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辛德瑞拉的恶毒继姐

作者:郁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10

      Chapter 010
      
      火铳巨大的射击声让对面车队误以为有盗贼拦路,紧急刹车停得很及时。
      
      倒是雷诺扭着头,捂着脸,脸颊绯红,小媳妇一般委屈,半天不做声。
      
      杜苏拉咂嘴。
      这少爷,咋这么娇贵呢?也不看看情势,不就是几巴掌,至于这么矫情吗
      
      杜苏拉利落地翻身下马,不耐烦地伸出脸来。
      
      “赶紧的,你快点。等下立刻把他们叫醒,我们接着上路。”
      
      雷诺这才回神,他环视一圈,发现车队停在路中间,除了他和杜苏拉,其余人都睡着了,俨然是中了什么奇怪的幻术。他一边下马,一边问:“这是……发生了什么?”
      
      杜苏拉虽没有梦中银发少年那样的本事,但是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还有的。
      艾拉和王子距离太远,而且他们还处在用权势压人的阶段。
      剩下的仇家,里面她得罪得最厉害的,就是格林的。
      
      王子身边的人,随身携带些厉害的魔法道具,一点也不奇怪。
      
      杜苏拉还是把脸递过去的姿势,她说到:“格林使用了什么奇怪的咒术吧,我也不清楚,这还得雷诺队长您回去调查一番。”
      
      “我们年纪差距不大,你叫我雷诺就好。”雷诺说到。
      
      他现在的全部心神,都在杜苏拉的动作上。
      她的脸……离得那么近,还凑过来。
      少女的皮肤,如凝脂般细嫩,白得发光。
      
      还有这个姿势,是……要亲脸颊?
      
      雷诺也不知道是那两个巴掌,让他停止了思考;还是强烈恋爱滤镜下,让他无法思考……总之,他的脑子现在是罢工状态。
      
      雷诺心脏跳得极快,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慢慢地、慢慢地,往杜苏拉的脸颊上凑去。
      他凑得极慢,时而急促呼吸,时而深呼吸,即便如此,他整个人还是绷得很紧,嘴唇也微微发抖。
      
      倾斜着倾斜着,雷诺嘴上一阵冰凉的触感。
      雷诺猛地睁眼,眼前不是馨香的少女脸蛋,而是充满汗臭味和血腥味,他队友穿了盔甲的胸膛。
      
      雷诺:“……”
      雷诺木着脸抬头,只见他那超过两米二的队友布朗也木着脸,嫌弃地朝另一边指了指。
      
      着急的杜苏拉见雷诺闭眼紧张的模样,暗骂一句没用,转身而去,她已经一人一巴掌,叫醒了整个小队。
      
      见大家都醒过来,杜苏拉这才又回到再次睁眼的雷诺面前。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爽快地说道:“情急之下,只有这种方式最快叫醒你了。雷诺队长,你要是觉得不爽,可以扇回来,只要小心点,别扇破我的鼓膜即可。”
      
      说罢,杜苏拉也不含糊,再次摆出把半张脸递过来的姿势,也就是滤镜下雷诺误以为要亲亲的姿势,不动了。
      
      而雷诺?
      他心都是肿的,会错意的羞耻心让他想撞墙撞到脑袋开花!
      
      雷诺此刻无颜面对杜苏拉,他只能木着脸说:“不必了,还有别那么生疏,你叫我雷诺就好。”
      
      “好的,那我们继续上路吧,我还想回去吃我妹妹亲手烧的晚饭呢雷诺队长。”
      
      “那个……叫我雷诺就行。”尔康手.jpg
      
      杜苏拉已经自行上了车。
      她透过马车的车窗,对外面苦着脸的英俊男子微笑:“好的,雷诺队长。”
      
      雷诺:“……”
      
      接下来的回程路上,倒是如去时一般平静祥和。
      护卫队和豪华马车一直将杜苏拉送至查明宅邸的门口。
      
      雷诺依旧无法突破雷克菲尔德家族祖传的嘴硬,未能赶在杜苏拉进屋前,询问是否能进屋喝一杯茶。
      反倒是他跟得太紧,距离太近,杜苏拉动作太利落,差点把他的鼻子给夹进去,门檐上的灰落了他一鼻子。
      
      队友们再次过来一一拍肩。
      “Don\'t mind!”
      “下次你一定可以!”
      “毕竟她曾经追过!”
      “你还能再得美人心!”
      
