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辛德瑞拉的恶毒继姐

作者:郁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07

      Chapter 007
      
      如果说杜苏拉之前的预测,还可以按照格林的解读,可以看做是一种类似现代大数据的推测,是一种有迹可循的预测,那么杜苏拉亲手写下的这张纸条,无疑是强有力的一击,打破大家疑虑的同时,令格林的解读也变得可笑起来。
      
      就连雷蒙伯爵都震惊了。
      
      但伯爵毕竟是伯爵,真正的预言者,他也曾经见过。只是这些预言者不是占星,就是看水晶球等等,总之要借助很多法器的辅助,没见过像杜苏拉这般轻松的。
      
      伯爵心里仍有些怀疑,他问到:“纸条你是什么时候写的?”
      
      眼前的少女,太过年轻,也一直太过淡定,光这份胆识已经超出平常人。刚才雷蒙伯爵只觉得有违和感,此时他仔细看才发现,杜苏拉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周身都散发出一种强大的笃定感。
      好似,所有一切的轨迹,她已尽收眼底。
      
      雷蒙伯爵的问题,杜苏拉没有回答,倒是她身边的雷诺,开口道:“在路上。”
      
      护卫小队的队员们点点头,他们也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雷诺:“在我和查明小姐打完赌后,查明小姐向我要了笔纸写下字条,对折了起来,只说待会有用,所以我没有看到字条的内容,然后查明小姐让我在背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这也难怪侍女敢此时拿垫子闯入了。
      
      比起雷蒙伯爵的震惊,那位明艳的伯爵夫人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罗斯玛丽像是炫宝一样,拉过杜苏拉,得意地说道:“昨天晚餐的时候,我就说了农贸集市上有位算命的年轻女士非常准,你们非要说我被骗了,我可不是人傻钱多的无知妇人,你们这下知道她的厉害了吧!”
      
      罗斯玛丽对杜苏拉满意得很,她又把两天前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罗斯玛丽和雷蒙的小女儿黛丝,也就是雷诺的妹妹,在女校同学的邀约下,偷偷跑到农贸市场上玩。那里有很多民间的小玩意,女孩子们觉得新鲜又有趣,玩得很是尽兴。黛丝的同学不知道听谁说,农贸市场上有位同她们差不多年纪的少女,能看到未来,算命很准。
      只是这位少女,一天三卦,绝不多算,她们贸然前去,也不一定算得上。
      
      好在,贵族少女们有的是钱,她们从另一位红发少女的手中买下了算卦的名额,于是黛丝来到了杜苏拉面前。
      
      青春期的少女,自然最关心的是姻缘。
      尤其是黛丝,黛丝·雷克菲尔德由于父亲的名声,和出色的容貌,十四岁后求娶的贵族便络绎不绝。
      
      最近,16岁的黛丝婚事即将定下来。
      据说未婚夫的人选是隔壁城镇侯爵大人的长子,一表人才,各个方面都很出色。
      两人在宴会中远远地见过一面,然后书信往来过几封,其余联系再无。
      
      虽然样貌上没得挑,家世也门当户对,但就这么订婚了,对于黛丝来说似乎差点什么。黛丝很想知道对方和她是否合适,是不是她命定的另一半,是不是她的灵魂伴侣。
      
      好友也知道黛丝被这个问题困扰,于是主动将名额让给了黛丝。
      
      两位少女期期艾艾地看着杜苏拉。
      其实黛丝心里已经做了好了最坏的打算,卦象表现不好,她会和侯爵大人的长子貌合神离一辈子。
      
      哪知道穿黑裙的纤细少女睫毛微微颤动,她抬眸,仿佛蓝水晶般透亮的眸子,纯粹又勾人,即像是在看着她,又像是在看着远方。
      当即,黛丝便像是被少女的眼眸蛊惑了一样,定定地同她对视,同时心脏突突地跳了起来。
      
      很紧张,很……难堪。
      好似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如同婴孩一般赤身裸体,暴露在少女的视线下。
      
      不多时,杜苏拉开口了。
      她给出的消息,比她所能承受的坏消息,要坏得多。
      
      杜苏拉说:“现在还有后悔的权利。”
      
      “什么?”黛丝明白,却不敢。
      
      杜苏拉:“不然你会用一年时间明白,你的丈夫不爱你,再用半年时间发现,他是个迷恋女性尸体的变态。你永远也无法满足他,除非你死去。”
      
      黛丝倒吸一口凉气,猛地站起来。
      她同学也吓到了。
      
      怎么会?
      那可是侯爵的长子啊!
      
      黛丝的同学噌地站起来,一脚踹翻了杜苏拉的招牌!
      “瞎说!你说的不可能是真的,黛丝我们走!她和你一样的年纪,却要在外面讨生活,听说还是苛待继妹的恶女,她肯定是嫉妒你才这么说的,别理她!”
      说完,那位千金拉着黛丝走了。
      
      人虽然走了,但杜苏拉的话,印刻进了黛丝的心里。
      只是路边的算命摊子而已,即便坊间传得再真,那也可能只是这神棍请来的托。同学叫她不要信,黛丝也不想信,但……
      万一呢?
      
      黛丝不断在脑海中想到,万一她真的说准了,侯爵大人的长子真的是个变态,那她的下半生该怎么过?
      
