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简介:
  神与祭司,神灵注视着祭司,而祭司确实永恒的追逐着神明。
cp:神灵X祭司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神灵,祭司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追逐着神灵的祭司,祂的祭司。


  总点击数: 1218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28 文章积分:14,656,19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
  • 所属系列: 同人·随笔
    之 神与祭司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08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神与祭司——永恒追逐

作者:JQ万年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神与祭司——永恒追逐
      
      ————神与祭司,神灵注视着祭司,而祭司永恒的追逐着神灵。
      
      神灵高居于云端,遥望尘世不知年。
      世事变迁,往事如云烟,神灵始终是那个神灵,冷金色的眼瞳里是满满的漠然,并不刻意的姿态却让人觉得高高在上。
      透过缥缈的云雾下望,神灵的目光落在了一处,这是祂第一次对于这些在大地上奔跑生活的生灵感兴趣。
      祂创造了这些生灵,但不过是义务,对于他们,祂没有任何的感觉。
      那些遮掩的云雾仿佛感受到天地之间最尊贵的那位神祗的想法,自动的在祂的眼前散去了。
      呱呱坠地的婴儿发出了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声啼哭,幸运的孩子。如果有人知道最伟大的那位神祗正好注视着这个孩子的诞生,就一定会那么说。
      神灵是高傲的么,或许。
      从天地之初就存在的神灵漫长的生命之中,最多的就是睡眠,尽管祂不需要,可是漫长的时间总要有点能打发的活动。
      没有人知道祂的名字,祂从来不曾在世间显出过祂的样子。
      神灵是无情的么,或许。
      祂见过太多的死亡,对于没有死亡的祂来说,世间生命的死亡并不是归途,不过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意义罢了。
      神灵眼中不过短短一瞬的时间,确实那个幼小的孩子的数年。
      祂或许只是把这个当成漫长岁月里的消遣,即便是神,也不敢断言说祂能完全的预料到未来。因为最不能预测的,就是祂自己。
      幼年的孩子遭遇着他生命之中的灾难,与族人不同的眸色和发色,让他在出生之时就被送离开了他所在的部落,单独一个人生活在山洞之中。
      尽管是这样,但是却还是活了下来。即便丢弃了,也仍旧会让他活下来。
      祂的神国之中,永远都是白天,空空荡荡的清冷而寂静,而凡间之中却已经是银月高悬。
      孩子蹲下身坐在洞口处,双手环着膝盖,稚嫩的童言在无人的地域之中回响。他的眼睛看着高悬在夜空之中的银色弯月,弯月的颜色就如同他在月光之下反射着淡淡流光的发。
      “如果真的有神灵的话,真的好希望见到祂……”这句话从幼年到少年,云端之上的神灵听到过很多次,从来没有人那么渴求的希望见到祂。
      即便世界就是祂创造的,但神灵永远只活在传说之中。
      神灵是随性的么,或许。
      因为随性,所以创造了万物生灵之后,祂就径自陷入沉睡,不去引导教诲那些初生尚且懵懂的生灵。
      因为随性,所以祂随意一想,就决定了一个少年的命运。
      今天是罕见的满月,高高的银色月亮如同一个圆盘挂在天际,清冷的月光照亮了旷野,也照亮了站在旷野之中的少年。
      少年的五官轮廓分明,已经渐渐开始脱离了少年时期的稚嫩,向着更为成熟的青年蜕变着。
      对于他来说,从小陪伴着他长大的,只有夜间的银月和白日里的暖阳。
      他的脸上忽然出现了惊愕混合着讶异,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个人从月亮上走了下来,明明是虚空,对方却是一步一步踩得的极稳,好似踩在看不见的阶梯之上。
      祂在看到旷野之中那个少年脸上的神情的那一刻,就有些后悔了……心里却对自己居然会有后悔这样的情绪而感觉到奇怪,祂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没有人知道,在这个落秋萧瑟之际的月夜里,有一个怎么样的传奇将会诞生。