      雷诺捏紧拳头红着脸低头,只想杀了护卫小队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倒是这时,雷诺察觉到不少视线。
      都是镇上的居民,住查明家附近,见陌生人来,投来探寻的视线。
      
      隐约还可听到:“这不是伯爵家的二少爷吗?他是来调查什么的?”
      “莫非杜苏拉算命真是假?”
      “怎么会是真的,你真信农贸市场上那群骗子的话啦!杜苏拉就在我们眼皮下长大,学小提琴拉得好似钢锯,直接把老师气走,她多蠢笨,你还不知道吗?”
      “啧啧啧,这家人好了没几天,又开始作妖啦?”
      
      各种恶意猜忌,不绝于耳。
      关于灰姑娘艾拉跟王子回宫,她恶毒继姐终于遭报应的消息,也曾短暂地过了一遍雷诺的耳。
      雷诺接受的教育,让他坚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如果恶毒继姐是清白的,她不必解释什么;如果她不是,那这也是她该受的——当时的雷诺是这么想的。
      
      然而此时,他只觉得人言可畏,他一个不相关的人听着,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当事人杜苏拉听起来,那该会有多难受?
      
      于是雷诺也没敲门,只是单膝跪地,带着小队的队员们,齐齐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
      
      他大声说到:“多谢查明小姐替伯爵大人算卦,雷克菲尔德向您表示感谢。日后有需要时,还望查明小姐仍肯拨冗前来。”
      
      说完,一行轻甲骑士,再次上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留下查明家的邻居们:“……???”
      邻居们的下巴掉了一地!
      
      “卧槽她真这么厉害的?”
      “雷诺少爷还会为她说谎不成?”
      “那、那我们之前那样说她……”
      “法、法不责众!她对艾拉是真刻薄还不让说不成?”
      
      即便如此,看热闹的邻居们还是一哄而散。
      
      ……
      
      第二天,伯爵夫人派侍者送来不少少女合穿的衣裙,还有一些昂贵的家具、餐具。
      周围邻居更是明白,杜苏拉那算命的能力,被伯爵看上了。
      不管他们是讨厌她也好,原谅了她也罢,都不敢再招惹查明家了。
      
      倒是查明夫人一脸愁容。
      等人走后,她握住杜苏拉的手说:“你不要为了我们,强迫自己嫁给伯爵之子。当初妈妈是失心疯了,才非要让你们嫁给王子。贵族有什么好,当年要不是……”
      
      说到这里,查明夫人忽然一阵头痛,她蹙眉扶额。
      等这阵过去,她再抬起头,已然忘记自己要说的话了。
      
      杜苏拉没有追问。
      查明夫人在艾拉走后前后反差巨大,再加上这一出……
      
      杜苏拉心里记下了。
      
      处境改善了,外出没人问候亲属,也没人送农副产品,手头也宽裕了,不但有钱报名,还有余钱剩下吃喝不愁,杜苏拉走在布洛克利镇的路上,只觉得今天的阳光都艳丽了几分,天空都更蓝更高远了。
      
      总之人逢喜事精神爽,趁着她还心情爽快的时候,杜苏拉赶紧去小镇的邮政局,办理报名费的汇款,同时递送了自己参加神侍资格考试的报名表。
      
      办理的工作人员是个年轻小姑娘。
      她认得杜苏拉,不论从哪个方面,杜苏拉都是人们这些时日来经常谈论的对象,非常有名。
      
      杜苏拉不喜欢笑,嘴角有点自然往下,就是天生一副冷若冰霜女神脸。
      
      小姑娘崇拜又害怕,直到办完手续,心里的话都没能说出口。
      
      就在杜苏拉要走之际,她不经意地问到:“想问我姻缘,但没钱付卦钱?”
      