      她敢拿自己的未来,堵这个“万一”吗?
      
      黛丝本就对订婚抱着迟疑态度,这下更是害怕。
      于是当天晚上,她悄悄把这事告诉了母亲大人。
      
      起初,罗斯玛丽的反应和黛丝的同学一样,认为杜苏拉在危言耸听。
      但做母亲的,总是小心谨慎一点。
      她还是命人悄悄调查,调查结果出来的非常快。
      
      原因无他,因为在隔壁城镇,在贵族圈里只要肯费心思多打听一下,就能打听得到。
      这也是侯爵大人要到别处为长子寻找妻子的原因。
      
      罗斯玛丽很高兴。
      女儿这算是躲过一劫,而这,多亏了那个隐匿在不知名集市上的年轻预言师。
      
      黛丝也很庆幸。
      直到这时她才想起来,“呀,母亲大人,报酬我忘记给那位大师了。”
      
      确实,黛丝那天走的匆忙,她同学又坚信杜苏拉瞎说,哪有给骗子付报酬的道理?
      当然已经不愁考试费用的杜苏拉,并不在意。
      
      不如说黛丝不是当天的第三卦,而是第四卦。
      ——是多出来的一卦。
      
      向她们卖名额的红发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杜苏拉的妹妹,安娜塔莎。
      
      诚然,自穿越以来,不知道是大脑哪块区域忽然开发,杜苏拉发现自己可以预测未来。
      这能力是真的,她经过多次实验,已经确认。
      
      可预测未来,一天是未来,几天是未来,一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也是未来。
      并且还有范围、对象、精准度等等问题。
      
      那景象也不是随时随地闯入脑海。
      还是杜苏拉“用力”去看,才能看到。
      
      在集市上算卦,根据提问者的问题,杜苏拉更容易看到既定的景象。
      通常不长远,都是几天后会发生的事,一两个月已是极限。
      
      杜苏拉对此并不以为意。
      
      直到几天前的夜晚。
      杜苏拉再次做了个梦。
      
      梦里依旧是那个古堡,依旧是那位灵魂出窍,仿若鬼魂一般的银发美人,他穿白色丝绸睡衣,上面三颗扣子散开了,露出细腻的乳白皮肤,隐约可见精瘦的胸膛。
      他的坐姿并不端庄,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撑着下巴,却在慵懒中透着华贵的气息。
      
      胸部平坦。
      应该是个男人……
      
      杜苏拉在房间的另一边,如此判断到。
      
      男人头微扬,睥睨着杜苏拉。
      银色长发如水般顺滑,因为他的动作,长发在肩膀上滑落开来。
      
      年轻男人轻笑,金色的眸子看上去很邪恶、很有侵略性。
      
      这一切,融洽又奇异,美妙又邪性。
      
      杜苏拉的视线,不可控制,牢牢地被银发的年轻男人所吸引。
      
      年轻男人看着她,做了个口型。
      
      杜苏拉以为他说话了,但没听清。
      她连忙问:“什么?”
      
      男人再次做了口型。
      
      杜苏拉有些焦急,“你再说一遍,我没听……”
      
      “清”字刚落,男人已来到她面前。
      那张精致的脸,在眼前放大,杜苏拉陡然屏住呼吸。
      
      一股幽幽如雪松混合着柠檬的味道,清冷孤幽,似要钻进她的脑门里!
      
      男人的手一把抓住杜苏拉的脖颈。
      他却没有用力,只是一只手指搭在了她的颈大动脉上。
      
      “笨死了。”
      是毫不留情的嘲讽。
      
      再抬头,银发男人又坐回了红丝绒的单人沙发。
      
      他轻蔑地说:“白白浪费一双好眼睛,连有人要害你,都看不到吗?明明是就要发生的事情。”
      
      紧接着,一阵迷雾涌上来。
      迷雾越来越多,越来越浓。
      
      杜苏拉快要看不清那头的男人,男人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不过现在准备,还来得及……”
      
      杜苏拉猛然醒来,一身冷汗。
      她连忙如梦境指示的那样,努力去“看”自己的未来。
      
      涉及到自己的事,果然不好看到。
      
      但多尝试个……几十次,杜苏拉还是知道了未来几天里要发生的事。
      
      预测这能力,比较鸡肋。
      既不能一拳一个做作怪,也不能ADC一样疯狂输出,还时不时会被人认为是骗子。
      
      查明夫人和安娜塔莎好歹也曾混迹贵族圈,边缘人物也是人物。
      
      而且随着杜苏拉的风评变好,镇上的骂声也没那么大了。
      两人朝可能认识伯爵大人极其亲属的人一顿吹,果然迎来了伯爵的亲生女,黛丝。
      
      当然杜苏拉永远有Plan B。
      如果再晚一天,伯爵家一个人没来,她就装瞎子拄拐杖挂个神算的招牌一个个碰瓷去。
      
      蹲高级餐厅门口,见高档马车就摔。
      听到R开头的姓就脚软。
      摔,我摔,我摔摔摔!
      
      小镇这么小,我想去碰瓷。
      总能碰到个姓雷克菲尔德的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杜苏拉:碰瓷好哇碰瓷妙,碰瓷碰得呱呱叫!(不是!千万不要和她学!!!
    感谢在2020-12-18 23:02:45~2020-12-20 21:22: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烤焦的黑面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