      “你是谁。”少年有些踌躇,却还是鼓起了勇气问道。
      “那么多的日日夜夜里,你不是一直想要看到吾么。”神已经很多年没有说过话了,祂几乎没有和生灵用这样的方式交流过。
      身上是这个几近莽荒的时代根本不存在的衣服,月色的长袍,上面描绘着银色的流云纹路,宽大的衣摆袖口上也绣着些滚边的暗纹,腰上只系着一抹简单的雪白色腰带。
      黑发金眸的神灵面色淡淡的看着他,声音就如同的祂的外表一样完美,只是优雅沉稳的嗓音里是挥之不去的淡漠。
      “你……是神么。”少年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一双翡翠色的眸子就像是受惊的猫咪一样。
      祂不语,这样的问题的没有回答的必要。千万年来的第一次离开神域只是因为一时兴起的兴趣,是不是并没有什么必要。
      “你是听到了我的愿望,所以才出现的么。”少年兴奋的看着他,脸颊泛起了一丝红晕,满怀希望的看着祂问道。
      “愿意成为吾的祭司么。”并不能暴露自己当了十八年偷窥狂的神灵那么说道。
      “那是,什么……”少年轻蹙着眉头,摇了摇头有些疑惑的问道。
      “吾是这世界唯一的神,吾的祭司将会是离吾最近的人。”有着如同上好锦缎一般黑发的神灵淡淡的道。
      “离神最近么——”少年口中念叨着,露出一个毫无心机的笑容,一口答应了,“好啊。”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吾看到你的证明吧。”不过是随口说出来的话,祂的神情仍旧淡漠,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有多少的波澜。
      就在少年还想要在说什么的时候,眼前的身影忽然变得朦胧,之后眨眼之间就变得无影无踪了。
      少年伸出去的手还停在半空,只能无力的垂下手,不知不觉间,垂落的手握掌成拳,似乎是下定了什么样的决心。
      教化世人么,神灵默然不语,明明从诞生到现在已经数千年了,却仍旧和当初没有什么不同。到底是祂的世界,还是管管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才有了那一句‘愿意成为吾的祭司么’神灵不会说慌,既然那个少年那么执着于神灵,就让他试试又有何妨。
      如果失败了,也不过是再找一个的区别。
      神灵如此想着,漠然的看着下面那个少年准备如何去做。
      祂看着少年传播着信仰,从被人躲避到受人尊敬,唯一不变的,是那颗仍旧执着着神灵的心,还有那在月夜里和着月光倾诉的话语。
      什么事情都有,只不过大多数都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当又一次的已经长成青年的少年,再一次对着祂祈愿的时候,祂出现了。
      降临时,那温和的光芒洒遍了巨大的部落,于是疾病消亡,精神重返青年。这是祂对于这些生灵的祝福,信仰祂的就会得到。
      青年看着降临在所有人面前的神灵,他心里有些奇怪的情绪在滋长着,疯狂的就像是要吞没一切。
      “过来。”神灵的嗓音不复那个月夜里的淡漠,甚至还有些温和。
      青年看着站在不远处悬浮在空中的那个身影,面目模糊,可是他知道,就是当初那位回应了他愿望的神灵。
      好久不见。看着神灵的身影,青年在心里佯装轻松的说着,就好像朋友之间的问好。
      “他是吾在人世间的行走着,是吾的祭司,负责尘世之间一切与吾有关之事……”神灵的手掌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头顶上,他能看到那落在他肩膀之上的白色光点。
      神灵又一次的离开了,青年已经不是当初的孩子了,数年之后,他也成长了。但是无法否认,当祂的手掌落在发顶上的时候,他的心不受控制的狂跳。
      不知道是紧张,又或者是其他。
      他是祂的祭司,这样真好。青年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神灵消失,这一次他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他是不是要失去他的神了。
      尽管,神从来就不属于他。
      春去秋来,数十寒暑。
      神再也没有离开过神域。