      小姑娘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
      
      杜苏拉轻笑。
      这个时候办事员小姑娘才发现,这少女笑起来的样子,那神态那举止,绝了,一点也不比未来准王妃的艾拉差,反倒是杜苏拉更多了一份神秘。
      
      杜苏拉说:“一月有烂桃花,注意三月至五月,会是职场上遇到的人。偷偷告诉你……”
      
      杜苏拉撑起上半身,越过柜台,凑到她耳边说:“是个金发的英俊男人。”
      
      话似蝴蝶,在小姑娘的耳边一沾,就飞走。
      办事员小姑娘半边脸都红了,等她反应过来,杜苏拉已经披上斗篷,慢悠悠走了。
      
      她……比想象中要友善多了嘛!
      办事员小姑娘赶紧喊道:“谢谢你!我帮你的信办了加急和保密,一定会好好送达的!你放心!”
      
      杜苏拉没转头。
      她只是说:“卦钱,我好好收到了。”
      
      因为这么个期待爱情,又很是可爱的小姑娘,让杜苏拉不自觉想到家里还算可爱的蠢妹妹,她一路上心情都很好。
      她甚至逛了会街,给自己买了套带一圈兔毛的厚实斗篷,当季新款的行李箱,一块精美的怀表,一点哄妹妹和妈妈开心的首饰,还有她们喜欢的糕点,一直逛到日落,杜苏拉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门口。
      
      还没进门,院子门口就站了个高大的身影。
      天已经要黑了,即将没入地平线的太阳将男人的影子拉得好长,一直快到杜苏拉的脚尖。
      
      男人身着笔挺的西装外,套了一件大衣,料子很好,周围一圈质感很棒的水貂毛,光是往那里一站,便贵气十足。
      
      这种人,不该住在她家附近,杜苏拉当即判定到。
      
      她轻声问:“请问您找谁?”
      
      男人推开院子门,走进来,同时他取下帽子,露出容颜。
      
      首先从帽子里滑出的,是他如水的、银色长发,丝带系了个低马尾,辫子柔顺地垂在他肩膀上。
      男人抬头,微笑。
      
      如何形容这张脸?
      他是俊美的,也是柔和的,瓜子脸五官标致,睫毛纤长,鼻梁高挺,却并不女气,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一本温润且底蕴深厚的文学书籍,没有攻击性。
      
      杜苏拉看呆了。
      因为这男人的长相,分明就是梦境中银发少年,长成为成年男性时的样子!
      
      男人温和有礼地鞠了个躬。
      
      他说:“敝姓查尔德,名希斯。我是来找你的,杜苏拉·查明小姐。”
      
      杜苏拉:“找我?为了什么?”
      
      她还未有动作,男人沉下嘴角,面无表情地掏出火铳,对着杜苏拉的眉间,砰地——
      
      毫无仁慈地开了枪。
      
      听到姐姐回家动静,和妈妈一起来迎接的安娜塔莎撞见这一幕,捂脸尖叫。
      
      男人再次装填子弹,砰砰!
      又是两枪。
      
      安娜塔莎和查明夫人倒在地上。
      
      而希斯走上前,公主抱起杜苏拉,将她送上马车。
      
      他凝视着杜苏拉的面孔。
      男人面无表情,瞳孔如墨一般浓烈、漆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杜苏拉:我杀青了!鼓掌!
    ……并没有!
    平安夜大家都去哪里玩呢?
    我的话……
    我选择码字。
    感谢在2020-12-22 21:06:19~2020-12-23 23:10: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葛黛瓦夫人 5瓶;洛酒不是⑨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