言,可不是个小数目。
      摆在杜苏拉面前有两个选择。
      一边是钱和靠山,另一边是“你侮辱了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你要你好看!”的超强自尊。
      有实力的人,何愁弄不到钱?杜苏拉一脸骄傲。所以……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对不起,伯爵能给的实在太多了!
      
      一番“谅解”和寒暄后,雷蒙命雷诺护送杜苏拉回家。
      来的时候,杜苏拉坐的是寒酸版押解囚犯的马车;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坐上了伯爵府客用豪华马车,拉的马足足有四匹,就连内饰沙发都是天鹅绒的!
      
      颠还是有点颠的,可在超软超厚的垫子下,这种颠也变成了母亲摇着婴儿摇篮的温柔推怂。
      
      第一次乘坐该马车的杜苏拉表示:有钱人。
      ……这该死的有钱人!
      
      在出伯爵府前,雷诺请杜苏拉前去院子里乘坐马车,雷诺高大却面皮薄,在杜苏拉玩笑般提起:“雷诺队长,可别忘了来时路上的赌约”后,雷诺在羞耻和道德中来回拉扯,俊脸红了白,白了红,来来回回好多次。
      
      杜苏拉暗中观察.jpg
      呵,打破道德感高的人的道德感,犹如砸碎憎恶之人价值连城的水晶杯,真是……愉♂悦!
      
      就在雷诺就要结结巴巴叫一声爸时,杜苏拉挥了挥手,霸气十足地说:“不必叫我老大,我不当老大很多年。”
      
      在墙角偷听八卦闻言的侍女们:“?!”
      
      雷诺:“?!”
      他惊愕抬头,看杜苏拉纤瘦的背影,眼里却满是感动的泪光。
      
      她,肯定察觉到自己的为难了……又不愿他成为赖掉赌注不讲信用的人,所以才主动换了称呼么?
      多么、多么……多么温柔的人啊!
      
      不行,还在纠结的自己实在如父亲所说太懦弱了!
      
      雷诺连忙冲过去,喊道:“老大!”
      
      听墙角到差点一个接一个摔出墙角的侍女们:“?????”
      说好的二少爷未婚妻呢?!
      
      而杜苏拉,一脸狂霸酷炫拽。
      呵!天真!
      当爸爸要给钱养儿,当老大是小弟上供。这账我算得清,休想占我便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杜苏拉:当爸爸只能爽一时,当老大可以爽一世。
    感谢在2020-12-20 21:22:56~2020-12-21 21:0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浅萝 10瓶;千枝、迹部大爷的脚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