      在很多年前,祂就开辟了一个神国,凡是信仰虔诚者,均可在死后进入神国。这些灵魂的存在,给祂枯燥无聊的生命里,带来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祂已经很久没有将目光投在凡间的祭司身上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圣灵出现在了神国里……
      作为第一个诞生的圣灵,祂在神域接见了他。
      年轻一如往昔的青年静静的站在大殿之中,望向祂大殿目光也一如曾经。只是祂却并没有在对方的眼里读到虔诚。
      神抬眼似是看了一眼天外,规则也会出错么。
      青年一步步的走上台阶,近乎痴迷的望着祂的容颜。他的眼前,是他的神。
      “神,你很久没有看过我了。”
      “……”神沉默。
      “为什么不继续看着我了。”面容俊美的青年身上是洁白的祭司长袍,一边向祂前进着,一边说着。
      “……”神仍旧沉默,只是祂想知道为什么对方会知道祂没有再看他。
      “终于抓到你了,在那么久之后。”青年与祂只有一步之遥,伸手抓住了祂的袍角,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对于吾来说,这样的时间不过是一眨眼。”神垂眼望着侧坐在祂脚边的人,回答的非常的认真。
      “神,你是在避重就轻吗。”青年忽然笑了,“知道我为什么从小就希望能见到你么。”
      神听到他的话,罕见的一愣。祂在这个世间几乎是全知全能的,唯一不知道的,也是关于祂自己的轨迹。
      “从很久以前,我就再想。为什么别人的孩子有父母爱护,我却只要被自己的父母抛弃。”青年说着,俊美的脸上出现了孩子气的苦恼,伸手抓了抓了自己落在身侧的银白长发。
      神没有遮掩的面孔,因为眼前的祭司已经见过他的脸了,在遮掩着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祂双眼的视线就落在了青年祭司的身上。
      “为什么和别的孩子玩的时候,他们都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是异类……”
      神沉默了,这所说的一切,祂是知道的并且看在眼中……被驱赶远离的孩子在无人的时候,也会环膝抱住自己隐在角落里哭泣。
      “传说中神有着和人不同的样子,所以我一直想见到神。也很想问问祂,我这样的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是在神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神和我是不一样的。直到现在我也还能想起那一天的场景……”
      “我能感觉到有人在看着我,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小时候我就能感觉到。”青年的脸上染上了淡淡的绯红,他注视着眼前的神。
      神忽然有点心虚,祂突然间明白了当初动的念头有多么的可怕了。不应该去关注,不应该去看,也不该插手一个人的命运。
      即便祂是神。
      有些事情,连神都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你太执着了。”看着面前仍在继续说着的人,祂冷漠的道。
      “太执着?我想是的。”青年愣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丝毫没有发觉他此刻的举动有多么的亵渎神。
      神站起来,轻拂衣袖,直接将人一挥,青年轻飘飘的就离开了祂三米之外。
      “没有下一次。”祂的眉宇间带着些冷厉,看着有些不雅摔倒在地上的青年。
      被一袖拂开的青年掩面笑着,声音有些凄惶。明明是神先接近他的不是么,为什么最后亲手推开他的也是神。
      青年的到来只是让神国之中多了一个圣灵,而神的生活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神又一次的沉睡了,祂觉得世界太过无趣了。或许等祂醒来的时候,世界会有一些有趣的变化。入睡以前,祂的思绪有那么一瞬间落在了祂的祭司身上。
      祂是知道的。
      无论之后有多少祭司,这个祂亲口所说的祭司,在凡人的口中都是独一无二的神之祭司。因为神曾经说过,他是祂的祭司。
      神之祭司,独属于神的祭司,独属于祂的祭司么……双眼慢慢的合拢,就算是神,也有不愿意去想的东西。
      神灵是无情的,可是同时也深情,没有对万物的热爱,又如何能让万物生灵诞生于祂的指尖呢。
      神与祭司篇·完
      写于2017.02.04日·晚间18.37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